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袭击

    南松子非常焦躁。

    这种情绪一直在持续着、堆积着,像是垒垒高山,阴影已将把他全部笼罩在其中,大山本身也随时都会坍塌下来。

    他的肉身没了,粉身碎骨!如果说还有比那个状况更糟糕的,那必然就是现在:

    他比任何时候都明白,他快要完蛋了!

    见鬼的“一梦归”,竟然能附在神魂之上,继续存在!不仅如此,还引爆了他神魂中用以饲养本命阴魔的心魔煞气,使得多日来心魔丛生,神魂也遭污秽,实力比之全盛期,剩下的恐怕不足四成。

    此时没有了肉身,使他只能以阴神形态存在,他就隐藏在余慈前往修行小谷的必经之路上,虚淡的影子依稀还有肉身的相貌,然而上面遍布着块块黑斑,那是已经失控的心魔煞气,对神魂造成的最显著的伤害。

    而在他“背后”,有一团与阴神外形相似,但更为稀淡的血影意图靠上来,上面蒸腾着深红色的烟气,烧灼空气,滋滋作响。但在南松子看来,那更像是饥饿野兽喉咙里的呼噜浊音,充斥着杀意和贪婪。

    这就是他修邪功炼就的“五蕴阴魔”,这家伙直接受他神魂滋养,故又称本命阴魔。

    在“一梦归”的引诱下,这混蛋噬主的欲望已经完全被勾了起来。但当其靠近到一定距离的时候,在南松子阴神虚影中,便生有一缕纯紫烟气,氤氲蒸腾,将其推开。

    南松子没有管它,有从陶容那蠢女人手里得到的还真紫烟暖玉,他还能撑一会儿,可重点是,他的目标,那个在南霜湖上,轰了他一记五雷符的小子,竟然停下了!

    便是全盛期,南松子的神魂感应也不能扩及四里外,可通过早早布下的幻阵,他也能稍加掌握。他本来的计划,是通过“十里幻杀”的手段,无声无息影响余慈神智,令其入瓮,而他在余慈修行的小谷内,已经做好安排,到时幻法杀伐骤起,他有十成把握,可在瞬间抹杀掉小辈神魂,夺舍成功。

    可如今……被发现了!

    根本不去想为什么会失败,他心中的焦躁感像是燎原的大火,瞬间吞没了仅有的耐性,他尖锐地下令:

    “杀了他!”

    本命阴魔瞬化烟箭,破空飞出,南松子阴神乍闪乍没,也跟了上去。

    就算是正面强攻,他也能打那小子一个措手不及!

    ************

    余慈确实是措手不及。

    四面云雾瞬间聚合,雾中邪影飞动,显然是早有准备的幻阵。这里面没有什么杀伤力,可是强绝的反应却从四里外冲过来,疾如飞魂。

    上次像这样被袭击,是在什么时候?

    余慈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他向来为人机警,反应灵敏,又有极好的嗅觉,往往能预先识破危局,更别提获得照神图之秘后,方圆五十里空间尽在掌握,某种程度上,敌人想偷袭他,已经成了奢望。

    可在此刻,也许是长期在止心观中修行,心里懈怠了;也许是对方实力太强、发动太快,眼下虽是隔着四里距离,给他留下的反应时间,也是微乎其微。

    在这样短暂的时间内,余慈只来得及做出两个动作。

    含牵心角,凝掌心雷!

    当云雾四合,邪影流散之际,平地一声雷,刺目的深蓝电光张牙舞爪,轰然迸发。

    这是余慈“知窍通窍”之后,第一次以符法应敌。只是时间仓促,最强的五雷符是用不了,只能退而求其次,用上了掌心雷。

    “运化枢机”之类全凭平能,余慈感觉着自己击中了目标,雷火轰击邪魅,那种天生克制的感觉也出来了。然而下一刻,他看到了云雾之后,翻卷的红影,似乎有一层流质的光,将雷火挡下。随后便有尖锐的嘶啸,还有烧灼空气的红烟扑击过来,顺着风,腻香扑鼻,扰人神魂。

    “真是桃花帐?”

    那邪器不是被毁掉了么?余慈明明是看过残片的!

    他却不知,眼前这不是桃花帐,而是南松子真正的底牌,五阴迷神障!

    这“五阴迷神障”是从桃花帐中截下的一幅细纱所制,集聚邪器最精华之力,与南松子所修炼的《五蕴阴魔经》相得益彰,平日里,本命阴魔便寄居其上,时刻以心魔煞气祭炼,已经相当于“天罡地煞”祭炼法的五十余层,极是不凡。

    这才是南松子真正的寄魂之器。

    五天前,那场与妖魔齐化飞灰的戏码是南松子一手导演的。他利用了那头游荡在周围的妖魔,通过幻相牵着它的鼻子走,最终形成一个骗过所有人的局。解良他们上当了,以为他和妖魔一起被雷火轰成飞灰,可事实上,南松子只是损失了一顶鸡肋般的桃花帐,以及一头未与他神魂勾连的“五蕴阴魔”而已。

    南松子盯上了余慈。

    他盯上余慈已经很久了。这目标不是乱选的,对他来说,合适的肉身比什么都重要。实力太高了不行,以他此时千疮百孔的阴神状态,夺舍的可能性太低;实力低了也不行,肉身强度不够,根本无法承受夺舍时的冲击。挑来拣去,这数千里方圆,也只有止心观中的几名外室弟子,才有这个资格,而经常外出修行的余慈,则是最佳选择。

    他以前也尝试过下手,但是要躲过观中海扬的搜魂法术已经很困难,那小子却又出奇地受关注,很多次,那个老道主持都跟在后面照应着,让他难以施展手脚。

    本来这种情况下换个目标也没什么,可是屡次失败之下,他心中的焦躁早已经压过理智,在执念的驱动下,他就是盯紧了余慈,要让这个曾给他一记五雷轰顶的小辈,神魂灭散,连躯壳都要献出来,为他所用!

    “给我破!”

    南松子对自己攻伐神魂的手段非常有自信,然而结果却让他愕然:小辈脚下踉跄,可那并不是神魂遭受冲击造成的,只是被本命阴魔弄得手忙脚乱而已。他凝结神意如刀,直劈过去的时候,小辈神魂之外,竟然有一层无形屏障将其挡下。

    余慈本命阴魔漫天红烟侵蚀攻击下,踉跄后退,根本没闲心去管神魂承受的冲击,那自有牵心角来抵御。

    此时,他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本命阴魔无形无质,驱动的“五阴迷神障”则是如烟如雾,浑不着力。余慈虽有半山蜃楼剑意,但毕竟没有彻底入微入化,剑气过处,至少有六七成击在空处,剩下的,也被质料不凡的“五阴迷神障”化解。

    此时,他脑子里忽然想到的一个全不相干的家伙。

    那是在显德殿上侃侃而谈的匡言启。

    当时,白日府的后起之秀向解良提出一个问题,即修炼符法之人,如何摆脱符法的局限,使得狭路相逢,白刃相见之时,也能发挥作用。

    那时候,解良出示了他用贯气法炼制的五雷符,还讲解了很实用的工具符盘。只是这两样东西,余慈现在都没有!

    血影扑击,余慈展开半山蜃楼剑意,身形化雾,躲闪开来。此时此地,他被迫将符法抛之脑后。可除了符法,他又有什么办法,对付一位还丹上阶修士的阴神?

    念头未绝,第二波针对神魂的冲击轰然袭来。余慈心头一凛,发现这波攻击与先前明显不同!

    南松子真不愧是幻法强手,对攻伐神魂手段多多,很快就调整了攻势。余慈嘴巴里,牵心角分明在震颤,防护神魂的无形屏障被强劲的冲击撼动了。

    在强度上,牵心角还能支撑,可是,南松子攻伐神魂的手段,比当日的屠独远要诡秘莫测,已将万象宗“因势象形”的心法发挥到了极致,更有本命阴魔借机鼓动心魔煞气,明暗交替,攻势堪称一瞬百变,寻隙捣虚,冲击过来。

    余慈已有些昏眩,还好他及时醒觉,一声大喝,运用了《玄元根本气法》上“澄静虚空”的法门。这一瞬间,他像是撞进了‘心内虚空’,看到黑暗苍茫的空间内,暗流翻涌,而“澄静虚空”的法门用的却是正好。

    在《玄元根本气法》理论中,神魂也不过是“物象”的一部分,他不再纠缠于局部,而是从整体着眼,自“物象”所反映的“心内虚空”中下手,另辟蹊径,一下子安抚住了神魂的震荡。

    心念从“心内虚空”弹出来,余慈面临的形势却没有半点儿好转。仍是那个问题:

    他有几种能对付神魂的手段?又有几个能在此刻用出来?

    这时候,南松子“呀”地尖叫起来,叫声中充满了极度兴奋的意味儿。

    一连串冲击过后,他的情绪澎湃,即将成功的狂喜席卷神魂,阴神虚影动荡:他已经探明了余慈的底细,知道了这小子能够抵御冲击的根源,只不过是依靠外物而已!

    近于癫狂的嘶叫声里,针对余慈神魂的冲击变化,猛地又提升了一个层次。

    余慈“唔”地闷哼,正由剑气化雾的身形乍虚乍实,终于控不住剑气,踉跄着向后倒。

    “把你的肉身拿来!”南松子尖笑声里,阴神化为一缕烟气,飞射过去。而另一侧,受他气机影响,本命阴魔也砰地化为一道红烟,半途缠绕在南松子阴神之外,要与他一同攻进余慈泥丸宫,夺舍噬魂。

    便在此时,“叮”声轻鸣,震荡十丈方圆。

    发声的,是一条青灰绳索两端、甩击碰撞的一对金属弯勾。

    南松子的阴神烟气陡地一颤。

    ***********

    难得见鱼刺兄被偷袭一次,敝人都要鼓掌叫好了,还请兄弟姐妹以红票和收藏鼓励。对了,现在有没有人猜出钩索的最终形态以及设定源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