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真伪

    来人身形瘦高,面容木讷,正是多日不见的解良仙师。也不知道他来了多久,反正余慈之前的神魂感应,完全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余慈也看到,此时解良手上竟提着那只坠过山去的乌鸦。

    余慈大奇,待解良飞至,招呼道:“解仙长安好,这是从天裂谷回来了吗?”

    解良嗯了一声,拿目光在他脸上一扫,唇角抽了下,算是笑过:“我在天裂谷,于师兄恨不能一日发一信告知,你贯气法有成,催我回来授课。宗门传讯飞剑,就是让他这么用的?”

    余慈垂首,心下不知是好笑还是感动。

    像离尘宗这样的大宗门,远距离传讯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专门饲养的传讯飞鹰,乃洪荒异种,可在万丈高空长途飞行,速度堪比还丹修士全力发挥的水准。经过训练后,可判别方位,送传信息,虽说在无边无际的修行界,未免显得慢了些,但成本还算得上低廉,刚才李佑信上,便提到此物。

    第二种方式就是传讯飞剑。和传讯飞鹰相比,这种方式要快捷得多,剑光一闪,百里便过,从修行界东头冲到西头,也就是几个日夜的功夫。然而这法子比传讯飞鹰也要麻烦得多,因为飞剑无法自动辨识方位,一般是在两个固定地点预设法阵,定点传送,只用在两地间的通讯上。若是要通知个人,只能通过预先绑定目标气息和神魂印记,且距离还有很严格的限制,当然,耗费也是不菲。

    若真如解良所说,一日一信这般发送,真不知于舟老道要有怎样的花费。而且,很显然,老道是一直在关心着他的,对他的进度了若指掌,知道他贯气法有成,便想着趁热打铁,请解良回来,助他一举将《玄元根本气法》拿下。

    对此,余慈什么都不说,只在心里记着!

    同时,余慈也闹不准解良是怎么个想法,便将话题岔开,指着那死去的乌鸦道:

    “这扁毛畜牲,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我看到了。”

    解良将乌鸦提起,伸手翻开其眼睑,只见内里一片紫红:“它沾染了妖魔之气,已是体质变异。最近,止心观附近有妖魔出没?”

    “呃,不曾见过。”

    余慈颇有些吃惊:“天裂谷的妖魔真的潜到这边来了?”

    解良嗯了一声,不愿多说。转而看他手中纯阳符剑,点点头:“你的剑法相当不错。”

    能得到这位冷面仙师的赞赏,余慈颇有荣焉。笑一笑,正要回应,面前一暗,解良已是拂袖攻他面门要害。

    面对一位步虚修士的攻击是个什么滋味?

    余慈不知道,因为在此时,他的脑子几乎要被强压挤烂了,他甚至没有时间去思考什么会有这种变故,十几年间生死磨练成就的本能反应已经驱使着他,一剑上挑,刺向解良胸腹要害。出手便是半山蜃楼,剑气如雾,以至于抹消了实体,连破空声都不见,没有半点儿留力。

    下一刻,脑际压力骤减。思绪一经流动,余慈发现不对:“怎么回事?”

    便在这困惑的当口,解良回手,抓住了他刺出的剑锋,再一抹,凌厉的雾化剑气也都消失不见,解良便这么轻描淡写地化解了这凶厉的反击,当然,拂向余慈脸上的那一袖子,自是虚招无疑。

    随后解良便松了手,余慈忙收剑谢罪,这也只是意思一下,他觉得解良会给他一个解释。

    “且不说这入微入化的剑意之来历,你这身仿造的‘先天一气’又算怎么回事?”

    “仿造?”

    余慈听得稀里糊涂。自从利用照神铜鉴,将一身真息尽数转化为“先天一气”以来,遭遇的高手也是不少,这里面也包括像金焕、屠独、于舟之类的还丹修士,却从来没有人会像解良这样,如此肯定地判断,他这“先天一气”是仿的,是伪造的。

    虽然余慈自己也不能肯定真息经由宝镜转化,是否真的就变成了十成十的“先天一气”,可解良的这个结论,还是让他心中不太舒服。

    “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与解良交流,不用绕什么圈子,不过解良看他一眼,并没有即刻回答,只道:“跟我来吧。”

    说完,他转身便走,并没有驭气飞行,让余慈也跟得上。

    余慈跟在他后面,往止心观的方向走。走了约半里路,解良便开口道:“你身上的问题,你要我解释为什么,我也很难回答。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只有在还丹修士身上才有‘先天一气’、才有真罡真煞,没有这个先决条件,其余的一切,不管是怎么相像,也没有意义。”

    余慈完全不明白。

    解良不是口舌便利的人物,他也需要一段时间调整,来组织语言,又沉默片刻,他道:

    “还丹修士与前面气动、长息、明窍、通神四境界的最大不同,就是这类修士始终是一个内聚无漏的势子,精气神浑然一体,相合相抱,全身生机,都受‘还丹’的统驭,绝无疏漏散逸。

    “这是一种境界,也是一种持续不断的状态。此种状态下,不用刻意着力,举手投足都是罡力,周身遍行都是煞气,只有这样,才称得上是‘先天一气’,才能和前面几个境界区分开来。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机缘,能在还丹之前,便使得真息质性更进一步,但这却是凭一条腿走路。你在这里先走一步,后腿却还没跟上来,元气质性与形神并不融洽,除了那雾化剑气之外,你还有能完全驱动体内元气的方法吗?”

    余慈只能摇头。

    解良停下身形,回头盯着他看:“你那雾化剑气的运使心诀非常高明,完全能将仿制的‘先天一气’威力全部发挥出来,比寻常的通神修士强许多,可身体的负担也相当沉重……最近有没有感觉?”

    余慈本想继续摇头的,可是念头一闪,忽然想到,在天裂谷时,他运“先天一气”,力量、速度、感知、爆发力、回复力都有大幅度的增长,但是在耐力一项上,反倒有点儿不如从前,使用半山蜃楼时也就罢了,可跑出十几里路便感觉疲惫,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他低头沉吟,解良却也没有一概否定,转而又道:“虽然有些弊端,不过这仿造的‘先天一气’生成流转均非常自然,虽是倒置因果,却也能由此反推出一些还丹境界才有的感应。

    “你能迅速把握贯气法,在‘知窍’一节上,悟性是很好的。而在‘通窍’上,除自身努力,这仿造的‘先天一气’应该也帮了不少忙。许多人虽然是明白画符需知窍的道理,但在形成‘窍眼’后,如何使神意元气在里面交汇融合,却是一个大难题,而你有‘先天一气’精气神交融的经验,想必没有这个困难。”

    见解良纯凭推导,便有如目见,余慈只有叹服。

    “此外,你刚刚的神魂感应很不错,非常不错。”

    解良难得加重了语气:“我在旁观察你的气机变化,虽是经过很长时间孕育,但在巅峰时,乌鸦从五里之外飞过,便能初步感应,并相应变动,这很了不起,同等状态下,山门内还丹境界以下的弟子,也不会比你做得更好。当时,你的感觉如何?”

    这位冷面仙师几句话里连用了“不错”、“非常不错”、“很了不起”等几个赞语,倒真让余慈受宠若惊了。他定定神,也抱着请教的心思,将此前的感应状况尽可能清晰地表述出来。

    解良听了,沉思半晌,方道:“以神魂感应为根基,利用五方通灵符扩大感应范围,是精通符法的修士经常用以锻炼神魂的方法,没什么出奇。可难得你在感应天地、收纳外界信息之时,识神运转层次清晰,循环有序,元神灵光不昧,判断精准,又有仿造的‘先天一气’沟通形神,随机反应……

    说到这里,他顿了下,反问道:

    “你可知,那是一种什么状态?”

    难得见解良卖个关子,余慈又是惊奇又是好笑,也很配合地摇头。

    “那是还丹修士神意圆融无瑕,一颗金丹虚空悬照,映彻大千时的状态!”

    解良面色严肃,非常认真:“寻常人刚接触这‘全景式’感应的时候,往往需要调整很长一段时间,而你却能在短短几日之内,使元神、识神各司其职,运转有条不紊,数里方圆的情形变化,有如目见……现在或许还很稚嫩,难以像还丹修士那般时时悬照,无有死角。可这条路,你是走对了!”

    余慈心头一热又一畅,受到他人的肯定,尤其是受到一位严谨认真的步虚仙长的肯定,无论如何都是一种成就。

    同时,解良所说的“全景式”感应的困难,他也没怎么觉得。

    照神图上五十里方圆的“全景式”空间,他早就熟得不能再熟。

    ***********

    今日第二更,鱼刺兄马上就要学习玄元根本气法,打下他修行的根基。明日请早,同时希望大伙儿给力支持,红票收藏什么的,两更的时候终于有脸皮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