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灵巫

    不过数息时间,谷中回荡不休的长音已化为嗡嗡震鸣,遍及谷地的每一处角落。随着音波动荡,清心咒的光波扩散开来。

    这灵光与寻常清心咒不同,乍一沾身,那汩汩灵光便如水一般浸透进来,由外到内,将四肢百骸清洗一遍,一时间全身上下净澈空灵,自有一股清气升起,直入脑宫,使得耳目聪灵,整个人便似新生了一般。

    寻常清心咒决无此等效力。余慈沉醉般叹息一声,这就是“贯气法”,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加一的效果,而是绝对层次上提升。

    但相对于贯气法来说,余慈倒觉得,能够在符法上“知窍”、“通窍”,才是他这些日子最大的收获。现在想来,解良要求他修炼贯气法,其最终目的,恐怕也就是要他明白符之“窍眼”所在,真正在符法上登堂入室。

    挟着贯气法一举成功的余势,余慈一鼓作气,连画了十多个清心咒,有的用上的贯气法,有的则没用,但他对窍眼的把握,却是愈发地精准。

    不过呢,余慈很清楚,他距离真正修通贯气法,还有一段距离。因为,他只是弄明白了清心咒这一种符箓的窍眼奥妙,而要推而广之,在五雷符、神行符、大日符等他以前擅长的符箓上,同样描画出窍眼,并“贯气”成功,还是需要大努力、大功夫。

    但这没关系,余慈已经在其中找到了乐趣,那是任何辛苦都掩盖不掉的。

    **********

    当余慈在山中不断触及到修行的快乐时,“游历山川”的慕容轻烟,在一段二十余日的旅程后,来到了绝壁城外。

    恰值深夜时分,女修站在城外高山之上,居高临下,俯瞰这巨大的城市。

    夜间的绝壁城分化非常清晰。北端的丹崖大部分隐藏在黑暗中,像一头蹲伏的巨兽,盯视着对面灯火辉煌的新城,无时无刻不在宣示着它的势力范围。而夹在中央的老城,闪着几点模糊的光,完全充作这一幅静态画面的背景。

    高山上寒风呼啸,摇摆裙袂,慕容云烟轻拢住散逸的发丝,视线从巨城的实体上越过去,投入上空阴暗的云气中。

    在常人看来,这是一个很正常的阴霾天气,寒气涌动,也许晚上会有一场降雪。可当女修的看法与他们不同,通过某种特殊的感应方式,她知道,有一团极度冰冷的力量,像是一座巨大的冰山,巍巍然耸立在云层之上,将其森森寒意密布在云层里,酝酿着一场特殊的雨雪天气。

    女修稍等片刻,估计着高空冰寒蓄积到了一定阶段,她轻启朱唇,一层妖异波动通体腔的共振放大,扩散开来。

    没有任何声音,震波在空气中传导,一下子便从城后高山之顶,蔓延至下方的新城,然后持续扩散,转眼就扫过中心城区,一直越过丹崖,最终消寂。

    丹崖之上,李佑正在白日府单独为他安排的独院中生着闷气。

    这段时间,他一直很不爽,脸上的笑容也收敛许多。

    一切都是从那夜南霜湖大战开始的,当时他和梦微同去迎接慕容轻烟,结果遭遇南松子。交手不过几照面,那厮便布下幻阵,将他和梦微困了进去。梦微很快破阵而出,倒是他给陷在里面,挣扎了许久才最终得脱。

    等他赶过去,南霜湖的大战已经结束了,他竟是从头到尾成了路人,而且梦微还受了重伤,刚刚成就的还丹有被打散的危险。

    李佑非常不爽!

    他也是事后才知道,梦微在两个月前成功定鼎枢机,凝成还丹。对此事,他并不惊讶,也不嫉妒,他非常清楚梦微有多么优秀,毕竟,即使是戒律部的修士,又有几个,在七岁稚龄,就敢直面宗门至高无上的老祖宗,义正辞严,直斥其非的?

    从那件事发生之后算起,七八十年间,也只有梦微一个。

    宗门内早有定论,梦微就是未来执掌戒律部的最有力人选,被她在修行进度上超过,李佑心服口服。

    可是,这并不能成为他当夜无所作为的理由。

    和山上同辈人相比,他李佑已算得非常出色,但和外面天地无止境的高手比对,他还太过渺小。

    至少要成就还丹!在离尘宗这样的大宗门,只有成就还丹,才初步具备独当一面的资格。

    他回山闭关,精进修行的心情越来越迫切。可眼前的现实就是,他必须留在绝壁城,作为离尘宗的代表,统合城中势力,抵御天裂谷动乱带来的影响。

    现在看来,要回山,还要有相当一段时间。

    该死的天裂谷、该死的绝壁城、该死的……唔?

    李佑皱起眉头,虽然年纪尚轻,但实证部的修士,最不缺的就是实战,长期的战斗磨炼,让他具备着极灵敏的感应,那是对压力、对危险的嗅觉,对此他也一直很有自信。

    就在刚才,类似的感觉一闪而逝。

    他提起宝剑,出了院门。丹崖上很是安静,没有任何变化,天空中的阴云倒是压得更低了些,仰头上看,已经有细细的雪粉降下来。

    “下雪了!”

    女修伸出手指,承接飘落下来的细小冰晶。冰晶很快被体温融化,丝丝凉意依然恋栈不去,还和周围飘落的雪粉相呼应,使气温继续下降。

    便在此时,身后有人说话,略有些困惑:

    “唤我前来的,是你?”

    女修平静转身,施礼道:“晚辈慕容轻烟,见过柳前辈。”

    她施礼的对象,大半个身子都隐在暗影织成的斗蓬下,不露半点儿头面。所站立之处,光线明显要比其他地方更为昏暗,夜间本来就微弱的光线似乎完全吸蚀进去。

    慕容轻烟就是对着此人,绽开笑容:“恭喜柳前辈,贺喜柳前辈。迷途百年,终知回返。想来此时,无量虚空之外,已有恩威加持于身,修为恢复全盛期,乃至更有精进,也是指日可待。”

    只可惜,她的笑容和善意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转眼之间,她身子周围,光芒骤暗,且寒意凝结如实质,便如千百把尖刀,悬在空中,让人怀疑,对方是不是会毫不犹豫地将女修无限美好的肌体撕成粉碎。

    暗影中人毫不掩饰自己有些焦躁的情绪:“小丫头少废话,你不是神主座下使者,这‘天魔唤魂神术’是么回事?”

    慕容轻烟的回应则是不急不缓:“柳前辈何必猜疑。晚辈体质特殊,机缘巧合,蒙贵宗神主不弃,勉可借用一二种神术,以此奔走,为贵宗传递些消息。”

    “哦?”

    隐在阴影斗蓬下的厉眼,在女修娇躯上来回巡逡,慕容轻烟也大方,微微垂眸,唇边微弧,任由对方打量。

    半晌,对方有些不确定地道了一声:“逾界使?”

    女修的笑容如鲜花绽放:“柳前辈慧眼如炬。”

    她的恭维,暗影中人却是懒得消受,嘿地冷笑起来:“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个情报贩子。”

    慕容轻烟不以为忤,微微屈身,算是重新认识,再行见过。

    所谓“逾界使”,通常是被称为“灵巫”,是指此界一种极特殊的血脉,天生通灵,可接触天地间常人难以想象的玄妙存在,也可以适应修行界和血狱鬼府,甚至是九天外域特殊的地理环境,自由出入在天地间任何一个角落。

    而且,在暗影中人的认知里,某些资质特别好的“灵巫”,甚至能够接触到传说中的有无边大神通的神主,与那些强大的存在进行一些有限的交流,甚至能够以本人为祭品,以某种代价,向其并不皈依信仰的神主,换取一些能力,看起来,慕容轻烟就是这一类人。

    看起来很了不起,不过“灵巫”也有其局限在。这种人由于体质特殊,很难在修行上获得成就,能够结成还丹已经很了不起,其寿元相对短暂,很难在此界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记。

    由于他们特殊的能力,通常他们会是两个或多个势力之间的传话人,也利用他们独特的渠道贩卖情报,多方交际,八面玲珑。暗影中人“情报贩子”的评语,是非常恰当的。

    既然知道了慕容轻烟的身份,暗影中人便觉得有点儿意思了。他,柳观,刚从血狱鬼府的百年禁锢脱身,那个已经将他逐出的宗门里,又有谁如此及时,请一位“灵巫”和他联系呢?

    慕容轻烟微微一笑,取出一颗核桃大小的铃铛,通体紫红,在夜色中微晕着光,晃了晃,清亮细碎的声音就响起来,吸引了暗影中人,也就是柳观的注意力。

    “早在半年前,柳前辈以大决心,献祭通神,重得赏识那一刻,铃铛的主人便已有所感应,特意请我往八苦阴狱走一遭,与前辈联系。却不想前辈驱动寒潮,已离了阴狱。我又往循迹往天裂谷来,终于在此遇到前辈。”

    柳观的面目隐在暗影下,看不清楚,但女修能够感觉到,此人对她手中的铃铛非常关注。她笑了笑,伸手将铃铛递过去。

    纤手伸入前方暗影中,微微一冷,指尖铃铛便已不见。慕容轻烟收手回来,柔声道:

    “铃铛的主人让我给前辈带句话:前尘诸事已了,重见神主恩威,师弟何不速回?”

    ************

    不知不觉已经一百章了。感谢朋友们的宽容、理解和支持,今后的日子里,《问镜》必然会用精益求精的质量,为兄弟姐妹们展示一个瑰丽宏大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