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旧主

    南松子瞪大眼睛,眼中女修虽然还是那娇艳的面容,可是那神情气度,却全然陌生。他强按住失控的情绪,捂着下腹,眼睛几乎要突出来:

    “你不是陶容!”

    “陶容?你是说她吗?”

    紫衣女修的声线语气也有了变化,和她的笑声一样,略带鼻音,低沉悦耳,细听去又似有金铁铿锵之音,非常特殊。

    她笑着伸出手,晃了晃,周边空气忽生波动,接着一颗仍沾着血渍的头颅就拎在她手上,微微摇摆。头颅依稀可辨的容颜竟与她完全一致,却已被恐惧整个地扭曲掉了。

    紫衣女拎美人头,这样诡异的场面乍现在人前,冲击力实在太强,一时间湖上诸人又是愣了。

    很快,慕容轻烟别过脸,发出一声极低的叹息。

    南松子的眼珠几乎要瞪裂了,他也是心狠手辣之辈,可是也绝没有将杀死敌人的脑袋随身携带的习惯。

    这女人究竟是谁?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问的。可是紫衣女修仅仅用尖巧的下颔点了点他:

    “没卵子的色胚,也配知道?”

    直到这个时候,南松子才惊觉,下腹的创口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

    等他省得这一点,他发狂了,激涌的情绪冲上了脑子,挤得头颅几乎要炸开,可是形之于外,却仍是那撕心裂肺的大笑声。不只如此,他的肌体也在不可抑止地颤抖,每一处筋骨皮肉都脱出掌握,他几乎要手舞足蹈,才能缓解这个冲动。

    作为修行人,他还是有类似经验的:“走火入魔?我怎么会走火入魔?”

    初时,南松子以为是他修炼的邪法出了问题,但他很快又否认掉。他已经感觉到了,不是他本身出了问题,而是他吞到肚子里那块“大洞真符”,正挥散出一层层热力,散入四肢百骸,顶上口鼻间,又氤氲生香,极是妖异。

    “这是,这是……”

    紫衣女修看他一眼,低低笑道:“放心,这回不是离魂香了,是最最纯正的‘一梦归’!”

    低沉的嗓音在空气中流淌,而内里的金属音色愈发地清晰,像是一根锯子,插进南松子喉头,堵得他说不出话来。

    南松子不是傻子,如今哪还不明白,这女人必然是早早便隐身在侧,很有可能就是他第一次逃走,会合陶容,醒悟回返之际。这女人便在这段空隙将陶容击杀,又变化模样,与慕容轻烟做戏,将他骗了个死死的。

    现在想来,女修夺符之后,在手上、脸面摩娑的动作,不正是最好的解释么?

    南松子粗重喘息,他明白了很多,但有一点他始终无法理解:这女人哪儿来的一梦归?连慕容轻烟都拿不到的东西,这人怎么会有?

    “‘一梦归’采集于东海,却也不是飞魂城一家的特产。”

    说话的是慕容轻烟,这位沉默许久的女修缓步走上来,为南松子扫清疑惑,又也将他最后一点儿侥幸碾得粉碎。

    他嗡嗡作响的耳朵里,传进来一个极要命的名号:

    “东海罗刹教!”

    慕容轻烟是这么说的:“好叫你得知,这位乃是东海罗刹教传法使……”

    紫衣女修打断了她的话:“现在只是分教的上师而已。”

    说着,她也不用慕容轻烟介绍,转而对南松子笑道:“记清楚,我道号赤阴,若你下辈子想来寻仇,莫要忘记了!”

    罗刹教!

    南松子出身洗玉盟,当然知道,这罗刹教乃是在洗玉盟所邻东海之上,一个极大的教派。或许比不过洗玉盟千宗百派合流的煊赫声势,然而教中术法诡谲妖异,供奉的神主亦传说有无边神通,且常透空分身,显示神迹法力,便是此界最顶尖的人物,也要敬让三分。

    故而,即使飞魂城本身就是天下有数的宗门,又有洗玉盟为后盾,仍只能与罗刹教半分东海,互不相犯。像这样的大宗门、大教派,雄踞东海,有那一钱半钱的“一梦归”,又有什么奇怪?

    想至此处,南松子忽地哈哈大笑,最后一点儿希望的火苗就此熄灭。

    有道是自作孽,不可活。本来的大好局面,为何会弄成这样?“一梦归”确实是此界少见的霸道毒香,最是激发心火,毁伤神魂。可若他仍以森罗真煞应对,也不至于全无还手之力。

    还不是因为他被大洞真符迷了眼,急着抢符建功,动用了本就不完善的邪道法门,然后又自以为聪明地将到手的宝符吞到了肚子里。内外相激之下,心魔煞气失控,引发邪功反噬,而毒香源头又给他锁在肚子里,连洗脱都不可能!

    看看对面女人的表情吧,恐怕这种结果,连她们都没料到!

    只是,若要他就此等死,却也不能!

    念头一定,南松子闷吼出声,原本已经涨大一圈的身体竟然再度膨胀,眼里已经没了眼白瞳孔的分际,尽化为血一样的红色。

    两位女修都是看出不对。紫衣女修手中那把刚划开南松子下腹的短剑瞬时飞出,化为凌厉精芒,直取南松子头颅。

    南松子举起左臂格挡,“嘶”地一声响,剑芒割肉断骨,几乎将他整条上臂斩下,但也仅是几乎而已。血雾喷薄而出,短剑也被锁在伤口处,嗡嗡颤鸣,却又动弹不得。

    完全无视身上的伤残,南松子瞪大眼睛,湖面上几个人影一一印在他眼底,又被他牢牢刻在神魂之中。然后他嘿嘿发笑,笑声中,两个女修同时飞退。

    “嘭”声闷响,南松子的肉身爆成一团碎末,血雾肉糜碎骨四面飞溅,周边的红雾瞬间又给染深一层,这还不算,先前红雾中飞动的虚淡的影子,便从这片血肉之花内蜂拥出来,挟着浓重的心魔煞气,朝湖面上的所有人发动了冲击。

    慕容轻烟不发一言,回身便飞向另一侧梦微和余慈所在,紫衣女修则是哼一声,手指在身前虚划几道,那些扑上来的虚淡影子,便一下子失去了目标,环绕在周围团团打转,最后干脆自相扑杀吞食,乱成一团。

    不过,这么一耽搁,便见得漫天红雾上卷,化为一道黯淡的虹光,朝着南方天际掠去。

    “神魂脱窍?”

    紫衣女修冷笑起来:“真以为没了肉身,那‘一梦归’沾染不上了?”

    不提她在这里嘲弄,那边慕容轻烟在那些虚无影子杀到之前,护在了梦微和余慈身边。没有了南松子操控,这些阴煞之物虽然凶厉,却不是太难对付,很快就被扑杀干净。

    梦微刚刚被“诛神刺”击中,已是受了极重的伤,外表却是不显,见慕容轻烟回护,轻声感谢,但也不是特别形之于色的那种。在她心里,朋友互帮互助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无需大惊小怪。

    慕容轻烟冲她点点头,目光移向另一侧,那里,余慈仍只是冒出一个脑袋,盯着前面紫衣人影发呆。

    这背影他已经盯了很久,没有发现与记忆中任何一处相似的地方。

    可是,她刚刚自称什么?

    赤阴?

    慕容轻烟也没多想,只以为这年轻人尚未从那边局面中回神,笑着伸出手去:“这位师弟,可还好么?”

    余慈还有些恍惚,也伸手让她扯着跳出水来,同时本能地为自己加了一道神行符,凭着符法轻举之力,站在水面上。

    “好流畅的符法。”

    慕容轻烟轻赞一声,松开了手,余慈这时才察觉到自己手上残余的柔腻触感。他怔了怔,却听梦微轻声道:

    “南松子那边……”

    “若他以为舍了肉身,就能逃过‘一梦归’药力,那他注定要绝望了。”

    慕容轻烟淡淡一句,不再多说,看起来,她的心情并不是太好。

    不过很快,她明丽无双的脸上,便显露笑容:“来,梦师妹,我为你引荐一位朋友,说起来,如今你们也做了近邻……”

    “何须引荐!是离尘宗戒律部的‘无瑕剑’梦微吧,久仰大名。”

    紫衣女修的声音越过湖面,余音铿锵:“我乃绝壁城玄阴教上师赤阴,托栖于贵宗治下,将来还要仰仗鼻息,这里先行见过。”

    话是这么说,可踏水而来的女修,神情平淡,甚至于疏离,又哪有半点儿仰人鼻息的意思?

    而这边,就是一向守道知礼的梦微,神色也略显淡漠,只是维持着礼节,道了声:“赤阴上师。”

    慕容轻烟见她二人模样,略有些奇怪,但随即便明白过来,轻拍额头:“是我考虑不周,你们两家近年有些不睦!”

    她一位风华绝代的佳人做出拍额头的动作,竟出奇地好看,略带着懊恼且又无奈的情绪很恰当地传导出来,便是一旁心事极重的余慈,也瞥去一眼,暗赞这女人很懂得缓和气氛。

    不过,接着他的注意力又转回去。

    他看到了,漫步走来的紫衣女修周身,光线正反常地扭曲。人们眼前一花,紫衣女修的影像便淡去了,从中走出一位身姿更显高挑,凤目长眉的陌生女子,可那气息,却与紫衣女修无异。

    “罗刹幻法,果然名不虚传。”

    这是慕容轻烟的赞声,这一点,便是梦微也要承认的。

    余慈则死死抿住嘴唇,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久违了,赤阴女仙!

    ************

    有重要通知在作品相关栏里,请兄弟姐妹们观看,在此先顿首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