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 笑声

    南霜湖上,这一刻显得分外杂乱。雷光爆闪后,是殷殷雷鸣;女修出水夺符,娇笑如铃;剑气劲风的撞击,余波还未消停。这些因素通通搅在一起,充斥着人的耳目。

    然而湖面上又非常安静。原本主导着事态走向的三人,好像突然就被撇开了,搅场的人喧宾夺主,那三人只余下了古怪的静默。

    在岸边,余慈身化轻雾,疾速飞掠。

    作为搅局的人之一,他大概是最自不量力的那个。

    还丹层次的交战,根本就不是他应该介入的。不过,为什么他连哄带训,赶走了宝光,自己却留下来,不正是为了防止刚才那情况发生么?

    余慈很有自知之明,却不会妄自菲薄。他深信每个人都有用处,而他的作用,就体现在刚刚那记五雷符上!

    在符箓雷法上,向有“应机而发”一说。余慈这一记五雷符,便是将捕捉“雷机”运用到了极至。雷光迸发,虽然威力未必比得上真正天雷之万一,甚至也比不上当日元气鼎沸,轰击屠独那一回,却是既救人又伤敌,做得恰到好处。

    上回亲见解良画符,这些天来又时刻琢磨,不知不觉间,他的符法造诣已是又向前迈了一步。

    可是,也是那一记五雷符,将他彻底暴露。所以,在放出雷光的瞬间,他就毫不保留,全力运使雾化剑意,借着湖面上浓重的雾气,飞速移动,尽全力摆脱南松子暴怒之下的报复。

    不过,接下来的事态表明,他的这番准备是白做了。

    南松子确实是暴怒,可是在他要碾死湖对岸那只小虫子的时候,破水夺符的女修,却把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他死死盯着那女修,更确切地说,是盯着女修手里那紫光闪烁的宝符。

    是的,慕容轻烟两手空空,在她最接近目标的时候,宝符却被人从她眼皮子底下夺去了。

    此时,“大洞真符”就在她身前数丈远,握在一位紫衣女修手中。流动的紫芒与女修衣衫映衬,眩彩夺目,让这位女修本就姣好的容颜愈显得艳光四射。

    宝符易手,慕容轻烟倒还算得上平静,只是轻轻摇头,叫破来人的身份:

    “陶师叔,你这是何苦来由!”

    紫衣女修咯咯一笑,却不回应慕容轻烟的话,只是握着宝符,轻轻贴在额头上,随后又慢慢地滑下来,与脸颊摩挲,过程中,她微瞑双眸,深深吸气,无比地陶醉:“这符,这‘大洞七变五方真形符’终于在我手里了……”

    女修慢慢睁开眼,盯着慕容轻烟,哑然失笑:“轻烟哪轻烟,你说我‘何苦’?”

    她似是非常疑惑,然后她的情绪便爆发了,娇美的容貌被怒火烧得红赤,眉目间的恨意则扭成一道印痕,直贯顶门:“若我不苦,身为堂堂的万象宗宗主,这宗门传承神器,这二十年中,为何不在我陶容手里,却落在你慕容轻烟手中!”

    “说得好,轻烟贤侄女做得确实不地道!”

    南松子不知何时出现在紫衣女修身后,在这片湖面红雾中,他当真算得上是神出鬼没,不过此时,他的目标却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他死死盯着紫衣女修手中的宝符,咽了口唾沫,嘿嘿笑道:

    “陶师妹,这符上面的《流霞千映飞举法》,可是我的!”

    紫衣女修没有回头,声音略有不愉:“既然许了你,自然不会忘了。”

    南松子拉长了腔调:“哦,陶师妹握符在手,脾气见长啊!”

    娇躯一颤,紫衣女修似乎有些怕他,又在犹豫。前面慕容轻烟秀眉皱起,正想说话,南松子却更是干脆,探手从紫衣女修肩后过去,反勾着她的下颔,身子凑上来:

    “陶师妹,前儿晚上你勾着腿儿疯叫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可是忘记了!”

    稍顿,暴吼声便在女修耳边轰响:“给我!”

    可他的嗓音过大,女修受了惊吓,手一颤,那宝符竟是脱了手。南松子呸了一声,又怕前面慕容轻烟发难,当下顺势将女修搂进怀里,发力将宝符吸过来。

    微温的宝符入手,那感觉是实实在在的。紫芒映目,照得他的眼睛也变成了紫色。

    南松子举起宝符,放声大笑。

    虽然万象宗在修行界,不过是个三流的小宗门,可这“大洞七变五方真形符”,由开派祖师以下,超过十位各代宗门内的大能力者,先后祭炼两劫时间,完成了地煞六十四层、天罡二十八层、总计九十二层的祭炼层数,在“天罡地煞”祭炼法的体系内,已经是佼佼出群,虽然未到法宝的层次,但在法器中,也属第一流的。

    更重要的是,这上面的《流霞千映飞举法》,可以让他停滞已久的修为再进一步,真正涉足到步虚境界,以淬炼真形,延长寿元,让他以后的日子过得更为舒心惬意。

    慕容轻烟神情凝重,向前移了些许,像是要出手夺符的样子。南松子见她这模样,笑得更是欢畅,炫耀性地将宝符朝女修挥了挥,然后回手……

    把符吞到了肚子里去!

    所有人都愣了。

    诚然,许多符箓理论上是可吞服的,世上也有不少服符的法门,包括这大洞真符,也确确实实可以用服符之法暂化入体内。可是南松子这突如其来的一手,还是让人们的脑子停转了那么一刹那。

    南松子对自己这手极是得意:“任贤侄女如何足智多谋,也不用再打此符的主意了。之前咱们纠缠得热火朝天,眼下,咱们继续?今夜,便在这湖上,来个一床三、不,是一床四好!”

    说着,他大力拥了一下怀中紫衣佳人,女修像是傻了,全无反应。这时候,南松子忽又记起一件事,眼睛转动,刺向更远处的湖面:“对了,还有一个小家伙,真是碍眼!”

    相隔里许,还有红雾遮掩,南松子的视线投射依然准确无误,余慈身上骤寒。南松子的眼神,将最危险的感觉带给他:

    “刚刚那记五雷符,‘雷机’把握得很不错,可惜,符法本身……狗屁不是啊!”

    比南松子的咆哮声更早轰来的,便是刺目的电光长链,且不是一道,而是五道、十道!

    这不是五雷符,只是最最寻常的掌心雷,比五雷符低了至少两个层次,没有雷机运化的玄妙。可里面蕴含的雷火之威,让余慈感觉到,只要被扫到一点儿,今夜他的性命,大概就要交待到这里了!

    南松子情绪亢奋到极至,他也不用其他的招数,只是驱动雷法,像是挥舞着长长的雷鞭,大笑连声:

    “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叫;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小子,你那几手破烂符法,就让老子我想笑啊!”

    余慈听他嘲笑,心神却是静若止水,只将雾化剑意催动,身子化入湖上红雾之中,如虚似幻,雷光虽然猛烈,却很难捕捉到他的身影。这种状况下,他甚至还有余力思考:

    “这南松子,是不是有点儿不对劲?”

    念头未绝,那边南松子抱着轻松轰杀小虫子的心思,却又屡击不中,已是恼羞成怒!

    “去死!”

    他终于动了真本事,余慈周边一直波荡的红雾倏定。无俦巨力从南松子身上迫发,不知用了什么手段,通过红雾传导,瞬间轰至,还丹上阶浑厚的真煞修为尽显无遗,余慈周边,方圆三丈之内的空气都给禁锢住,要的就是这让这个修为低弱的小辈,直面足以将他碾碎的强劲力量。

    相隔十余丈远,在之前便急赶而至的梦微不顾伤势,要飞剑救人,可终究还是迟了一步,且再次引发了“诛神刺”的阴毒余劲,刚凝就不过数月的还丹竟然有涣散迹象,五官七窍都沁出了血丝。

    余慈也看到了梦微,便在此刻,他的思绪很荒谬地拉成了一条线:

    今夜,梦微实在让他大开眼界:实打实的还丹初阶修为,已是超出了他的预计,而其使出的剑意,细思来,竟完全可以和叶缤传授给他的雾化剑意相印证——这让他又挖掘出当日天裂谷中引屠独入瓮,在强压下触发叶缤留在他神魂内的剑意,消解在崖壁上垂直分奔数十里的巨力,直至反冲而上,挥出那绝妙一剑的记忆。

    此时此刻,记忆依稀又成了现实。

    身心化圆,无有瑕疵。

    在身体内的某一个点,清晰的振波八方传导,震荡元气元神、筋络骨血。此时此刻,余慈便是一颗密实内聚的圆珠,虚悬半空,与轰击过来的巨力正面碰撞。

    一声闷响,余慈的身体猛掼出去,眨眼飞出近半里的距离,再斜撞入湖,出奇地没有溅起多少水花。

    南松子“唔”了一声,似乎有些感应。但很快,欢愉的感觉顶上脑门,让他哈哈大笑,只当那小虫子已经给碾碎了。

    开心之下,他伸手去捏陶容的脸蛋儿。怀中女人虽然比他那“贤侄女”逊色一些,可也是极出色的美人儿,为了报复慕容轻烟,不但主动透露消息给他,又随他追踪到此,一路上屈意奉迎,很是知情知趣。

    这么想着,南松子便觉得下腹火热,然后,就是冰凉!

    “呃?”

    还丹上阶修士的反应绝不应该这么慢的,可是南松子莫名地便是脑子转不开圈儿,直到他看见怀中的女修像一个幽魂,脱开了他的钳制,又看到下腹喷溅而出的血浆,才清醒过来。

    然后,剧烈的疼痛贯入脑际,他想大叫,可到了嘴边,却变成了荒谬到极致的狂笑声。

    脱身而去的紫衣女修也在笑,笑音与先前娇笑如铃的声音相比,却有了很大不同。带着微微的鼻音,显得颇是低沉磁性,震荡着空气,像是响在别人的胸膛里。

    这笑声是如此特殊,便传到远处,也清晰可辨。

    没有人注意到,湖水中,刚刚冒出头来的余慈如遭雷殛,整个人都僵了。

    ***********

    这段情节也许长了些?不过为了描写几位非常重要的、贯穿全书的人物,我觉得还是值得的。当然必须承认,在网络发文,这延续近十章的旁出情节,不是太讨好,虽然其实它是主线。现在,俺只能请求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啦!红票依旧稳定,收藏也要跟上步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