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宝符

    南松子在运使法器的关键时刻回头,却见得已退到半里之外的慕容轻烟手上,持着一块只有半个巴掌大小的玉符,之前的清音,便是从那里传来,而此时,女修又一次扣击。

    紫芒暴闪,纯粹的光像是凝成一记重锤,自半里外发动,却一闪即至,南松子大叫一声,向后飞撞,一直加持在身上的“虚空神行符”砰声破碎。不只是“虚空神行符”,包括他之前用护身的符法,驱动“因势象形”乃至准备催动法器的符咒,在此刻都是齐齐失效,再不成形。

    梦微把握住了这次机会。松纹剑彻底内守,然而她身外一直蓄势待发的剑光,却像是脱了樊笼的鸟儿,轻鸣声中,穿透水烟,光芒几乎要融化在遍及湖面的光雾中。

    转眼间,剑光洞穿南松子护体真煞,带起一蓬血光。

    此时,第二记“紫光重锤”破空而至,南松子几乎没有抵挡之力,再次被击中,身子斜贯入水,不知给砸了多深。

    湖面上,两位女修一举占得上风,却都没有放松。梦微很清楚,她的“飞翼剑”只是擦过南松子的左上臂,并没有造成严重的伤势,而更远处,慕容轻烟从来就没指望这一轮攻势,会给南松子造成致命的影响。

    她略偏过头,眉峰轻皱,暗忖道:“怎么还没来!”

    下一刻,湖面震荡,南松子大笑着冲出来,一点儿没有被打进湖里的尴尬恼怒,情绪反而是亢奋到了极点:

    “果然是大洞真符!”

    南松子站在湖面上,盯着远处慕容轻烟手中的玉符,眼都不眨一下:“那女人说此符一直被你随身携带,果然没错。”

    慕容轻烟手持的“大洞真符”,全名叫做“大洞七变五方真形符”,乃是万象宗首屈一指的宝物,有此符在手,天然可以干扰方圆数里符箓的运化使用,凝神聚力,甚至可以轰破已成形的符法,将汇聚的灵气还原到初始状态,十分凌厉,故而又称“还真符”,与宗门另一件“还真紫烟暖玉”的修行至宝并称。

    然而,此符最重要的不是破符杀人,而是上面用宗门特殊的祭炼法,印下的《森罗真煞抱丹诀》、《流霞千映飞举法》两部宗门最高妙的典籍心法,得之可突破还丹境界,淬炼真形,追求长生。

    南松子不远万里追踪过来,除要一偿夙愿,倒有大半还是为了此宝而来。毕竟,美人再好,也比不过自家性命重要。看到此符,他的心情当真很好,说着便嘿嘿发笑,搓手道:

    “贤侄女,你志不在门内,万象宗的法统,在你这里,怕是要绝了。这‘大洞七变五方真形符’再好,也只是个传法的工具,敝帚自珍,绝没必要。不如留给叔父我,将其发扬光大。你自做你的乖女儿,到飞魂城,把幽灿他们伺候舒服了,自有无穷好处,何必执拗于此?”

    幽灿便是飞魂城的城主,乃是洗玉盟的巨头,便是在整个修行界,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慕容轻烟拜的义母,便是幽灿的发妻夏氏,只不过外界传言,幽灿对慕容轻烟这个便宜女儿,颇有些想法,南松子话中便是暗讽此事。

    哪知慕容轻烟听了他的言论,便笑出了声,且没有照顾半点儿形态,直笑得前仰后合,喘不过气来。这时候,她话音里不免带了些喘息,轻轻细细的,串在明亮的字音中,又多了一分磁力:

    “好叫你这色胚得知,这符对我确实没有用处,可是我便是毁了它,也不会送到你手上……”

    说到这里,女修又咯咯发笑,这回更是肆无忌惮,飘荡的音色勾人魂魄,可内里的言语,却让南松子变了脸:

    “森罗真煞是不是修到顶了?是不是欲进无路?是不是找不到能与它匹配的步虚术?一直停滞在还丹境界,眼睁睁看着肉身老去的滋味如何?

    “南松子,你那全装着精/水的脑子,果然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能在飞魂城的追杀下,安然逃出北地三湖!如今我可以告诉你,那是我要看一看,你究竟要到什么时候,便是浑身都充着精/水,那卵子也是缩的!”

    一下子,南松子的脸色便是铁青,已被女修击中了要害。好半晌,他缓了口气,强按着情绪,重重点头:

    “很好,很好!慕容轻烟,我把话搁在这里,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把那符交出来,我看在你死去娘亲的份儿上,不但留你性命,还给你留几分体面,若不然……哈!”

    怪异的笑音突发,两道几近于无形的虚影忽地从慕容轻烟身侧的雾气中冒出来,依稀近似人形,四手合抱。然而更早一线,慕容轻烟已经飞上半空,手中玉符紫芒连闪,将那两道虚影打得千疮百孔,化为烟气消散。

    南松子从来都没指望能说服慕容轻烟,慕容轻烟又何尝会相信南松子会单逞口舌之利?

    只是几句话的功夫,里湖面上分明又有了变化。

    不知不觉间,湖面上的雾气愈发深重。且不知道是光源的变化还是其他的什么问题,雾气隐隐透出一层暗红色,风过湖面,还传来丝丝腻香。

    似乎南松子祭起了什么邪门的法器,两位女修都感觉到,此人出手的方式,有了很大变化!

    浓雾中,出现了一些虚淡至无的影子,神出鬼没,每条影子身上,都缠绕着极其怨厉的心魔煞气,虽没有实质的攻击力,可一旦沾染上身,被心魔煞气攻伐神魂,便是极大的麻烦。

    梦微还好些,她出身玄门正宗,又践行戒律,心志坚定不移,剑气迫发时,一切邪魔都近不得身。可慕容轻烟出身旁门,又深沉多思,在抵御心魔上,天生便落在下风,手中“大洞真符”虽有破符之异力,却也无法对症,一时非常被动。

    便在此时,南松子出现在她身后,伸手抓来。

    慕容轻烟勉力回身,“大洞真符”轰声一震,紫芒如剑,切割过去。南松子却是不闪不避,纯凭护体真煞挡下,挡不住的便任他破皮见血,血雾飞溅。

    他速度何等之快,慕容轻烟也没料到他竟然在重占上风的基础上,如此决断,又想他“虚空神行符”被破,想飞上半空躲避,哪知南松子竟是如影随形,“大洞真符”再度迫发紫芒之时,身影已经欺到近前,真煞鼓荡之中,里面心魔煞气只有更重。

    “嗡”地一声震鸣,“大洞真符”紫芒剧盛,照彻周边浓雾水面,与暗红的雾气交织在一起,瑰丽夺目,可过于深重的颜色,又极是诡谲。

    女修发出一声极低的惊呼,在此刻,紫芒如飞星,从她手上甩出,飞上半空。

    事发突然,就连出手夺符的南松子,都没想到此符竟然如此轻易的脱手。但随后就是大喜,甚至顾不得失神状态下的慕容轻烟,返身便去抓符。

    他的速度极快,转眼指尖就要触及宝符,然而耳畔忽剑气激啸,指尖一冷,那宝符紫光便被破空而来的剑气轰飞,远远弹开。

    “贱婢!”

    只观剑气,便是横空杀出的就是那离尘宗的女冠。南松子暴怒,却又顾不得报复,挪移身形,又要再追上去。

    这次如影随形的却换成了梦微,松纹剑轻轻摆荡,便有层层剑气,阻拦在南松子和宝符之间,前一波刚被轰碎,下一波又平地涌起,虽然挡不住南松子,却也屡挫他的冲势,让他无法迅疾提速。

    眼看着另一边慕容轻烟追符而去,且肯定要比他先到一步,南松子眼珠子已是血红,他嘶声厉啸,身上那几处被两位女修割伤的血口,同时迸溅血雾,紧接着,有一团血影从他身后腾起,在大气中一涨,翻身便扑在了南松子身上,滋滋的红雾从伤口处腾起来,南松子的身躯,转眼便涨了一圈。

    下一刻,他的身躯便虚化了。

    梦微反应极是准确,松纹剑瞬间回防,再度形成那个完美无瑕的剑气圈,稍迟一线,南松子便舍了宝符,合身冲至,直接撞上来。

    剑气圈完美发挥作用,消卸掉冲力。然而梦微却是凛然。有一线黑影不知从何处来,叮声撞在她剑气圈上,却又瞬间变化,化为一圈细微至极的气芒,附在剑气圈上,时聚时散,瞬间跳变千百次,稍一凝滞,即是突破进来!

    “诛神刺!”

    曾经从典籍上见过类似的记载,可她却从没有见过破解的手段!一个恍神,千丝万缕的寒气入体,又瞬间聚合,如有灵性,直刺她还丹定鼎之处,便似有一般刀子,当胸捅入!

    以她的坚强,也忍不住痛呼一声,剑气圈轰然破碎,南松子狞笑着贴上来:“拿你换符,看她应不应!”

    因身形膨胀而显得粗壮的手指箕张,要来锁女冠的脖颈。

    便在此时,强光乍闪,撕裂雾气,在他眼中烙下清晰的痕迹。

    南松子心头一震,才叫声“不好”,便听到这冬日的夜空,隆隆雷鸣,震得山谷回音,久久不绝。

    一切污秽邪物,天生的都见不得天刑雷光,而南松子使的这门功夫,乃是偶然得到的一门邪法,威力虽强,可并不完备,破绽罩门甚多,尤惧于此。雷光电火,来得何其迅猛,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正面轰中。

    雷火的威力其实并不算强,可其中蕴含的天地杀伐之气轰然搅动,震得他气血翻涌,周身心魔煞气竟然有不稳的迹象!

    此时,在另一侧,慕容轻烟距离旋转飞出的宝符已只有数丈距离,却听“哗拉”一声水响,一道人影破水而出,时机把握得刚刚好,正好抓住从头上飞过的宝符,娇笑一声,飞身急退!

    这一连串变故发生得太快,原本湖面上占据了主导地位的三人,都是呆了。

    ***********

    貌似今天效果不错,那明天更新还是凌晨好了。不过,这两天收藏涨得真慢啊,我都想满世界打广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