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 解衣

    空荡荡的湖面上,女人清晰透亮的声线铺开,字字珠圆玉润,带着明媚的余音,沁入耳中,便是明知她口吐脏字,也荡得人心里舒坦。当然,这是余慈个人的感觉,天知道浮在湖面上空的黄袍道士,此刻又是怎么个想法。

    至于宝光……小道士在发呆。

    余慈可以理解。在他们这个位置,恰好可以看到湖中女子绝美的背臀曲线,尤其是浸透了水,料子极好的衣衫尽都贴在身上,在强光下能透出里边的肉色。尤其女子体态丰韵,曲线收束起伏近乎夸张,无怪乎小道士要发呆,这种场面,又岂是他这种从无经验的小家伙抵得住的?

    话又说回来,越是有经验,才越能体会到这里面惊心动魄之处……

    还好,余慈总能分得清轻重缓急,他深吸口气,将注意力挪开,现在他更奇怪那黄袍道士的反应:谷中沉默了好一会儿,他先是以为那黄袍道士的给女人骂堵了,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此人的面皮和心计。

    那黄袍道悬空不落,境界便不会低了。余慈还记他在湖心的抽空扫了一眼照神图,图上那边广及三里的还丹雾霾,搅得周边图景也微微扭曲,此种情形,余慈也只在金焕和于舟等少数几人的身上见识过。

    如果判断无误,此人就是一位还丹上阶的高手,生得也算俊朗,颔下蓄着短须,颇具气派。

    可是,在慕容轻烟的讥嘲下,这家伙虽未说话,却是居高临下,看下面的景致看得目不转睛。嘴里面啧啧赞声先是低不可闻,后面便夸张地响亮起来,一路连啧了不知几十声,忽又放声大笑:

    “大饱眼福,大饱眼福!轻烟贤侄女,你可与你娘亲大不相同哪。当初换个花式,她也扭手扭脚的,哪比得贤侄女这般爽快!”

    余慈听得皱眉,他不是道德君子,也明白双方都在攻敌心神,可是从言论上看,这黄袍道士也算是卑劣到一定程度了。

    这次沉默的轮到湖中女子,也就是那慕容轻烟。偏偏黄袍道士不依不饶,搓手笑道:“贤侄女这身皮肉,还要更胜你娘亲三分,这般妙物,岂是用来咬的?到时候,贤侄女就知道,叔父我的卵子……噢!”

    污言秽语说至此处,便连一直似懂非懂的宝光都觉得不堪入耳,更是涨红了脸,这也终于打破了慕容轻烟承受的底限,她叱喝一声,随即轰声响动,湖中水柱冲天而起,如蛟龙般扑击而上。

    所谓“蛟龙”不是形容,而是确确实实由水柱变化,烟雾弥漫中,水柱细浪扭转曲折,化为头角峥嵘,张牙舞爪的蛟龙,直扑半空中的目标。

    水蛟扑击的正前方,黄袍道士却不躲不闪,反而大笑不止:

    “贤侄女生气了。这‘玄水化生’的本事,使得戾气太盛。要知咱万象宗,一切法术神通,都指望那个‘变’字,哪有正面碰石头的道理?”

    说着,黄袍道士伸手一指,那水蛟哗地大震,塑形的水波逆流,整个形貌都变得模糊,而等其再转清晰之时,头尾竟然是整个地掉了回来,比去势更疾,扑击而下。

    女修早在水蛟成形之时,就破水而出,横向侧移,然而那被道人一指转化的蛟龙,如有灵性,忽地一记甩尾,掀起大浪滔天,要将她淹没掉。

    慕容轻烟当真像是化为一缕轻烟,在水浪拍击之前逸出。然而拍天大浪之中,朵朵飞溅的水花,却是化为了无数只鸟儿,乍一看去,这由水凝成的鸟儿个个生动,在湖面上飞掠穿梭,又与湖面水汽彼此转化,交织成一片大网,将女修拢在其中。

    这一幕奇景,余慈和宝光却没有时间欣赏。两人离战场太近了,交战的余波吹过来,堵得人呼吸不畅,飞溅的水珠也打得皮肤生疼,余慈还好些,宝光修为较弱,明显招架不住。

    当下余慈拽着宝光,直接潜下了水,继续朝岸边游去。

    交手中的两个还丹修士肯定看到了他们两个,可是没有人为两个修为低下的小辈多投来一眼。

    千鸟纷飞的奇景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咝咝啸音骤起,千百只“水鸟”在短时间内接二连三地炸裂,水珠四溅,在灼目白光的照耀下,如零琼碎玉,却又锋利如刀,追着慕容轻烟的娇躯,与其护体真煞激裂碰撞,哧哧之声连响。

    而这还没完,那条掀动大浪的水蛟,不知何时已经潜至近前,自波涌的水面下逆冲而上,时机把握得绝妙,一口将猝不及防的女修吞掉!

    光线对比强烈,便是在水下,余慈二人也能看到这幕情形。宝光忘了身处的环境,惊呼一声,当下给呛得很惨,余慈无奈,只能浮上水面,帮他顺气。

    刚刚冒头,便听得“轰”声剧震,慕容轻烟周身元气鼓荡,撕裂了水蛟巨口,将其打回水波原形,一时间湖面上哧哧连响,都是水线激飞,发出的破空啸音。

    便在啸音中,黄袍道士无声无息地扑下来,伸手直取慕容轻烟粉颈,而女修则反应极快,移身避过,反手回切,双方身影交错,随即拉开距离。

    只一瞬间,女修玉颈血迹渗出,滑入肩颈浸水的衣衫,迅速殷开一片浅红。

    黄袍道士在距离她数丈远的空中悬浮,将沾染血迹的手指放在嘴里,轻吮一记,又啧声赞叹:“贤侄女皮肉娇嫩,我可是见识了……刚刚我演示的‘玄水化生’如何?你这些年周旋于各色人物之间,手腕愈发地圆熟,名声也越叫越响,可是本门的修行也不应丢下才是,总不应该输给我这外人!”

    确实,黄袍道士的“玄水化生”,变化万端,又运转随心,比慕容轻烟明显要高上一筹。可是这种情况下,又让慕容轻烟情何以堪?

    所以,女修一言不发,身形抢进,黄袍道士大笑迎上,两人当即战成一团。湖面上立时狂飙飞卷,巨浪拍天,余慈吐出呛进嘴里的湖水,这才发现,原来那慕容轻烟,也是还丹修为,否则,又怎么可能和那黄袍道士近战搏杀?

    余慈以前也见过屠独和还丹妖魔的拼斗,甚至更高一级的鬼兽和双头妖魔的大战,他也通过照神图看了全程。但那两次经验,要么是咒法当道,要么是太过粗糙,绝不如这场近在咫尺的交战,来得激烈又精彩。

    两个修士师出同门,都是速度惊人,技巧高妙。在湖面上空纵横来去,有时甚至直撞进水底,旋又杀出,身形变幻间,余慈的肉眼捕捉到的大多是两人高速移动留下的虚影,而双方真罡真煞的撞击点则是密布在湖水上下的每个角落,最近的一记根本就是在余慈和宝光头顶炸开,若不是余慈反应及时,扯着宝光再躲到水里,后果不堪设想。

    但这轮交战,明显是女修情绪化后的不理智行为,所以很快,在一记特别尖锐的罡煞碰撞后,女修化为一团虚影,飞速后移。黄袍道士也没有追击,但他手上却抓着一片衣衫,凑在鼻前,深深一嗅,满脸陶醉:

    “这是‘迷罗香’吧,飞魂城每年也只产那么三五两,看来你那便宜爹娘还真的很疼你。只可惜,贤侄女在北地三湖呆得太久了,不知道天底下终究是有飞魂城管不到的地方,便像这里,幕天席地,正是成就好事之处,那些煞风景的,又有谁能过来?”

    说话间,黄袍道士便是大笑,然而笑音未绝,他的眼睛便差点儿突出去。

    只因在这一刻,湖面上,慕容云烟在笑,然后她就那么伸手,撕下了缺失一截的外衫,将其丢在湖面上。

    黄袍道士放出的强烈光源还在起作用,光芒斜照,细长的阴影从女修足下延伸出去,恰好经过湖水中,另两个赤着半截身子的年青人。

    余慈和宝光都是目瞪口呆。

    此时,慕容云烟上身只有一件碧翠绸料的抹胸,明亮的颜色衬得裸露的肩背愈发雪白滑腻,便连水滴都留不住,如珠子般滚落。

    这种状态下,女修毫不扭捏,却也并没有放/荡的意味儿,那仅仅是一个单纯脱衣的动作,好像这南霜湖就是她私宅中的温泉,而天空湖水中的三个男人,则是毫无意义的雕塑,被她彻底无视掉了。

    余慈忽然感觉不到宝光的呼吸,扭头去看,只见小道士脸面赤红,一口气憋在喉头,却忘了吐出来,眼睛明明盯着那边看,却又挣扎着想别过头,终至于眯起眼睛半侧脑袋,样子古怪极了。

    余慈没有小道士的挣扎和困扰,他盯着慕容轻烟光滑的背脊,感受着那勾魂摄魄的吸引力,心里却有一个念头在闪动:

    “这女人,怎么就看不透?”

    由始至终,虽然只听到慕容云烟说了一句话,到现在也没看清她的面容,而且从头到尾,都看着她落在下风。可在此刻,余慈却觉得,这女人的行为颇点儿黄袍道士使出的“玄水化生”的味道:

    看似矛盾多变,其实内里一气贯注,自有一种法度,吸引人之心神随她一举一动而移转变化,有一种投上去便拔不开的滋味儿。

    他不由望向那黄袍道士,不知那个仍然占尽上风的家伙,又是怎样的想法?

    ********

    星期四啥的,俺不多说,只请书友们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