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 出浴

    余慈看得好笑。这两天,天裂谷那边大势将定,但善后杂事却越来越多。止心观作为绝壁城方向唯一的外务道观,有些事情是躲不开的。于舟没了清闲的日子过,宝光作为老道唯一的记名弟子兼跟班,自然也逃不过去。

    今天总算是偷了个闲,跟着余慈过来,眼下正玩得不亦乐乎。

    不过,宝光跟来也是有好处的,余慈总算得空,将憋在心里好几天的疑问说出来:

    “喂,洗玉盟是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他说的洗玉盟,就是前几天,李佑和梦微争执时,提起的几个概念之一,里面还有像什么万象宗、慕容轻烟之流,都很陌生。

    其中,余慈曾听叶途说起过“洗玉盟”的名号。只是当时在天裂谷下,他们谈论的重点还是修行,对这些信息都是一语带过,隔了这么久,印象早淡去了。所以不得不再次请教。

    “洗玉盟?”

    宝光其实也是个半桶水,差点儿就被这问题难住,还是死命回想师傅平日的教导,才有些不确定地回应道:

    “是东方一个很大的宗门联盟吧。唔,离我们太远了,平常都不太提起。李师兄经常在外面游历,知道的应该更多一些。”

    这答案让余慈很不满意,他皱眉道:“就这些?”

    宝光挠头去想,却忘了踩水,险些就沉了底,扑腾半天才缓过劲儿来,但经由这么一回,脑子反而好使起来,叫道:

    “我记得了!”

    宝光拍了下水面,激起一波碎浪:“师傅说过,那个宗门联盟势力很大,不过最核心的地带还是在北地三湖一带,北地三湖知道吧?”

    “嗯,就是‘湖水接天,大江如链’的那个?”

    所谓北地三湖,便是修行界东方,北过沧江后,最著名的修行宝地三湖区域,以“湖水接天,大江如链”著称。三湖从南至北分明为环带湖、五链湖、以及洗玉湖。尤其是最北方的洗玉湖,乃是修行界少见的上品玉石出产地。

    宝光连连点头,他现在的记忆也接上了,竟是越说越顺:“师傅说,那里是修行界数一数二的宗门兴盛之地,宗派林立,可不像我们断界山脉这片,相对偏僻,数来数去,大小宗门也不超过百个,还要加上天裂谷对面的落日谷一脉,荒凉得很。

    “不过呢,虽然都是宗派繁荣,那边和南方又不一样。南边来得更自由,但也更乱,北地三湖那边,却是由上百个宗门,结成了修行界最大的宗门联盟,虽然组织还比较松散,却将偌大的北方区域都纳入到联盟控制中去,各项事务也井井有条,非常厉害。”

    余慈想了想,道:“那万象宗就是这洗玉盟的成员?”

    宝光老老实实地摇头:“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洗玉盟里,我就知道四个宗门:清虚道德宗、四明宗,这都是和咱们离尘宗交好的大宗,似乎多年都有来往的;还有飞魂城,听说是很霸道的一个宗门,前段时间还和山门的吴师叔起了冲突,闹得沸沸扬扬;另外就是百炼门了,是个小门派,但精于炼器,师傅和那边关系不错,他的配剑就是百炼门的许央许师叔打造的。”

    说完这些信息,宝光的脑子也给掏空了,忙叫饶道:“其他的真不知道了,剩下的你还是去问李师兄吧,他下午不是赶回来了么?”

    说起李佑,两人都笑。

    那位李师兄真是个妙人。虽然受了宗门令谕,要到绝壁城处理相关事宜,可是在携金川和匡言启走后才五天的功夫,竟然又转了回来。

    正好是卡在移山云舟经过,那慕容轻烟即将到来之际,说是要见识一下“洗玉飞烟”是何等绝色,死皮赖脸地要和梦微一起去接人。

    这本没什么,可是算算止心观到绝壁城的距离,以李佑的修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走个来回,这只能说明一点:这位绝壁城方面的负责人很不负责地把两个白日府的大少爷扔在了荒郊野外,自己跑回来,给梦微护驾。

    如果是别人,说不定就给他感动了。偏偏李佑对上的是梦微,不过两句话的功夫,便给李佑定了两条恶犯纪录,可就是这样,也拿横下心来的李佑没办法,最终还是和他一同去了。

    这就是今天下午发生的事,现在那二人应该已经接到了慕容轻烟,正往回走吧。

    “嗯,余师兄,问你件事。”现在轮到宝光发问了。

    “什么?”

    “你看李师兄,是不是,呃,是不是很喜欢梦师姐?”

    余慈一愕,回眸去看。只见小道士脸上满是憧憬,当然,他不是憧憬某个人,而是对那种传说中最为灼热激烈、也最为缈然难测的情感,带着一种少年式的怀想。

    对此,余慈很理解,因为他也经历过这个阶段。只不过相较于宝光天真未泯,相对晚知晚觉,早熟的他,那份儿感觉来得相当早,对象相当地荒谬,以至于他甚至没来得及筑起防护的堤坝,便给冰冷的现实抹掉了。

    过程很短暂、情感很荒唐、记忆很糟糕,这让余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调整不过来。当然,那青涩的岁月已经过去了,所以现在,他对小道士这似乎刚刚萌芽的情感,抱着一种过来人的了然,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羡慕。

    宝光所处的环境,注定了他可以慢慢地培育和修正这份儿感觉,给自己留下一个足够完整和美好的记忆,在日后的岁月里慢慢品味。而不是会像他那样,每次回忆起来,都像是进入一个荒唐扭曲的梦里,然后,便是自嘲式的大笑。

    余慈真笑了起来,宝光看得莫名其妙。

    “我说错了?”

    “呃,没有。不是,我是说……”

    余慈反射性地附和,但转念一想,又觉得那两位山门内的后起之秀,并不像是有什么情感羁绊的人物,不想误导小道士,但要如何解释,又是个很困难的问题。

    正想着,山那边的夜空,忽然闪过一道逆向流星,赤芒长尾,非常醒目,但刚刚飞过山头,便熄灭掉了。

    看到天空中的变化,宝光愣了愣,忽地大叫道:“宗门警讯飞星!”

    所谓警讯飞星,是离尘宗修士遇警遇险时,通知附近同门所用,除光芒醒目外,还可以激发独特的影响神魂的波动,远出百里之外,为同门所查知。但刚才这颗,分明还没有完全激发,便给打灭了!

    看流星逆向飞起的位置,距离南霜湖至少在二十里以上,那个位置,有宗门修士在吗?

    余慈脑子还在转圈儿,宝光已经急匆匆地往岸边游,准备过去看看情况。才游走几丈远,周围湖面似是亮了一下,湖水倒映出非常美丽的青色光波。

    他有些奇怪,正待回头,后方余慈已经划水赶了上来。余慈的水性可比他那狗刨的水准强太多了,探手扯着他,速度也没降下太多,游鱼般往岸边去。同时沉声道:

    “马上回观里,请观主过来。”

    “呃?”

    宝光的心思里,紧张和好奇都有一些,其实并没有充分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闻言便有些发怔。只听余慈又道:

    “附近的同门,我们知道的只有去接客人的梦师姐和李师兄。若真是他们遇敌,还要发讯求助,敌手必然极强,说不定就是哪个潜过来的妖魔。这时候,只有观主才能稳胜。”

    “可是咱们还不知道……”

    话未说完,夜空中下一刻,闷爆声从头顶直贯下来。强劲的冲击扫得水面浪翻,哗哗作响,紧接着,湖中“咚”声大震,就在两人侧后方约半里处,激起了数丈高的水柱,飞溅的水滴直砸过来。

    余慈屏住呼吸,抬眼去看,还未弄清是怎么回事,整个山谷湖面,忽被强光照彻,如见白昼。余慈二人也给照了进去,光着膀子,面面相觑。

    正不知所以,大笑声响彻山谷,震荡湖面:

    “来来来,让我看看,咱们艳名远播的“洗玉飞烟”,美人儿出浴的风景,比传说中如何!”

    余慈抬眼去看,只见高空中,一个黄袍道人正将一团炽白的光球甩向湖面上空,驱散山谷暗影,映出波光银浪,层层铺开。

    “洗玉飞烟”……慕容轻烟?

    余慈心中刚闪过这个念头,湖面波涌未定的中心处,“哗啦”水响,一个长发如瀑的影子,浮出水面。

    那确是一位女修。

    女人是慢慢地浮上来,好像下方有人托举着娇躯,没有一点儿仓促或慌张,甚至还有闲轻拢略微散乱的发幕,掬走上面的水珠。

    这时候已经没有人会在意,她是怎么掉进水中去的,因为随着她的动作,窈窕动人的肢体变化出惊心魂魄的曲线,山谷中强烈的光芒像是饥饿的野兽,贪婪地扑上去,环绕在她身边,映出更为眩目的光彩。也吸引着上空黄袍道士、包括水面上余慈和宝光的视线,久久不愿离开。

    然后,便见湖中女子微笑:

    “没卵子的色胚,现在欺负女人,只能用嘴了么?”

    **********

    用收藏和红票来迎接慕容姐姐出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