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连星

    对李佑这种口吻,地面上的梦微只能摇头,余慈却看得笑起来。

    此时林间只剩下他二人,袅袅钟声过后,倒是愈显清幽。午后的阳光穿透林隙,照射下来,映在女修身上时,大部分都被粗布道袍吸纳,只有映着女修面颊的那份光芒,眩目动人。

    余慈看得很舒服,也就大大方方地看着,梦微似乎在思考与那位慕容轻烟有关的问题,没有在意这个其实有些失礼的举动。

    不过这样一来,二人相对沉默的时间未免太长了些。

    等双方反应过来,本能地便想找个话题,可两人相识未久,一时也没有什么话好说。

    余慈倒因为刚刚听了李佑和梦微的争执,有几个概念上的问题弄不明白,比如洗玉盟、比如万象宗、又比如那个名声似乎不太好的慕容轻烟,但想想梦微现在的心情,想了想,干脆就不问了,只是合情合理地说了一句废话:

    “敝人入门之事,请梦师姐多费心了。”

    梦微看他一眼,很流利地回应道:“自会秉公行事。”

    得到这预料中的回答,余慈便笑。他也以此为由头,向梦微告别。

    此时余慈已看出来了,因为与李佑的争执,此刻梦微的心情其实不太好——虽然这情绪被她的过人的修养控制着。

    正如梦微自己所说,她不是被清规戒律束缚的木偶,又怎会完全没有情绪波动了?

    为了不惹人嫌,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

    “你为什么要拦着我!要不是你挡我那记,那个余慈早就给网住,任我宰割……”

    居住的客舍中,金川在咆哮,因为刻意压住了嗓子,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显然是愤怒到极致。

    匡言启不发一言,在山林中,李佑早做过示范,而刚刚他也已经把该说的、该劝的都讲尽了,金川不是笨蛋,早该明白那情势下,做什么都是错,可现在依然是这种态度,只说明这家伙纯粹是在发泄,并没有与人讲道理的意思。所以,他只能听任其吼下去,直到厌倦的那一刻。

    终于,金川在反反复复强调自己的正确,抱怨别人的错误之后,也觉得没意思,到里间去了。匡言启坐在椅子上,盯着分隔内外的帘幕,良久,垂下脸,将唇边的冷笑掩住。

    他很不屑金川今日的行径。

    实力不足、身份尴尬、地点也不适合,在情理上则名不正、言不顺,甚至连个确切的计划都没有,只凭着一腔好恶,便冲上去和那个杀人如麻的家伙正面放对。若不是在止心观外,而是在某个无人的荒野上,匡言启很肯定,现在金川已经是身分两半的残尸。

    “蠢货!”

    在心中做出评价,匡言启也很明白金川的心思。这位金大府主的侄孙少爷,打小便抱定一个心思,认为白日府就是他们金家的,金焕之后,便将由他金川来执掌这个大势力。所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日后顺利执掌白日府,成为绝壁城的人上人。

    正因为如此,余慈的行为才让他那般暴怒:三名管事,二十余名的府卫、亲卫,代表的是白日府的中坚力量,是他日后支配绝壁城的资本,而就是这样一股力量,已在余慈剑下灰飞烟灭,他甚至还没有真正尝到掌控那力量的滋味!

    余慈不是杀的不是管事、亲卫,而是割下了金川的肉,这个心高气傲的年轻人又怎能不切齿痛恨?

    匡言启却不一样。他很明白自己的身份,也许他是陆扬的弟子,是匡政的亲侄子,是白日府的未来之星,百多年后,也许就是辅佐金川的大管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终究还是人下,终究不能摆脱事实上家仆的身份。

    匡言启早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只是从没有表现出来,对他的师傅、亲叔叔也一样。

    人人都知道,金川的心气儿很高,但和他的心思比起来,又算个屁!

    匡言启从来就不想龟缩在绝壁城中,当那个山大王……身边的狗头军师,他要跳出白日府去,到外面更广阔的世界去,到一个没有人能再骑到他脖子上的自由的天地中去。尤其是这回到了离尘宗山门修行,真正见识到仙家日子,他的心脏更像是灌足了气,一刻不停地膨胀着。

    他的未来不在白日府,而在离尘宗!

    他要留在这里,不只是短短年许的修行,而是永远地留在这里,提升自己的修为、扩展自己的人脉,经营自己的势力,一步步地往上走,往那个远在云端的最高处去。

    不过,匡言启也非常清楚,要实现这个梦想,非常困难。因为在大多数离尘宗修士眼中,他和金川还不是两个活生生的人,而是共同构成了一个叫“白日府”的标识。而且这种情况,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还很难改变。

    所以,匡言启非常小心地维持着“白日府”在山门诸修士眼中的印象,不只是自己,而且还尽力引导着金川这么做,同时不停地试探,想让山门内的某个人、或者一些人,对他这个“个体”,留下足够的、好的印象。

    将近三个月过去,就在他认为已经有些进展的时候,就是金川这个蠢货的行为,不只是让其本人在梦微、李佑那里大大失分,甚至还牵扯了他,让他一并跟着丢人。

    坐在屋里,匡言启慢慢地不笑了,因为越是深思,他越感觉到,某种极度不祥的预感。在这种预感下,他心中的不安和焦躁也泛起来,他的手指插进发层内,揪着头皮,却想不到任何对策,最终只能归结为一句话:

    “那个蠢货……”

    ***********

    世事便是如此,有人失意,有人得意。

    五天的时间过去,金川和匡言启在各自的愤怒和焦躁中度过,而余慈却是轻而易举地迈过了也许是人生至此最重要的一个关卡。

    他上交了鱼龙,通过了梦微所代表的山门的审验,由此正式成为离尘宗的外室弟子。虽然没有明确的师承关系,但他已具备了学习先天炼气术的资格、能够在宗门领取定量的丹药和匠器以为修行之用、可以自由使用止心观附近数十处灵脉气穴,增益修行。

    当然,在此同时,他也要对宗门有一定的责任,接受宗门的规矩戒律,同时重新确定自己的立场。

    总的来说,这几天,余慈还是非常轻松的。所以,他现在能够躺在冰冷的湖水中,仰望星空,享受冬夜的静寂和神秘。漆黑的虚空幕布之上,星钻散布,疏密有致,又无边无垠,看得久了,星光似乎化为一个巨大的漩涡,要把人的灵魂吸进去。

    这是在距离止心观约六十里路的南霜湖,也就是当初他和宝光抓住水相鸟的地方。

    上回来时,尚是秋末,芦苇连片,环绕湖水周围。此时,两三场雪过后,岸边芦苇已经尽数倒伏,空荡荡湖岸与溢满的湖水几乎平齐,黑夜中已分不清边际。湖心的余慈似乎已成为了这广阔空间的中心。

    此时,余慈口鼻间呼吸微微,渐不可察。然而虚空繁星,似乎倾注下丝缕清辉,汇聚到这片空间的中心,即余慈身上;又像是直接投影在他脑海中,铺开一张无边无际的星图。

    《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中,有“星枢”二字,里面许多符箓,都与天星变化脱不开关系。便是余慈突破明窍境界,分识化念之际,心象中也是虚空开辟,群星点亮,自有一番玄妙。

    为了早日练成贯气法,余慈在符书上寻找灵感,尝试了上面记载的多种修行技巧,力求对符箓的认识有一个全新的把握。

    他现在运用的,就是符书上记载的一篇唤做“连星秘术”的法门。

    其实“连星秘术”很简单也很有趣。它要求使用者运用存思观想的法子,将头顶一片星空映在脑海中,勿使其模糊散失。然后在繁星之间,寻找最恰当的几颗,在其间连线,形成一道灵符的符纹轨迹,最终成形。

    在此期间,他需要运用神魂感应,在漫天星光中寻找最恰当的点,又需要引导神意,在星光中连线,最终形成准确无误的符箓,虽然这些“符箓”并未真正激发,却会引起他体内元气呼应波动,滋养肌体。如此神魂感应、神意控制、元气调节一举数得,非常有效果。

    至于将修行地点选在南霜湖,是因为这里三面环山,受山势限制,头顶那片星空大小适中,不会因过于广阔而空耗心力,也不会因为过小而运使不开,余慈运用照神图找到这处地点后,十分满意,这已经是他修行的第三个晚上。

    星辰逐一点亮,依稀有当初进入通神境界时,如有神应的感觉。

    这种感觉,和用手抹画符纹是有很大差别的,非常新鲜,对比强烈,会让他更深入地了解之前画符的细节习惯,这也正是余慈选择“连星秘术”的原因。

    顷刻间,一道清心咒在脑海中凝成。感受着周身元气震荡,余慈长吁口气,睁开了眼睛。

    冬日湖水的寒意想透进来,又被遍布全身的“先天一气”屏蔽在外,只有湖水柔和的触感推挤身躯,非常舒服,余慈虽然行功已毕,却不愿离开。

    这时候,宝光脱得只剩一条短裤,狗刨似地游过来,打水声哗哗作响。

    ************

    稍稍过渡一下,然后,更广阔的天地就向鱼刺兄打开了。正像我说的,完整瑰丽的世界、震撼人心的场面、仪态万方的美人统统都会有的!高呼红票,恳求收藏,请诸位兄弟姐妹鼎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