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师姐

    便在乌云外涨的瞬间,余慈身形一矮,只在地上踏出两步,身形就变得模糊起来。此时乌云已经四面合围,然而他周身元气受到雾化剑意催运,自生波动,虽是手上无剑,却如剑一般凌厉,转眼撕开乌云大网的束缚,不是向外围,而是朝着李师兄而去。

    二十余尺距离,转瞬即至。在李师兄身边五尺方圆,并没有任何云气阴雷作用,余慈也就找到立足之地。抬眼时,便看到李师兄冲着他笑:“抱歉抱歉,只是让几个不懂事的孩子知道师弟你的本事,也知道些进退。”

    说罢,他五指收拢,漫天乌云当即收束,回拢为他掌心那颗乌黑圆珠。然后,他微微收敛笑容,正色道:“离尘宗实证部四代弟子李佑,见过余慈师弟,先前多有得罪,俺在这儿向你赔礼了!”

    余慈也笑,同样回礼道:“不敢,李师兄放出阴雷网时,是刻意做势,手下留情,否则我也钻不进来。”

    他是指李佑刚才放出阴雷网,是估计着金川的实力和反应,故意放慢了速度。其实,这李佑手下留情的,又何止是他这一个。那边宝光小道士、金川、匡言启都在那“一气千结阴雷网”的覆盖范围内,收放间却是没有受到任何波及,这一手操控的细腻之处,实在令人佩服。

    宝光听他们说话,终于明白里面的道理,转怒为喜,忙为余慈介绍道:“余师兄,李师兄可是山门里最厉害的几名师兄之一,今年不过三十五岁,已经阴神圆满,眼看就要定枢机,结还丹了。”

    果然厉害!余慈不免有些惊讶。要知修士修行,进入通玄境界后,通过洗炼隐识而成就阴神,又需相当一段时间滋养洗炼,才能让阴神出窍神游。至此慢慢地增加阴神出窍的时间和神游的距离,使之火候完满,这才能够触发元气和神魂的深层感应,寻找到二者合流合抱的契机,是谓定鼎枢机。也就是还丹初阶的修为。

    按照宝光的意思,就是说这李佑已经万事俱备,只差一线,寻找到那玄妙的“枢机”感应,便可还丹成就。而他今年不过三十五岁,确实是相当了不起。

    “小道士再给我吹嘘,我也记得你刚刚那些话!”

    李佑真是很活泼的一个人,虽然比余慈大了十岁,但看起来倒要更跳脱,他笑眯眯地道:

    “在余老弟面前,我可不敢称什么厉害。刚刚你那一手剑气入微,形影如雾的手段真俊,我在于师叔那边的材料上看过你精擅剑术,却没想竟是这般了得。唔,说起来,还真有点儿宗门化离剑诀的影子……”

    说到这儿,他压低了声音,道:“冒昧问下,于师叔是不是教过你什么剑道秘法什么的?”

    余慈微笑摇头,也没有刻意解释。李佑不以为意,他刚刚也就是随便说说,冲余慈眨眨眼,转脸对那边脸色难看的金川道:“瞧,余师弟这一手,你也看到了。就算你刚刚放出了阴雷网,也是抓不住的。而且他还能在一眨眼的功夫里冲到你面前,那时候……”

    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手指在脖子上轻轻一划,金川的脸皮上便涨得红了,随后又是一片铁青。

    李佑看他表情,咧嘴一笑,正想再说,脸色却是微变,随即扭头。看他表情,余慈也转过脸去,刚刚被“一气千结阴雷网”震落的雪粉还在风中飞舞,却见得刚才林中那位逗鸟玩儿的道士,正缓步走来。

    余慈这才记起来,此人应该也是在“一气千结阴雷网”的范围内吧,怎么就没扫到?

    带着这个疑问,他目光投注。紧接便略有些惊讶,只见来人虽是一身朴素打扮,可裸露在外的些许肌肤,白皙若雪,面目虽不施脂粉,依旧姣美秀丽,竟然是一位女冠。

    这时候,他又看到那对明澈秀气的眸子。只觉得眸正神清,平和安然,感觉着女冠修养甚深。

    只几回打量,女冠已走到众人眼前,轻摆拂尘,屈起右手拇食两指,躬下身去,轻声道:“见过李师兄和诸位师弟。”

    她礼数周到,声音不大,且又轻细柔和,和余慈对她印象非常贴近。然而余慈却见到,随着女冠的招呼,李佑脸上的笑容变得非常尴尬,而另一旁的金川和匡言启,更是面如土色。

    只有一旁宝光,叫出声来:“梦师姐!”

    这一声之后,其余几个大大失态的修士统统反应过来,当下在李佑的带领下,像是有预演一般,齐齐躬身还礼,口称师姐、师妹,一个比一个来得板正规范。如此模样,倒让余慈慢了半拍。

    女冠的目光自然落在他脸上,余慈想到她之前逗弄水相鸟的模样,又看到李佑几人莫名其妙的反应,不由失笑,旋又点头示意,女冠垂眸,没有别的回应,唇边却现一丝微弧。

    只是这一幕发生在李佑几人躬身回礼之时,除了余慈,没有人看到。

    行礼已毕,李佑便哈哈笑着,迎上前去,道:“原来真是梦师妹到了。刚刚我还奇怪,阴雷网扫过的时候,有些不太顺畅,偏偏就是没感应出来,师妹你的修为真越来越精纯哪。”

    女冠看他嬉皮笑脸走近,眼睑微垂,道一声:“李佑师兄。”

    听得这称呼,李佑便是一震,当即停下,脸上笑容尽都苦了:“梦师妹,有何指教?”

    “宗门戒规有言,修道者不得轻忽言笑,举动非真,当持重寡词,以道德为务。师兄性子跳脱,在这点上,先天不利,当务必谨慎。”

    听她这么说,李佑干笑道:“无妨无妨,我还未持戒入道,那些戒律管不到我头上来。”

    女冠微微摇头:“既然是修行人,这些戒律便应遵守,便是性子当真不合,也应有所敬畏。师兄刚刚飞扬跳脱,言语中颇有顾不到之处,入得他人耳中,当有讥刺之意,火上浇油,绝无益于缓和局面。且妄自戏弄于人,又与众人间厚此薄彼,已犯了三条戒律,请师兄回山后,自请往戒律院去,以偿今日所失。”

    李佑这回也是面如土色,想再说几句讨饶的话,但一见女冠认真的神色,便只能跺脚道:“罢了,我认罚!”

    但他终究是极开朗的人物,在山门中也给罚得惯了,转眼又露出笑脸,转而对余慈道:“来来来,余师弟,我给你介绍一位了不起的同门:这是山门中戒律部第一流的人物,梦微梦师妹。虽是年纪轻轻,在山门内已经是人人敬重,想当初,她曾因……”

    说到这儿,他言语忽地卡住,后面宝光非常僵硬的呛咳声也响起来。李佑这回面色是当真尴尬,正想着如何圆场。那梦微已踏前一步,再度向余慈行礼:

    “离尘宗戒律部四代弟子梦微,见过余道友。”

    这话来得当真及时,李佑暗吁口气,旋又奇道:“为何不是师弟?”

    梦微深深注视余慈一眼,平静回应:“余道友虽然于师叔举荐,要从同德堂善功入手,为山门外室弟子。然而此时善功尚未齐备,需待我一一验证之后,方可确信。”

    余慈道一声“应该的”,同时正式向梦微回礼。

    他在旁边看了这么久,早感觉到这位女冠,和解良有些相似,不愧都是从戒律部出来的人物。不过呢,解良那人面冷心热,口拙心善,而这位梦师姐,看她之前逗鸟玩乐的模样,似乎也不是表面上这么严肃无趣。

    余慈有了昨晚的经验,应对起来也很自如。不过直到此刻,他才知道,眼前这位,就是山门过来复核他外室弟子资格的人。说起来,他未来的长生路途,倒有一半系在这女冠身上。

    迎其所好是没必要的,但现实的问题是,也不能招她厌恶,还好,看起来大家彼此的第一印象都还不错。

    正估摸女冠的性情,却见她又转向了被晾了许久的金川和匡言启二人。

    看她视线投注,两个年轻人面色都不好看。梦微神情说不上严厉,可二人看上去拘束得很,只能垂手再道一声“梦师姐”,明显先是怯了。

    “我方才在林中,听你们说起余道友与天裂谷妖魔相勾结之事。”

    此言一出,场中诸人神情各异。且不说余慈等人是个什么态度,单是金川和匡言启,表情就不一样。

    匡言启听到这话,脸上便是发灰,正想示意同伴谨慎,金川已经是脑子发热,脱口道:“他必然和妖魔是一伙的!”

    梦微神色不动,轻声道:“是吗?你又在干什么?”

    “我捉他去见仙长……”

    说到这儿,金川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蠢事,后面的话全堵了回去。可是,已经迟了。

    女冠目注金川:“余道友和妖魔勾结之事,你从何处发现?证据何在?可曾报备宗门?宗门可曾下令缉拿?何处下令?由谁来执行?你二人何人执掌戒律,具备缉拿的资格?”

    她的话音依然是轻细柔和,然而话里压迫之力却是一句强似一句,说到后来,金川早已是面无人色,只能努力垂下脑袋,不敢与女冠对视。

    **********

    梦师姐正式出场,鼓掌欢迎。借梦师姐的东风,点击、收藏、红票,样样我都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