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援手

    天裂谷情况越来越糟糕。突来的寒潮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混乱,从寒潮冲过幽暗地域开始,动乱的就不只是妖魔了,谷中的猛禽凶兽对寒潮似乎抱有更大的恐惧,成千上万的生灵开始向上攀爬……或者说,是一场大迁徙。

    余慈不可避免地陷入到生灵迁徙的浊浪中,这不是他有照神图就能避免的。分布在天裂谷上下四十里深度区域的广大生灵,毫无选择地层层堆积上来,从四十里到三十里、再到二十里……

    也就是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天裂谷二十里深度以上的区域,其生灵密度便超出了正常的一倍有多。而在这里面,还混杂了成百上千的凶残妖魔。

    冲突不可避免。

    天裂谷的猛禽凶兽们绝不是好客的主儿,更何况在它们的本能中,妖魔就是它们共有的天敌!不知从什么时候,冲突厮杀开始了,最初是妖魔与本地生灵之间的碰撞,刚刚逃上来的妖魔们还没有适应这个区域的气候,数目相对也较小,一开始显得比较狼狈。

    但随着冲上来的还丹妖魔接二连三地发威,也伴着血腥气大规模扩散的影响,“主客”间的冲突,转眼就变成了毫无秩序的乱战,猛禽凶兽和妖魔之间、猛禽凶兽之间、妖魔之间,因为天敌本能、因为向上的路径、又为者因为纯粹的嗜血冲动,在血腥气的刺激下,疯狂地彼此攻击,一个接一个、一片又一片的已死或濒死的生灵向下坠落,喷溅的鲜血将崖壁染成了红黑颜色。

    余慈就在混乱中艰难跋涉,在这种状态下,他不能用“一气三呼”之术,因为他必须留存着最佳状态,以应付随时可能到来的危险——危险不可避免,只是多少而已。

    挥剑斩杀了一头落单的妖魔,余慈停下来喘口气。在此刻,他还有一件比较在意的事。

    先前遇到的“证德神魂”,先是夺舍妖魔之躯,后又化身黑气毒蛇,在鬼兽巢穴之前作了记号。只是被鱼龙和余慈先后出手,以至魂飞魄散,想做的事情也就此中断。

    接下来,余慈在鬼兽巢穴中擒鱼龙,并发现了一根古怪的钩索,而现在,那钩索就放在他的储物指环中,甚至还用布帛包起两个弯勾,以防彼此撞击,再生出什么事来。

    察觉到钩索的不凡,再加上前面诸般因素,余慈对那边的事情便很重视,在被寒潮逼得转移之前,曾经很仔细地清扫了洞穴内有关于他的一切痕迹,还把“雨檐”上他斩杀的妖魔残躯毁掉,免得被人从中发现端倪。

    只有阴界树那边,根系过长,清理起来非常耗时,效果也未必好,干脆放弃。

    有了这些准备,余慈觉得自保应该问题不大,可是所谓“自保”,在大势面前,又显得可笑——如果将这段时间天裂谷发生的种种变故连在一起看,这分明是一个令人瞠目的大阴谋、大手笔,它就像是脚下迅猛推进的寒潮,要将经过的一切都碾成碎末。

    在这寒潮下,撅起屁股,把头埋起来,不是可笑,又是什么?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找到最高的山攀上去,等寒潮退后,再从容回来。

    所以,余慈从没有如此迫切地想回到止心观去,将这里发生的事告知于舟老道——在他所知的天裂谷周边一带,最高的“山脉”,毫无疑问就是离尘宗。

    便在此时,余慈从照神图中看到了一个人,那是一个不应出现在这里的家伙。

    **************

    证严上半身靠着崖壁,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勉强支起身子,以抵抗周边这五六头妖魔。

    他早就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每一次轻微地伸臂,都会让身上千百道细细的裂口重新迸开,便如同千百个小刀细细地剜进去,慢慢地把他凌迟,更别提还有摔断的十多根骨头,以及五脏六腑内,时时啮咬的阴火,一点点地蔓延,揪着他在生死悬崖边上来回晃荡。

    这滋味让他发疯,让他恨不能立刻撞死在后面的崖壁上,让他想着就此闭上眼,任周边的妖魔活吞了他。

    但心底最深处,还有一个念头,始终钉在那里,在他最绝望的时候咆哮着、鞭策着,强迫他挣扎,在妖魔的尖爪利齿下挣命。

    慢慢的,他对疼痛麻木了,便是有妖魔撕下他的皮肉,他也没有反应,只有当他感觉到,妖魔的攻击会直接威胁到他的生命时,才会近乎癫狂地发动,鼓起最后那点儿——但又从来都没有真正衰竭的力量,将自己的性命拖回来。

    肿胀的眼睛已经完全睁不开了,耳边也嗡嗡作响,又像是隔着一层膜,只是有妖魔嚎叫偶尔穿进来,也是忽远忽近,听不真切。

    又有妖魔扑上来,证严努力睁大眼睛,想将挡下,却已经迟了一步。他只能努力偏偏肩膀,想避过要害,可这时候,妖魔尖啸一声,倒飞出去。

    证严一愣,恰在此空当,打击降临。

    这是后颈上一记恰到好处的冲击,已经油尽灯枯的证严和尚连反抗的意识都没有,肿成一条线的眼睛尽力想睁大,却最终挡不住昏眩的黑潮,转眼灭顶。

    余慈从崖壁上滑下来,迅速清理掉周围这些尚不成气候的妖魔。随又盯着昏迷的证严和尚,咧开嘴笑,不过很快的,面色又严肃起来。

    在照神图上发现此人身陷绝境时,余慈曾经犹豫过是否要过来。最后,他还是站在这里,从妖魔手中将和尚救下。

    视线在和尚身上打了个转儿,余慈便能肯定,和尚身上一半以上的伤势,绝不是被猛禽凶兽或者妖魔之类弄伤的。

    他蹲下身,更仔细地检查。随后便发现,和尚身上有血脉筋络爆裂的淤痕,也有从内部撕裂皮肉的伤口,至于高处摔下的骨折等伤势,更不必说。尤其严重的,是内脏盘结的一道阴毒火劲。

    那火劲本是与证严周身元气相呼应的,也与他修炼的法门有些相似,但不知为何却是失控了,此时正缓慢破坏着他的脏器。

    余慈不通医术,面对这种情况,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寻几枚清热败火的丹丸给他送下。这些丹丸是从白日府的刘管事那里得来,效果也是不凡,勉强压制住了火力蔓延。

    这时候,他不免去想:究竟是遇到怎样一种情况,才会把证严和尚这通神上阶的修士折磨成如此模样?

    其实,证严和尚出现得非常突兀。原本照神图里是没有他的,但在一团极其扭曲的光影擦着照神图上方区域掠过之后,他便从高空中坠了下来,一路下摔,最终停在一个狭小的石台上,辛苦挣命。

    这种现身的方式,和他本人一样,诡异得很。

    那闪掠而过的扭曲光影,速度之快,惊世骇俗,挟以光影扭曲变幻的强大冲击,划空而走,声势惊人。余慈比较了一下,也只有当日以“一气三呼”之术,观察到的鬼兽和双头妖魔追战时展现的速度,与之更接近一些。鱼龙的速度也很快,但与前者相比,未免太轻飘了。

    那一刻,余慈只想到一种可能:步虚修士!

    天裂谷中,哪来这么多厉害家伙?而且,又牵扯到了证严和尚。

    自从见到证严与明蓝那场诡异的交谈,余慈再不把和尚看做是一个孤立的个体,而是视为天裂谷这场乱局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环节。尤其见识到证严当时的态度,余慈认为,从他这里,很可能找到天裂谷乱局的关键线索,即使现在时机不成熟,未来也会有机会。

    不过他也必须小心,别让这线索变成“绊索”,把他撂在里面。

    余慈还没有弄清楚证严和尚突兀出现,又落得如此凄惨的原因。而且现在天裂谷附近事事诡谲,证严此人也阴阳怪气,不可深信,所以,余慈救人之前,先将其打昏,不与他照面,把风险降至最低。

    当然,若要全无风险,装作看不见,走人便是——从他发现证严的地方到这里,足有十多里路呢,何必多此一举?

    理由很简单:余慈很难想象自己视而不见,任由这个曾与他长谈一个多时辰的“熟人”被妖魔吞噬的场面。

    必须要承认,前日他之所以能够从头到尾把握住屠独老妖怪的心理状态,最终成功设伏,有很大一部份功劳是证严和尚的。正是和尚巨细无遗地描述屠独的行为方式,告知屠独法器咒术的底细,才给他后面的设计提供了支持。

    不管证严和尚当时是什么想法,余慈都必须要表示感谢。

    这就是他表达谢意的方式。

    不过,多了和尚这个累赘,下面至少二十里路该怎么走,又需要变个方式了。

    略一沉吟,又看了下照神图,确认附近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余慈从储物指环中取出了一个物件。

    那是件似乎由数层轻纱堆叠在一起的东西,径不过半尺,通体洁白,织法精细,看起来边角圆润,托在掌心,通体来看,像一朵从天上采撷下来的云彩。

    ************

    本日首更。大封推第一天效果不错,不过据说第二天通常会有一个明显滑坡,阿弥托佛,请新老书友伸手,不要山崩啊!点击、收藏、红票,样样都撑得住才好。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