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 舍身

    “大概是斩杀我分身的那人吧,还没有走远?”

    和尚依旧从容,只是微勾的嘴角便如刀子一样锋利。

    “月魔”知道,自己的搭档兼上司,确实是个非常冷静的家伙,不过这不代表他没有火气。对他而言,一个分身何其重要,这已经牵扯到了他的根本,更何况,涉及到分身性质的复杂性,被毁和主动放弃是绝不一样的。

    感觉着这是一个拉近关系的好机会,“月魔”很是卖力地抽动鼻子,不久便道:“这里、这里、这里都留了些,但寒潮卷过来,破坏得比较厉害。唔,似乎是往上走了,但这回是闭了毛孔,心思倒细。”

    闭了毛孔就是无法利用气味追踪了。“月魔”也无奈,再看崖壁,却是一怔,也是感觉到这幻术的不凡,不免啧啧称奇:“果然罗……呃,那幻力名不虚传。”

    他终于是按住了自家的恶习,和尚瞥他一眼,道:

    “鬼兽在此地布下的幻术机关相当高明,就是在它老对头的破坏之后,也保持着相当的效用,我是以菩萨赐下的‘暗曜魂法’,才找到准确位置。想来这里对鬼兽来说,相当重要。”

    说着,他一掌击在崖壁幻相上,黑炎化为一圈水纹似的形态,在上面扩散开来。这层幻相先是被双头妖魔和鬼兽的大战余波损伤,又受到寒潮的冲击,已经是濒临崩溃,和尚稍稍加力,便将其彻底彻底破坏。

    幻相失效,后面巨大如城门的洞窟入口便显现在两人眼前。

    “月魔”再次抽动鼻子,随后呸了一声:“确实是鬼兽的骚/味儿,没想到藏得这么严实……里面还有那家伙的味道,不知还在不在?”

    后面半句已换了话中所指,但戏弄的感觉居多。和尚才不理这茬儿,只命令道:“记着这味道!此人是个变数,我那分身折损得太过巧合,很有可能是被那人一路盯过来,也不知被他看到多少隐秘,日后见了,生擒,若生擒不得,直接杀掉!”

    “月魔”笑吟吟地应了,随后眼睛往里面瞅:“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宝贝?”

    “就算是有,大概也只是那位大人玩腻了丢下的一些小玩意儿,当然,能入那位大人法眼的,想必也是不凡。”

    和尚不知在想些什么,扭头往下看,顺口又打击了搭档一句:“那人既然来过,大概也给清空了,你不必抱什么痴想。”

    “月魔”也知这是实话,却仍不死心,当下踏进洞中,笑道:“说不定那厮有眼不识金镶玉……咦,你不进来?”

    “我到下面看看,你注意下里面有没有什么线索。”

    半刻钟后,“月魔”骂骂咧咧地走出,和尚也正拿着一样东西往上来,两人在洞口碰头。

    “那家伙真是小心谨慎过了头,除了气味抹不净,里面倒是好好给打扫一遍……”

    也就是没有任何收获。

    这也在和尚预料之中,他也不多说,只将手里提着的东西扔在脚下。

    “这是,阴界树?”

    “月魔”目光炯炯望过去:“根茎呢?那玩意儿可是好东西!”

    “被那人取走了。”

    和尚眉头微皱,并不是心疼根茎本身,而是想到了其他的问题:“阴界树根茎可入药,价值很高,但用途狭窄……”

    “何止是狭窄,只有一样用处,就是炼制‘玄真凝虚丹’。”

    “月魔”深谙外丹之术,甚至可说是个大行家,他道:“收集九天外域至粹‘玄真’,化入丹药之中,供那些刚刚升入‘步虚’境界的小辈炼真淬形,和栽花儿似的……唔,当然,这玩意儿也能给还丹修士延命,却是太浪费了。”

    和尚扭头看他:“这个丹方,很常见?”

    “怎么可能!若是常见,每年死在九天外域的各家中坚人物也不至于死那么多!据我所知,全天下有此全效丹方的宗门不超过五个,有仿制丹方的也不超过十个,还要算上百工联盟那几个大商家。”

    和尚喔了一声:“离尘宗或落日宗有没有?”

    “离尘宗肯定有的。”

    “月魔”回应得相当爽快:“前不久离尘宗的解良帮了‘三希堂’一个大忙,却一反常态,专门索要这丹方做报酬,被人说是挟恩图报,一度闹得沸沸扬扬,你忘记了?”

    和尚点点头,又摇头:“不是此人。”

    “月魔”听了便笑:“当然不是他!这家伙性子古板,两宗共立的止步碑在一日,他都不会下谷半步……呃,你是说,他的门人,或是离尘宗的弟子?”

    天裂谷向来是离尘宗采集草药的重地,虽说近些年来因止步碑之事,来的人少了,这边也不是他们传统的范围,却也不得不防。

    “月魔”是这么想的,和尚也差不多。不过他想的更多一层:“若是离尘宗加进来,我们会完全失去对局面的控制,不过,这水可就更混了……”

    正沉吟时,“月魔”突然喂了一声,嗓音中分明充斥着紧张的情绪。

    和尚住了口。

    他知道菩萨通过某种渠道获得的“月魔傀儡”,是一件了不得的作品,虽然只是法器的层次,但那是设计制作的需要,其真实效用,绝不比一般的法宝差上太多。此傀儡以月魔真实的躯体为材料,上面保留了许多妖魔天赋,尤其是在阴狱寒潮之类的恶劣环境中的感应,更是值得信任。

    他如今这分身,修为不足,状态也差,论真实能力,不如“月魔”远甚,也不多说,只看自家搭档是个什么反应。

    下一刻,“月魔”猛扯他的肩膀,提起他便走。和尚也不反抗,只是冷静地道:“柳观?”

    “月魔”没有说话,他连气都不敢泄,身化流光,转眼上飞七八里路,已经脱出了寒潮的范围。

    和尚这时往下看,只见寒潮深处,有一道火光曲折上飞,轨迹七扭八歪,速度倒还不错。只是在其下方,有数条身影飞纵追击,隐约还能听到刺耳的啸叫,这一回,是真的妖魔没错了。

    不过,真正吸引他注意的,还是更向下一些,那层无声无息跟上来的的稀淡暗影。在幽暗地域的范围,那实在很不显眼,可是和尚早有预判,终于还是将其找了出来。

    那柳观出身不凡,早在百多年就是此界有数的人物,虽然后来遭人设计,修为跌得很惨,也还具备真人修为,依然能够在此界呼风唤雨。和尚二人,刚刚用了一个禁忌的名字刺激了他,眼下是决不敢与之再碰头的,当下“月魔”催动了傀儡之中每一分潜力,希望能拉开安全距离。

    然而很快,他便忍不住埋怨起来:“你不是早说要舍掉这分身么?现在正是关键时候,怎么下不去手?”

    和尚也不多言,只是调运气息,稍停便低喝一声:“放手!”

    “月魔”毫不迟疑,立刻松手。和尚的身躯便像是个破烂布偶,一路下坠,在崖壁上摔了几滚,也不知落到了哪里去了。但在此之前,他口鼻间已冒出数道黑气,略一盘结,便渗入月魔傀儡体内。

    没了百十斤的负担,“月魔”速度骤增,转眼就飞得不见了踪影。

    对他们来说,天裂谷暂时是留不得了。

    下方,火光依旧在奔掠燃烧,映出追击妖魔扭曲的身影,也让更下方那层暗影愈发地融进黑幕之中。

    **************

    在弥漫的寒雾中,奔掠燃烧的火光其实颇为醒目。

    相隔一段时间后,远方,余慈也有所察觉。

    透过迷蒙的寒雾,余慈看到了那片模糊的光亮。不过隔着层层雾霾,纯凭肉眼,他辨别不出光亮的距离,而从照神图里看,自他所处位置,朝向光亮的区域、也就是沿着绝壁一路向南,直到越出照神图五十里范围,散落的三四个大小不等的雾霾区域,在干扰判断的同时,也让人心头凛然。

    简单计算一下,如果以一个还丹修士、妖魔影响一里方圆为标准,他南面这片区域,至少有十个以上的厉害家伙盘踞或移动着,密度高得惊人,相比之下,北面就安静许多。

    如果以鬼兽巢穴为参照,余慈现在大约是在其上方偏北约六十里的地方,深度大约在是二十里左右。他走了一条比较曲折的斜线,有时甚至要下行一段距离,为的就是避过一路上骚动狂乱的妖魔,当然,还有与之相比在骚乱方面毫不逊色的谷中各色生灵。

    紧了紧背负的包裹,里面的石盒中,装着进入假死状态的鱼龙。

    余慈最终还是用了于舟老道传授的方法,用了一个备用的石盒,将鱼龙密封起来。他还做足功夫,用包袱皮和换洗的外衣将石盒包裹得严严实实,这样即使鱼龙破开盒子,外面的两层包裹也能起到缓冲作用。

    不过这回倒是非常顺利,鱼龙至今没有动弹,让余慈愈发肯定,上回的意外,和那条钩索绝对脱不了干系。

    只可惜,现在不是究根问底的时候。

    哈出一口热气,白色的气雾在照神图周边缭绕,让里面混乱的图景变得愈发诡谲。

    *************

    感谢新老书友们的鼎力支持,明天没说的,继续加更。时间与今天一样:凌晨、中午11:30和晚8点。请朋友们继续以点击、收藏和红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