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目标

    长及百里、宽可数马并驰的“雨檐”下,灰白影子所化流光倏地停顿,无声无息地贴在崖隙之间,寒潮早已经推上了四十里深度区域。如果将其视为海水,那灰白影子现在已经是在数十丈深的水底。

    在这个深度,即使不比刚才交战区域那样恶劣,雾气飞霜也早化为鸡蛋大的冰雹,簌簌下落,击打岩壁的脆响掺在里面,高低相和,其实颇为悦耳动听。

    灰白影子,或者说是那个伪装成“月魔”的家伙,确认后面的大敌没有再追上来,便长长吸了口气,让外界的透骨寒意在体内转了一圈儿,非但没有冻结血肉,反而使得身上各处沉重伤势略有好转,似乎这身体能从寒雾中获取力量。

    多亏是由‘月魔’之躯打制的傀儡,在阴狱中天生天养,不须费力抵抗寒潮,否则哪能这么容易脱身?

    ‘月魔’如此感叹,同时他也嗅到了与寒气相伴的“传香符”的独特气息。。他伸出细长尖锐的手指,稍稍触碰已经严重变形的脸,很是摇头:

    “何苦让我急着赶回来。”

    虽是埋怨之意甚重,可这是字正腔圆的人话,再不是刚才那个刺耳的尖叫声。

    周边一片寂静。

    埋怨的话没人理,‘月魔’还是继续说下去:“回来也就算了,偏巧碰上柳疯子,我这‘月魔傀儡’可是菩萨赐下来的,如今折损了,没的又让她老人家不高兴!”

    这回终于有人回应,声音是从崖壁中传出来的:“对用事之人,菩萨向来大方,你无需担心。”

    说着,一个光溜溜的脑袋便从山壁中探出来,看上去是个和尚,尖瘦丑陋的头面上尽是细细的血口,看上去甚是可怖。

    然后,这和尚便从崖壁中钻出来。身上一点儿土星儿都不见,可是身上只要是露出来的皮肤,都如头面上一般,被细密的伤口覆盖,身上的僧衲已经被鲜血浸得透了。

    “月魔”见他这模样,倒是吃了一惊:“怎么弄到这地步了?刚刚那一击,你用了几成力?”

    和尚却行若无事,脸上表情淡漠:“用力不多,只是进来寒潮要更难些。”

    “月魔”啧啧打量他的脸面:“你以前不是很看重这个弟子么,这一回下来,他弄不好可就废了!”

    和尚不理睬这话,径直问道:“怎么遇到柳观?”

    “月魔”嘿了一声:“你前几天说,那位大人传了谕令过来,我就中断了手边的事往回赶,哪知道刚到这边,后面追着就是‘阴狱寒潮’,我想探探底细,却不想里面还藏了个柳疯子,这家伙不是被黄泉夫人整得叛教而出,见弃于,呃,那位神主么?传言他修为狂跌,已经被仇人杀了……”

    “月魔”似乎想说出所谓神主的名讳,但在和尚冷冷的目光下,终还是给咽回到肚子里去。

    至此和尚仍不放过他,沉声道:“你这口无遮拦的毛病若不彻底改掉,也不必再指望菩萨的信重。”

    “月魔”打了个哈哈,酷似人脸的面容上,表情相当丰富。

    和尚见他态度,却也不恼,依然平静地道:“你我都是教中人,信奉了菩萨,对菩萨要有虔诚之心,对诸位与菩萨平起平坐的神主,则要有敬重之心,再不济,也要有所畏惧。

    “也许世上并无‘全知全能’,但诸位神主的神通广大,却是实实在在的。你以前不在教中,不信神主,也还无事,既然此时已是信了,性质便有不同,直呼任何一位神主尊号名讳,都有很大可能为其所感知,凭生事端。

    “谨慎一些决无坏处,天上地下,也不过六位神主,稍稍注意一下,便会省去许多麻烦。你确实入教不久,但若想在教中更进一步,获得菩萨青睐,继而重登长生之途,这点就必然要注意……类似的话,我也不是第一次说起了。”

    他说了这么一大段,也只有“长生之途”最有效果,“月魔”忙收了笑脸,郑重应诺,但究竟能持续多长时间,就非他人所能知了。

    和尚知道他性情,也不为己甚,转回正题:“柳观可发现了什么端倪?”

    “应该没有,他一直都以为这个两界甬道是天然生成,且是他引爆了阴狱寒潮,导致甬道结构失控……”

    “我看到了。”

    和尚示意这个情况他已经知晓:“柳观自囚在血狱鬼府百多年,愈发疯癫,不过他当年也是一等一的人才,我以黄泉夫人的名讳刺激他,也许会让他变得更疯狂,但也可能使他变得清醒。”

    听到这里,“月魔”便不明白了:“你也真说得出口,就不怕他听到那名字,直接发疯,把咱们给撕碎了?”

    和尚毫不动容:“就算柳观因背信而无法获取天魔加持,以本身修为,灭杀你我这半残之身,也如探囊取物一般。一点儿风险不冒,怎能可能助你从他‘影虚空’手里脱身?

    “况且当时我已准备舍了这个分身,吸引他的注意力。却不想黄泉夫人虽是多年不闻消息,柳观却还是畏之如虎,也算一个意外。”

    “月魔”听他说要舍弃分身,上上下下打量他很长时间。当然,这不是感激,而是难以理解。只是他明白和尚的性情,之前既然回避,现在也不会解答。不过这么一来,他倒是想起了另一件事:

    “可你那军荼利明王法……”

    和尚微微一笑,这还是他露面以来,第一个笑容。这时候,两人头顶轰声一响,“雨檐”上长时间堆积下来的厚厚冰雹,在狂风吹卷下,大面积倾倒下来,连成一片白幕,坠入下方节节推进的寒潮里,转眼没入其中,成为无边寒潮的一部分。

    观此声势惊人的场面,和尚像是出了神,半晌没有说话。正当“月魔”奇怪,想开口询问的时候,和尚忽然道:

    “可还记得菩萨的法旨?”

    “自然记得。”

    “月魔”一怔,旋即摆出非常恭敬的姿态,一字一句道:“未来三十年内,断界山和天裂谷要牢牢钉在全天下人的眼睛里,一刻都不要离开!”

    和尚伸出手,接了一颗刚刚落下的雹子,用体温将其融化,冰水渗进手心开裂的伤口中,他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只是慢悠悠地道:

    “为达成此事,你我拖着伤残之身,在此地蹉跎多年,最终定下这计策,并付诸实施,哪知开局不顺……那位大人的令谕,你还记得?”

    “这个,也记得。”

    想起那四个字,“月魔”感觉不免有些古怪,但和尚却不以为意,只微微颔首:“菩萨和那位大人的关系,不用我们去揣测,但既然入了教门,总要以菩萨的旨意为重。可是菩萨也曾交待过,那位大人必须要敬重的,见其令谕,如见菩萨法旨,这么一来,我们就很为难。”

    “月魔”连连点头,表示赞同,但紧接着,他似乎明白了什么,重重一拍手:

    “对啊,柳疯子横空杀出来,虽是把你我逼得狼狈,但也是好事儿——咱们确实动手了,效果也不错,阴狱寒潮涌入此界,至少一两年的时间都不会消停,天底下不知有多少对眼睛往这边看。菩萨的旨意,咱们可是做到了!”

    说着,他往和尚脸上看,见其不置可否,又续道:

    “另外,咱们们也确实按照那位大人的令谕停手不做,只是柳疯子激发阴狱寒潮,把事情弄得不可收拾,却和我们无关。那位大人,总没有要求咱们把一切都恢复原状吧!这样,两边的大人要咱们办的,咱们可照章办了,至于结果如何,也不能强求不是?”

    和尚看他一眼,摇头。

    “月魔”与他相处多年,早知他性格,见状便笑:“就算我说的不对,你又是个什么打算?”

    和尚似乎也在整理思绪,半晌,他伸出手,指向上方刚刚滑落冰雹的“雨檐”:

    “你看那雹子,蓄积得虽多,但劲风一吹,便都倾倒下来,吸人眼球,也只是一瞬间的事,顷刻间便没入寒潮中,不见了踪影。眼前这寒潮也是一样,虽是件了不起的大事,可正因为了不起、也太过强力醒目,引来各方关注干预,反而难以持久,这终究是个问题。”

    这时候他却有意无意略过了“那位大人”的令谕,“月魔”知他心意,又笑问道:“师兄的意思是……”

    此时和尚的神色已平日一般无二:“我们接了菩萨的法旨,又领了那位大人的令谕,这两件事,都要办好。在没想到获得那二位进一步的法旨谕令前,我们暂且按兵不动……”

    说到这里,他又话锋一转:“当然,今日我用‘军荼利明王法’确实欠考虑了,指不定会暴露身份,这点我会向菩萨请罪。只是在菩萨降罪之前,若那个柳观循线索而至,我们也要好好与之周旋,绝不可泄了机密。”

    “月魔”幽绿的眼珠子转了转,笑眯眯地点头:“师兄的意思,我明白了……对了,你还没说你召我到这里来,是个什么意思?”

    他既然主动转移话题,便是真明白了。和尚不再多做解释,手指换了个方向:

    “那里便是鬼兽的巢穴。”

    “鬼兽,哪个鬼兽?”

    “月魔”满脸疑惑,这当然有些夸张的成份,不过他确实是惊讶的:“我记得它的巢穴还在几百里外,咱们以前可是确认过!”

    “狡兔尚有三窟,何况是它?”

    和尚引着同伴往那边去,两人在寒潮中穿行:“之前发现的洞穴,怕只是它的临时居所,我也是等你放出它的老对头,两边打起来,才觉察出方向有问题,但前几日那位大人刚下了令谕,我也不好擅动,只等到昨日动身,今日才寻到此处,却出了意外。”

    说话间,已到了鬼兽巢穴之前,和尚看着崖壁上印下传香符的位置,摇了摇头,一挥袖,便将崖层内的符纹破坏,那召人的香气再不得闻。

    “本是存了一点儿私心,想请你帮忙,却不想马失前蹄,在这里损了一个分身,要想恢复,又要三五年时间。”

    难得听和尚说“私心”之类的话,更听说损了分身,“月魔”不由大奇:“怎么……唔,生人的味道?”

    ***********

    大封推期间,正是新老书友发力之时,仰天长啸……囧,俺属猪的,只能哼哼着狂求点击、收藏、红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