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 乱源

    再发感叹的那人,在漫天雾气飞霜中,分外惹眼。概因其人身外,始终笼罩着一着薄薄的暗影,像一个巨大的斗蓬,罩住大半身躯。细看去,暗影有如活物,便是在那人凝定不动时,也微微蠕动着,边角时刻都在变化,偶尔溢出黑色的烟气,在虚空中变幻形状。

    这人一脚建功,慢慢悠悠地飞下来,盯着仍陷在崖壁里的灰白影子,刻意压低了嗓门:

    “你是不是都看到了?”

    回应他的,是一串尖锐刺耳的啸音,那是陷在崖壁中的灰白影子在叫唤。

    在常人耳中,这声音没有任何意义,但这位明显是听懂了:“你说我很强?前言不搭后语,什么玩意儿……还是说你听不懂人话?”

    灰白影子又是一串尖叫,但紧接着,这啸音便给硬生生切断。

    崖壁碎石四溅,尘雾飞扬,灰白影子在千钧一发之际,弹跳起来,远遁出数十尺外。否则,他一定会被那道刚刚嵌在崖壁上的、长近二十丈的裂痕切成两半。

    出手的那位低低发笑:“其实,你想说你是‘月魔’一族,对不对?”

    所谓月魔,乃是妖魔中一个十分显赫的高级族群,聚居于血狱鬼府内的险地——“八苦阴狱”之中,势力庞大,其历代最强者,都被冠以“大阴狱王”的称号,乃是血狱鬼府中一只举足轻重的力量。

    当然,这些信息,莫说寻常人,便是修行界中第一流的修士,也没有多少能清楚了解的,只是这边两人的情况又自不同。

    占尽上风的那位笑声愈发低沉:“装,接着装!我可是好好看着哪!”

    在对手有形无形的压迫下,灰白影子胸口起伏不平,半点儿话都说不出来。

    可他不说话,却不代表对方能放过他。

    刚刚缩回的暗影陡然扩大,重新覆盖三里方圆的巨大空间。而暗影扩张的源头,其实就那位身上披着的暗影“斗蓬”。

    灰白影子如何不识得厉害,当下向后疾退。

    然而他速度再快,又怎能瞬间飞出三里开外?当下眼前又是一暗,已再次被罩了进去,他正待重施故伎,化为扭曲的光波遁走,眼前却有一只手分开丝缕黑气,迎面抓来。

    他怪叫一声,长臂突刺。

    “好剑法!”

    敌人的声音似乎响起在暗影范围内的每个角落,那只迎面抓来的大手也消失了,随后便有一记重拳,正正轰在灰白影子的脸面上,打得他半边脸孔彻底变形,整个身子都掼出去,比先前挨那一脚时飞得还要远。

    “什么时候血狱鬼府的妖魔会使剑了?这一剑可有点儿意思,嗯,你想说,这不是剑术……不是剑术,你他娘的说是老子眼瞎了?”

    突然的咆哮声里,重拳下去势未止的灰白影子浑身剧震,第二波、第三波恐怖的打击从雾气飞霜中无声碾至,结结实实地轰在他身上,前后相继,数力叠加,只听得连串骨胳破碎的声响,那灰白影子瞬间被打缩成一团,穿云破雾,直飞出十里开外。

    等他好不容易止住身形,远方强大的敌人也已经等在他前面,还晃着手腕,好像刚刚一拳下去,反震力很是不小的样子。

    “剑气护体?要不然,早让老子一拳给轰成烂柿子……啧,说起来,有多久没尝到阴山上结的青柿子了?”

    敌人的思绪流动太快,灰白影子根本就追不上,干脆放弃,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息。

    虚空中狂风依然没有个定向,在寒雾中呼啸来去,偶尔还绞合在一起,生成强劲的龙卷。一些没来得及逃出去的生灵,被暴风一卷,便给扯进汹涌的寒潮深处,丝毫看不出平日的强壮凶狠。

    这些家伙只几个翻滚,便被深处更剧烈的寒流冰结,在虚空中飞舞两下,又被撕得支离破碎,而每个碎块都结了冰,交互撞击之下,尽化为细小的碎末,融进愈发狂乱的寒潮中。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又是处在那样狼狈的状态中,灰白影子仍然悬浮在半空中,抗住了周边奔涌的寒流,高约九尺的身躯几乎与雾气同化,偶尔显露出的肌体都是一般无二的颜色,看得出皮肤非常光滑,光滑得极不真实。他面目五官虽已被重拳打得变形,但看上去还像是张人脸,脸面很明显地凹下去,只有瞳孔幽碧发光。

    这时候,他咳着血——说是血,其实是一种灰白色的液体,浓稠得很。

    那位也看到了他的模样,暗影斗蓬下,发出啧啧的赞叹声:“确实是一副好皮囊,你学月魔学得也不错,不但外形像、行动像、言语像,连这事儿都像……我最初见到到‘月魔’的时候,可是吓了一跳啊,娘的,人家都吐血,他们吐的啥玩意儿!”

    对此评价,灰白影子只能保持沉默。

    可那位依旧不放过他:“可惜啊,也就是‘像’。老子在血狱鬼府呆足了一百年,单在八苦阴狱就呆了四十年,手下斩杀的月魔没有一万也有八千,那些货色撅撅屁股,老子就知道它们要拉什么屎,要不,你拉回试试?”

    不看灰白影子是什么反应,那人便是笑得前仰后合,击掌拍膝,几乎要笑得背过气去。

    灰白影子继续沉默。

    便在这时候,遥远的虚空中,“嗵”地一声大响,这里虽是上不挨天,下不挨地,感觉中还是震荡一记,而数里外隐隐约约的万丈崖壁,更是在微微颤动中,山石滚落,好像随时都要倾倒一般。随着这剧烈的震动,空气中的寒意又有所增强,天裂谷中已下起了冰雹,无数冰粒砸下来,落在虚空中两人身上,随即弹开,笃笃有声。

    “所以我说出大问题了。”

    看到这情形,暗影斗蓬之下,那人又变得唉声叹气:“天裂谷里多一条两条甬道也没什么,也就是让两边多多走动,免得长久不来往,弄生分了。我引发这场阴狱寒潮也无所谓,反天血狱鬼府里不知多少家伙这么干过。偏偏两头撞在一起,现在寒潮涌过来,两边天地元气碰撞,万一真来个天崩地裂,山河变形,这天劫报应是不是就算到我头上了?

    “要说以前也就罢了,可如今老子修为大损,若是有劫数攻来,如何抵挡?”

    他在那里苦恼,灰白影子则很乖,任他自言自语,都紧闭嘴巴,免得再遭敲打。可是,那人偏偏就不放过他:

    “还有你这藏头露尾的家伙,心思诡诈,一看就不是好人,回头在外面散布谣言,说老子是罪魁祸首,传得天下人皆知,引来许多厉害的对头,那可怎生是好……

    “那可怎生是好啊!”

    感叹声再起的瞬间,灰白影子猛地下蹿,才降十余尺,便化为先前那般的扭曲光波,切入漫天冰雹之中,依旧打得是逃命的主意。

    后面敌人当然不会放过他,依然是扩展阴影斗蓬,要将他重新控制住。就在此时,崖壁上空有人厉啸一声,啸音由远而近:

    “接招!”

    啸音稍稍转移了那位的注意力,他偏转目光:“还有同伙……唔,军茶利明王法?”

    逆着寒潮,崖壁上奔流而下的,是一层炽烈燃烧的火焰,火焰呈深黑色,翻涌中每道探出的火流,都隐约化为黑蛇模样,嘶嘶发音,与火焰爆鸣声混杂,生成非常刺耳的音波,席卷过来。

    那位看得失笑:“火候还算精纯,可那修为是怎么回事?”

    这一波黑焰,最多就是还丹初阶修为,就算有佛门护法神功的加成,也是完全不放在他眼中。他就是站着不动,那黑焰也未必能突破他的真形魔体。

    他眯起眼睛,看着崖壁上那个不自量力的人影:“哪家的小和尚?”

    但紧接着,依旧是先前那嗓子,突然迸出一句:“黄泉大人向柳师兄问好!”

    这莫名的话语挟在黑焰中,扑面而来。

    这一下,那人却真像是傻了一般,悬在空中不动,任那黑焰烧身,还是身上暗影斗蓬自发动作,当空一卷,将黑焰吞没。

    一击中的,或者说一语中的,后面赶来那“小和尚”一缩身,身子直接没入崖壁深处,是以土遁远走。而那灰白影子则是什么都不管,顺着崖壁,化光疾纵,他之所以苦苦抵挡多时,依然留在距离崖壁不远处,便是等待这个后援,有这么一耽搁,此刻他已远在十里之外。

    事情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等那位回神,两人都已经逃之夭夭。他们都是精通藏形匿迹之术,把可供追击的线索都断了个干净,手段之老辣,非寻常人能比。

    不过,那位大敌也没有任何追击的意思,他就是悬停在崖壁前,对着黑沉沉的岩石,喃喃自语:

    “黄泉,黄泉……”

    不知将那名字念了多少遍,他忽地仰天长啸,啸声中,身前数丈方圆的崖壁轰然炸开,蛛网般的裂纹从缺口边缘四面扩散。

    听那啸音转折,依稀仍是那两个字:

    “黄泉!”

    最终两个音节化为隆隆雷鸣,在峡谷中激荡翻滚,久久不散。

    余音未尽,那人又自沉默下去。在此期间,他没有任何动作,但肢体却是前所未有地放松,由此形成一个感觉——他正安静下来,前所未有地安静。

    良久,他偏过头,有了一个结论:“不是黄泉那贱人,肯定不是!那又是谁和老子开玩笑呢?唔,要好好地查一查,不错,仔细查一查!”

    然后他便笑,笑声里,雾气分明凝滞了。

    也在此刻,一道火光,挟着庞大的热力,从数里外的冰雹霜雾射出去,扶摇直上,将醒目的轨迹烙在他眼中。

    ************

    初静兄角色出场。本日首更,封推期间,正需要书友们大力支持,点击、收藏、红票,一层层地摞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