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寒潮

    不知为什么,已经飞出洞穴的鱼龙,只需要再一个发力,就能蹿入云雾深处,可就在此时,它长躯猛地一震,一声尖锐的嘶叫声迸发出来。

    这是余慈第一次听到鱼龙发声,他一直以为这怪物是没有发声器官的。黑暗中,余慈隐约看到,鱼龙的身躯涨大了一圈,就像是当初吸噬那黑气长蛇的时候,也许这就是它发声的方式。

    尖锐的音波刺人耳膜,叫声中,鱼龙竟然不再逃走,而是扭转身躯,遥对余慈,又显露出它鲜红的口腔。

    想到这家伙不久前吸噬“证德和尚”神魂之事,余慈嘿了一声:“想吸我神魂?”

    虽然不知道嘴里含的牵心角对鱼龙这一招有没有用处,但对现在余慈来说,这就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当下毫不迟疑地直扑上去。

    鱼龙周边空气已经开始反常流动,即便是在狂风中,其轨迹也非常清晰。

    余慈和鱼龙之间距离在急剧缩小,也因此他甚至有一种错觉,就是鱼龙正用它那让人难以理解的巨大的吸力,将他整个地吸过去。

    但在此时,鱼龙突然傻住了。

    它不知是碰到了什么问题,口腔依然大张,却完全没有了之前搅动大气的力量。甚至也忘了闪避,被余慈劈头抓在头颈处,五指合握,一下子扣合嘴巴,再牢牢锁住。

    余慈心中方一喜,他的身体已挟着强劲的冲力,飞到了洞穴之外,跃离崖壁已逾丈许。

    从他发力到如今,也就是紧赶两步的功夫,所有念头都是一闪而过,许多细节都忽略了,直到此刻,他才感觉到,身上有了变化。

    变化的是随着身体剧烈运动,而在体内急速搬运的气血。在此瞬间,余慈像是回到了绝壁城外的小山丘上、触发照神铜鉴异力的那一刻:周身气血反常地涌动,分明是受到外界的影响。

    然后就轮到神魂——因为气血的波动,使得与之密切关联的神魂也不安其位。这一下则是绕过了牵心角的防护范围,等到神魂动荡的时候,牵心角也就没了用处。

    还好,这动荡后继乏力,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这是鱼龙的“噬魂”之力?其作用方式竟然是由气血而至神魂,和先前猜测的可是南辕北辙啊!

    也不知是感叹还是后怕,余慈借着峡谷强风转折身体,目光朝崖壁上瞥去一眼,寻找到适合的落脚点,随后接连几个翻滚,便成功着陆。

    头顶数丈,就是鬼兽巢穴的入口。

    余慈抬头去看,这个时候,他忽然明白了当时鱼龙发傻的原因:从山洞里往外看,确实是个巨大的洞口没错,可是从外向里看,那就是真假莫辨的幻景崖壁。

    鱼龙还没有指甲大的脑袋,又如何会想明白这种事。突然失去目标,它那“噬魂”之力也就难以发动,当下又被余慈手到擒来。

    这回,余慈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它再跑掉了!

    确认将鱼龙揪得紧了,余慈正想攀回到洞穴中,遥远的峡谷深处,却有一串隆隆沉响,像是天边碾过的雷音,由远而近,压迫而至。

    “怎么?”

    身外的风力骤增,但比强风刮体更强烈的感觉瞬间袭体。

    感觉来得太过突然,余慈最初只是觉得身上一沉,“先天一气”的运转都有些凝滞,与之同时,耳边“通”地一声响,一道气流从下方来,擦过他的头皮,打着旋儿冲过去。

    气流之强劲,让他的头面都为之一热,而带起的余波,更是直接掀飞了他略有些僵硬的身体,将他重新卷到云雾虚空之中。

    狂风乱流猛地加力,余慈的身体悬空打转,还好他的空间感甚强,几个跟头翻过,不但没有丢掉洞穴的方位,还借了把力,“先天一气”轰声爆发,破开外围那层凝滞的感觉,驱动他的身体朝洞穴投去。

    双脚着地,余慈忽然发现自己的膝、踝等关节发僵,一个不防,消不掉冲劲,当下摔成滚地葫芦。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刚刚凝滞身形的感觉,不是别的,正是一层刺骨透髓的寒意。

    地面再一次震动。

    余慈转眼去看照神图,却见得图景中央偏下,也就是自己脚下不远,有一道白线,已越过图中天地的极限,由北向南,不知延伸到何处;从崖壁到云雾虚空,也不知扩展到何方,漫无边际,翻涌上来。

    此时,洞穴中的温度骤降下去,冬季的天裂谷、尤其是天裂谷深处本就是冰冷天气,而如今更是冷到了极致,余慈便看到,峡谷云雾中正凝成无数冰粒,簌簌下落,像是下起了雪。

    然后他就明白了,下面那片不知多大面积的白色,乃是一片惊人的寒潮。

    以前这个深度也是有阴风寒潮光顾的,但那毕竟有迹可遁,是谷中独特气候的反映。

    但这片寒潮不一样,它出现得非常突兀,且直接出现在天裂谷五十里左右的深度,以飞快的速度蔓延,将照神图显示的图景切割成两半。

    寒气沉重,本应自然下降,可是谷中的气流混乱,不知怎地竟然生成这样一波巨大的上升气流,推着寒潮向上走。刚刚贴着余慈头皮冲上去的寒气,便是被下方一股强劲的大气湍流顶着上来的,那声势便像是猛刺出的长枪,距离则要强出太多,瞬间就是千百丈过去,带动云雾,如飞瀑倒流,相当惊人。

    寒潮主体本身上涌的速度并不快,可这“长枪”似的寒气湍流,从刚刚那刻起,便以一个惊人的频率重复出现,一刺千百丈,带动寒流,呼啸来去,这种场面,几乎遍布照神图的映照范围。

    一些威力特别强大的,已不像是刺枪,而是直接掀起一波波海啸,翻卷寒潮,波涌来去,四面挥发的寒气层层进逼,余慈所在洞穴,不过几息时间,已是到了呵气成冰的地步。

    真不知这片寒潮之下,涌动的能量究竟要强到什么程度,才会生成如此狂暴的冲击,顶着寒潮往上来!

    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照神图依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再加上这寒潮广及数十乃至数百里方圆,绝非人力可及,更让余慈坚信,此非人祸,而是天灾!

    只是,这天灾分明有想酿成祸乱的趋势。

    天裂谷下四五十里这片深度,正是从“入口”处涌出来的妖魔分布最广泛的地段,寒潮一起,原本活跃在这片地域的妖魔,反常地骚动起来。

    余慈这边妖魔稀少,还不明显。但从照神图上看,那些强横的妖魔似乎非常恐惧这寒潮,或向上、或向下,无论往那边,都是有志一同,要避开这天灾。转眼之间,这片地域内的妖魔群落便给截成两半。

    一小半运气不错,及时避开了寒潮的正锋,朝谷中深入降下去,但另有一大半,在寒潮的追击下,疯狂地向上纵跃,像是大浪之上被甩脱的鱼,刚在挣扎,又被拍飞。

    余慈初时看着很是好笑,慢慢地便笑不出来了。按照这个趋势,寒潮会把妖魔们推到什么位置?

    三十里、二十里?还是更靠上?

    这群莫名侵入天裂谷的妖魔,前几日大概是不适应谷中的气候或与之相克的物种圈子,一直停滞在幽暗地域之中,没有向上攀爬。但如今,在寒潮的逼迫下,它们正不顾一切地向上推进,也许这期间,会有很多妖魔因为各种原因而死去,但肯定会有一批更强壮的家伙存活下来,然后什么发生什么事?

    还有,离尘宗和落日宗辛苦数十年,重建的物钟圈子,在寒潮下,又会是个什么结果?

    余慈深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

    “出大问题了!”

    **********

    “真是出大问题了!”

    同样是天裂谷中,在照神图尚未触及的某个地点,也有人在发着和余慈类似的感慨。

    云雾被寒气吹成冰粒,在风中狂舞,渗着令人窒息的寒意,别说是寻常人,便是那些妖魔吸了进去,不一刻内脏也要结成冰块,最终死得惨不堪言。

    但就在这白茫茫的虚空中,仍有两道影子在其中飞掠交错,均视寒潮如无物。当然其中有一位,状况其实不那么好。

    连续几次闪烁,一个通体灰白的影子几乎要彻底融进漫天雾气飞霜之中,却依然避不开后面那人追击。虚空中永远有一片暗影罩在他头上,同时弥盖三里方圆,内里黑气如缕,展现出无数妖异的姿态,要将灰白影子捆住。

    眼看灰白影子就要不妙,虚空中响起嘶嘶的啸音,那灰白影子连发千百道尖锐气劲,汇聚成一点,带动身躯,在暗影范围内几次转折,终于给他找到了空隙,便像是一道扭曲的光波,撕裂黑暗,强突出去。

    然而,在暗影范围之外,迎着他的,是一只早等在外面的大脚。上面套着做工颇为精致的靴子,但上面力量好强,灰白影子闷哼一声,被当胸踹中,像是一颗急坠的流星,划了道斜线,重重撞在侧下方的崖壁上,整个身子都被砸了进去。

    虚空中暗影收敛。

    “真是出大问题了!”

    感叹的竟不是完全落在下风的灰白影子,而是刚刚爽快一脚将人踹飞的那位。

    **********

    明日大封推,毫无疑问地加更。更新时间分别是凌晨、中午11:30和晚8点,敬请关注,大力呼唤点击、收藏和红票!趁此封推期间,涨啊!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