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巢穴

    随着鱼龙游动的身影,余慈也在观察里面的环境。

    他第一眼便知道,这个开在五千丈深处的巨大岩洞,绝不是封在厚厚的崖壁之中的隔绝空间。否则便不能解释里面四处散落的骨头、发黑的血渍、还有那个用干草铺成的睡窝。

    是野兽吗?

    先是肯定了这个猜测,但余慈很快又迷惑了,如果这里是野兽的巢穴,那么,入口在哪里?从干草睡窝上看,居住在这里的野兽恐怕体积不小,它总不能和鱼龙一样,从还没指头粗的缝隙里钻进来吧?

    盯着照神图所显示的洞穴结构,就余慈所见,洞穴巨大而平直,从头到尾没有曲折,也没有明显的高低起伏。如果点起火把,大概能够一下子照到底。这样的洞穴……

    他忽然扭头,身边不远处,肉眼看到的,还是黑沉沉的崖壁,与周围环境没有任何差别,同样厚重无隙。可是照神图上显示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这片崖壁之后,就是那个巨型洞穴。而内外两个空间相隔的距离是……

    零?余慈突然出手,不管前方厚厚的崖壁外相,一拳直捣,当拳锋触及崖壁之时,像破开了一层膜,然后,便穿了过去。

    在另一边,照神图里,余慈的半条手臂清晰可见。

    幻术!

    这种幻术应该不只是干扰人之神魂感应,还运用了光线变化等其他手段,因此他口/含牵心角,也没有用处。还是靠着照神图强大的映照能力,才发觉里面的问题。

    余慈脚下发力,直接跳了过去。身体像是穿过一个水层,略有些压力,但很快他就确确实地站在洞穴中了。

    但紧接着,他便险些便被洞穴里的腥膻气味冲个跟头。鼻子太灵敏就有这点坏处,可是他没有掩鼻,反而面色凝重,仔细地分辨气味的细节。

    这气味,似曾相识啊!

    他回过头,幻术显然不对内部起作用,入目的是非常巨大的洞穴入口,堪比绝壁城的城门。从里向外看,他能看到外间发光苔藓照射下,幽暗的地域。那里依然安静,近乎死寂。

    “要么是荒凉,要么就居住着一个大家伙……”

    就余慈所知的,生活在天裂谷,并能够施展幻术的巨大凶兽,好像也只有那位而已。通过照神图,余慈再打量洞穴周边数十里那些激烈的交战痕迹,倒是隐隐有了些脉络。

    通过这些脉络,余慈的判断愈发地清晰且肯定:

    萦绕在鼻端的气味儿,确实是属于一个“老朋友”的,也就是那个之前展露神威,击退众妖魔,随后又夹着尾巴逃走的鬼兽。

    这气味儿,从最初发现胡柯尸身的松林战场、到天裂谷下的正面交战、再到当日幽暗地域中长时间旁观,留给他的印象已是无比深刻,余慈确信自己没有记错。

    这里是鬼兽的老窝?

    如果真是这样,倒算解开了余慈一个小小的疑惑。

    按照于舟那个玉简上的说法,阴界树会吸周边最强大的生灵到此盘踞。但他所见鱼龙,珍奇是足够了,若说强大,实在是称不上。但若换了鬼兽,则没这个问题。

    只不过,巢穴的主人似乎很久没有回来了。

    从洞穴外战斗的痕迹可以看出,当日,战事不是从洞穴发起的,而应是在鬼兽回巢的路上,突然与大敌遭遇。双方从“雨檐”上空开始交战,然后落于下风的鬼兽便顺着崖壁,一路向南狂奔,最后进入照神图的映照范围,给余慈贡献了一出精彩的妖魔大战。

    即使最后鬼兽虚张声势,吓住群魔后遁走的方向也不是这边,而是继续向南。都说狡兔三窟,也许那家伙还有别的藏身之地吧。

    这些已经发生的事,就是推算出来,也没什么价值。余慈更好奇的还是那疑似证德和尚的神魂,为何要在夺舍妖魔之后,专门到这里来?

    余慈不免想起,记得最初时,天裂谷宝藏的传说便是和鬼兽老巢联系在一起的,便是当时斩杀毒蛇和尚等人之前,他也从那三个家伙口中听到了类似的消息。

    他心中怦然一动,随后又沉静下来。

    经常怀疑自己的判断,可不是个好习惯。理智上,他早早就判定所谓的宝藏是有心人的传谣,如今欲望上的些许波动,也就不能再掀出什么大浪来。

    更何况,他已通过照神图映照洞穴内的环境。如今里面除了一条价值连城却已被他锁定的鱼龙,也只是一个生活习惯不太好的大家伙所居住的巢穴而已。

    “总要有些目的。”

    一时半会儿想不到答案,余慈暂时便将其放在一边,慢慢走进洞穴深处。洞穴的底部,鱼龙仍旧在那里无忧无虑地游动,在照神图里,它已经渐渐远离了之前穿过来的岩隙,而在其它方位,余慈也没有发现任何能让它穿行的甬道。

    手上没有趁手的工具,想擒捉鱼龙这种速度超快、脑子却不怎么灵活的家伙,最好就是利用地形……

    脑子里正转着念头,脚下却踩着一样东西。

    余慈低头去看,发现是一根明显人工制作的绳索,颜色黯沉,表面还有细腻的纹路,看上去制工精细,颇为不凡。只是这绳索现在已经给扯成数段,零乱地散落地上,最长的一截也不过尺余,却也是缺口处处,残破不堪。

    天裂谷中有不少采药客的遗物,鬼兽闲着没事,叼一件回来练牙口,也不是不可能,可是:

    “这玩意看起来很眼熟啊!”余慈心中微动,蹲下身来,收集绳索的残余,大致拼接在一起。这样,记忆那点儿印象便蓦地清晰起来:

    “是许老二的‘困灵索’。”

    大概有证德和尚的事例在先,余慈很容易联想到与之相关的信息。

    数月前在崖壁上激战,这条附上了腐殖魂火的绳索,确实给余慈带了不少麻烦,所以他还有一点儿记忆。现在想来,这“困灵索”也就是一件比较特殊的匠器,一个多月过去,这条本已经随主子一起摔万丈悬崖的绳索,怎么又出现在千里之外的鬼兽巢穴中,又为何变成这般凄惨模样?

    真是是练牙口?

    余慈轻抚地面,洞穴里光线昏暗,但凭借照神图的微光还有手上触觉,还是能够感觉到,这里地面凹凸不平,还残留不少爪印,个个深达数尺,凭这个,他已经能够想象到,撕碎“困灵索”,并且殃及地面的鬼兽,在那时候,会是怎样的暴躁!

    暴躁?鬼兽的暴躁他倒是还见过一回。那场突如其来的谷中生灵骚乱,不就是鬼兽暴躁凶戾的嚎叫声引发的么?算算时间,与绳索落入谷中时,倒也贴合得上。

    “它很烦绳子一类东西,烦到特意把‘困灵索’衔回来,分尸泄愤!”余慈顺理成章地得到了这个结论。

    “唔,有点儿意思。”

    对鬼兽的情绪作出一个评断之后,余慈发现自己在原地停留太长时间了,便起身继续向里推进。这一过程中,他在路上拾起几颗碎石,握在手里。

    快走到洞穴最深处的时候,余慈站住。他脚边就是鬼兽铺设的干草窝,足有半人高。鱼龙就悬在他三丈外,这个距离上,鱼龙终于察觉到不对,游动的速度略有提升,且更像是在蓄力。

    余慈当机立断,手指弹动,一颗碎石劲射而出。

    这一击余慈没有半点儿留力。先天一气灌注的碎石便如强弓劲矢,撕裂空气,刺耳的尖哨声起,在封闭的空间内更显得撼动心魄。

    鱼龙的心魄是否被撼动,余慈不太清楚,不过当危机临头,这家伙的反应当即大幅度提升,身体一缩一弹,便避过飞石,且顺势蹿走。

    然而,它这边才一动弹,余慈手指连弹,七八颗石子先后飞射,散射向洞穴内各个位置。虽然方向各有不同,却是一瞬间的功夫,封住了鱼龙蹿射的最直接路线。

    换了别的生灵,便是一只苍蝇,此时也懂得变化方向,绕开障碍。可是鱼龙不同。鱼龙的速度确实是快,但它的本能反应却是一条直线,那笔直的冲撞确实很有气势,可是要预判的话,却更是简单。

    七八颗石子绝大部分落空,但仍有一颗,正好截上了鱼龙飞行的路线,砰地一声响,石子被击碎,鱼龙却也受惊,稍稍偏移了方向。

    黑暗中,余慈前扑,位置卡得及好。借助了洞穴的地形,强迫鱼龙做出选择:要么撞到洞壁上和他身上,要么就从旁边那个空当钻出去。

    鱼龙选择了空当,然而它飞掠方向正是余慈事先算计好的,洞穴内最狭窄的角落。鱼龙略显低弱的智力显然难以理解这个问题,它义无反顾地冲了过去。余慈低喝声中,合身将后面的通路堵上。

    这一刻,事情突然变得很简单,左右前后不是石壁就是人体,鱼龙速度再快,也只能从上下两个方位逃脱,而余慈呢,最擅长做类似的选择!

    鱼龙终于发现不妙,它长达七尺的身躯在方圆丈许的空间内一转,想向外冲,可身子探出半截,又缩了回去。修长的身躯在虚空中盘成一团,这一刻,它比任何时候都更像条蛇。

    这是鱼龙首次出现犹豫不决的状态。

    余慈也停住不动。在这个位置,他可以将身体的阻碍作用发挥到最大,之后他要做的,便只剩下一件事了。

    *********

    周末之前攻上周点击榜,离不开兄弟姐妹的支持,希望继续保持。现在发网文,毕竟不像写幽冥时那么从容,有时候修改移换情节,也可能留下尾巴。所以若有bug之类,请大家及时道出,拜谢。当然,点击收藏红票啥的,多多益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