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宝地

    余慈“噢”了一声,脸上表情凝重起来。

    就是对上屠老妖怪,缚鬼符链也不至于这么不堪一击。如此结果,并不是说鱼龙远比屠独要强,而是另有原因。

    在符力发挥的时候,余慈就感觉到了,阴都黑律缚鬼符并非是失效,而是在擒捉到神魂,向外勾扯的时候,提之不动!

    这是余慈从未见过的新情况。

    符箓有专攻。在《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的分类中,阴都黑律缚鬼咒属于妖图鬼纹系统,放出的缚鬼符链,纯以阴气构成,对拘拿阴魂鬼怪极有效力,但对未出窍的生灵魂魄,效果便要隔过一层。尤其是那些身强体健,精血盈/满之辈,全身血气蒸腾,缚鬼符链恐怕连身子都近不得,便要蒸发干净。

    当初若是屠独先将日魂幡罩在外面,有双层火力卫护,余慈绝不会使出此符,去自讨没趣。

    可鱼龙并不是这个样子。缚鬼符链很轻易就穿透了鱼龙的血肉之躯,触摸到了神魂,可是勾扯之际,却感觉其神魂与肉身浑融一体,几乎不分彼此,擒拿神魂,便等于擒拿肉身,以阴气铸形的缚鬼符链自然拿之不动,反被鱼龙突然鼓荡的血肉精气冲断。

    再想想刚才黑气毒蛇撼动神魂、诱发心火的咒法无功,可能也和鱼龙这个情况有关。

    这就麻烦了。

    他在这边烦恼,那边云雾中,鱼龙真是没心没肺到了极点。刚刚砸碎了缚鬼符链,现在又在云雾中摇摇摆摆,没有任何危机感。余慈也忍得住,暂时不再动手,只用照神图盯紧了,寻找下一个时机。

    鱼龙慢悠悠晃够了,似乎也感觉到了疲累,稍稍加速,回到了它的休憩之地。

    余慈利用照神图紧跟下来。

    这里是距“雨檐”约两百丈的幽暗地域,和黑气毒蛇所画的“传香符”印记不过百尺之遥。刚刚鱼龙就是从这里发力冲上去,一连串攻击,将黑气毒蛇给灭掉。

    鱼龙的栖息地则是一株半枯死状态的矮树,虽然幽暗地域不见天光,但这植株还是奄奄一息且又坚强地活着,铁条一般的树枝上,还结着几片黑沉沉的狭长叶子。鱼龙便爬到上面一根侧枝上,足足七尺长的身躯缠上去,很快就一动不动了。

    也许,徒手擒拿会更合适些?

    虽然见识过鱼龙惊人的速度,不过它的反应也是迟钝得让人佩服。余慈估摸着可行,便拿出叶途赠给他的碧玉药锄,在几乎垂直的崖壁上挖开一个个落脚处,慢慢地向那边靠拢。

    安静隐蔽当然是第一要务,距离上,大约三丈就可以搏一搏……余慈一边挖石,一边不停地观察在鱼龙身上乃至周边环境的变化,到现在为止,已接快要到十丈以内,鱼龙仍没有反应,兆头很好。

    可是,余慈却停了下来。

    他瞪大眼睛,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今天是怎么了?

    带着这个疑问,他透过照神图,仔细打量鱼龙栖身的矮树。

    矮树通体苍黑,枝叶不繁,叶上无脉,枝干断处有白汁,味甘,根须长且直,结块茎,生长于天裂谷下阳气消而阴气盛之处……

    阴界树?

    余慈脑中突然跳出这个信息,为防谬误,他还专门拿出于舟交给他的玉简,看上面记述的药材详情,确与眼前所见一般无二。

    于舟交给他的玉简上,共有六味药材的记述。分别是碧空苓、雾龙丝、七脉连珠草、燕尾花、鬼相花、另外,就是阴界树……的根茎!

    他刚刚就觉得奇怪,在幽暗地域之中,最普遍的植被就是苔藓,偶尔有一些奇形草种,也非常罕见。而一棵树,就算是半死不活的矮树,余慈几日里也是首次得见。

    事实证明,大异常处就是大收获处——除了没有砍下个树枝,确认里面的树汁的颜色,余慈已经找不到否认这收获的理由。

    照神图上显示得非常清楚,阴界树深扎进崖壁内的根须,细长坚韧,深入石层约丈许深,又垂直向下,绵延近两里,最后在根须末节齐齐向内收拢,插入一块不规则的块茎,颜色发青,十分诡异。

    据玉简上说,这块茎吸收阴气,通过根须输送给上方的阴界树,再经过树干中的转换,在枝桠上形成一种特殊分泌物,对生灵淬炼体内杂质很有帮助。往往会吸引周围最强大的生灵盘踞周围,时常舔舐,又吞吐阳气之与之沟通,以代替阳光的作用,彼此增益。

    现在看来,这株阴界树,吸引的就是鱼龙了。

    “运道,运道!”

    余慈他没有想到,他这些时日来一直苦寻不可得的两样珍贵物事,竟然以这种戏剧性的方式呈现在他眼前,像梦一般不真实。

    但他肯定不会像做梦一样,把这样的宝物错过去。

    他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原来的计划是没把此树计算在内的,可以想象,若是照着鱼龙扑过去,有很大可能直接把此树撞断,天知道会对树的根茎产生什么影响。

    毕竟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余慈可不想临到头来,有什么差池。

    再看了一眼鱼龙,这家伙依然缠在树枝上,似乎睡死过去。余慈再不犹豫,凭借着照神图的功效,下滑两里,找到了阴界树根茎所在。

    过程非常顺利,没有谁来打扰他,他用药锄剖开崖壁,以玉简上传授的截根之术,收拢块茎上的阴气,成功将其剖取出来,放入已经准备好的丝囊中。

    根茎成功到手,余慈也吁出一口长气。这时候他才觉得,再次沉降两里之后,天裂谷中的阴气更重了,除了照神图发散的青光,周围伸手不见五指,刮来的风卷着雾气,变化形状,里面似乎还掺着无数黑丝,除了风啸和偶尔的虫鸣,这里再没有任何声音,阴森如同鬼域。

    不过,附近的妖魔真是少得可怜,见惯了妖鬼夜行的场面,在此幽静的环境下,余慈反倒有些不适应了。

    哈口暖气,余慈将丝囊收进储物指环里,而此时鬼相花已在安放在其中,玉简上所记载的六味药材,已经找到了两味,进度也算可喜。他无声地捏了捏拳头,以示庆祝。

    没有真正地寻觅这几味药材,便很难想象过程中的难处。虽然玉简中将药材的特性、可能出现的地点、周围的环境、有无卫护的毒虫凶物交待得非常详细,可是天裂谷又是何其广大,仅凭所描述的几点,便是样样吻合的,都有成千上百处,更别提还有一些极其危险之地,是他现在难以涉足的地方。

    其实他一直都不相信,于舟将此事交付给他的理由,但他很乐意用这方式来偿还人情,至今都是。

    这时候,他再看一眼照神图,却是微微一怔。只见上方的阴界树枝干上,鱼龙似乎感觉到什么,缠绕在上面的身子弹起半截,貌似在四面打量,末了,竟是弹枝而出,掉头向下。

    “刚挖掉根茎,便给发现了?”

    余慈猜测着,鱼龙可能是对它自身最需要的“食物”一类最是敏感。无论是先前疑似证德神魂的黑气毒蛇,还是现在挖走的阴界树根茎,都是早早反应,与其余时间给人的迟钝感觉截然不同。

    不过,鱼龙扑下来,岂不是合了他的心意?

    念头转过,鱼龙的身躯便破开云雾,直撞下来。

    他微微一笑,早擎出了纯阳符剑,却没有催发火焰剑刃,而是以木制剑身上挑,正面迎上鱼龙的冲击。

    “笃”地一声闷响,鱼龙反弹而回,悬浮在两丈外,摇头晃脑,似乎有些眩晕,而它带来的震力则从余慈手腕直撞到肩膀,撞得他整条臂膀都有些麻木。以鱼龙的体型而言,这种冲力已经是相当可观了,不过,若仅是如此,倒也不足为惧。

    为谨慎起见,余慈还将牵心角含在口中,这样,鱼龙那招貌似可以吸噬神魂的手段,应该也能抵挡。

    他已经做好了第二击连消带打的准备,哪知鱼龙一撞不成,似乎是发现了对手不好招惹,竟是掉头便走。余慈反应也快,合身便扑,但他的速度和鱼龙完全不在一个层级,等他身形展开,鱼龙修长的身躯已是“哧溜”一声钻进百尺外一条狭长的崖壁裂隙之中,再没有钻出来。

    余慈并不着急,他慢慢地攀上去,从照神图上看,里面应是条死路,深仅五丈许,上下也不过十余丈,鱼龙就在其中,还在轻轻摇摆,不过……

    旁边那是什么地方啊!

    这时在照神图中,鱼龙细长的身躯扭动几下,竟从裂隙内部另一条极细微的缝隙中钻了过去,到了旁边一处蓦然扩大的空间内。所谓扩大,扩多大呢?

    有止心观中院,供奉三清的正殿那么大!

    这片地域几乎是一片漆黑,便是照神图里,光线也黯淡得很,对比不清晰,余慈先前便没注意,原来崖壁之后,还有这么一处巨大的空间。

    鱼龙的智慧看起来真的有限,找到这么一处宽敞地方,当下就忘了后面的威胁,摇头摆尾,在里面嬉游起来。

    ***********

    竟然又上周点击榜了?不知道此章发出时,会不会还在,兄弟姐妹要支持啊!点击收藏红票什么的,往这里砸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