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噬魂

    那长线来势好快,正撞上刚结完符纹的黑气毒蛇,瞬间黑烟炸开,再不成形。

    事发仓促,就是一直旁观的余慈,都有些发怔。

    “那速度……”

    照神图里显示得非常清楚,“乌光长线”的起点是崖壁侧下方百尺之外,却是一瞬即至,如此爆发力和速度,莫说是他,便是屠独老怪在此,也要瞠乎其后。

    刚刚那当然不是什么“长线”,而是一个身形细长的家伙窜射时扯出的残影。

    便是有照神图,余慈也没能在第一时间看清那家伙的全貌。倒是刚被撞散的黑气毒蛇,转眼间又重新聚合,且盘结成阵,如临大敌。

    “毒蛇”身外,黑气缭绕,化为一层薄薄的黑炎,看上去,和余慈的阴都黑律缚鬼符所引发的焰光倒有几分相似。

    这时候,“长线”又至。

    仍是那惊人的速度,“毒蛇”的反应已经是非常快了,蛇身弹动,想要避开,但紧接着它的尾巴便又给冲爆了,点点火星溅射,想要沾到那“长线”身上,却又一一滑脱,随即在空气中熄灭掉。

    接连两次冲击之后,“长线”似乎也要歇一下,就悬浮在距离崖壁约十丈的云雾虚空中,显露真容,被余慈在照神图中,看个正着。

    这一刻,余慈胸口像是被人用重拳狠闷了一记,瞬间的窒息过后,便是脱口而出:

    “鱼龙!”

    那肯定是鱼龙!

    虽然体积大了数十倍,颜色也加深许多,头上还有两个极其微小的突起,冲撞黑气毒蛇的模样更与之前人畜无害的游丝小虫相去霄壤,然而余慈仍然一眼认出来:

    那就是鱼龙没错!

    细腻的鳞片环甲花纹、纤细过份的身形、甚至摇头摆尾时身体的扭动姿态,都没有任何差别。

    鱼龙并不知道,在数十里外,有人通过一种神奇的方式观察它。它只是在虚空中略微摇摆身体,好似在松动筋骨,又像是为下一波冲击蓄势。

    可此时,黑气毒蛇连吃两次小亏,又怎肯善罢干休?它猛地大张蛇口,与真实的蛇类一样,几乎将上下两腭扳成了一条线。然后,一圈清晰的波纹从蛇口中扩散,只一眨眼的功夫,便将前方百丈虚空尽都包了进去。

    余慈看得清楚,正值一只倒霉的飞蜥路过,伸展膜翅飞进这波纹范围内。刚一触及,这个天裂谷独有的生灵便全身剧震,石头一般往下掉,掉至半途,又有一蓬火焰在它身上炸开。不是外力所加,而是它身体内部,有火焰窜出来。

    焰光是黑色的。

    “厉害!”

    余慈看得眉头挑动,这大概是直接攻伐神魂,导致目标内气失调,在内外夹攻下,最终引发心火自焚的招数。若他碰到这类手段,事先有准备的话,含上牵心角,自然可保无碍,但若猝不及防,后果堪忧。

    鱼龙又该如何抵挡——这样的宝贝,可别让“妖魔”毁掉了!

    心念移转,他愕然发现,虚空中鱼龙却依然悠闲地摆动身躯,没有任何反应。

    不只是他吃惊,那黑气毒蛇看样子也是有点儿傻了,依旧保持着大张嘴巴的姿势,一时忘了动弹。

    便在此时,鱼龙第三度冲击!

    这一回,黑气毒蛇倒是及时躲开。

    余慈看得更清楚了。交战双方,鱼龙只懂得身体冲撞这一招,而黑气毒蛇则更擅长以咒术攻伐神魂,双方手段正好相反,却偏偏对彼此没有太好的效果,这场莫名的交锋,很有可能是以平局告终——如果依然保持这种性质的话。

    正想着,黑气毒蛇便有了动作,它不再度图攻击鱼龙,而是化为一道黑气,往回蹿走,那边,是它的肉身所在。

    那鱼龙的反应似乎不是太敏锐,见了黑气毒蛇这般模样,一时倒有些反应不过来,呆呆在虚空中浮了片刻,才想着追击。它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转瞬就是百尺,又在虚空中拉出一条乌光长线,分云破空,移动轨迹清晰可见。但黑气毒蛇也不慢,趁着鱼龙发愣的时候,已经蹿出两里路,且速度还在提升。

    “五里、四里……”

    余慈在计算黑气毒蛇与其肉身的距离,其实也是在测算对方与他的距离。因为那边交战后不久,他就已经来到“妖魔”躯壳旁边,纯阳符剑就搁在对方刚刚变得细长的脖颈上。

    这时候,鱼龙和黑气毒蛇的追逐战再有变化。鱼龙以超强的速度追近到约百尺距离,忽地身上抖震,比筷子还要细两圈的身体猛地膨胀,一下涨到两根手指粗细,原本因过于微小而模糊的五官当即清晰不少,轮廓虽还不明显,但余慈清楚看到,应该是嘴巴的位置,裂开了一道缝隙,鲜红的口腔暴露在空气中,而周边空气则有一个明显的震动。

    “音波攻击?”

    照神图不能传导声音,余慈只能根据图像猜测,很快他就知道,自己的猜错了。周围的空气不是向外,而是向着鱼龙的口腔内急速归流,可奇怪的是,鱼龙的身体就是保持着两根指头粗的体型,无论吸入多少空气,都不再涨大。

    再仔细看看,它身体周围云雾的浓度却有所增加,那些进腹的空气似乎又通过什么渠道,化为雾气排泄出来,只有强劲的吸力如故。

    前方,黑气毒蛇分明受到了影响。它飞掠的速度明显下降,丝丝黑气从中冒出来,似乎要抵挡后面的吸力,但很快便给扯成了道道长线,向后飘飞。被追上来的鱼龙候个正着,统统吸下肚去。

    黑气毒蛇的姿态显得非常焦躁,鱼龙使出来这招,恰是它当前状态的克星,所以只能尽力往肉身这边移动,很辛苦地把距离拉近到两里之内。

    便在此时,余慈开始想一个问题:将这肉身毁掉,会不会对其造成致命的影响?

    余慈非常好奇,所以他也毫不犹豫地发力,本已架在妖魔颈上的纯阳符剑抹过,丑陋的脑袋掉了下来,因神魂出窍而变得平缓的气血汩汩流出,底色是红,但透着些微的青。

    几乎就在挥剑的同一时刻,黑气毒蛇浑身一震,那姿态分明是朝这边望来,当然,余慈藏得很好,那家伙肯定什么都看不到。

    那这姿势也只是保持了一瞬间,后方强劲的吸力已经临头,鱼龙把握住这机会,略显“肥大”的身体撞过来,黑气漫天爆散,却被鱼龙那指甲盖大小的口腔连吸,统统吸到肚子里去。

    做完这一切,鱼龙便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自顾自地在虚空嬉游。修长的身躯慢慢地恢复到最纤细的状态,同时在黑沉沉的雾气中画出一个又一个圆圈,上面润着乌闪闪的光泽,倒像是刚从水中洗一遍出来

    鱼龙很放松,余慈却没有放松,而是盯紧了这个天生灵物。昨天他刚刚见识到了一出夺舍的戏码,而如今,虽然是鱼龙主动将黑气毒蛇吸下去,却也不能保证后面不出乱子。

    果然,鱼龙的身型刚恢复没多久,它的身体忽然震了一下,紧接着便有一蓬黑烟从它体表各处排出。余慈心中一紧:又是夺舍?

    可是接下来,再没有任何动静。鱼龙倒像是吃饱喝足了,纤长的躯体慢悠悠地再绕了一个圈儿,便返身朝崖壁下方飞去。

    而刚才排出的黑烟,被峡谷狂风一卷,便彻底消散了。

    余慈盯着照神图,以此锁定目标。说来有点儿丢人,他的心脏正在霍霍地跳动,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撞击的力量越来越重,以至于胸口都有了明显的起伏。

    那是鱼龙啊!天生的鱼龙!

    余慈一向对外物都不怎么看重,像是这段时间以来获得的战利品,不管多么贵重,只要不是有特别作用的,他甚至都懒得去看,全都堆在储物指环里发霉。

    可是鱼龙是不同的。

    离尘宗内,对天生天长的鱼龙,收购价是多少来着?至少两千五百功!

    善功本身没有意义,可这善功所代表的,却是他求仙得道的最大希望。这是他绝不放弃的根本:

    必须要捉住它!

    余慈略微平静心情,开始画符。对这种速度奇快,赤手空拳难以捕捉的小东西,他还是有经验的:当初在南霜湖,他已经证明过了。

    随着手指在虚空中划动,阴都黑律缚鬼符迅速凝结成形,又被他封在照神铜鉴的青光灵引中。

    然后他跳下“雨檐”,循着鱼龙游走的路线追下去。

    那鱼龙看起来真是悠闲,完全没有刚才闪掠如电的凌厉,一路慢悠悠地往下降,而且看起来也不是太敏锐,连余慈迫近至百尺之内,它都没有反应。

    或许它对神魂之类更敏感些?

    计较这个没有意义。余慈已经找到了激发符箓的最佳时机,他毫不犹豫,捏碎了符箓,无形的长链穿透虚空,直到鱼龙附近,才陡然现身。比鱼龙的鳞甲还要漆黑几分的锁链上,符纹光芒闪现,哗啦啦的抖动声里,向内收缩。

    有了观察学习双头妖魔凝结符纹的经历,以及对付屠独的考验,余慈对此符的运用,堪称可圈可点。符力在虚空中潜行的时段,愈发地隐没难测,而爆发亦极其突然,虽然没有任何别的变化,却也更显精纯浑厚。

    但对这样的“锁链”,鱼龙只是甩动尾巴。

    “啪”地一声空爆,缚鬼符链就给抽得碎了。

    ***********

    鱼龙很重要,但兄弟姐妹们的支持更重要——点击、收藏,当然还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