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搜索

    余慈盯着妖魔,思忖片刻,忽地一笑,不再管它,径直上翻,不多久便冲出幽暗地域的范围。找了一处比较干净的岩隙,开辟出可容纳一人的空间,缩在里面,开始久违的休憩。

    事实其实很简单,与其冒险去追寻那个未知的问题,不如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掉。

    他也需要睡一觉而已。

    天色在不自觉间移换,这时候,余慈终不必再绞尽脑汁,思考那些他本就不擅长的问题,也不必在妖魔的尖爪利齿下游移,他全然地放松了,外面刺耳的兽吼声,对他来说,就是悦耳的催眠曲。

    时间在流逝,余慈也不知自己休息了多长时间。当身体的感觉到达某个阶段时,他自然醒觉。

    一觉醒来,感觉着气力充沛,余慈却没有急着动弹,而是手握照神铜鉴,仔细祭炼了一回,将周身真气尽数转化为“先天一气”,将自身状态调到了巅峰。

    其实说巅峰,未免言过其实。至少余慈因“飞天一剑”而造成的肌肉骨胳伤损不会那么快愈合,所以他在活动身体的时候,仍时不时地有些酸痛,这个感觉大概要伴他几天时间。

    诸事齐备,余慈才打开照神图。目标非常明确,就是那个疑被夺舍的妖魔。

    老天爷很给面子,余慈心念移过去的时候,妖魔仍然“沉睡”未醒,周围图景也没有受到旁的因素影响,余慈得以很从容地观察妖魔的情况。

    一望之下,余慈就有些动容。

    那真是昨天的妖魔?

    若不是位置、姿势与记忆中全无差别,余慈此刻肯定是不敢认的。因为此时的妖魔,外形已经有了很大改变。原本棱角分明的脑袋变得尖窄,突起的肌肉群也平滑许多,整个身体都瘦了一圈儿。仔细打量,便连肌肉包裹下的骨胳结构,似乎也有些变形,至于变成了什么样儿……

    这时候,妖魔睁开眼睛。

    余慈看到,妖魔仅有的一颗堪比铜铃的圆眼,也变得细长,昏黄的瞳孔立起来,在眼眶内稍一移动,便有阴冷的光芒流泄。随后,妖魔站起身,照神图中显示出,这家伙粗短的身体竟在一夜之间拔高了两尺有多,看上去细瘦修长。

    即使妖魔与人身差异甚大,可如此模样,其中神韵,活脱脱又是另一个毒蛇和尚!

    “见鬼了!”

    余慈牙缝里“丝丝”地吸着寒气。他现在已经有十成把握,这妖魔必是被夺舍了。现在驱动这身躯的,恐怕就是之前的证德和尚!

    只是,以前他听过的修士夺舍重生的传说,也只是存在于神魂层面。夺舍之后,或许神魂换了旁人的,肉身终归还是本来那具。但眼下情形,又算是怎么一回事?有这等诡谲手段的家伙,当初怎会那般废材,被他说斩便斩了?

    新的疑惑在余慈脑中打转儿,但这时候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他不再耽搁,只一闪,便从栖身地出来,朝着“妖魔”所在的方位奔去,转眼间,就重入幽暗地域。

    照神图中,“妖魔”也动了。经过这一番身体改造,它的状态比昨天要好上太多。虽然看起来比不上昨天那么粗壮有力,但沉重的呼吸和间歇性的咳嗽都大大地缓解。一夜之间,天裂谷的环境对它便再不是问题。

    “妖魔”的目的性看起来非常强,依旧是朝着北方飞速前进。虽说这家伙外形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妖魔的气息仍然保留,妖魔中大概没有很明显的种族区分,没有谁对这个比较特殊的家伙表示异议,除了避过几个性子暴躁、攻击性强的强力妖魔,它一路上几乎畅通无阻,倒是让追踪的余慈跟得颇为辛苦。

    这一路奔行,持续了足足两个时辰,算下来要有三百里路,在近乎垂直的绝壁上,这速度已相当惊人。

    期间,余慈经过了昨天屠独与众妖魔的战场。那里山石焦黑,一片狼籍,崖壁上挂着不少妖魔残躯,不过日魂幡的踪影却是不见,观察痕迹,似乎老妖怪被强劲的敌手逼得向下去了,情况不容乐观。

    余慈不介意幸灾乐祸。

    不久,前方“妖魔”停了下来。

    “妖魔”停下的位置是在幽暗地域和上方峡谷的交界地带。这里地形比较特殊,崖壁有一块较大的突起,绵延百多里,像是一条雨檐,嵌在万丈绝壁之上。和无边无际的天裂谷相比,这“雨檐”不算什么,可是对寻常人来说,上面足以供八马并行驰骋,撒欢儿了跑都没关系。

    虽然也是在幽暗地域中,但这里的妖魔数目少得可怜,方圆数十里,也只是小猫三两只,比较奇怪。

    “妖魔”就停在“雨檐”上方边缘,盯着下方的云雾,看样子是在思考。没多久,它就再次行动,朝着更北边奔过去。

    余慈停在十里外,照神图中,显示出附近峡谷地形的全貌。

    这一点,肯定比“妖魔”眼中来得更清晰。

    所以他早一步看到了,就在“妖魔”前方二十里处,比较完整的“雨檐”形状裂开了约半里长的一段,那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被某种巨大的力量硬生生崩开的,而且就在不久前,岩石断茬处,痕迹还非常新。

    从那里延伸开来,附近崖壁上,类似的痕迹还真不少,像是经过了一场大战。看起来至少是不弱于还丹修士的双方,在周边厮杀,战斗的余波才会有这般效果。

    “妖魔”很快就发现了这里,但它对周边的战斗痕迹并不感兴趣,相反,它的注意力似乎都放在了那些比较完整的崖壁上,在那里敲敲打打,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总不会是宝藏吧。”

    这当然是个玩笑。天裂谷周边流传的那些消息,余慈留过心,却没上过心。

    那些东西,与其说是消息,不如说是谣言来得更恰当些。诸方流传的消息中,有各式各样的所谓“宝藏”传说,有的说是某个宗派埋藏的巨量法器、灵丹,有的说是某大神通之士留下的“秘法心传”,还有的说是某个真人修士殒落后,残留下的“真形仙蜕”,只要舍弃自家肉身,将神魂移转过去,就能立地长生。

    各个消息之间,互相矛盾,彼此冲突,又都是捕风捉影,不值明眼人一哂。而且从明蓝和证严、以及后面和伊辛和尚的交谈中听出来,这些谣言更像是一个未完成的阴谋,针对就是屠独老怪……或者类似的人物。

    “宝藏”是个玩笑,但对后面的阴谋,他却一直很感兴趣。

    从他目前所见的这情形来看,夺舍妖魔的家伙,如果真是证德和尚的话,和那个仍不知身在何方的伊辛和尚必是大有关系。

    也许,他可以从中找到一些线索?

    所以,余慈也加入到搜索中。“妖魔”在那里逐分逐寸地察找,他则用照神图,一扫方圆数十里,效率比“妖魔”可要高出太多。

    不过,半个多时辰过去,他和“妖魔”都是一无所获。

    “妖魔”看起来是有着非常明确的目的,余慈则恰恰缺少这一点。正想着要不要绕过“妖魔”,到北边更广阔的区域搜寻,“雨檐”上,那“妖魔”倒是先有了变化。

    它四面扫了眼,寻了个僻静所在,将身子遮掩住,随后瞑目静坐,不一刻,它独眼一张,鼻口诸窍也都打开,一团黑烟从中冒出来,在虚空中略一盘结,竟是化为一条毒蛇模样,有两指粗细,长约尺半。鳞片什么的虽不明显,但姿态倒是活灵活现。

    再看到这黑气,余慈已经适应了许多,还有闲考虑:“这算什么,神魂?或者纯粹就是个巫咒之术?”

    黑气所化“毒蛇”在虚空中盘转,绕了几圈儿,身形忽地一涨,随后便缩到筷子粗细,如此涨缩两回,周边空气渐生波纹,向四面扩散。

    余慈看出了门道:这像是一种感应方法,以波纹的形式驱动元气,与周边环境发生碰触,由此察探周边情况,看震荡范围,大约可以感应一里方圆的详细信息。

    用出这一手,“妖魔”的搜索进度果然大增。那黑气毒蛇,没有肉身,穿云破雾,在虚空中进退自如,感应又是敏锐,速度比先前提了十倍都不止。只不知它有这般神通,为何在昨日还要夺舍妖魔,且花大了力气改造。

    没多久,黑气毒蛇便来到“雨檐”中段。这个地方余慈也是预先看了的,打斗的痕迹比前面还要来得更明显。在这里,黑气毒蛇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加剧了前面那种感应方式,空气中的波纹一层接着一层,密集如实质,连带着周边雾气都剧烈动荡起来。

    下一刻,震荡倏止。

    黑气毒蛇明显是发现了目标,突然掉头,朝“雨檐”下方蹿走。而在远处,余慈的心念在照神图中更早一步移转,但却没有发现任何碍眼的东西。

    正奇怪时,黑气毒蛇已经蹿下里许,在某处崖壁前停下,身上黑气有薄薄的一层分离出来,盘绕变化,转眼竟是一道非常完整的符箓。随后,这符箓便飞出去,烙在了一侧的崖壁上,入石三分,转眼又隐没不见。

    “唔,是‘传香符’?

    这符余慈知道,但没练过。概因此符很高段,偏又没有别的用处,只算是一种印记,发出特殊的信息,供远方的人接收。以之追索跟踪当然好用,但以前的余慈又哪用得上这个?

    相较于符箓本身,余慈倒是更惊讶,这家伙,竟然还有同伙?

    正奇怪着,照神图里,一道乌光长线抹过。

    *********

    刚在网上发书,前几天有些不淡定了,其实我诚诚恳恳写书,大伙儿快快乐乐享受就好,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啊!咱不整那些有的没的,量力而行,更新常态化,以不断更为目的,具体事宜,请看随后的公告。嗯,当然,点击、收藏、红票啥的我还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