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夺舍

    隔了半里路,余慈都能听到那妖魔拉风箱一般的呼吸声,还伴着强烈的咳嗽,从照神图上看,那妖魔原本灰黑的皮肤,透着一层不健康的青色,像是有重病在身。

    妖魔和重病?

    这两个似乎不太搭调的元素碰在一起,显得颇是荒唐。但事实上,这种情况余慈在前几天便发现了。

    他发现,这些从“入口”处冲出来的妖魔,有不少似乎对天裂谷的气候不太适应,那些强力妖魔还好,萎靡了一段时间后,慢慢也能恢复过来。但那些实力稍逊的,往往就会有很大影响,头顶上这个,只不过是表现得特别激烈而已。

    在止心观的时候,于舟老道不是讲过么,血狱鬼府的与此界环境差异很大。人们呼吸的正常空气,对那些妖魔来说,很可能就是致命的毒气。

    余慈一直怀疑,这一波妖魔来势凶猛,偏又不往上走,甘愿留在这相对荒凉的地方,除了天裂谷与之相克的物种圈子,很有可能就是幽暗地域向上的环境,超出了它们的承受极限。比如头顶上这个,位置相对而言比较靠上,反应也就更为严重。

    当然,这一点对现在的余慈来说,也是老天爷帮忙,他现在就准备持剑上去,把那路障清开。

    然而在他就要动手的时候,忽又上探的身子又缩了回来,且又向下滑落一段距离。因为在照神图上,出现了新情况。

    有个黑影,正从喘息中的妖魔的侧面爬过来。

    是新的妖魔?

    这是余慈的第一个念头。

    在照神图中显现的,是一个非常古怪且丑陋的家伙。其体型非常接近于常人,躯干四肢都与常人无异,然而头部,却像是被利器扫去半边,只有下面的牙床、下颔部分还有留存,乍看去,倒更像是一具爬行在崖壁上的残尸。

    呃,残尸?

    余慈脊背上忽地泛起寒意。他注意到了,这家伙身上,分明披着一层布帛,虽然已经是破破烂烂,不成样子,可是那绝不是一个妖魔应有的东西——余慈在照神图中看了这么多天,非常清楚,这里每个妖魔都是身无寸缕,完全赤裸的!

    虽然妖魔也有智慧,不排除有一些特殊的家伙会和人一样,服衣冠,讲礼仪之类,但在此时,在照神图中,余慈可没看出半点儿类似的苗头,相反,他看到的只是那怪物身上越来越熟悉的某些特征。

    首先就是那层破破烂烂的衣物,虽是损毁很严重了,可余慈还是觉得非常眼熟。且从形制来看,那不是一件寻常的衣物,倒像是一件……僧衲?

    然后就是那仅存的半边下巴。看上去确实很恶心,不过那尖细收窄的形状,分明给过余慈非常深刻的印象。结合这个来看,便连这怪物的体型,也是眼熟很哪!

    余慈在怪物身上再打量几眼,忽有所悟,举起了手中的纯阳符剑,虚空比划两记,再去看照神图,脑中却是灵光一现,那个答案已经顶到了嘴边。

    便在此刻,半截脑袋的怪物已经进了妖魔的感应范围,也没有刻意地掩藏声息,那妖魔即使是状态糟糕到了极点,也有所警觉,回过头去,对着来意不善的怪物露出了獠牙。

    怪物便在此刻发动,朝着妖魔扑上去,但是那速度倒也平平,便是病痛中的妖魔,也要强它一线。所以转眼间就是攻守易位,妖魔强打精神,粗壮的手爪只一掌,便险些将那怪物砸到悬崖下面去,怪物则反手揪住妖魔前肢,与之厮打在一起。

    这种争斗,全无技术含量,却又是妖魔、尤其是低等妖魔最常见的手段,一时间倒是打得热火朝天。那病痛妖魔虽是呼吸如拉风箱一般,却还是占据了上风,窥得一个机会,张口朝着怪物脖颈处咬下。

    便在这时,那怪物因半截脑袋不在,而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喉腔中,突然射出一道黑气,扑面打在妖魔头脸上,随即便是轰声爆燃,化为一蓬黑焰,将妖魔的脑袋全都包裹进去。

    妖魔的惨叫声,便是余慈这边也能清楚听到。而照神图中,妖魔更是奋力挣扎,而那半截脑袋的怪物则是死死扣住它的身体,不管怎么撕打,都不放开。只一会儿,那破烂的僧衲便给扯得粉碎,便连身上的皮肉都撕下来许多,但妖魔的挣扎分明也弱了。

    余慈看得眼也不眨一下。此时妖魔头脸处的黑色火炎也慢慢转弱,但不是正常的熄灭,而是顺着妖魔头部的耳目嘴巴等窍穴,生生地渗了进去!

    妖魔的挣扎彻底消失,只余下身体有一阵没一阵地抽搐。便在这时,锁拿着它的怪物那已变得乌黑喉腔中,又流出一道黑气,颜色与前面相比是淡了些,可是蜿蜒游动之际,却是活灵活现,像一条黑皮蛇,沿着双方勾连的肢体游走,从妖魔大张的口腔中钻进去。

    这一刻,半截脑袋的怪物一切声息消失,先前如铁箍般锁拿妖魔的手臂,也软软垂下,妖魔身体往下坠,但坠不及数丈,忽地一声怪叫,伸手扣住一块岩石,止住跌势,此时它又哪还有气息奄奄的模样?

    余慈握紧手中纯阳符剑,悄无声息地又退后一些。头顶上这事实在是诡异万分,由不得他不小心。

    他凝神再看照神图,只见图景中,半截脑袋的怪物真真正正变成了一堆死肉,挂在崖壁凸起处,没有半点儿生命的气息。而先后被黑火、黑蛇钻窍而入的妖魔,却是双眼闪亮,灼灼生光,在崖壁上走了几步,又伸伸胳膊甩甩腿,然后又摇摇头,在依旧急促的呼吸中叹了口气,似乎很不满意的样子。

    这种非常高端的人性化表情,余慈还从来没有在类似的低等妖魔身上见过。

    然后,这妖魔稍稍辨认方向,走了一道向下的斜线,朝北方去了。

    余慈一直通过照神图观察,看着妖魔远去了七八里路,这才翻身上来,来到那个半截脑袋的怪物跟前。

    僧衲、身形、尖下巴!除了这些已经观察到的信息,余慈还特意使剑挑开了怪物胸前的肌肉,显露出来的左侧肋骨,分明有一些陈旧的裂纹,另外,扑入鼻端的浓重腐臭气里,依旧残留着些许似曾相识的气息,这一切的一切,让余慈心中的猜测愈发地明确:

    毒蛇和尚……不,应该叫他证德!

    更确切点儿说,是几个月前,被余慈一剑削掉半边脑袋的证德和尚的尸体。

    余慈认为自己应该更惊讶些的。

    按照常理,证德和尚的身体早该高度腐烂了,当然,在天裂谷这特殊的环境下,更可能的归宿是被嗜血的猛禽凶兽分而食之,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来。

    但现在,就是那样一个“人物”,以这般形象出现在他眼前,还与妖魔上演了一出肉搏大戏——也亏得余慈在天裂谷中历练多日,承受力与日俱增,面对这种情况,脑子的运转反而愈发地快捷。

    如果将时间推前数日,余慈或许会认为,这是天裂谷内一种特殊的寄生妖物,随时更换宿主,获取新的身体。事实上,很久以前,在双仙教时,余慈也见过紫雷大仙蓄养过类似的妖物,甚至拿近侍仙童当验证过两回,以研究某种长生之法,后来又不了了之。

    这种妖物,在修行界并不少见,放在这里,也是说得过去。

    不过,在经历过某件事之后,余慈觉得,还有一种可能,要来得更现实些。

    前几日,他攀上谷顶,恰好遇到屠独老怪和万灵门、玄阴教、净水坛的那场冲突。随后,通过照神图,他看到了,那场古怪的交谈。在玄阴教传法仙师明蓝的暗示下,不知身在何方的净水坛住持伊辛和尚,突然附魂在他徒弟身上,传谕接谕,演了一出好戏。

    和双方莫名其妙的关系相比,伊辛和尚那种诡谲妖异的手段,显然给余慈留下了更为直观和深刻的印象。

    至少他由此多了一个认识:净水坛的法门很邪门儿……

    有那样的场面打底,眼下证德和尚再出什么手段,余慈都可以接受了。

    另外,还有一个他比较在意的地方,就是从证德喉腔里第二次流出来的黑气,是一条毒蛇模样。而他在绝壁城打探的消息,净水坛修炼有成的和尚们,不都是与毒蛇肖似么?

    也许,刚刚是一场“夺舍”?

    余慈在证德身上扫了最后一眼,转而将视线盯上了照神图。他必须要重视起来,因为若证德和尚健在,他当日斩杀卢全、许老二的事情,必然会给翻上来,这会给他添非常多的麻烦。

    他想追踪过去,可是才一举步,便有些为难。如今他的身体实在是到了极限,每一处肌肉骨头都在发出呻吟,要以这样的状态进行追踪,也许还没靠到边儿上,便要失足跌死在深渊里,为人所笑。

    一个迟疑间,那疑为被夺舍的妖魔已经钻入了一片模糊的图景中。那里是一个还丹妖魔的领地,没有“一气三呼”之术的加持,余慈对此也无可奈何。以他现在的身体,又哪有力气动用“一气三呼”了?

    正皱眉之时,照神图上,那块模糊的图景竟是开始移动了,方向正是屠独老妖怪那边,想必是这位强力妖魔也忍受不住还丹修士神魂的美味,准备去捕猎。这一下子,模糊区域移换,原来的地方清晰地显露出来,余慈一眼便盯上了目标,却见那家伙此时正藏身在一块相对隐秘的岩隙内,蜷曲着身子躺下,像是……

    睡着了?

    ***********

    囧,这个老朋友出场,就不用欢迎了。但是敝人的作品还需要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点击收藏红票啥的,统统要摆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