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反弹

    刚刚余慈连连发两剑,有如电光石火,非但速度绝顶、剑气强绝,且在高速下行的状态中,对时机的把握也是分毫不差,甚至还借力缓了一下几乎要失控的速度。这种眼力手法,一看便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与那些纯以上乘剑诀压人的家伙截然不同。

    这时候,屠独开始有些了解黄泰的申辩了:“若是这般水准,还有那些诡诈心思,刘四维死在他剑下,也是不冤。”

    但越是明白余慈的水准,他心中便越有一团火焰烧得厉害。

    小辈活泼得很哪,欺老家伙烂肉一团,比不上你么?

    想到远在万里之外,随时都可能断气的残弱之躯,屠独想咬牙,但很快便记起来,他有很久没有尝到“咬牙”是什么滋味儿了。

    余慈不知自己已被屠独恨得咬牙切齿,因为他此时根本顾不上别的,眼前心中,完全被前所未有的凶险和刺激填得满了。

    他从来都没有把自己的生命寄望于屠独会遵守那个所谓的禁令,也从来不认自己的目标就是脱开屠独的追击,安然逃遁。相反,他要屠独追下来,追到天裂谷深处来,最好是一直追到四十里以下的幽暗地域。

    所以,从隔空交锋开始,他一直在撩拨、却从没有真正地激怒过屠独。整个过程像是放出的渔线,而他本人就是钩上的香饵,引着屠独前来。

    屠独确实追了下来。

    按照后面最理想的状况,余慈的计划应该已经进行到了尾声。因为在这个地段的正下方,有屠独绝不会想到的情况:

    数以百计,不,现在应该是数以千计的妖魔,已经在幽暗地域中扩散开来,像是一片致死的瘟疫,飞速蔓延。

    在鬼相花尚未送达的这几天里,“入口”处时刻都有妖魔涌入,大部分在无所凭依的虚空中坠入深渊,但终究还是有一些存活下来,慢慢形成规模。

    余慈没有具体统计过有多少妖魔聚集在天裂谷中,也不知为什么这些凶残的怪物,没有继续往上爬。但这并不妨碍他以此为契机,给屠独下套。

    他依据的就是止心观中,于舟老道曾对他说起过的那件事:

    还丹修士以上,气机放射过远,其血肉神魂对妖魔乃是大补之物,一些妖魔可在百里之外,感应到这股气息,追摄过来!

    余慈的计划就是,让那些妖魔感觉到屠独的气息,把他视为美餐,然后追过来!

    毫无疑问,这是冒险。

    余慈非常清楚,没有任何试验,仅根据于舟的闲谈,便定下这种计划,轻了说是冒险,重了说就是愚蠢。但他还是选择了这条路,尽人事而听天命……当然,要是老天爷真不愿意,他还要再争上一争!

    大概是真不愿意天底下除了自己之外,再有那么一个算无遗策的家伙,老天爷表现得确实是不那么情愿的样子。

    其实按照于舟讲述的理论,早在悬崖之上,就应该有妖魔注意到阴神出游的屠大长老。当然,也许是与天裂谷的物种圈子相克,那些妖魔有什么顾忌,也没没有妄动,但到了天裂谷中,到了足够的深度,那些妖魔还忍得住?

    余慈就是抱着这个心思,闷头下冲,可老天爷偏要给他开个玩笑。

    那些妖魔还真忍得住。

    十里、十里、三十里……深度在增加,去除最初入谷时争取的那段距离,在屠独的有意纵容下,余慈已经用这疯狂的跑法狂奔了二十里路,可下方的妖魔仍没有动静。

    事态正转向失控。

    即使有“先天一气”傍身,即使有牵心角护住神魂,可是在屠独刻意为之又持续不断的强压下,便是隔空百丈,日魂幡的热力也像是一个烧得通红的铁球,在他背上乱滚。

    躁乱的气机强势干扰着他的元气运转,由此再作用于他的肉身,使他每一个动作作出来,都要消耗比正常多出一成的力气。

    而当无数个“一成”累积,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时,余慈便开始失控了。他的速度超出了他的控制极限,脚掌也渐渐抓不住崖壁,至于方向的转折、危险的避让等等,更是提也休提!

    若非他今夜之前,千挑万选,选了这样一条最适合极速狂奔的路径,并将上下四十余里的地形牢记在心,他现在早已在层出不穷的障碍前粉身碎骨。

    直到现在,近三十里的深度,下方妖魔仍旧没有半点儿动静。在这个距离上,浓重的妖魔体味儿乘着上升气流冲上来,只在他鼻前乱滚,偏偏就没有任何进一步的意思!

    呜呜的风啸声里,这气味儿更像是深渊中伸出的大手,在漫山遍紧的讥笑声里,要拽他下去。

    真要下去,也只是一转念间的事吧!

    便在这种境况之下,余慈的心境反而安定下来。

    正如他评价先前在山林中决死拦路的白日府府卫:抱着绝望的心思去拼命,最后只会绝自己的命!

    余慈是有资格说这番话的。

    常年在生死线上打转,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越是在要命的时候,越要有必胜之心,越要有把握命运的自信。在这一刻,不用去想任何旁杂之事,只需要相信自己,坚信预设的计划,全不动摇,便是最强最可靠的破敌之策!

    所以,余慈脑中一切杂念都烟消云散,只还原为一个最简单的事实:

    这种局面,我也想过!

    余慈仍未动摇,因此,他开始使剑!

    所谓使剑,不是说真的返身拔剑与屠独拼命,因为在这一刻,他明白了真正的敌人所在。那不是上方屠独如附骨之蛆的威胁,也不是眼前闪掠奔流、随时会让他粉身碎骨的山石草木;更不是在上下左右盘旋跳跃的猛禽凶兽。

    至少,不仅仅是……真正的敌人,应该是将此三者统合,再彼此交错化生,形成的一个整体,或者更明白点儿说,就是他此刻感知、踏足、经历、乃至于对抗的这一片山谷天地。

    将繁难的归拢,把复杂的简化,便如他把对敌交战时的一切技巧,都化为生死二字,即合千头万绪为一股,再一剑断开!

    这就是余慈使剑的路子,是他剑术的精义所在。

    剑器对这片山谷天地毫无用处,余慈便没有发剑,只将一腔剑意运使,以自己的身体为介质,让肉身成为一把“剑”,在飞流的山石草木间,寻隙捣虚,从生死边界,开出一条路来。

    剑意含而不发,其驱动的剑气在体内堆积,一层又一层地垒上,与外界愈来愈强大的速度压力相对抗,最终达成危险的平衡。

    他就是这样,和这一片山谷天地对抗。

    早已经超过三十里了!

    日魂幡中,屠独惊讶的情绪越来越重。他一直在等着余慈肉体和精神全面崩溃的那一刻,事实上,他也一直觉得那时刻已经不远了。从谷顶到此地,不到半刻钟的时间,每一个瞬间,余慈都像是要在冲击下粉身碎骨,他的肉身也明显到了所能承受的极限,阴神感应之下,屠独甚至能听到对方肌肉骨胳濒临崩溃的微声。

    但下一刻,余慈仍然活着,他会从绝境中险之又险地擦过去,继续坠落。

    一回如此,两回如此、三回五回都是如此……

    他有完没完!

    在此过程中,余慈至少越过了四段陡然凸起的危险地形,还斩杀了十余只想占便宜的猛禽凶兽,更多的凶物想吞下这份儿“美餐”,但在那疯狂的速度面前,也只能徒负呼呼。

    平衡,关键就是平衡。也许余慈的速度还是处在彻底失控的边缘,但那也仅是边缘而已。余慈就踏在这生死的边沿上,保持着随时会土崩瓦解的平衡,大跨步地冲向无底深渊。

    这一轮疯狂的急降,持续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却是以惊人的速度,一路冲到了天裂谷下近四十里深度的地域。

    这里,天光完全被层层云雾吸收,更别提现在还是晚上,谷中完完全全是一片幽暗之地。屠独虽是不靠眼睛观察,可在这片地域,便是阴神感应,也受到许多限制,感觉很不好。

    屠独参加过当年与妖魔的争战,对这里不免有些忌讳。

    他终究是个有决断的,认为事情不能再拖下去,当即把自己心中那点儿恶趣味抹消掉,决定还是让自己的手段成为压垮余慈的最后一根稻草!

    日魂幡突然加速沉降,同时幡中阴神驱动咒力,开始运转一个叫“鬼域炎牢”的咒术,准备将余慈锁在里面,好好尝一回烤肉的滋味。随咒力涌动,千尺云雾开裂,分向两边。

    在开裂的云雾甬道中央,显出余慈的身形,而下方的余慈也似感觉到了什么,正自回眸,似乎被照射下来的强光惊得呆了。

    可也在这时候,日魂幡的火光照耀下,黑沉沉的云雾深处,一群奇形怪状的影子在蠕动,呼出的气息掺在雾气中,蒸腾而上。

    那是……

    “妖魔!”

    日魂幡中,突来的情绪冲击神魂,差点让屠独控不住幡。他不是用眼睛,而是用阴神感应察觉到了下方的惊人场面,这决不是什么幻觉!

    这里怎么会有妖魔?还是这么拥拥攘攘的一群?

    震惊之后,他第一个念头便是庆幸——还好他入谷之后,防护做得周全,否则,这些妖魔闻风而动,蜂拥上来,那可是要糟糕透顶。

    念头未绝,火光下,余慈弹了回来。

    就是弹了回来!

    **************

    反弹啊,要反弹!不但红票要给力,点击榜的阵地还要夺回来,请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同时召唤新书友多多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