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锁链

    余慈控制符箓的极限距离大约只有百尺,不过屠独老怪的速度又是何等迅捷。余慈回身驱符这么一耽搁,他便欺近了两三里路,而等到符力沿伸到百尺之外,他也正好凑了上来。

    “唔?”

    虽然符力潜而未发,可又哪瞒得过屠独?他清晰感觉到了虚空中蔓延的符力,以他的速度,避开符箓作用范围也并不难,不过,他有异宝护身,也想借此伸量一下小辈的实力,干脆不躲不闪,直迎上去。

    他的想法,也正是余慈的依仗!

    虚空中似有人怒声暴喝,仿佛是无限虚空之外,传说中的冥府鬼差到此,抛出了那条勾魂之索。咣啷啷一连串响动,一条粗/黑锁链,凭空凝就,与之同时,无数细密的符纹,像燎原之火,瞬间在锁链上串了个遍,随即又是“腾”地一声响,符纹灵光化为了森森黑焰,在锁链上燃烧!每一个跳蹦的火星,都是攻伐阴魂煞气的符咒!

    阴都黑律缚鬼咒!

    锁链虽是由虚空中灵光凝成,却是坚实得不可思议,更对一切阴鬼神魂有天然克制之力。相比之下,屠独则是凝成了阴神,激发出神魂深层最庞大的潜力,更有丹成后的密实凝练,绝非寻常阴魂可比。

    双方乍一碰撞,四野呼啸的寒风便是一静!

    陡然静寂的大气中,锁链虚空回卷,朝着屠独脖颈上套过去,哗啦啦的震鸣声清晰刺耳。

    经过南霜湖上,擒捉水相鸟那一回的运用,余慈对此咒的理解,已精进不少,更重要的是在天裂谷下,观察双头妖魔那未完成的惊人符法,在妖图鬼纹这一系统的奥妙上,具备了前所未有的深入认识。

    此刻他剥离一切多余的变化,只发挥此咒最本原的力量,愈见其精纯。

    屠独有些意外,但最后还是嘿了一声:“这种东西!”

    平地骤起阴风,一道咒力屏障瞬间生就,将回卷的锁链挡了一挡,随后咒力便生变化,仿佛一头凶兽凝而成形,咆哮着要扯断锁链。它也确确实实要扯断了,灵光凝成的锁链发出濒临崩溃的颤鸣,但是上面燃烧的黑炎却是愈发地狂暴。

    阴风黑火接连数次碰撞,漫天火星飞溅,砸在咒力屏障上,滋滋作响。屠独清晰地感觉到,他飞掠的势头被强行扼制了!

    没有肉身限制,从极动到极静,阴神也没有什么不适,可是“停滞”本身,便等于狠刮了他的面子!

    “这种东西!”他重复了前面的话,可这回,里面的意思又有不同。

    至于有什么不同,只有屠独自己最清楚。旁的不说,外发的咒力却是猛地提升了一个层级。

    一个“阴都黑律缚鬼咒”终于还是抵不过屠独阴神的强大。咯嚓一声响,锁链被咒力扯碎,化为无数细碎的灵光,四面飞散。

    屠独阴神没了钳制,速度骤增,强行突破飞散的灵光符咒,挟带的阴风也将残余的黑炎扫灭。但屠独也不能否认,在此瞬间,阴神感应乍暖乍寒,与平常绝对不同。

    那条虚空凝就的锁链,绝对威力并不甚强,却似是带来了冥狱之中,杀魂灭魄的法力,又像是专门针对他的毒素,想要注进阴神中去。

    “那小子,虽是为了鬼相花自蹈死路,却也像是有备而来!”

    屠独三百余年的阅历也不是白长的,自然看得出,前面小辈一路奔逃,看上去狼狈,可是每记应手都是有条不紊,尤其是回身这一枚灵符,更是可圈可点。

    神意锁定前面人影,他记起黄泰那蠢材曾说起来的一些事:“似乎这小辈对天裂谷非常熟悉,能在里面来去自如……嘿,看来倒是自信得很。”

    屠独抓住了余慈的最大依仗,心下倒是好笑:

    “自以为是的蠢货!”

    这是到现在为止,屠独给余慈下的评断。

    有了这个判断,屠独本想第一时间截击的,但心念转动间,还是缓了缓,只一耽搁的功夫,余慈已经越过了悬崖边,朝着深谷扑下去。

    余慈在虚空中坠落,旁边崖壁上一切凹凸变化都在心头流过,窥准一个机会,他猛地伸手,抓住一根粗壮的树枝,就像是在此地生存了数十年的老猴儿,勾枝踩石,几个纵跃的功夫,便又下坠数里,去势越来越快。

    可是再奔行里许,冷冷笑声便在他脑中响起,抬头看,迷蒙的虚空云雾中,有道淡淡人影悬浮,距离他不过十余丈远,也不知是何时超过去的。

    余慈身形倏停。

    屠独很乐意看到小辈脸上的表情变化,至少这让那张脸看起来不再那么出色。他应该再威严一些的,可是看到那张俊脸,他就忍不住想讥笑两声:

    “怎么不跑了?”

    余慈看上去还稳得住,至少还能自嘲着笑一下:“原以为屠老先生还在百里之外,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说着,他持剑抱拳,礼数周到:“屠老先生安好,久闻大名,睽违一面,今日得见,幸何如之!”

    屠独也笑,只是心里却没那么痛快。他本来想见到的,是余慈惊惶失措的表情,可是这小辈心理过硬,竟然还给他玩有理有节!

    所以,他尖锐的笑声里,便没有那么客气:“你这小辈的名头,几日来也常在我耳边聒噪,可是烦人的很!不过听府主说起,在止心观时,你小子可不是现在这等模样……据说,可是骄狂得很哪!”

    骄狂,这就是他给金焕的印象吗?余慈咧开嘴笑:“不敢当,和屠老先生令小儿止啼的威名相比,敝人差得太远。”

    这就是讽刺屠独对孩子下手的失格了,只是屠独修行三百年,哪会把这种言语放在心上,即便是在交谈,其阴森凌厉的神意从来就没有从余慈身上离开过。只要小辈稍有懈怠,他绝不会客套!

    不过此时,驱邪咒的效力还没有过去,余慈神魂依旧稳固,而且,这小辈的心思相当深沉,便是被堵住,也没有过份失措的表现。屠独神意扫描数遍,也没有发现明显的破绽,不免就有些迟疑。

    他不是不能强攻,只是以咒力攻杀神魂,最能可能的结果,就是将余慈打成傻子,甚至直接灭杀。可要知到现在为止,屠独存的都是生擒余慈的心思。

    这种情况下,屠独有些沉吟不决。

    那鱼龙之秘委实太过拿人,由不得白日府不重视。而且他自府中来时,金焕便反复交待,此子与止心观于舟老道有些联系,为白日府日后计,不到万不得已,斩断这根线只是下下之策,使之为我所用,才是正途。

    便是金焕不说,屠独对那个于舟老道也是心存忌惮的。当年天裂谷妖魔动乱,离尘宗和落日谷联手压制,更请来各大宗门高手,汇聚于此。屠独适逢其会,以其还丹修士的水准,也能参与其中。那段时间,诸宗最耀眼的修士里,便有这于舟一个。

    毕竟,以还丹修为,取得超越步虚修士的战绩的,也只有他一人而已!

    此后数十年,于舟似是经历了一件大失意之事,自请为止心观主持,在那里消磨时光,如今也是垂垂老矣,可虎威犹在。只要是经历过当年之事的,恐怕没人愿意去得罪那样一个恐怖人物。

    屠独阅历足够,心思狠绝,却不是个智计百出的角色。面对这个不大不小的难题,他也只好想办法先破除余慈的心防……

    不过这个时候,余慈倒是先发难了:“得见屠长老,固然是幸事,可这场面可真让人寒心。”

    余慈抱元守一,稳固内守,嘴上则一句紧似一句,“我奉于观主令,入天裂谷寻找碧空苓、鬼相花等六味药材,贵府司、丁两名管事横加阻拦,居心何在?我代贵府清理门户,贵府不思感谢,反而动手伤人,是何道理?屠老先生到此后,我本以为能寻个公道,偏偏又这般景象,却是何故?”

    寻找药材这个理由,倒是屠独首次听闻,这更加重了他心中的倾向。而且这顶大帽子扣下来,他也必须要做出回应。他神意阴沉沉压下,化出的言语,便是隔了一层符力屏障,也清晰可辨:

    “小子胡言乱语。以于道兄的神通,寻药之类的小事,何需请托你这小辈?虚言欺诳,真以为旁人都是你这般的蠢材?”

    余慈嘿了一声:“天裂谷是何等去处,屠长老真以为天下人不知么?”

    屠独忽然沉默下去,倒不是被余慈说服,而是由余慈的言语中,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他这么一思量,余慈已咬牙道:

    “离尘、落日两宗共立的止步碑,在长老眼中,如同粪土,如此气魄,小子是要瞠乎其后的!”

    小辈终于还是心虚了!

    等余慈说出这句话,屠独不怒反喜。

    这一刻,他彻底明白了余慈的想法,当下阴神震荡,化为刺耳的尖笑之声:“哦,你是说止步碑!不错,两宗并立此碑,警醒后人,见谷止步,免遭妖魔戗害,也不要给谷上惹麻烦。这理由好得很,本座也怕得很哪。万一这离尘、落日两宗找上门来,又该如何是好?”

    他怪腔怪腔地说完,忽又故作醒悟状:“咦,看到本座此番进来的,也就你这一个活口,你是不是在提醒,要本座杀人灭口?”

    话音方落,余慈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跳起来向下坠落。

    屠独嘿嘿一笑,凶厉神意轰声*,眨眼间撕裂了驱邪符形成的无形屏障,直捣进去。

    ***************

    当兄弟姐妹们看到这章的时候,《问镜》已经超过二十万字,也就理所当然地下新书榜了。首页链接少了一个,若想保住前段时间的成绩,只能通过大家更给力的支持。在此狂呼点击收藏+红票,一定要顶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