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咒法

    余慈腿脚发力,转眼闪到十丈开外,然而他也看到了,天上亮星分明也微微偏转了角度。

    再将眼光放开来看,不知从何时起,亮星、烟鹤和余慈本人,形一个固定的夹角,余慈动则烟鹤动,烟鹤动则亮星移,以此方式,牢牢锁定了余慈的位置。

    转眼间,亮星临头,却轰然爆散。黑夜的天空中,亮起一团刺目的强光,没有任何东西炸开,只有一层热浪扑面而来。

    掩住眼睛,隔了还有百尺,余慈便感觉到那边传递过来的恐怖热量,扑在身上便如火烤油浇的一般。偏偏这等高热渗到骨子里,又化为彻骨的冰寒,逼得他连打几个寒颤。冷热交替间,不自觉已出了一身汗,全身力气便在这身汗里,流失了小半。

    “够阴毒!”念头方起,头顶赤芒膨胀,如火流瀑布般倾泄而下,瞬间将他灭顶!

    余慈眼前刹那间燃烧起来,触目所及,全是跳动的火光,连接成遮天蔽日的幕布,要把他夹裹进去。

    “开!”

    怒喝声中,纯阳符剑的赤芒凝而不放,化为一圈有如实质的光芒,绕体回环。声势惊人的火幕转眼被赤芒剑气撕裂,外面相对清晰的空气透进来,与挤迫而出的火力迎面碰撞,发出轰声巨响。

    撕裂火幕,余慈半点儿高兴的意思也没有。因为就在剑芒破空之际,一层隐晦而强大的力量,像是平地起来的妖风,抓住他元神驭剑之后不可避免的气虚时刻,破体而入,瞬间把他体内元气运转弄成了一锅粥。

    这层力量披着火焰的外衣,却是晦暗阴森,无孔不入。余慈修为上差一截,又是猝不及防,当下便损了脏器,一口鲜血喷出来。

    “隔空数十里,伤人于无形……莫非这便是那飞星阴杀法?”

    这是屠独给出的下马威。

    自古符咒不分家,余慈精于符箓,对巫术咒法也有些认识。这时候,他记起从证严和尚口中听到的一个评价:要论修为战力,金大府主自然是首屈一指;可论及咒法神通,屠独老妖怪,可是当之无愧的绝壁城第一人!

    为了证明这点,证严和尚还举了许多例子。其中,号称可杀人于数百里之外的“飞星阴杀法”,便曾被其重点提及,现在看来,这一击,有八成就是了。

    他当机立断,不管周围择人欲噬的火光,回剑割破自己左手食指,凌空虚画,转眼就是一道“驱邪咒”书就。

    驱邪咒属于妖图鬼纹一系,是以妖鬼之威,行厌胜之法。符箓图纹浸着鲜血,在虚空中扭曲转折,色泽先是微红,颜色渐渐加深,等余慈画完最后一笔,图纹的颜色已经红得发黑,化为一个狰狞恐怖的鬼脸,在咧嘴大笑。

    这是余慈所能使出的最高等的厌胜法,也是这两天刚从《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中学来。

    没有犹豫,他口颂咒文,厉声发动。

    虚空中一声尖锐嘶啸,那符纹鬼脸蓦地一个大的扭曲,哧声自燃,火焰也是黑色的。转眼燃烧殆尽,里面却一道光,自黑焰中弹射而出,直直印上余慈眉心。

    脑际一昏,额头便是滚烫。此时不用照镜子,余慈也知道,他额头中央,必然已经烙上一个拇指肚大小的狰狞鬼脸,便以此鬼脸为中心,一个径约三尺的无形屏障铺开,挡住火焰中,丝丝流动的阴森之气。

    余慈符成,也不耽搁,手中纯阳符剑再起,认定天裂谷方向,闷头狂冲。

    平地里再次刮起妖风,吹得余慈脚下几乎站立不稳,但那刺入骨髓的阴寒终究还是被阻在外面,余慈把握机会,在咒力马上要形成第二波变化之前,撕裂火焰,冲击出来。

    带着沾染的火焰,余慈在地上一滚,随即弹射而起,向天裂谷方向狂奔。昏暗的天色下,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但冲天的大火不算什么,倒是火中蒸腾的烟气,却被赋予了极强大的咒力。

    “这就是还丹修士的手段。”

    若是以前,余慈或许还会惊讶一下。但是在天裂谷深处,目睹双头妖魔与鬼兽的大战后,他的眼光倒是高了许多。

    照神图中,火光闪耀处,扭曲的图景正在恢复,显示出这一波咒力正在散去,不过更远处,新的麻烦正追过来——和之前雾气“长线”的情况有些类似,但这回出现的,是一个非常刺眼的斑点。

    他知道那个雾气斑点的底细。也许随着他修为进步,图景的扭曲不像以前那么强烈,可是感觉是不会变的,那分明就是阴神出游状态的白日府大长老,活了三百年有余的屠独老妖怪!

    终于来了!长出口气,大敌当前,余慈心中反倒有种难言的轻松。

    事关生死,即使他不擅长事先布局,也努力设想了很多种可能。最轻松的当然是他一路领先冲进天裂谷,让屠独老怪在后面吃土,偏又乖乖地上套……事实证明,这也仅是理想而已。

    屠独的实力就摆在那里,即使他以照神图为依托,将计就计,趁屠老怪尚在百里之外,一路狂奔至此,却仍免不了吃他一记遥空咒法。这记小亏也再次给他提了个醒儿,要行非常事,务必要有非常之准备。

    不过到现在为止,意外还在他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再说了,和一个还丹修士作对,哪有一点儿亏都不吃的道理?

    再向照神图看了一眼,确认在其下方,那片重要地带依然如故,余慈再不多想,转身就跑。

    他脚下飞快,而对方则比他更强。在叶途介绍通神和还丹两个境界的差距时,余慈有一点记忆犹新。那便是速度!

    一般来说,通神修士通过符法等方式催运,一个时辰四百里路是能保证的,不过跑下来之后,也是精疲力竭,没有一两个时辰缓不过来。但放到还丹修士那里,不算驭器飞行,仅其本身的速度,便要超过一个时辰八百里,较通神修士足足高出一倍,而若是以阴神状态出游,还要再有提升。

    才跑出不到十里,忽有一道寒意,自虚空中来,从他头皮上一抹而过。初时还只是凉丝丝的,但转瞬之间,便如冷水浇头,让他的脑汁都结了冰。

    “被锁定了!”

    余慈咧开嘴,让胸口积压的紧张气息呼出来。他从不怀疑还丹修士的手段,所以也不介意高估敌人。屠独老怪展现出来的本事还在他的承受范围内,他加了把劲儿,速度再增,大步狂奔。

    山石树影,走兽飞禽从脸畔擦过,一个个扭曲了形体,让这世界变得光怪陆离。先天一气穿梭在在肌体的每一个角落,输送着源源不绝的力量,供余慈消耗。

    “先天一气”远未枯竭,但他的身体有点儿累了,而且他的速度受限于修为,无法进一步提升,而屠独和他的距离却越拉越近。

    下一刻,余慈有了一个清晰的感觉,屠老妖已经“看”到了他!

    阴森的寒气从虚空中蔓延过来,试图渗入他体内,又像是千百道细长的绳索,想绊住他的手脚。

    “又是咒法!”

    念头未绝,尖啸骤起。

    尖音并非是从空气中传导过来,而是直接在他脑中炸响!

    脑际轰声剧震,余慈几乎以为自己的脑壳要被掀开了,他一个踉跄,险此就仆倒在地,幸好他一直加持着驱邪符,神魂倒还稳固,并没有被一下击溃。但这时候,他也觉得头面有异,伸手一抹,才发现鼻腔、耳窍都沁出血来。

    “这家伙……最初的设计还是低估了他!”

    余慈知道自己落入了绝对的下风。虽说这也是预料中事,但屠老妖的咒法诡谲,还是让他大开眼界,这种手段,无需近身,便能发挥出最可怕的力量,他自修行以来,还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

    便在此时,脑际又传来一阵冰寒,八九里路的距离,对屠老妖的咒法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其神意竟然能够破开余慈的本能防护,掺着屠老妖独特的印记,转化为余慈可以理解的冷笑声,在他脑中回荡:

    “交出寻找鱼龙草的秘诀,本座给你一个痛快。”

    余慈可没有屠独十里传讯的手段,也不想就此纠缠不清。干脆澄心静意,凝神抵挡对方神意入侵,同时催动驱邪符残余的符力,脑中却也一清,屠老妖的冷笑声便似隔过一层厚厚的墙壁,变得模糊不清。

    此时,余慈距离天裂谷的悬崖边,不过就三里左右的距离,堪称近在咫尺。当然,屠独的速度更快。照此情形下去,这个老妖怪说不定就在能在余慈扑入天裂谷之前,将他拦下。

    还好,余慈特别为这老东西准备了一手!

    动念间,一道事先书就的灵符从照神铜鉴的青光灵引中滑出来,被他握在手中。此时,屠独老怪已经追近到五里之内,这地方恰是块山间草甸,地势平坦,一览无余。余慈扭过头,似乎已看到了背后浓重的黑暗中,那点虚淡至无的人影。

    他手指内合,捏碎了符箓。

    ************

    不管写什么书,总希望吸引尽量多的读者,这点是不会变的。如果吸引来的读者都能喜欢上我写的书,并都能理解我在书里希望表达的一点儿情感或思想,那则是我梦寐以求的境界,我一直往这上面努力。在达到此遥远的境界之前,点击收藏红票什么的,可是万万不能少啊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