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追求

    这雾起得的蹊跷,事先没有任何征兆,突然就弥漫开来。雾气浓重偏又范围极小,就笼上这数亩山林,蒙蒙不散。远方最后一声惨叫声已经非常接近,雾笼的山林中,四面聚拢的人影都变得模糊起来,影影绰绰,又混乱不堪。

    黄泰先是迷惑,但某个念头闪过,他的脊柱一下子冷森森的,如浸冰水。

    他是见识过余慈一击中的,远遁无踪的本事的。这种环境,视野不清,人影杂乱,岂不是最适合那厮的发挥?不,说不定这雾就是余慈的手笔,那厮就隐身在雾中,伺机下手!

    有了这个认识,黄泰怎敢怠慢。当下阴神微微振动,便像是甩开一张由神识编织的大网,将近三十丈方圆全部纳入感应范围。

    这种阴神感应,范围广大,感应清晰,方圆三十丈内,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模糊感应范围甚至能扩及一里之外,非常厉害。但神魂之力消耗甚大,也格外承受不住直接攻伐神魂的咒法之类,所以他一直都非常谨慎,但在此时,他实在忍不住了。

    神意大网笼罩之下,范围内所有生灵的神魂波动都清晰地映现其上。生灵之神魂个个不同,在黄泰这等修为的人物把握下,任何细微的差别都是最醒目的标识。

    他命令手下在旁边护卫,自己则全力感应。刹那间,附近激烈运动的府卫位置全都被收拢其中。可是,最关键的那个……余慈在哪里?

    黄泰脑子有些懵,但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豁出去了!

    一咬牙,一直在肉身内伺主导神意的阴神,陡然出窍。没有了肉身的限制,阴神感应的敏锐程度瞬间提升何止十倍?在此瞬间,他“看”到了,在山林某处,一股冰寒冷澈的气息正融在浓雾中,随风飘动,无声无息地逸向远方。

    那气息几乎与浓雾融为一体,结合得是如此紧密。若非阴神强行出窍,带动神意大网激烈振荡,与周边生灵神魂产生干扰反应,这回又要被瞒过去!

    那位置是……西面?

    阴神瞬间没入顶门,黄泰激零零打了个寒颤。他虽然成就阴神,但距离阴神出窍神游还有那么一段距离。阴神在未臻圆满前暴露在天地间,纵然是连月光都没有的夜晚,也是微有损伤。

    他强压下身体不适,破口大骂道:“后面,那王八蛋在后面!”

    在黄泰的驱使下,周边府卫亲卫一窝蜂似的冲过去。黄泰也跑出两步,可很快他就绝望地发现,目标必然是有一流符法加持,速度快得惊人。除他之外,这里没人能够追得上。

    在广阔的山林中,若大队人马不能形成合围,他一个人追上去,又有几成把握能将那个狡猾如狐的家伙留下?

    又想对方几乎要彻底与云雾融而为一的诡异手段,黄泰不自觉停下脚步,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天裂谷中,对方能够来去自如,将他们一帮人玩弄于股掌之上——有这样的本事,在天裂谷中,不正是如鱼得水?

    前方,余慈的身形已经完全消融在夜色里,但没有雾气的遮掩,他神魂独特的波动,也如烛光般燃烧,闪闪灭灭中,指明了方向,却也随时可能脱出感应范围。

    黄泰惨然一笑,终于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玉符。

    这玉符上面廖廖几道符纹刻画,阴气森森,灵光闪耀。这不是他的手笔,而屠独赐给他的应变之策。

    黄泰却希望一辈子都不要用到这个。他还记得很清楚,在他接过此符之时,屠独笑眯眯的言语:

    “白日府立派百多年,难得有这么一次机会,本座倒真想试试,擒捉那么一个小辈,滋味儿如何?”

    黄泰明白,若老家伙真的试了,他在白日府的未来,必然是黯淡乃至于悲惨。但放跑了余慈,那他的未来……他也就没有未来了!

    再不犹豫,阴神驱动神意灌注其中,随即一把将其捏碎。

    “嘶”地一声响,一道若有若无的烟箭飞射而出,飞不出半里,烟箭受风压冲击,形体陡变,丝丝缕缕的烟气化为根根素羽,几次曲折变化,竟化为一只巴掌大小的仙鹤,其势悠悠,速度却一点儿不慢,转眼飞得无影无踪。

    看着烟鹤成形,黄泰身上一软。却不是耗力过大,而是他明白,他终于挥霍掉了屠独赐给他的最后机会!

    他的牙齿挫得咯吱作响:“王八蛋,待捉你回来,我必让你后悔生在这世上!”

    黄泰从来没有怀疑过余慈的命运,在他看来,有白日府首席长老、成名数百年的还丹修士屠独亲自出手,那小子的悲惨结局已经注定了!

    ***************

    远遁的余慈暂时体会不到黄泰的复杂心思,刚才他以“雾流驻影符”为障眼法,以雾化剑意驱使肉身,使出近于隐身术的手段,已是把近些时日来,对叶缤剑意的理解运用到了极致。数里路跑下来,隐然已有些疲倦。

    这种身体发虚的感觉,他已经很熟悉了。叶缤赠予的剑意确是神技,然而对他来说,负担也是很大。经过这些时日的熟悉,他明白,以雾化剑意出手,最多五剑,他就要全身虚脱,超过身体承受的极限。

    还好,他还有“先天一气”造就的强悍回复力打底,几口呼吸的功夫,这倦意便一扫而空,全身又都充满了力量。

    然后,他打开了照神图。

    冬夜山林在淡青光雾中悬浮,依旧是倒扣的海碗形状,颜色略有些发深,忠实反映了天裂谷附近天色明暗的变化。余慈的心念在其中略作转移,很快就发现虚空中那只小小的烟鹤。

    “果然是飞鹄魂符,姓黄的还真是没有半点儿创意!”

    这符法他也会,是属于妖图鬼纹的范围。成符后,能够捕捉数十里范围内的特定阴魂鬼气、神魂波动,用以追捕定位,最恰当不过。之所以说是“果然”,是因为前日,屠独老妖怪将此符交给黄泰时,他正好用“一气三呼”之术加持的照神图从头看到尾,没有半点儿遗漏。

    然后,屠独老妖怪就应该追上来了吧。

    余慈慢慢蓄养气力,步伐自然放慢,他重新开始画符,将其封在照神铜鉴的青光灵引中,因为要照顾封存的时限,这个时间必须把握得比较精到才行。

    三道符箓书就,心境从空明的状态中退出,自我的情绪泛起,说实话,他现在实实在在有些紧张,也因为紧张,脑子想的东西更多了一些:

    他生来早熟,七八岁时,已经有一些比较明确的自我规矩,然而在双仙教五年,他却几乎没有干过任何心甘情愿的事,所以十三岁后,他获得了自由,就努力让自己每一件事情都做得顺遂心意、做得心安理得。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他乐此不疲。

    他追求长生,是没错的。但他追求、或者说是向往的长生,绝不是紫雷、赤阴双仙那种凶残狠毒,也不是白日府、万灵门那种蝇营狗苟,而是一种、是一种……

    怎么说呢?余慈暂时想不到确切的形容,但他明白,那应该一种令他无比满足、无比快乐的长生。

    要求似乎非常高,但对余慈而言,这不过份。因为对他来说,长生是一切意义的集合。这个“意义”,便是对他“有意义”的事,他追求和向往的一切,都可以且应该归入这个范畴。

    如果不能达到这个标准——那种长生,还是长生吗?

    所以,很多时候,他会干一些在旁人看来很莫名其妙的事:与道德无关、与利害无关、与是非善恶无关,这里面有且仅有一个充足的理由:

    他满足、他快乐、他享受!

    余慈咧开嘴,无声而笑。

    照神图中,后面烟鹤已经追近了,不过,到现在为止,五十里范围内仍未出现什么碍眼的东西,他还有比较充裕的时间……等等!

    那是什么?

    照神图青光弥漫,内里却有一个很碍眼的雾气长线,从边缘处沿伸过来,跨越山川河流,贯穿半个照神图,高速迫近,朝着他冲击过来。

    放在最大比例的照神图中,这条雾气长线只是一道蛛丝粗细,可是若切换视角,贴近去看,便知这条所谓“长线”,其实是由周围一圈扭曲的光影拼合起来,粗有合抱,且直径在不断地扩大,那是某个惊人的力量穿越虚空时,留下的痕迹。

    为了节省气力,以应对后面可能到来的艰苦局面,余慈没有运用“一气三呼”之术,现在照神图的清晰度便受到限制,所谓的“还丹雾霾”,又出现在图景中。

    不过,这看起来可不像是还丹修士!

    说起来,余慈对黄泰的计划了如指掌,但对屠独的打算,仍处于猜测阶段。以屠独的身份和能力,没必要把他的计划巨细靡遗地通知下属,他一个人,就是超过黄泰等人数倍的强大的力量。

    余慈知道自己在冒险,可他偏偏有一以贯之的冒险理由。

    长吸口气,稳定心绪。他飞快地测了下长线伸展的速度,答案是:一瞬千尺!这不是一个还丹修士所能达到的飞行速度,只十余息的时间,五十里的距离便被抹消掉!

    猛抬头,此时此刻,已不需要再用照神图,余慈只凭肉眼,便看到山岭后的天空中,一颗灼灼亮星破空飞至。亮星赤光角芒,其大如斗,横亘天际之时,便如彗星曳空,可是那轨迹,分明朝下来的!

    *****************

    突然想到,这种行为模式,如果鱼刺兄是个罪犯,他一定是个快乐犯……阿弥托佛!趁星期天,大力求点击、大力求收藏、大力求红票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