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截杀

    “你能指望一个几十年僵卧床榻,空有一身本事,却只能慢慢等死的家伙和常人一个模样?”

    证严和尚话中满是幸灾乐祸的味道:“屠独是个老家伙,所以生平最恨年轻人,尤其是史家小丫头这种相貌一流,活力充沛的小家伙。这种人会让他嫉妒得发狂,非要毁掉才甘心。刚刚他竟然没有下辣手,已经很出乎我的预料了。”

    余慈斜睨去一眼,未及回应,和尚又咝咝笑道:“说起来,你也是相貌一流,修为更是精湛,正是老家伙最讨厌的那种,要小心哪!”

    说着关怀的话,可那证据怎么听怎么像期待着双方碰头,再拼个你死我活。

    这和尚的性情真不讨人喜欢!不过,这倒是一个有用的讯息。

    余慈沉吟片刻,又笑道:“我是外来人,对绝壁城不熟,不知道证严师傅可否为我多介绍两句,这个屠独老怪究竟有什么厉害之处?”

    证严昏黄的眼珠发出微光,给人的印象便是阴冷无情,但可能是在照神铜鉴中看到了一些隐秘的细节,余慈却感觉着,此人内心的情感非常之丰富,与外表大相径庭。

    和尚看了余慈好半晌,嘿然道:“若我是你,必须是有多么远跑多么远,哪来这么多废话。”

    “知己知彼,跑起来才能不被追上啊。”

    余慈笑眯眯的,话里话外却是十成十的认真。证严和尚感觉到了,不免有些疑惑,但很快又咝咝发笑,将这情绪掩饰住:

    “说说也没什么,广交朋友总是好的,只不知我这好心送出去,能否换来万灵门那杯羹?”

    这话说得真直白,也有点净水坛首席弟子的风范了。

    不过,在余慈分明没有正面回应的情况下,证严和尚也并没有缄口不言。而是兴致非常高地和余慈聊起了屠独的种种传说,甚至后面还自由发挥,说起绝壁城几十来的形势变化。

    两人的交谈一直持续到夜色将至,万灵门全部拔营而走,才算告一段落。

    然后,证严和尚就那么拍拍屁股,招呼都不打一声,转身离开。

    看着和尚远去的背影,余慈沉吟良久。经过这么一番不算交流的交流,他感觉到,这人虽然和死在他剑下的毒蛇和尚好似一个模子里出来的,面目可憎,还有一口毒舌,甚至也不算是什么好人。但却有一种骨子里透出来的万事不放心上的随性,这性格发展到极致,就是缺乏上进心,不看重面子、尊严,以至于油滑。

    净水坛竟有这样一个首席弟子,确实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

    不过,余慈还没有忘记,之前和尚与玄阴教传法仙师明蓝之间的交谈。姑且不说话中透露出多少讯息,只是最后,两人诡异的态度变化,就让照神图前的余慈大开眼界。

    在二人态度变化之初,余慈便看到了,证严肉身之中,闪耀的阴神光芒剧烈变化,转眼间亮度提升,映得图景发花,微微震荡,若换算成修为,那一瞬间,证严至少要强了四五倍。

    从当时的情形看,余慈可以肯定,中间与明蓝交谈的那位,不再是证严,而是那时不知身在何方的伊辛和尚,也就是净水坛的住持,绝壁城排名前五的厉害人物。

    这世上果然是各类秘法层出不穷,这种说话间便能附身在他人身上的诡异法门,余慈以前连想都没想过。

    但比法门更诡异的,则是净水坛和玄阴教之间的关系。

    据余慈所知,净水坛名托佛门,实是一个藏污纳垢之所,自主持伊辛和尚以下,几乎找不出个好人来。因为绝壁城中形势,和万灵门大致站在同一阵营,算是白日府的对立面。

    玄阴教则是传说中东方某个大宗门的分支,十年前刚刚迁到绝壁城,基本秉持中立,一直在平民百姓中传教,几乎不涉入绝壁城事务,像是这回到天裂谷搜索宝藏,已经是十年来少有的积极了。

    就是这样泾渭分明的两个宗门,两位宗门内均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在荒郊野外上演一出宣谕接诏的戏码,岂不滑稽?

    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再想到明蓝多次提到了屠独和天裂谷中的所谓“真形仙蜕”,话里话外透露出来的意思,令余慈心中凛然。似乎,他触摸到一个非常了不得的计划……虽然这计划马上就要被某种更强大的力量强行中断了。

    不过呢,他这边,还有一个小小的计划,在脑中慢慢成形。

    ************

    人的名,树的影。

    最俗的话,往往就是最真的理。万灵门、净水坛、玄阴教三家原本热火朝天的寻宝行动,在屠独驾临后不到一个时辰,便一个接一个销声匿迹,万灵门甚至已经打点行装,回返宗门。只有白日府的修士,提起了心气儿,每日里在天裂谷中上上下下,全情投入,搜索那未知的宝藏。但那几十号人,在无边无涯的天裂谷中,便像是几十只蚂蚁,所做的工作,与大海捞针无异。

    总体来说天裂谷周边一下子安静下来,静得让人心中发毛。

    前几天堪称是谷中风云人物的余慈也消失了,像是怕了屠独的威名,在占了便宜之后,溜之大吉。

    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包括万灵门送、接“鬼相花”的修士,都做好了白干一回的准备。

    但是,当“鬼相花”按计划送达万灵门原驻地时,余慈便像是一个幽灵,趁着夜色突然出在那里,从护送的修士手中接过药草,时机把握得分毫不差,把两个在万灵门也排得上号的人物,惊得目瞪口呆。

    这是余慈两天来头一回出现在人们眼前,而他暂时也没有再次藏匿的打算。

    告别了万灵门的修士,余慈信步走在山林间,同时打开盛放鬼相花的盒子。正如成荣事先所说,盒中摆放着两朵鬼相花,深紫的花瓣和叶片共同构成了鬼脸形状,看上去非常诡异,与玉简上的描述一般无二。

    两株药材均经过处理,能够长久保持药性,倒省了余慈一番功夫。稍稍打量一下,余慈便将药材收起来,速度也开始加快。

    不过,没等他跑起来,外围山林中便响起一声呼哨:

    “余慈小儿,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辰!”

    嗓音依稀就是黄泰的,伴着这声音,山林中连续不断地有人影扑出来,距离虽还比较远,可是四面八面都有人影闪现,一时间谁知道这里埋伏了多少人?

    余慈却没有丝毫犹豫,在呼哨声响起的第一时间,就朝着西方,也就是天裂谷的方向狂奔。

    跑出没半里路,前面就有人斜刺里杀出来,三人一组,正是白日府亲卫组合。黑暗中惊鸿一瞥,余慈看到三个亲卫脸上虽是没什么表情,可剑势中分明就是决死之意。

    交手多日,谁人不知,余慈那令人心丧胆落的凌厉剑法?在生死交战时与之正面相对,有八成脱不出是个“死”字,即使是训练有素的府主亲卫结成战阵,也不会例外。

    然而,余慈却没有发剑,而是甩手扔出一道大日符,瞬间强芒暴闪,在黑暗中杀伤力更是惊人。

    三名府主亲卫都是瞪大眼睛,提防着余慈的恐怖剑法,哪里会想到竟是这般结果?他们的反应比当日的毒蛇和尚还不如,当下齐齐惨呼,眼睛已是受了伤损,决死的剑势自然土崩瓦解。

    余慈这才持剑冲前,轻而易举地从三名亲卫中间杀过去,不需要动用那雾化剑意,赤芒微闪,三名亲卫便都是喉头溅血,死得干脆利落,也是无比憋屈。

    “与人拼命,却拿绝望打底,不死何待?”

    作为以命搏命的行家,余慈有绝对的资格对三名亲卫表示不屑。当然,他更不屑的是黄泰那厮的手段。

    其实,今日黄泰的算计还是有些水准的。首先是从万灵门的内线处得到消息,抓住余慈前来接收“鬼相花”的机会,布置人手,在外围埋伏;其实也看准了余慈雾化剑意虽是凌厉,却只是头三板斧的杀招,将埋伏人手分散,以小型战阵的方式,给余慈添麻烦,迫使其运用杀招,逐步消耗气力,最后再一鼓成擒。

    这法子不是不可以,可是黄泰实在不是当头领的料子。他忽略了、或者根本不在意,经过多日来连续出昏招的表现,他在手下心目中的威望和地位已是江河日下的现实。犹自用“兑子”的方式,不顾惜手下的性命,只为了换取余慈雾化剑意的使用极限。

    在他看来,这法子很划算,可在手下们眼中,又如何?

    黄泰不知余慈的不屑,此时他还在五里之外,领着最精锐的一群手下,等在余慈的必经之路上。

    他也是下了重注,认定余慈不会放弃“熟悉天裂谷地势”这个最大优势,将重心全部放在西边——此次行动,是他挽回在屠长老心中地位的最后机会了,故而绝不容有失。

    夜间相对静寂的山林中,每一声喊杀或惨叫都格外清晰,虽是连不成串,但听得出来,目标分明就是朝这边来了。通过这声音还有预先设计的传讯之法,黄泰领着手下们在山林中慢慢移动,随时修正截击的地点,又像是一群饿急眼的野兽,就等着猎物靠近,便冲上去把他撕碎!

    偏在这时,起雾了!

    ************

    突然有疑问,敝人写的是凡人流吗?不知道答案,但不妨碍继续求点击、求收藏、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