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传谕

    明蓝轻柔平和的嗓音在这要命的时候响起来。虚空中,屠独缈无形质的手爪凝住,随即化为轻烟消逝。

    “明法师也知道是玩笑?唔,证严小和尚想必也是知道的,只有这万灵门的废物不明白……常年和死物打交道,脑子也裹了尸毒吧!”

    说着,他便哈哈大笑。直到这时,周围其余人等才算是看清他的形象。

    名震绝壁城上百年的屠老怪没让他们失望,此时“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干瘦老头儿,浑身上下也没几两肉。可是没人能轻视他,只因为在阳光的照射下,此人身躯竟然是半透明的,披身的黑袍更像是一层同色烟雾,缭绕不散,妖异诡谲。

    看到这副形象,没见识的会惊呼“白日见鬼”,而明白道理的则会道一声“阴神日游”,惊骇较无知者犹甚。

    明蓝比任何人都要淡然自若,她目注前方介入有形无形之间的阴神,依旧是笑眯眯的,额头眼角浅浅的笑纹愈显得和蔼可亲:

    “一别多年,屠长老精神如昔,令人欣慰。”

    然而不等屠儿回应,旁边证严和尚已经是抢过了话来:“哪里是‘如昔’,如今屠长老身体大好,真是可喜可贺!”

    屠独老眼眯起来:“小和尚是消遣我来着?”

    证严和尚笑吟吟地,只是以他那副毒蛇面貌,这笑容可绝不好看:“怎么,屠长老的身子骨还是那样?绝壁城到天裂谷两万里有余,阴神出窍过久,怕是有些妨碍吧!”

    这哪还是关心,分明就是最恶毒的诅咒。

    屠独的性子也是古怪至极,之前与一个八九岁的孩子斤斤计较,眼下对上证严,脾气却好的很:“好,很好。”

    阴神在虚空中微微波荡,显示的神情有些模糊,但言语是清晰的:“小和尚很懂事,代我向伊辛大师问好。他也是好手段,养出这么个好徒弟,本座羡慕得很哪!”

    那个“养”字落得极重,证严的脸皮抽动两下,陡地沉默了。明蓝似若无意地瞥来一眼,不再说话。

    看到证严和尚难看的脸色,屠独再次大笑,由阴神驱动的空气震荡发声,尖锐刺耳。随即,他便煞有介事地摆摆袖子,从前面明蓝和证严中间“走”过去。在擦肩而过的瞬间,丝丝寒气透过去,明蓝笑眯眯地不以为意,证严则皱眉后移尺许,让过正锋。

    直到这时,先前受屠独威煞所慑的万灵门弟子们才醒回神来,就近的弟子一拥而上,一个领头的向明蓝二人行过礼,也不多言,吩咐同伴抱头抱脚,将陷入昏迷的成荣和小九护住,召唤来天上血雕,将二人放置上去,匆匆退走,走得耻辱又仓皇。

    对面,黄泰自见得屠独现身以来,脸色就很是难看。等屠独走近,恐惧的情绪便难以抑止地扩散开来。他身后,府卫亲卫纷纷跪下行礼,衬得他像是一根木桩子。

    最终屠独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嘿嘿冷笑两声,自顾自地转了方向。府卫们都知道这位老大人的脾气,忙起身跟随,黄泰也迈动步子,脸色却是灰白僵冷,不见半点儿血色。

    等两拨人分别远去,附近便只剩下明蓝、证严和两人的随从,天地间空旷许多。

    这时候,明蓝忽然开口:“小和尚,你觉得如何?”

    “明法师怎么也和那老东西一个调调!”

    证严和尚的脸色已经好转很多,闻言抱怨一句,又咝咝笑道:“刚刚只顾得置气,明法师问的什么?”

    明蓝横他一眼,对这个外貌阴冷,内里油滑的和尚也没什么办法,只道:“我是问你,对屠长老到天裂谷来,可有什么看法?”

    证严的嘴巴很是顺溜:“那老东西托大的很,出窍神游,肉身远在万里之外,万一受创,连个修养的地方都没有——他真以为这天裂谷是绝壁城,人人都要让他三分?嗯,明法师是让小和尚我这么说吗?”

    “净水坛里出了你这样的人,也算是异数。”明蓝眉眼含笑,便是青春不再,也自有一番风仪。

    “我知道明法师的意思。”

    证严终究是见风使舵的行家里手,直接转到正题:“老东西还是非常小心的,刚刚阴神发力,虽是一片冰寒,内中却有阳和之气,出现这情况,可不像是神游万里之后。要么,老东西刚刚说谎,其肉身已运到附近,要么,肉身未至,却附魂在什么东西上面……”

    “你说日魂幡?”明蓝笑吟吟地回应。

    证严大赞道:“明法师明察秋毫。”

    对和尚的马屁,明蓝不置一辞,只道:“日魂幡可是他的心头肉,此番携来,莫不是势在必得?”

    “谁知道呢?”

    “是吗?”明蓝恢复了笑颜,“谷中传说的地仙遗宝,真形仙蜕,处处抓着他的心思。要是我阳寿将尽,肉身崩坏在即,听到有这样的好事,怕也忍不住要搏一搏,何况屠独呢?”

    证严咧嘴便笑:“明法师风华正盛,哪用得着……”

    他的话音突然断掉,只因明蓝以手比唇,这个动作似乎带着魔力,阻止他继续油滑下去。

    “我们不开玩笑!”

    虽是这么说,明蓝却仍在笑着,笑得和蔼可亲,证严和尚的笑脸却收了起来,换成一脸凝重。他还有些不太确定,声音低了一截,沉声道:“明法师……”

    明蓝摆摆手,旁边随侍都听话地退到一旁,见她这举动,证严和尚想了想,也示意自家弟子退开。那几人一直退到绝对听不到话音的外围,又背过去身子,将谨慎做到极致。

    这种气氛之下,证严似乎有些烦燥,狭长的眼眶内,光芒闪烁,皮肤上则透出一层青气,呼吸也粗重很多。相比之下,明蓝依旧是微笑着,却像是突然失去了说话的兴致,看着证严,一语不发。

    在她的目光下,证严的表现愈发地古怪,他开始张开嘴,大口地呼吸,喉咙眼儿里透出蛇一样的咝咝声响,但这声响几乎要为外围人员听到之前,又沉寂下去,而在他昏黄的眼中,则亮起一圈妖异的紫芒。

    看到这一切,明蓝眼角挑起,笑问道:“伊辛大师?”

    对此莫名的言语,证严和尚竟点了点头,因为先前的变故,他额头上浮了一层薄汗,此时也没有擦拭,甚至煞有介事地双手合什,向明蓝行了一礼:“请明示。”

    此一举动,以前的和尚也能做出来,却必然要有几分装腔作势的油滑。但这回,他从骨子里把那种气质剔掉了,纵然外形阴森丑陋,却能让人看到他的恭谨凝重。

    明蓝莫名地轻叹一声,语气随即转为低沉严肃:“上谕有言,少来多事!”

    这与前面一切言论都毫无干系,和尚的身子却是猛震了一记,没有任何迟疑地回应道:“谨遵法谕!”

    明蓝听他这么说,端凝的面色倏化春风,轻笑道:“意思可是传到了?”

    “是。”和尚的态度依旧恭谨。

    明蓝看他这模样,不由莞尔:“何必如此。你我不相统属,我这边也只是传达上意,大师这个态度,让我这后辈如何自处?”

    “哪里,应该的。”

    和尚露出一个笑容,但无论怎样,都是阴森难看:“两教同气连枝,彼此信重,不分彼此,更何况明法师一颗虔诚之心,两教无不佩服,这与辈份无关。”

    言罢,和尚再施一礼:“既然法谕如此,贫僧必然遵行不误。眼下事多,先行一步!”

    明蓝也施一礼,道:“不送!”

    等她微躬的身子挺直,身前传来了证严长长的吁气声。

    相较于之前,证严显得有气无力,他身上僧衲已是半湿,眼中那圈紫芒也消失不见。而且,他投过来的眼神也与先前不同,随性的态度不见了,而是带着些许恐惧,乃至愤恨。

    当然,更多的还是忌惮。

    明蓝轻轻叹息,然后,她做了一个非常令人意外的动作。她伸出手,抚上了证严的面颊,这个动作让和尚愣了,甚至忘了躲闪,被明蓝像哄孩子一样轻拍两下:

    “可怜的孩子。”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后,明蓝不再与他说话,唤上随从,转身离开。

    这算是羞辱吗?

    证严呆立半晌,没他的命令,随侍弟子也只能背着干站着,任冬日的冷风劲吹。除了呼呼的风声,天地间再没有其他的声息。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风声之外的声音将证严惊醒,他闭上眼,让几乎炸开胸膛的激涌情绪平静下来,然后冷眼回头,这一刻有人高呼:

    “前方道友请留步!”

    *************

    万灵门的驻地一片愁云惨雾,和万灵门四管事齐出不一样,万灵门在此是以成荣为主事,另一名挂长老虚衔的为辅。只是这名为虞玄的长老,虽也是个通神修为,却是最没有主见的,成荣和孙小姐这么昏迷着被抬回来,他立刻就慌了神,召集驻地的头目商议,偏偏控不住局面,会上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有人说要拔营而走,有人要固守待援,有的说要把伤者预先送走,还有的说路上伤者更不安全。几个头目谁也说服不了谁,可任是谁都要承认,此时此刻,屠独老怪的威煞便像是一座山岳,压在头顶,迫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正一团乱的时候,外面忽传来消息,说是净水坛首席弟子证严和尚携友人前来探视伤情。一窝子人登时面面相觑。还没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真正的好消息传过来:

    成荣醒了。

    虞玄长老长吁口气,抚了下花白的头发,觉得这短短半个时辰,他又老了十岁。

    小半刻钟后,成荣强支起身子,在病榻上接待了客人。一见到证严之后的那位,他因阴神受损,一直困乏难睁的眼睛一下子瞪大:

    “余先生!”

    **************

    道友请留步……我囧,不过说不定鱼刺兄以后会经常用这句。嗯嗯,也请诸位书友留点击、留收藏、留红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