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屠独

    带着这个猜想,余慈上行两里路,耳中一声呼啸,自极远处传来,再看照神图中,“入口”处的数万妖魔,似是得了号令,再次向着无形的障壁发动冲击,一朵朵丑陋的血花接二连三地绽开,而下方的阴影更像是卷动的黑潮,一波波推挤着涌上来。

    不停地有妖魔从中挤出来,然后再摔落到无底深渊中去,但终究还有更强力妖魔成功地突围,不过数息时间,照神图最下方这片区域,便是妖魔鬼怪横行,虽然它们似乎也没有再向上扩张的欲望,但一时的感觉,又哪得说得准。

    此时,“一气三呼”之术的效力终于用尽,图景瞬间蒙上一层阴翳,尤其是下方“入口”处,更是被冲天的妖魔气息干扰,直接化为虚无。

    “以后这地方再也来不得了。”

    余慈这时才想起来,于舟老道交给他的玉简中,有一味药材就是此种环境下生长,但既然出现这种情况,他日后势必要绕道而行。当然,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把这个消息及时传到离尘宗那边。

    他加速向上攀爬,同时非常在意一件事:“妖魔第一次被鬼兽惊退后,组织的攻势实在太快了,依然是那些妖魔,刚刚还抱头鼠窜,为什么突然就鼓足了勇气?”

    暗中有什么妖魔大佬在操纵吗?为什么又要打鬼兽的主意?

    至于猜想中的那一位,也对这边感兴趣?

    他很想得到答案,不过更切实的感觉是:这些事情离他太遥远了,也许交给离尘宗去伤脑筋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

    天裂谷的冬季深入得异常迅速,不过两三天的时间,寒意又深重一层,呼啸的北风吹过,便能把人的骨髓冻成冰。除非是通体精气神浑融如一,达到所谓还丹境界的高人,谁也不敢说自家真的是寒暑不亲。

    在天时变化的伟力下,便是像成荣这样已凝成“阴神”的修士,也要穿上厚一点的衣物防寒,此时在高空飞行,更是苦差事中的苦差事。就是现在时间宝贵,成荣也减少了自家武士乘雕巡行的时间和次数,免得冻出病来。

    可是偏有一人,像是和恶劣的天气较上了劲儿,乘雕飞行的次数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大大地增加了。此人当然就是万灵门的宝贝孙小姐,史心姑娘九丫头。

    成荣很明白女孩儿心中的想法,也没有正面地劝阻,只是以长辈的身份布置了更严格的功课,要求小姑娘完成,以尽可能地消耗掉她的精力和时间。

    这方法有点儿用,但未能治本。小姑娘稍有点儿空,就驾着那只已成为她专属座骑的血雕,在天裂谷上方盘旋,成荣也不好阻止得太明显,只能随她去了。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四天。

    其实成荣也没有太多时间管教孩子,现在天裂谷周边的形势对他们十分有利,白日府在天裂谷的精锐可以说是倾巢出动,全部沉到谷中追杀余慈,没有这些人掣肘,万灵门等势力便能够非常从容地开展工作,更重要的是,三家是有一些默契在的。

    除了一些个人间的小磨擦,万灵门、净水坛和玄阴教三家之间甚至可以说是其乐融融,你占你的地盘,我寻我的仇人,他找他的宝藏,慢慢的,三家势力的目的都变得模糊不清,只是那点儿默契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清晰起来。

    这一日,玄阴教的传法仙师明蓝和净水坛首席弟子证严联袂而来,说是商议解决昨天一起小冲突,成荣也是心知肚明,将二位各自宗门的重要人物请进帐中,仔细商议。

    谈了约半个时辰,上空忽然传来尖叫声。

    成荣最初听到时还没反应过来,等明白了,心脏差点儿就是塞在喉咙里。他冲出帐外,还没想出是怎么一个情况,小九已驾着雕儿降下来,小脸上惊惶不安:

    “白……白日府的人回来了!他们回来,余先生呢?”

    等成荣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旁边的明蓝已经微笑开口:“白日府的人回返,未必就是得手。余先生剑术高明,人也机警,全身自保也是有可能的。”

    只听这语气,不知情的还真以为她和余慈乃是故交。成荣此时也只有苦笑着应和了:“九丫头,明法师说得不错,余先生实力非凡,白日府的人不会这么轻易拿住他……”

    哪知证严和尚也来凑趣,一声佛号之后,便低低发笑:“要是真担心那个余慈,不妨直接去问吧,我倒想看看,黄泰那一拨人马,在谷下转了这么三四天,会带个怎样的面皮回来。”

    小姑娘一听便是跃跃欲试,看到这幕情形,成荣大感头痛。他真的不是能够随机应变的人物,被几方这么一挤迫,又想到渐渐成形的默契,当下从善如流:“白日府下谷多日,说不定有些新消息,我们且去探探虚实。”

    在九丫头雀跃的态度下,这理由实在苍白无力了些。

    成荣等主事各领着几名手下,在天上血雕的指引下,只花了小半个刻钟,便在路上“巧遇”了黄泰一行。双方刚打照面,那边黄泰就是脸上变色,竟是脚步踟蹰,进退不得的模样。

    这边哪个不是阅历丰富的人物,见状便知不对,再看黄泰身后,分明是少了几人,便连管事刘四维都不见了。

    不管是成荣还是明蓝,心中都是惊讶万分,但也知道不要轻易戳人伤疤,都在暗自寻思用个什么言语,套些话出来。可是他们却忘了,旁边有一个大麻烦。证严和尚远比两人的反应直接,已是咝咝发笑:

    “一别多日,不知黄老弟在谷中有什么收获……咦?刘管事为何不见?”

    一语既出,黄泰的脸色便是铁青。成荣和明蓝对视一眼,脸上都有些无奈,净水坛出来的人物,果然都是大麻烦,只这一句,黄泰便会恨他们一辈子。

    不得不说,小九是个冰雪聪明的孩子,她很快就察觉到气氛的变化,甚至猜到了造成此变化的缘由。小姑娘一下子兴奋起来,她从成荣身后探出头,仔细打量对面黄管事的脸色,再一次确认了自己的猜测,然后便猛扯成荣的下摆,小脸涨得通红:

    “耶,耶,成伯伯,余先生是不是打赢了,你看……”

    成荣暗叫了声“我的小祖宗”,忙把女孩儿扯到背后去。他倒不是怕得罪黄泰之流,而是他深知对方“千口蜂”法器的凌厉,万一真把对方逼得急了,如此近距离下,小姑娘的安全堪忧。

    小九努力挣了两下,抵不过成荣的手劲,只好在后面嘟哝:

    “余先生肯定是赢了,你看那人脸上,颜色真难看呢!”

    “是啊,确实是难看,难看到家!”

    轻悠悠的话音在小姑娘耳畔响起,却不是她熟悉的任何一人,然后,她看到前面的成荣、明蓝、证德三人齐齐回头,各人神情都不相同,但无一例外的带着惊色,其中犹以成荣为甚。

    前面三人的目光都从她头顶越过去,小姑娘很好奇,想扭头去看,却有一只手从脑后圈过来,拍击她的脸蛋:

    “小姑娘真招人喜欢!”

    冰凉的手指打在脸上,微微生痛,里面绝没有半点儿善意。小九又哪是省油的灯,她秀眉立起,扭身想挣脱,哪知才一动弹,那只冰凉的手便虚化了!

    透明的手指从她的脸侧插进来,贴着喉头抹过、又从另一侧抽出去。这个过程,任何器官都没有伤损,那只手根本就是一个幻影,全无实质。然后所经之处,寒意像是铺开的冰粒,塞满了喉咙,再蔓延到下颔、面颊,把她的表情冻住。

    更重要的是,她看到了,看到了那五指细瘦尖利的手指,像是五把刀子,从自己头部切进去,抽出来,似乎还在脑腔内搅了一搅,那种经历……

    小姑娘两眼一翻,当场昏厥。

    天地昏暗的瞬间,她隐约听到成伯伯的咆哮:“屠老怪……”

    这一刻,成荣真的是肝胆俱裂,他眼睁睁地看着小姑娘倒下,成荣心中的一根弦突然崩断了。在此瞬间,他忘掉了来人的身份,像是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咆哮着冲上去。

    “小姑娘不错,就是胆子小了点儿,玩笑而已,何必当真呢?”

    来人这样回应,前前后后,他的语调都没有任何变化。面对冲上来的成荣,也没有闪躲,任成荣充斥着腐殖魂火的拳头砸上脸面。

    拳锋没有击中任何实物,魂火烧灼空气,也只是在虚空中留下不值一提的涟漪。然后,双方身影贴合、交错分开。成荣止不住前冲的势子,冲了过去,由此至终,他都没有碰到任何实物。前方发话的家伙,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虚而不实的幻影。

    一拳打空,成荣的脑子也清醒了些,他手臂肌肉一松,箍在上臂的两枚圆环滑落到手上,转眼蒙上一层死白的腐殖魂火,带动圆环上的禁制,嗡嗡鸣响,声势惊人。

    可惜,也仅此而已。

    一声尖嚎骤起。

    嚎叫声直接成荣脑壳内炸响,在受此刺激,他神魂一震,不安其位,元气自然不稳,便有寒意刺破护体真气,直逼后脑而来。

    寒意瞬间透入脑宫,向下蔓延。成荣的肉身一时并无伤损,神魂却是承受不住,已经洗炼有成的阴神骤然虚弱,遇寒意如见克星,像是虎口下的羔羊,瑟瑟发抖。

    他大叫一声,这时才记起来,他一个刚刚凝成阴神的通神修士,如何抵挡百年前已经是还丹高人的白日府首席长老,屠独老怪?

    此时他面对的,就是“攫魂阴抓”,乃是屠老怪十分有名的手段,专门破开肉身防护,攻杀神魂,使至极处,甚至能把神魂直接从肉身里“揪”出来。

    眼下,屠老怪就是打算这么做的。

    “屠长老,一个玩笑,何至于此!”

    ************

    昨天又算了下,新书榜大概是撑不到下个月了,首页上又少一个榜位,兄弟姐妹们看着舒服又没收藏的,及时动手啊!当然,点击红票也是多多益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