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逆转

    在运用叶缤剑意斩杀多人之后,余慈已经有些了解其中的奥妙。知道那幻雾般的剑气介于有形无形之间,透体而入后,能够最大限度地造成目标内部损伤,鬼兽外部的创口已经这样了,里面的伤势恐怕更是惨重。

    叶缤亲口说过,鬼兽在十余年间无法为恶。以她的修为见识,等于是判定了鬼兽重伤的事实,便是稍有出入,也不会差得太多。

    此种情况下,鬼兽这般狼狈,也是可以理解。

    双头妖魔和鬼兽在云雾中厮杀,劲风排出数里之外,溅射的鲜血肉沫也差不多飞出这个距离。血腥气在扩散,外围,那些一直跟不上趟还丹妖魔们,慢慢围了上来。

    照神图中,余慈稍有点儿感受到这些妖魔的情绪。

    他觉得,这些妖魔对鬼兽恐惧到极处,但也垂涎到极处,匆匆一圈扫下来,他不只一次看到诸妖魔口中吞咽口水,似乎厮杀中的鬼兽,是一盘经大师蒸煮煎炒过的大餐。

    非常奇怪。

    终于,有一个妖魔撑不住了,咆哮声中,朝着那个恐怖的战斗圈冲过去。有一便有二,转眼间,数十个妖魔蜂拥而上。喷发的气劲连成一片,真如一波弥天盖地的大潮,声势较双头妖魔犹甚。

    余慈只是旁观,便觉得头皮发麻,在这样的攻击下,他可能只沾着点儿边,便给撕成碎末了。

    然而此刻,鬼兽终于展现出了天裂谷霸主级凶兽的风采。面对如滚滚海潮般的攻击,它竟是不退反进,强行从与双头妖魔的纠缠中脱身,带着满身伤痕,直接撞进还丹妖魔的攻击圈里去。

    刹那间,便是血光迸现,一头妖魔被鬼兽庞大的身躯撞个正着,临飞出前,又被鬼兽利齿扣住半边身躯,当下身分两半,死得透了。

    一个还丹妖魔……死得这么轻松?

    见此情形,余慈都在怀疑自己的判断了。照神图中显示的这群,真的是还丹妖魔吗?

    他很快就再次确认,没错的!

    照神图清楚地显示,这些妖魔出手,每一击都是四野俱动,黑沉沉的云雾几乎要燃烧起来,随后在剧烈的波荡中蒸发干净,劲风过去,数里外的崖壁都给硬生生刮去一层。

    甚至不用照神图,朝岩隙外看,余慈都能清晰地捕捉到真煞摩擦大气,发出的强烈闪光,还有隆隆气爆之音,驾着狂风,从岩隙外中过,呜呜作响。

    而那鬼兽更是了得。虽然没有表现出压倒性的力量,可它庞大的身躯竟似没了形质,在众妖魔包围之中,趋退如电,一波波罡风真煞压下去,能有一两成轰在它身上便是不错,反而被它抓住机会,连抓带咬,又灭了一个。

    余慈盯着照神图,眼睛眨都不眨一下,胸口热得发涨。

    这样非人的战斗,惨烈到极点、精彩到极点、也危险到极点,如果不是有照神图,有强行提升祭炼层次的“一气三呼”之术,大概等他近身到能够看清的位置,也已被四溢的罡风撕碎了吧。

    但就是这种危险,让他无比向往,有一日能投身其间,当然,绝不是那种任宰割的对象。

    鬼兽与妖魔们的激战仍在继续,不过余慈却看到,最初那个实力最强的双头妖魔,不知不觉已经退到了战圈外围,脱离了一线战场,在伺机而动,双头四目,放射出幽蓝的光芒,在它周围,分明有强大的元气聚集,就是有一气三呼之术打底,照神图映照的图景也开始较大幅度的扭曲。

    它在画符!

    此时,鬼兽刚刚拍碎了一个妖魔的脑袋,长尾扫动,又将另一个妖魔远远抽飞,看起来威风八面,可是肩背上的旧伤却已经迸裂,鲜血和脓水掺混着涌出来,染花了半边身躯。它大口大口地喘息,速度却丝毫不减,一低头,从刚刚打开的缺口中冲出去。

    诸妖魔的攻击纷纷落在它身上,但与双头妖魔相比,还是差了一个层次,大部份都被它身外缭绕的火烟挡下,少部份砸进来,也只是在身上留了浅浅的伤口。

    妖魔的数量毕竟占优势,后面分层分得也非常到位,鬼兽才冲出里许,又被外围的妖魔堵住,虽然狂躁之下连咬带拍,又打死两个,但后面妖魔已经追上来,第二次合围马上就要封口。

    稍远一些,双头妖魔的蓄力过程也已临近尾声,余慈一直分心观察,只觉得大开眼界。这个家伙虽是丑陋,可是一身本领确实令人惊叹。

    蓄力时,它四根长臂在虚空中画出的符纹,与《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中妖图鬼纹的感觉颇有相通之处,更令人惊叹的是,随着符纹成形,从它身上辐射出来的浓重黑气,与周边虚空交融,竟似是破开了空间的屏障,从无边远处,引来无数妖鬼魔影,密布其间,阴力汇聚如海。

    谁说妖魔智慧低下来着?这个属于妖图鬼纹畴的超强符法,余慈自认为再过十年,也画不出来。但参考其符法变化,余慈竟也颇有所得。

    也因此,余慈愈发渴望见到,双头妖魔经过长久蓄力,会发出怎样一击,他屏息以待。

    然而此刻,异变突生。

    照神图陡然熄灭,旋又亮起。

    一闪一灭之间,似乎是有一面遮天蔽日的幕布,自极远处来,平抹而过。虽然只是一瞬,却是日月无光,整个天裂谷似乎都被包裹进去,任其拿捏。

    在此瞬间,余慈像是掉进了无边的深海中,又像是栽进了无底的冰窟里,身体、思维尽数冻结。

    等他恢复清醒,却看到照神图的图景已支离破碎,好像是被人拿刀斩成千百块,再随意拼接的那样!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这里面的天地在震动,事实上,余慈本人就感觉到了不可控制的失重感。仿佛是一刹那间,他所依托的崖壁整个地倾斜,朝着前面漫无边际的云雾中倾倒下去。

    他本能地控制肌肉,但越是如此,后果越是糟糕,一阵天旋地转,等到余慈反应过来,天裂谷没有任何变化,存身的崖壁也依然稳稳屹立,可他本是盘坐的身体竟然在狭小的岩隙中摔了个四仰八叉,天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

    从鬼兽头上斩下来的“牵心角”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这是什么幻术?

    虽然余慈对幻术的了解非常肤浅,可是他也能感觉到。鬼兽以前使用的幻术,与刚才那天倾地斜的手段,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以前鬼兽的幻术仅仅是“惑人”,而刚才那记,便是连老天爷都能给晃个倒颠!

    忍着强烈的昏眩,余慈去看照神图。青光波澜未定,但图景总算在一阵模糊之后,慢慢恢复,可里面显示的场景,却已与先前的情况截然不同。

    照神图里,双头妖魔发出无声的咆哮,它四条长臂,此时只剩下一半,左半边那两条连带着半边身躯,都被不知何时冲过来的鬼兽一口撕下,囫囵吞了进去。

    鬼兽嘴边血糊糊的一片,兽睛也是红通通的,如同燃烧的火炭,放射出惊人的热力。

    这一变故来得太快,余慈根本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便看到鬼兽长尾甩抽,凌厉如刀,一击便将双头妖魔脑袋齐齐斩下。这“尾法”让他脑后寒意更重,他可记得,几个月前,自己也被鬼兽尾巴扫过……

    他终于明白,当时作为一只小小“虫豸”,鬼兽有多么给他“面子”!

    双头妖魔的残躯朝着云雾深处坠落,远方那些妖魔,还在鬼兽那惊天动地的幻术中找不到北,等回过神,领头的已经死得透了。场面冷了一下,然后不知谁开了头,一个个仓皇掉头,转眼都沉进了黑沉沉的雾气中。

    鬼兽没有追击,它蹈云踏雾,稳立在云雾中,张口一声巨吼,威风凛凛,音波轰传四方,数息后,余慈这边也清晰得闻。

    再向下,“入口”处的妖魔大部队,此时又漫上一层,但当鬼兽吼声袭来,分明是齐齐瑟缩一下,已经完全慑服在鬼兽的凶威之下。

    余慈眨了眨眼,忽然觉得这场面有些微妙。鬼兽的行为,固然是震慑群魔,可是细细观察,味道有点儿不对吧!

    这感觉来得全无理由,只是出于长年做类似事情的经验和直觉。

    正想着,下面幽暗区域中,忽有数十道黑影蹿上来,在虚空两翼分张,便像是扯开一张大网,气势汹汹地朝鬼兽那边压过去。

    “反应过来了?这么快?”

    余慈大感意外,这时候鬼兽也不吼了,它同样感觉到不妙。此时它肩背上的旧伤仍是血流不止,连带着右前肢都给血色染透,形容成威风惨烈,说过得去,但狼狈什么的,也可以讲。

    再来一场大战的话……

    鬼兽这时候做出了一个让人瞠目的举动。它掉转身躯,夹着尾巴便跑,速度仍是飞快,且越是提速,其身形越淡,到最后已经完全融入了滚滚云雾中,没有丝毫痕迹。

    等浩浩荡荡数十头妖魔夹杀上来,等着它们的,便仅是还渗着血腥气的云雾虚空。

    在初时的怔忡后,妖魔们狂躁起来,几十个形态各异的魔躯鬼影散开,尽可能地扩大搜索范围,想找到鬼兽的踪迹,但这又怎么可能?

    倒是余慈,切实感受到了这些妖魔的威胁。为了不去当遭殃的池鱼,他起身出了岩隙,向上攀爬。

    之前在里面没觉得,现在暴露在激战后的空气中,余慈便感觉到了大战余波的影响。刚刚被激战排开的云雾正缓慢聚合,大气寒潮中,依然充斥着各式各样怪异的风漩,冷热不定的风力裹着浓重的血腥气,来来去去。

    也在此时,余慈嗅到,云雾翻卷中,有一种别样的气息留存。

    和周边妖魔、凶兽的腥膻气不一样。这气息乍闻去清清淡淡的,感觉很好,但进到喉间肺里,却突变得一片冰寒,让他哈出的浊气,都险些冻结在口鼻中。

    类似的气息余慈从前没有接触过,他可以肯定这一点。像这样的气味只要闻到一次,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刚刚,是不是有谁来过……不,是肯定有谁来过!

    就在那惊天动的幻术发动之时,来人并无掩饰,倏然而来,倏然而去,只看旁人有没有能耐捕捉其中的信息。

    余慈挠挠头,他有份儿比较大胆的猜测:总不是和鬼兽幻力相关的那位吧?

    *************

    我的数学从初中就是废材级的,刚刚扫了眼字数……囧,新书榜还能撑到月底吗?求点击、求收藏、求红票、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