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幻法

    事发地和前面的妖魔聚集处还有那么一段距离,但众妖魔明显已经察觉了端倪,里面一阵骚动。看那感觉,分明是有些畏缩,导致前面的向后、后面的向前,乱糟糟地挤成一团,半晌都调不过来。

    “虽然有些群居的意识,不过大部分还是缺乏足够的智慧。”

    这是于舟老道对妖魔、尤其是低级妖魔的评价,现在看来,非常贴切。

    也正因为如此,这群妖魔也就失去了从容调整的机会。

    高速飞掠的两道影子,真正进入了视野,而它们展现出来的,又是无以伦比的速度。只一闪,便从妖魔们的视野尽头,直接扑到眼前,且没有任何减速!

    余慈终于看清了照神图上的影像,在此瞬间,他向岩隙内层靠了靠,让阴影完全遮蔽他的身体。

    刚刚做完这一切,一声吼,如雷轰,风起云动。

    相隔数十里,余慈所在岩隙之内,也是嗡嗡震鸣,垂直上下数万丈的崖壁像是抖动起来。

    吼声中,最前方那个影子,已经冲着妖魔聚集处撞了进去。

    妖魔聚集处像是被无形的巨石砸中,又像是被雷霆直接轰在了头顶,数以百计的妖魔轰然炸开,四面飞射。在此瞬间,有至少一半的妖魔丧失了飞行能力,下饺子般坠落到无底深谷中去,幸免者又有一小半四散奔逃。

    便是在余慈这个距离,似乎也能听到妖魔们惊惶的吼叫,一转眼的功夫,还能停留在周围的妖魔,已经不到二百个。

    撞开了前方的阻碍,一前一后两道影子没有任何迟滞的迹象,带出一道斜线,竟是朝着他所在的方向冲过来。

    照神图倏然熄灭,岩隙中,余慈身形纹丝未动,像是一块无生命的石头,没有任何生息显露。

    下一刻,黑暗云雾中,一道火光电射而过,带起的狂风透过岩隙,刮面如刀。紧接着无数道尖锐气劲疾射如矢,斜切着“火光”的移动轨迹硬插进来,打在崖壁上,笃笃连响,密如急雨。

    气劲到处,立时在崖壁上破开手指粗的深洞,且裂口中蚀化如泥,威力之强,令人毛骨悚然。且有那么一道气劲,无巧不巧,穿入岩隙,几乎是贴着余慈的发髻透进去。闷响声中,余慈脸颊微微抽动,身形依然稳固,但脑后已是凉意森森。

    伴着如此凌厉的攻势,又有一道身影卷起滚滚气浪,呼啸而过。还好,先后双方都是专注于对方,没有朝这个不起眼的地方多瞥半眼。

    又过了十息时间,余慈终于呼出第一口长气。黑暗的岩隙中,青光朦胧亮起。余慈盯着照神图,脸上的表情复杂得很:

    “却不想在这里遇到老朋友!”

    余慈确实要感慨。此时在照神图中显示出来的,不正是当日被他斩断尖角,又被叶缩一剑重创的鬼兽么?

    刚刚炸散妖魔群落,身化电火飞掠过去的就是它,蹬云踏雾,如履平地。可它如今的情况却实在不怎么样,在它身后,有一个妖魔紧追不舍。

    刚刚看到了太多千奇百怪的魔物,余慈的承受力倒是提高很多,所以当他看到一头身高丈许,双头四臂,青面獠牙的怪物时,反应也不过尔尔。细看去,这个妖魔通体赤裸,皮肉有金铁之色,背上并没有肉翅之类,也没见运用器具,却能步空蹈虚,飞掠如电。

    就算妖魔与人类修士的境界换算有些差别,但这种修为,也足够令人咋舌了。当然,他也不会忘记前面飞奔的鬼兽,两个怪物分明就是一样的性质。

    在照神图中,鬼兽身上仍是一层火烟,烟雾缭绕,蒸腾的热气使得图景微微扭曲,即使是用“一气三呼”激发宝镜潜力的现在,也是如此。而追击的那个双头妖魔,身外则蒙着同类惯常的黑气,在体外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仅以目见,就能感觉到那强绝的力量。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一气三呼”之术,照神图会给扭曲成什么样子。

    这两个家伙的实力,分明是除叶缤之外,余慈所见的最强。

    其实论体型,鬼兽还是要大上许多,放在一起比较,那妖魔的份量也只够鬼兽一口吞的。但此时却是鬼兽落在绝对的下风,跑得风驰电掣,却怎么也摆脱不了追击,随着它在云雾中狂奔,余慈能够看到,它头部残余的两枚尖角,早已崩断,长长的皮毛下,也沁出鲜亮的血迹,此时早流遍体表,也看不出是哪儿受了伤。

    这时候,另一边,刚从“入口”处挣扎出来的六七头还丹妖魔,已经接近了战场。它们或许是接了消息,临时改变方向,上升到鬼兽逃跑的必经之路上,意图扑上去,阻碍前面那影子的速度,但此时,第二声吼爆开!

    相隔十里以上,余慈震了一震,脑壳像是被重锤猛烈轰击,而全身的血液更是在瞬间上涌,内外夹击之下,他觉得脑袋整个地大了一圈儿,在血液激荡间,更有一波难以控制的狂躁之意扩散出来,让他恨不能大声吼叫,甚至冲出去厮杀一场,以做缓解。

    但最终余慈也没有这么做。他只是强行控制呼吸,使其尽可能地变得平缓,然后探手,从储物指环中取出一个物件,含/入口中。

    牵心角,是他蒸发九阳符剑,从鬼兽头顶斩下来的宝贝。据叶缤女仙的说法,此物含在口中,对挡世间大部分幻术迷烟,至于抵挡鬼兽自身的幻力,更有奇效。

    经过这段时间的琢磨,余慈大概也明白了此角的用法。这牵心角对那些通过声音、光线变化,迷惑五感的寻常幻术效果不大,但若是对上那些直接干扰神魂,引发幻觉的高等手段,却又非常有效,正是“可防而不可破”,是件相当奇特的宝贝。

    余慈的选择非常正确。尖角刚含/入口中,便有清凉微辛的感觉自口腔弥散开来,沁入脑中,使得神智为之一清。而在更早一些,外间那些想拦路的妖魔,已经神智错乱,彼此红着眼睛厮杀在一起,拳打嘴咬,记记见血,把阻拦鬼兽的念头忘得一干二净。

    想当初,鬼兽一声巨吼,便让天裂谷方圆数十里的生灵齐齐发狂,掀起了一场大动荡。而如今它几乎要被逼上绝路,爆发出的吼声,更是全无保留,威力之大,应是远超过当日那一嗓子,就连还丹修为的妖魔,也不能幸免。

    其影响还不止于此,音波扩散开去,竟是一直席卷到数十里外的“入口处”。

    数以万计的妖魔拥挤挣扎,你死我活,本就是最暴躁的时候,灌注“罗刹幻力”的音波便在此时倾倒而入,根本就是在熊熊燃烧的大火中浇上一瓢热油。

    那一瞬间,余慈别的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了在那片黑雾弥漫的虚空中,接二连三绽放的丑陋血花,最终连成一片,在喷溅的血肉中凝结成形。

    再隔过片刻,已染成血雾的“入口”处,已是空空荡荡,几乎不见半个妖魔。当然,更下层还有无数妖魔影影绰绰,想冲上来,可有前面的榜样在,便是妖魔再悍不畏死,也要仔细考量考量。

    “入口”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余慈深深吸气,这就是“罗刹幻力”的厉害!

    感叹未毕,厉啸声起,类似于人声,但却沙哑难听。然而其声势丝毫不逊于鬼兽的吼叫,从十里外碾压而至,险些就把他的耳膜撕裂。

    扭头去看,出声的正是那双头妖魔。对方两颗头颅都在昂首发啸,却没有合音的味道。

    余慈按住因啸声变得有些加速的心脏,觉得气血忽快忽慢,难受得很。他忽又醒悟:其实还是两个头颅都发出声音,只不过有一种声音已经超出了耳朵承受的极限,反而听不到了。

    双头妖魔发啸也是有的放矢。啸音一过,虽是难受得要命,但那些厮打在一起的妖魔同伴,却是慢慢地恢复了神智,不再为鬼兽的狂躁之音所惑。

    见此,余慈终于恍然大悟,为什么鬼兽会埋头跑路,原来是碰到克星了!

    啸音中,双头妖魔的速度不减反增。相比之下,反而是鬼兽强撑身体,连连动用罗刹幻力,使得精神愈发萎靡,此消彼长之下,转眼便被双头妖魔追了个首尾相及。

    “轰!”

    沉闷的气爆声炸开,鬼兽庞大的身体被强行从奔跑的路线上砸飞出去,飞掼里许,撞在下方崖壁上,冲力之大,便是余慈身下也是微微颤动。

    从这一刻起,双头妖魔和鬼兽便缠战在一团,打得天昏地暗。

    妖魔的战斗,非常的野性、非常的直接。并没什么明显的法度,肢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是武器,牙撕嘴咬也不算什么,转眼就是皮开肉绽,血腥得很。

    鬼兽仍然是全面落在下风,一眨眼的功夫,身上便又多了几十道伤口。以前余慈发剑,连体表长毛都斩不下来的坚韧身躯,在双头妖魔手上,却像是一层腐肉,一划就是一道深深的伤痕。

    但这时候,余慈终于注意到了,鬼兽身上其实是带着旧伤的。

    运用照神图拉近距离,他看到了鬼兽肩背上,一块皮毛明显脱落的地方。那里血肉模糊,又没有经过好的处理,以至于化了脓,伤口附近的皮肉甚至已腐烂了。

    旧伤……难道是叶缤女仙的手笔?

    看情形,非常像。

    *************

    鬼兽老兄重新出场,真是悲剧角色……当然,兄弟姐妹们只需要看热闹就好,顺便给以点击、收藏、红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