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魔乱

    即使有照神图做依仗,余慈也从来没有下降到四十里深度以下。因为那里的环境实在太过恶劣,除了更危险的猛禽凶兽之外,昏暗的光线、险峻的地势,还有时不时从更深处卷上来的阴风寒潮,都注定了那片区域及以下地带,是个要人命的地方,必须慎之又慎。

    “也许,是一场风暴?”

    定在山壁上,余慈感觉到了强烈的上升气流,还带着谷中独有的寒气。可是在寒气之中,还有一层很呛鼻的气味,属于生灵,更确切地说,是属于肉食性野兽的腥膻气。

    而且,气息还是混杂的,仅从这方面看,不知有多少猛禽凶兽在下方聚集。

    沉思片刻,余慈从袖中拿出照神铜鉴,抚着微凉的镜身,做出决定。

    他先关闭了照神图,随后深深吸气,直至小腹微涨,后天之气通过神意运化,调动气血精元,穿关过窍,在口鼻间略一蓄积,便喷射而出。

    “哼、嘿、哈”连续三声,到“哈”声时,“飞精”如流,闪烁着炽白微红的光芒,打在镜面上,刹那间,照神铜鉴青光剧盛,映得人须发皆碧。

    余慈发动“一气三呼”的时候,结合照神铜鉴的结构性质,这口精气正喷在宝镜中央“窍穴”之上,与早先一步灌注进去的精元之珠发生反应,像是迅速拨动转盘的手,带着精元之珠,飞速转动。

    明明是稳握着镜身,余慈却觉得镜子在飞速旋转,转得手心发烫。一层可以目见的光波以镜面为中心,向外扩散,也在此时,他开启了照神图。

    扩散的光波蓦地掀起大震荡,像是巨浪翻涌的大海,而照神图便是海中浮起的仙山,在这“仙山”底部,还有一片巨大的幽暗区域,成为山的基座。而波荡的青光,便如潮水般涌进去,照彻这片区域。

    成了!

    云雾弥漫的天裂谷,毫不打折地将纵深五十里的广阔空间展现在他眼前。一点儿也不因为天色转暗而有所变化。

    余慈心念移转,随青光游了进去。他从未如此清晰地观察到四十里深度之下的区域,幽暗地域中,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空旷的,偶尔几只生灵,看上去危险凶悍,也都是来去匆匆。然而当光波顺着黑暗一路流下去,接近照神图中下部之际,“入目”的情形,又令他毛骨悚然。

    下面聚集的不是他猜测的猛禽凶兽,理所当然地不是!

    那一瞬间,他像是看到了一只庞大的鱼群。只不过,在那黑暗中攒簇挤压的,不是无害的鱼儿,而是一堆丑陋妖异的怪物,密密麻麻地圈在约里许方圆的空间内,没有一丝缝隙。

    在幽碧的光照下,余慈难以形容这群怪物究竟是何等模样,一眼扫过,这里面几乎就没有重样儿的。他只获得一个整体的印象——那些怪物扭曲着肢体,挤压在一块儿,就像是一堆注水的肉块被强行揉在一起,再插上一些稀奇古怪的零件。

    即使照神图无法显示声音,可这成千上万的妖异生命齐齐挣扎和嚎叫的场景本身,就形成一股慑人魂魄的冲击波,通过清晰的图景,传递过来。便是余慈这样的胆色,看久了也觉得呼吸不畅。更是没有想到,天裂谷深处,竟然有这么一个鬼地方。

    “那其实是通往血狱鬼府的入口吧!”

    这是余慈能够想到的最切实的答案。

    “入口”孤悬在距离崖壁近二十里远的虚空中,完全是在虚无中开辟,上下左右都没有承托的根基。若强要说有,也只是周围扩散的苍黑色的雾气,好似抖动的幕布,时刻不停地波荡旋转,形成一圈清晰的漩涡。

    不过余慈更相信,那是“入口”处数以万计的怪物妖魔的吐息。

    以万计的妖魔堵在“入口”处,那情形分明就是想冲出来,但外围却似有一层无形的力量,挡住它们的去路。那力量是如此强大,以至于有些妖魔甚至被后面来的力量挤成了肉沫,也无奈屏障何。

    一里方圆的“入口”处,时时刻刻都绽开这样丑陋的“血花”,但“血花”开的多了,总有一些例外产生。有些特别强壮的妖魔,真的就冲了出来,但等着它们的,又是全无立足之地的偌大虚空。

    于是,绝大部分冲出来的幸运儿,又都直接坠入下方深不见底的深渊中。只有极少数生就肉翅,具备飞行能力的家伙,才能幸免于难。而这些妖魔,似乎都具备着非常强烈的目的性,才一获得自由,便迎着狂风寒潮,振翅飞向北方。

    这些家伙……大部分都是还丹修为吧!

    依稀记得,在止心观时,于舟老道曾讲起过妖魔的修行,似乎与人类修士层次明晰修行境界有些差异,里面有一个换算的问题,不能简单地类比。而且,此时受“一气三呼”之术的激发,照神铜鉴的潜力暂时被开发出来。除了强行将映照范围恢复到五十里,还使得范围一切图景纤毫毕现,以前“老大难”的“还丹雾霾”,此时也没有出现。

    不过,余慈还是有判断方法的。

    其实那也很简单。因为只要是具备还丹以上修为的,其身外便有一圈醒目且污浊的黑气弥漫,自觉不自觉地抵挡照神铜鉴所放射的青光,二者在照神图中进行着角力,看起来倒像是“还丹雾霾”的成形机理,这也是余慈确认其为还丹修为的最大依据。

    所谓黑雾大概这是强力妖魔特有的能力,时时刻刻都在发散,虽然暂时还是青光占据上风,不过,余慈也能感觉到,由一口“飞精”所激发的力量,在逐步损耗之中。

    “总共飞出来多少个?”

    余慈不知道这恐怖的情形持续了多长时间,但仅就他目见,只这一波飞上来的妖魔,零零落落也有三五个,而北边,又是什么情况?

    心念再次移转,却发现那边恐怕已经超出了照神图的范围。不需多想,余慈立刻动身,追着那群妖魔去了。

    他的速度比那些会飞的怪物要差得远,在崖壁上活动,也要碰到许多拦路的猛禽凶兽。即使有照神图缀着,也有些吃力。所以在他的路线便向下移,因为越是向下,谷中生灵愈稀,障碍比上面要少一些。

    不知不觉间,余慈走了一道向下的斜线,漫过四十里的边界,进入到幽暗地域范围中。

    从这里开始,谷中温度骤降,雾气的浓度也在加重,慢慢地不见了天光,只有某些古怪的苔藓,发出幽幽碧光,照着黝黑的崖壁。

    这个鬼地方,猛禽凶兽绝迹,四周安静得可怕,行走在其中却要更加小心。因为这里盛产各式各样的剧毒蛇虫,它们气息微弱,很难察觉,但杀伤力比起上面那些大家伙们却毫不逊色,甚至更为阴毒。

    余慈给自己加了一个辟毒祛邪符,这样可以挡住至少一半的毒虫袭击,同时纯阳符剑也拿在手中,光芒内敛,却放射出高温热浪,让那样喜欢阴冷潮湿环境小东西滚得更远些!

    这时候,照神图中飞行的妖魔也开始减速,因为在前面,它们的同伴出现了。

    余慈停下来,利用照神图测算一下距离,发现自己大约跑出了三十里路,此时位置正好在“入口”和前方妖魔聚集处的中央偏北位置,可以将两边的情况都收进照神图中。

    确实是个好位置。余慈不再向前走,而是在附近寻了一个可以容身的岩隙,清掉里面的毒虫,安置下来。

    前面妖魔聚集处已经颇具规模,看起来竟是有五六百头的样子,拥拥攘攘,看得人眼跳。不过还丹修为的似乎并不多,余慈估计一下,算上后来的,也就是十三四个——当然,这个数目,已经是余慈平生仅见了。余慈这辈子加起来看到还丹修士数目,怕还比不过这一会儿看到的多。

    他应该更惊讶些的,可是与虚空开裂,妖魔蜂涌的场面相比,如此情形,倒是显得不够力了。

    这时候,“入口”处又有六七头妖魔杀出重围,也如之前那些同类一样,朝这边飞行……唔,又是还丹!

    余慈大概有些明白了。也许“入口”开启的时间并不算长,先期飞出来的妖魔实力良莠不齐,只是赶上了趟,轻松就突破了屏障。倒是后面杀出来的,每一个都要有两把刷子,实力都是相当高强。

    “这消息传出去,离尘宗和落日谷那边,怕是又要忙一阵了!”

    此类事件,不是说不说的问题,而是该如何描述的问题。别的不说,只是这里聚集的数百妖魔,当真杀上谷去,推平绝壁城大概也就是一天的时间!那时就是百万生灵涂炭,作为目击者,不管怎么说,都有及时告知的责任。

    只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

    余慈盯着“入口”,有些走神,但很快,另一边激荡的图景便把他的注意力硬拽回去。

    那一刻,照神图的边缘有一层扭曲的波纹扩散。充斥在图景中的青光也抵不住这样的冲击,节节后挫,使得边缘的景象又有些模糊起来。不过,余慈还是看到了,在黑暗的背景下,狂飙突进的两个影子。

    ************

    又见老朋友,话说,有没有兄弟姐妹们弄个一碰就死的妖魔龙套让我用的?弄得俺都要自己客串了。牢骚之余,恳求点击、收藏和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