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问题

    余慈才不管白日府众人是如何惶惶难安,他几乎复制了当初斩杀毒蛇和尚三人的过程,一击得手,然后远遁。其实原本的计划还要复杂一些,但他看到照神图上,两名管事在激烈争吵,乃是绝佳的机会,便立刻修改计划,断然出手。

    果然一切顺遂。两个管事都被怒火蒙蔽了心窍,又碰上余慈观察良久,蓄力而为,焉能不败?

    夺过来搜魂镜,只是为了自身安全,和照神铜鉴相比,这玩意儿和废物也没什么区别。倒是刘管事的储物指环,他临时起念拿了回来,概因有一样东西,他很有兴趣。

    那便是刘管事多次使出的“一气三呼”之术。

    刘管事的储物指环,也与上次在胡柯身上捡来的一样,蒙着一层禁制。不过,现在余慈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

    破除禁制的良方,就是他理解日深的剑意。

    这个由叶缤女仙赠给他的礼物,正日益显示出其珍贵的价值。余慈每日参详其中道理,剑术修为自然与日俱增,而且因其探究剑意,总要落脚到元神驭剑之上,也就不可避免涉足到神魂领域。

    神魂分为元神、隐识、显识三层结构,而随着神魂滋润壮大,最内层的元神会放射出“神意”,穿透外围的隐识、显识两层藩篱发挥作用。

    神魂受剑意影响,受其滋润和淬炼,其变化是由内而外,全面又深刻的。在这个过程里,元神作用在外的力量——“神意”,也必然要产生变化。而众所周知,探查、开启储物指环,用的就是“神意”分化出的神识和神念。

    这种情况下,余慈寻到破解储物指环上禁制的方法,实在是最顺理成章不过。

    此时他神意运化,已经不再是当初“挥动锤子”式的粗糙,而是在有意的控制下,有所增减变形。此时的神意,像是一把“刮刀”,在储物指环外围的禁制上,一层层地刮下去。

    储物指环上的禁制本身也不见得多么高明,敏锐程度非常有限。余慈便是抓住这个缺限,运用神意刮刀,轻巧地削去禁制外壳,又不触动其核心的触发机关,“一刀刀”地将禁制刮开。

    这是个笨法子,可是天底下也没有多少人能像余慈这样,受叶缤剑意影响,神意操控从一开始就成功走上运化入微的路子。他现在对神意的运用还比较简单,不过控制得已经比较精准,这么“一刀刀”下去,禁制也拿这种最笨拙的手段没有办法。

    当然,看似笨拙,一念生灭又是何其迅速。即使余慈小心翼翼,控制得极其精微,但神意运化刮下千刀万刀,也不过就是小半刻钟的的时间。手中储物指环“咯”地一声响,禁制已被破除。

    不过在最后斩断触发机关的时候,还是出了些问题,储物指环上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缝,里面的储物空间也变得不太稳定,余慈忙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杂物之类的直接扔掉,丹药、法具什么都放在一边,余慈最关注的就是在其中搜出来的几枚玉简。

    刘管事这些玉简中,有记事的、有记人名的、也有一些零零碎碎记载有修炼心得的,对余慈来说,价值都不大。惟有一枚,里面是一段完整的法诀,且正是余慈看得眼热的“一气三呼”之术。

    将玉简中的信息大略扫了一遍,余慈便发现,这法诀并不甚难,或者说,它不过就是一个稍微复杂些的技巧,只要有相应的修为水准,谁都能加以运用。在修行界,类似于这样的的法诀,被称为“应用法门”。

    所谓“应用法门”,对增长修为无益,又会分薄精力,影响修行,故又称为“杂学”。就是以余慈这样贫瘠的修行知识,也知道“杂学”多修无异,只需要拣最适合自己的几样练习就好。

    现在,余慈觉得自己就找到了一个:“一气三呼”对搜魂镜有效,对照神铜鉴如何?

    “如果将‘一气三呼’作用到宝镜上……”

    一般而言,修行界祭炼之法有两种思路:一种是“一器一法”。即按照法器、法宝的实际情况独立设定和调整祭炼手法,针对性强,对特有法器、法宝的祭炼进度非常迅速,但同样的祭炼法放到别的法器上便不适用,甚至会造成伤损。余慈获得的照神铜鉴祭炼法,便属此列。

    二是“一法千器”,即不管什么法器法宝,我只以一种方式祭炼。这种思路来源于符箓禁制,是以层层叠加禁制的方式,达成法器、法宝与自身神魂元气的沟通协调。这里面最著名的,自然就是太古一代地仙宗师哈十一创立的“天罡地煞”祭炼法,经过数万年的发展,各代人增益,已发展成为修行界的主流,也形成一个庞大精深的体系。

    所谓“天罡地煞”,即是以天罡祭法和地煞炼法为代表的一整套祭炼手段,前者要叠加三十六层符咒,后者则是七十二层,彼此并无高下之分,却各有所长,二者结合,几乎适用于一切法器的祭炼。传说中天罡地煞相合的一百零八层祭炼大圆满,能使一件普通的法器一跃成为可移山填海的法宝,而在法宝基础上形成的大圆满,其威力则更是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

    这种祭炼手法的优点当然是适应性强,发展前途远大;但也有缺限,首先就是耗时耗力。此种炼法毕竟属于“杂学”,对修为并无增益,反而会耗掉宝贵的修行时间;其次就是缺乏稳定性。由于符咒叠加的控制力不同,同样的十层禁制叠加,一件法器威力骤增,另一件法器却可能依旧平庸,又或者性质发生不可测的变化,给操控带来难度,不如“一器一法”那般,一开始便心器相通,彼此增益。

    无论是“一器一法”还是“一法千器”,都有其优势和局限,故而实际运用中,此界修士往往都是交掺互用,二者也隐隐相通。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后者的“天罡地煞百零八层”,几乎就是修行界通行的标准,人们往往想尽一切办法,将用“一器一法”祭炼的法器、法宝,换算为符箓叠加层数,便于了解和把握。

    回到“一气三呼”上来。

    “一气三呼”之术就是建立在“天罡地煞”祭炼法的基础上。其基本理论就是,以后天呼吸调控气血,在体内运化神魂元气,形成所谓“飞精”,喷在所祭炼的器物上,强行提升祭炼层次。

    比如一件法器祭炼层次为八层,运用“一气三呼”之法后,可暂时将层次提到十层,威力大增。但消耗非常大,多次使用,元气亏乏倒在其次,还有极大可能损伤神魂根本,必须非常小心,而且多次作用在同一法器上,很有可能拉低原本的祭炼层次,甚至对法器造成损害。

    其实这门杂学的原理并不复杂,甚至有些粗糙,大概这也是它后遗症巨大的原因。

    余慈没用多大功夫就掌握了这种技法。照神铜鉴要谨慎,搜魂镜没被他祭炼过,他只好试探着用在纯阳符剑上,哪知三口气喷下去,符剑内积存的煞气便给轰声引燃,险些就破开封禁,白白损失一口好剑。

    他连忙抹消法术余波,明白纯阳符剑威力虽大,但也就是法具的层次,潜力不足以支撑“一气三呼”的激发,这才出现问题。但看起来,“一气三呼”之术确实是有效果的。

    三口气喷下去,余慈全身元气当即少了三分之一,便是神魂也有虚弱的感觉,他没有继续尝试,只用照神图扫了眼黄泰等人的动向,见其确实回返,干脆就瞑目调息,争取尽早恢复状态。

    握住照神铜鉴,体内先天一气起伏波荡,活泼泼运转不停。余慈已经习惯了将祭炼和修行放在一起,就当是多了一个窍穴回路,在神意驱动下,元气来回搬运,在镜中剔除真气杂质,同时增益修为。

    等他再度睁眼,云雾中天色黯淡,看情况,应该是傍晚时分。

    瞥了眼照神图,果然,天裂谷上方,残阳将坠,映得千山如血,煞是壮观。这情形让余慈联想到了金焕的太炫极阳法,只不过和府主的神威不同,黄泰一行人竟然还没有脱出照神图的范围,仍在天裂谷中艰苦跋涉,与层出不穷的猛禽凶兽做斗争。

    余慈咧嘴一笑,不再管他,继续扫视照神图,看附近有没有什么目标。很现实的情况是,他饿了!

    但在此时,照神图出了问题。

    最初,是图景大大地跳荡一下,余慈以为是幻觉。但等到第二次跳荡、乃至一圈扭曲的波纹自下方幽暗地域边缘处冲击上来时,他实在给吓了一跳。

    余慈现在位置,大约是在三十里深度的层面上,距离幽暗地域已经不足十里。

    此时的照神图,像是一幅正被火焰吞噬的画卷,“火舌”是扭曲的,波及的范围,几乎就是照神图的半边,它所经之处,就是一片虚无。照神图的映照范围便是这样被大口大口地地吞掉,有那么一刻,余慈甚至以为照神图会就此完蛋。

    事实上,“火舌”的波及范围早已经超过了正常的限度,几乎就是在他“脚底下”熊熊燃烧。下方的图景支离破碎,心念移换过去,那片天地便像是要崩溃了一般,慑人心魄。

    余慈站了起来,下方出了什么事?

    ***********

    每天在点击榜上下沉浮,真危险哪,貌似兄弟姐妹们看书都很守时……点击+收藏啊,不要忘红票啊,依呀依嘿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