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蠢货

    余慈这边还只觉得麻烦,白日府那边,则根本就是要发狂!

    “跑跑跑,就知道跑……有种和爷爷来决胜负啊,那小王八,没卵蛋的玩意儿!”

    黄泰面目狰狞,冲着无边无际的云雾破口大骂,早把首领应有的气度抛到了无底深谷中去。怒冲的血气贯上顶门,抵得脸皮红涨,使他额头那道寸许长的伤痕通红发亮,愈发地醒目。

    这是昨天他和余慈唯一一次正面交手时留下的纪念。

    本来以黄泰通神中阶的修为,手下训练有素,又有“千口蜂”这样阴毒的法器傍身,无论如何都不至于挂彩。然而昨日乍一交手,他便被余慈凌厉狠辣、以命搏命的剑术给吓了一跳。

    余慈当时正与二十五名武士结成的战阵周旋,黄泰则准备驱动法器,一击致胜。可余慈却在前一瞬间,以凌厉的剑气,硬生生破开武士的阻挠,冲到他跟前,用以命换命的手段,要斩掉他的脑袋。

    他因此分心,被余慈突破中宫,多亏他修为高出甚多,阴神激发潜能,瞬间后移,否则便只不是一道伤口的问题了。

    余慈便借着他闪避造成的空隙,扬长而去,气得他几乎吐血。

    而这时候,他也发现,剑气划伤之处,不是看起来那么寻常。

    本来浅浅一道痕迹,好像是被树枝蹭破了皮,但当时确实有丝缕剑气透进来。即便最终没有攻入颅脑,可隐蕴其中的寒意仍沁得他头皮生凉。事隔近十个时辰,又是热血冲脑,火烫的皮肉下却似裹着一块坚冰,凛冽寒气沉降,堵在心口上,连心尖儿都结了冰。

    “这剑气真他娘的阴毒!”

    感觉越是难受,黄泰的脾气越是暴躁。仔细想想,一战下来,他手中的实力还没发挥出三成,便让余慈轻松遁走,自己还吃了暗亏,面子里子可以说丢了干净,他又如何不恼,如何不恨?

    周围武士都垂着头,不敢与他对视。

    昨日的交战,不只是黄泰丢人,便是众武士,也折损了四个,其中有两个,根本就是被黄泰失控的“千口蜂”射杀的,死状惨不忍睹。

    现在,一群人的士气已经低落到极点。

    刘四维冷眼看着黄泰发泄,明白有些话到了不得不说的地步:“咱们绝不能再这么追下去了。”

    黄泰也没听出是谁,便怒目而视,见是自家搭档,才按住心头火气,沉声道:“老刘你的意思……”

    “及早抽身!昨天那一战,咱们已经收集到了那厮的气血印记,只要回去请屠长老动手,九天十地锁魂法作用之下,便是那厮真的上天入地,也逃不出我们的手心。”

    黄泰一听便不乐意:“都到这地步了,咱们谁能抽身?老刘,你说不追就不追了,是让那个王八蛋看笑话吗?”

    “咱们追下去,才是真让他看笑话!”

    刘四维的嗓子提高不少:“你看这两天咱们干了什么?一路上碰上多少猛禽凶兽?他一个人,目标小,要走便走,咱们这一群人,想躲都躲不过去,这种憋气的遭遇战,咱们打了几回?

    “那厮能在天裂谷中采到鱼龙草,必然是对这里极熟悉的,说不定这两天来,他就是有意为之,拖着咱们在天裂谷里转圈儿,再这么下去,不是能不能逮住他的问题,而是咱们会不会被他拖死的问题!”

    “放屁!”

    黄泰再也忍不住火气,咆哮如雷:“咱们二十多个人,轮流当值,一天总有两个时辰休息的空当,那小王八蛋一个人在谷里,又有谁给他守夜去?要是拖死,只有他被拖死,又奈我们何?”

    众武士都把脑袋埋得更低,刘四维则是冷笑着顶上去:“你还有休息的时候,我如何?这两天被你催着,我使了八回‘一气三呼’,才勉强锁住那厮的踪迹,这回回都是大耗元气,便是现在停下,一两个月也恢复不过来,这一点,你可曾想过?”

    黄泰怔了怔,刘四维的言语又追着过来:

    “就算我还能再撑几回,搜魂镜却也不是万能的。前几番用‘一气三呼’强行催运,里面老丁的残魂已经是用尽了,昨天换上的也是咱们自家人的魂魄,但这又能撑几天?说起来,有印记在……”

    黄泰烦躁地挥手道:“咱们二十来号人追下谷两天,就是为了抢一个什么印记,拿回去说还不够丢人的。要我说,继续追下去,那小王八蛋也是黔驴计穷了,来来回回就是那种剑气。那样的招数,他能连发五剑……不,三剑就是极限了,那时候,他就是一只伸长脖子的鸡!”

    “那你也要让他发出三剑才成。现在事实就是,那厮打定主意一沾就走,对周围云雾中的地势之熟悉,更是匪夷所思……”

    “你这是长别人志气……”

    “姓黄的!”

    刘四维真的火了:“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怕吃屠长老的挂落,可别让弟兄们拿命给你填漏子!对屠长老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儿,对咱们兄弟来说,可是要用命来添的!你把要把那人了结掉,咱们还要填多少条人命进去?”

    黄泰大怒,这刘四维顶撞他也罢了,还勾连上周围武士,以下犯上,其心可诛!

    当然,更重要的是,刘四维这言语,确实打在他心里最痛处。府主叮嘱在先,他仍轻率地派出卢丁、司隆等人前去擒捉,以至全军覆没,这肯定是个不可饶恕的错误。若他不能及时将余慈擒杀,以将功赎罪,等屠独一来,等着他的又何止是挂落?

    刘四维如今不管不顾,撕破脸皮,将他的私心赤裸裸地展现出来,不管眼前事如何了结,以后他在府中的名声,可是要臭了!

    “混帐东……”

    最后一个“西”字未出,黄泰忽然盯大了眼睛。一道人影就从他眼皮子底下划了过去!迟了一线,外围才响起府卫垂死的闷哼声。有人大叫:

    “他在这儿!”

    将碍事儿的家伙一把推开,险些把刘四维给推到悬崖下边去。黄泰哪管得了这些,瞪大眼睛往云雾里瞧,可一时半会儿又哪看得见。急切之下,他吼道:

    “他妈的搜魂镜呢?”

    刘四维也是被突然划过的人影吓了一跳,但看到黄泰那态度,便冷冷回应:

    “上回‘一气三呼’的效力刚刚过去,起码要再等半个时辰!”

    黄泰几乎要咬碎牙齿,用眼神狠剜他一记,愤而回头,喝道:“追上去!”

    即使黄泰此时威信大失,其命令也是不能违抗的,当下大部分武士随之一拥而下。不过刘四维没动,旁边两个他的亲信也没动。其中一个人低声问道

    “管事,这情势可怎么收场?”

    “跟着走,慢慢看着。搜魂镜有用的时候追不上人家,现在更别提!咝,倒是这个余慈抓机会抓得准哪,正卡在点儿上,只是前几天也没见他这般……”

    摇摇头,刘四维捧着搜魂镜往下跳,附近落脚点都是测算好了的,两个手下在前后护持,也没什么问题。不过,若他知道几个月前,三个通神初阶的修士,摆出类似队形后的遭遇,他一定会再谨慎一些。

    云雾中,寒芒乍现。

    在刘管事意识所不及之处,仿佛是时间长河倒流回去。数月之前,有这样一个人,与刘管事差不多的修为,同样是向下跳落、身体悬空;同样全无防备、有剑突刺要害;甚至同样是气力虚弱,状态不如平时;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使剑之人,经由叶缤传授剑意、先天一气成就等事,实力增长以倍计!

    刘管事只来得及把惊讶呈现在脸上,剑芒已经贯颈而入。

    剑芒太细碎了,像是在喉咙里掺了把沙子。“沙子”漏进胸膛、堆上顶门,所过之处,将一切都扯得支离破碎。

    “黄泰那个蠢货!”

    这是刘四维最后的意识。

    余慈从云雾中冲出来,正好迎上后面跳下的亲卫,在对方骇然失色时,又发一剑,径直从小腹贯入,剑气破坏五脏六腑,将人立斩当场,只容其发出一声惨叫。他却没有即时抽剑,而是借两人体重,降速骤增,抢到刘管事前面,稍有动作,这才抽剑,借力远遁。

    对下方那个刚刚反应过来的家伙,他看都没看一眼。

    凭着一开始的印象,追出五里多路,黄泰的脑门也渐渐冷静下来。知道这么下去,除了继续丢脸,没有任何用处。说到底,追杀余慈,靠的还是那搜魂镜,没有刘四维的配合,他和睁眼瞎子也没什么两样。

    偏偏两人刚才已闹翻了,脸上扯下来再想糊上去,又哪有那么容易?

    便在此时,他听到了侧上方,刚刚的落脚点附近,传来的惨叫声。

    他浑身一震,遍体汗毛为之倒竖,二话不说,掉头便往回走。刚纵出三丈距离,头顶上风声大作,他本能地往边上一闪,便看到一具依稀面熟的尸身挟云带雾,一路直坠下去。

    然后,又是一具!

    黄泰这回终于看清尸身的面目,他一个激零,猛地出手,硬生生将坠落的尸身捞了回来。震荡余波直抵胸口,把他闷了一记,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刘管事!”

    旁边有人叫了起来。不过,刘管事是回应不得了,他惊愕的表情非常明显,但已经彻底僵硬在脸上,没有半点儿生机,喉咙上是一条细细的红线。

    黄泰脑子也是空白了半晌,然后突然醒过来,吼道:“搜魂镜呢,搜魂镜呢?”

    有经验的武士便上前察探,才举起刘管事犹有余温的手,黄泰满腔火气兼着浑身的力气,瞬间都给抽了个干净。

    搜魂镜没有,便连储物指环也不见了。

    上面又传来嘶叫声:“他在这儿,在这儿,刘管事让他给杀了,杀了……”

    “我操/你祖宗八代!”

    黄泰突然爆发了,他咆哮着挥袖,嗡地一声响,千百道刺目如火的尖针撕裂云雾,直冲向嘶叫声响起的方向。无数细碎的爆炸声响起来,那是火针与山石碰撞的声音,然后……只有那嘶叫声沉了下去。

    剩下十来位武士噤若寒蝉,不敢有任何动静。黄泰也在沉默,半晌,他才晃悠悠地举步,嘿嘿发笑。在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里,他摆摆手:“走吧,都走,走他妈去球!”

    说罢,他先前向上攀爬,不是朝着事发的地点,而是径直向上,再不回头。

    ************

    再次感叹一下,多好的龙套啊,为啥就没有书友想当这样的?另,从下一章开始,将进入全面布局阶段。以全局的名义,求点击、收藏和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