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三呼

    白日府一行人狂风般卷下小丘缓坡,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余慈走到云雾中去。等冲到崖边,深谷中早不见了余慈的踪影。

    领头的黄泰脸色发青,勉强维持着表情不走样,又抬头去看尚未远离的三头血雕。血雕盘旋升高,很快就只能看到一个小点儿,而在更远处,还有人乘着同样的附魂血雕飞过来。

    站在悬崖边,他暗自咬牙,扭头问:“搜魂镜如何?”

    刘四维摇头道:“还不清晰,超过十里就没用了!”

    顿了顿,看到黄泰脸色有从青转黑的趋向,他只能为自己辩解:“镜子收纳的残魂,最好是有强烈的求生欲,又有强烈怨念,这才好加以利用,老卢他性子弱了些……”

    “不要说了!”

    黄泰终于忍不住咆哮出声,将刘四维言语打断。出口便知道失态,见刘四维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他叹息一声,补救道:

    “老刘,咱们可是让人看了整整两天的笑话,要是那王八蛋就此远遁也就罢了,偏偏他就在咱们眼皮子底下闲逛,带着咱们溜了一圈儿又一圈儿!等这边消息传出来,万灵门、净水坛之流会怎么看咱们?再说,屠长老可是要过来了,他老人家的性子你知道,若咱们不弄点儿成绩出来,那挂落咱们两个可接得住?”

    刘四维垂头不语。其实他很清楚黄泰如此焦躁的原因。本来按照府主的交待,那个年轻人虽只是通神初阶修为,但一身功夫比较怪异,需要谨慎从事。然而当日卢丁的眼线传来消息,说发现了余慈的踪迹,黄管事却因为看中了谷中一头珍稀灵兽,纠合大部分人马围堵,只让留守营地的卢丁、司隆二人率队前去捉拿,由此造成这不可收拾的后果,他不紧张,谁紧张?

    黄泰还想再说,却听到自家搭档轻咦一声:“刚刚那厮在这里动过手!”

    “怎么?”

    黄泰也低头查看,果然见到悬崖边缘,有血迹呈喷射状,星星点点散落向下,血液干涸未久,颜色还算鲜亮。

    “应该是谷中的猛兽之类。”刘四维扭头看过来,“看血液溅射的痕迹,有点儿像那厮的手笔。真是如此,找到尸身,取得足量精血,或能在短时间内让搜魂镜的作用范围再扩大一些;若能就此截取那厮的气血残余,自然更佳。”

    “下谷!”

    黄泰咬牙命令:“拉开距离,搜人、搜尸!”

    不提白日府一帮人如何辛苦地在漫无边际的云雾中搜索,余慈已经在谷中十五里深度层面找了一个落脚处,通过照神图,将敌方的一举一动都纳入眼中。

    像是黄刘二管事的交谈,即使听不到声音,也能通过唇语辨识弄个七七八八。

    “屠独老妖怪要来了?”

    余慈抓住了里面最重要的信息,不免吃了一惊。其实以眼前的局面,就是金大府主亲至,他也不会感到意外,但屠独的前来却不一样。当初在绝壁城,他不止一次看到屠独气息奄奄的肉身,分明已是在丹崖下等死的模样,又怎么会不远万里到天裂谷来?

    传说中还丹修士可神游万里,但总还要兼顾肉身。连余慈都知道,阴神出窍太久,对肉身会造成一定损害,屠老妖怪又怎会不知情,而且,他到此又是个什么打算?

    如果是针对自己,余慈可真要受宠若惊了。

    冷然一笑,余慈转过目光,忽然见到照神图上,白日府那一拨人已经陆续找到了被他斩杀的三头凶兽的尸身,只是三具尸身都被嗜血的谷中凶兽啃咬得支离破碎。

    那个刘管事也顾不得许多,正拿着搜集来的精血,小心翼翼地涂抹在搜魂镜镜面上,同时抹画符纹,工序复杂得让余慈都替他着急。

    好半晌,刘管事终于将那一整套程序都实施完毕,开始连掐印诀,驱动符法。黄泰非常紧张地在一旁看着,不自觉紧握拳头,旁边那些随行武士都大气不敢喘一声,生怕惊忧了刘管事,吃到排头。

    余慈兴味盎然地观察,只见搜魂镜上,薄薄的血膜微泛莹光,最上面一层血液在镜面上打转,似乎受到某种力量的驱使,凝成一团枣仁大的血滴,悬浮起来。刘管事鼻尖儿上已沁出汗珠,而那血滴在也虚空中拉伸变化,成了一根看上去颇为尖锐的短刺,斜指下方。

    那正是余慈所在的方向。

    “哦?”

    余慈略扬眉毛,但紧接着,那根血刺便崩散开来,溅了刘管事一身。

    十五里外,余慈看得哑然失笑,但对黄刘二管事来说,这已经是个了不起的进步了。黄泰哑着嗓子,恨不能猛晃搭档的肩膀给加些力气:“老刘、老刘,成败在此一举,看你的了!”

    刘管事心中暗咒一声,却终究抵不过黄泰强烈的情绪,哼了一声,从怀里取出丹瓶,旁边,黄管泰却抢先一步,拿了自己的丹药出来:“来来,服我的日精丹,一鼓作气,锁死那个王八蛋!”

    他直接把丹瓶拍在刘四维手上。有了珍贵的日精丹,刘四维更不好说什么,他开启瓶塞,取了一颗赤红如火,又如水晶般透亮的丹丸出来,直接塞进嘴里,也老实不客气地将剩下的丹丸一并笑纳,收入储物指环里。

    黄泰看得眉头连跳,但还是忍了下来。看着刘管事定神做了几次气血搬运,然后张嘴吸气。

    这一口气吸了足足十息时间,直至小腹鼓胀,吸无可吸,刘四维才闭目叩齿,运化清浊之气,又半晌,他睁开眼睛,胸口几次起伏,忽地气冲喉头,开口发声:

    “嘿,呵,哈!”

    连续三声,又有明显间隔的吐气声贯出来,初时还不怎地,但到第三个“哈”声,只见一道白光从刘管事口鼻间喷出来,正打在搜魂镜镜面上。

    “嗡”地一声响,黑沉沉的镜子以可以目见的幅度震荡起来,上面那层血膜,更是光芒大放,先前已经干涸的精血则在此光芒中雾化蒸腾,化为浅红色的雾气,在镜面上方流动变化。

    随后,余慈刚刚看见的“血刺”又在雾中凝实现身,颜色稍淡了些,可是持续时间却是很长,刘管事盯着血刺看了半晌,才咬牙道:

    “十五里外,抓住了……他还没动!”

    话落,血刺崩散,但是却不像前回溅得满处都是,而是化入了浅红色的雾里,再有序沉降到镜面上,融进镜面血膜之中。刘管事面色苍白,大口大口地喘息,显然刚刚那秘法,让他累得够戗。

    只凭目见,余慈便知道,这一回刘管事的法子是成了,想必日后也能重复使用,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次数的限制!

    “好一个‘一气三呼’,待屠长老来了,我为老刘你请功!”

    黄泰大喜过望,扭头去看下方深不见底的云雾,容色转厉:“给我追!”

    一众人等呼啸声中,朝着余慈所在的方向追击过去。

    十五里外,余慈站了起来,面色凝重。

    他并没有担心什么,就算白日府这二十来号人凭着搜魂镜追杀下来,他也有的是法子将其摆脱。他关注的是另一件事:

    “那个‘一气三呼’,和前面的搜魂镜符咒,可不是一路啊。”

    长年修炼符法,对于符纹咒术,余慈怎么说都是半个行家。有照神图纤毫毕现的图像呈现,他非常确定,刘管事前后使来的两个法子,根本就是两个路数。

    尤其是“一气三呼”,纯粹是体内气血运化,应该是激发法器功效的特殊应用法门,就是不知道是专门针对“搜魂镜”一种呢,还是对任何法器都有效。

    拿出一直放在袖中的照神铜鉴,余慈抚摸着光洁的镜面,心里有些活动。

    “要好好计较才成!”余慈看了一眼照神图,确认了来敌的距离方位,咧嘴一笑,终于动身离开。

    **************

    后面的日子过得稍微紧凑了些,无论是对余慈还是白日府人马都是如此。

    对余慈来说,他必须承认,后面跟着的“大尾巴”是块难啃的骨头。

    有了搜魂镜作指引,白日府人马死死地缀了上来。这里面固然有余慈有意放纵的原因,但某些时候,对方的冲击还是会对他造成麻烦。

    最接近的一次,由于余慈与一头凶兽纠缠片刻,真被白日府众人追了上来,虽是一触即分,但对方的战力还是给他留上很深的印象。

    白日府人马中,二十五余名随行武士由亲卫和普通府卫混编,训练有素,即使是在天裂谷这样的环境下,也依然可以结成战阵,攻守全能,如果真把他围住,余慈要想突围,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还有那两个管事,黄泰和刘四维。后者还好,虽是通神修士,但修为不过平平,只是操控“搜魂镜”时是个麻烦。但那个姓黄的,却是有着实打实的通神中阶修为,阴神已成,可驭使一件叫“千口蜂”的法器,一瞬间射出上百道极阳火刺,炽热如火,尖锐如针,当者披靡。

    余慈便因为不知内情,险些被黄管事一击得手,若非反应及时,此刻已经成了一只着火的刺猬,死得不得再死。

    不过,虽然遭了这一番惊险,他倒也明确了很多看着照神图无法判断的信息,脑中的计划也逐步成形,并且到了付诸实施的时候了。

    看着天色将暗,余慈做了一次深呼吸,按着照神图的显示,潜行而上。

    ***********

    突然想到,黄管事和刘管事是多么好的龙套啊,怎么没有兄弟姐妹们想用这种身份的?当然,更重要的是,点击收藏红票,样样都不要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