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崇拜

    余慈其实是为小姑娘捏一把冷汗的。

    小姑娘的修为终究弱了些,下面被吸引来的生灵又特别活跃,她只坚持了小半刻钟的时间,呼吸听起来就重了许多,难得的倒是保持了一呼一吸间的节奏,便是手上发抖,这节奏都没变过。

    “能有这般意志力,小丫头很了不起,史嵩的家教也不错。”

    余慈慢慢踱步上去,小姑娘却已经感觉不到他的到来,全副精力都放在与下方凶猛生灵的较劲儿上,显然是有些骑虎难下的味道。

    下方忽然嗥地一声响,小姑娘惊得睁开眼,迅速松开手上的钓竿,却已经迟了一步。一头天裂谷中很常见的飞猿凭鱼钩一扯的力量,发现了上方的目标,扑着肉翅蹿上来。后面还跟着两个人凑热闹的大家伙。

    “呀!”

    小姑娘想起身逃走,已经是来不及了,眼看着要被肉翅飞猿一掌拍倒,身前乍明乍暗,似乎是天裂谷的云雾扑上来,将那飞猿卷走。等她回神,余慈已经站在她身前,纯阳符剑光华灼灼,从飞猿胸口抽了出来。

    一人多高的飞猿尸身被踹了下去,后面两个跟上来的大家伙迟疑了下,正不知进退,余慈已经干脆利落地跳下悬崖,剑气嘶啸,转眼将它们了结掉。

    带着血腥气的尸体摔下,势必引起下方生灵的惨烈争夺。余慈不在意下面会发生什么,几个纵跃又翻上来,顺手还接下了被小姑娘甩开的钓竿。

    “都是你……”

    小姑娘惊魂甫定,肯定要有人发泄的口子,但一碰到余慈笑吟吟的表情,却又泄了气,垂头丧气地道了声:“谢谢余先生。”

    声音比蚊子还要小。

    经此一事,一大一小两人终于有了说话的由头。两人就并排坐在悬崖边,双腿垂在云雾里,如清溪濯足,颇是惬意。

    小姑娘颇有担当地承认了错误。刚刚她使的“钓灵法”,确实不应该用在这里,事实上,小姑娘以前最多也只在有几条大鱼的深潭中练过,这回被余慈一挤兑,便拿它长脸,却险连小命都丢了。

    当然,小姑娘不忘替自家的法门辩解:

    “我不成,可不代表我们万灵门不成!我爷爷演示钓灵法的时候,就是在这天裂谷上,当时悬竿百丈,垂丝十里,下面至少聚了上千头很厉害的大家伙,却让爷爷一个接一个地钓上来,可听话了!”

    余慈听了便笑。

    当然听话,史家丫头的爷爷,正是万灵门门主史嵩,乃是响当当的还丹中阶的高人,本人实力在绝壁城能排到前五,办这种事,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过,他还是安慰了小姑娘几句,又逗她道:“你看天上那些人,都被你吓得够戗。咱们打个赌,不出一刻钟,你的成伯伯就会冲过来……信不信?”

    小姑娘耸拉着脑袋,不敢应腔。

    余慈早看到史心后面跟着万灵门的护驾,同样是骑乘血雕,远远缀着。她飞下来的时候,对方犹豫了一下,最终只是在上方盘旋,而刚刚小姑娘遇险,那边则是不要命地往这边冲,就算最后是有惊无险,那几位差不多也要崩溃掉,绝不会再任由小姑娘任性下去了。

    其实被引过来的又何止是成荣一个。

    万灵门的生灵附魂之术煞是有名,高高在上,又没有刻意遮掩行踪,方圆百里都应该看得清清楚楚。刚刚那番动作,好奇心稍重一点儿的人物,都要来看看,更别提现在堪比疯狗的白日府人马。

    计算时间,大约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就要到了吧。

    他在这边计算,那边小姑娘度过了心情低落期,偷瞥他的表情,很小心地开口:“余先生,白日府正找你呢。”

    余慈很惬意地晃着双腿,笑道:“不是要杀我吗?”

    看到他满不在乎的态度,小姑娘的心情倒是又放松很多,但还是有些担心:“可是他们也很厉害,嗯,对了,还有搜魂镜。”

    一打开话匣子,小姑娘就有些收不住了。她叽叽喳喳地将昨天的所见所闻一股脑儿地说出来,甚至还加上后来询问成荣得到的一些“情报”,看起来是个非常称职的小探子。

    这些余慈大多都知道了,不过还是非常诚恳地表示感谢。小姑娘还是第一次听他说“谢谢”,一时间就有些晕淘淘的,笑嘻嘻的十分开心。

    至此,两人间的话题又延伸开来,余慈讲一些双仙教的事项,搏得小姑娘惊叹同情,又讲一些流浪生涯的经历,满足小姑娘对冒险生涯的好奇心,而小姑娘开始还在充大人,说一些绝壁城中的形势,但后来慢慢就露出本性。

    “史心这个名字我不喜欢,又难听还不响亮……”

    “我觉得挺好,呃,要是不成,以后我就只叫你九丫头……要么,就叫小九?”

    一句话里连换三回,总算搏得小姑娘璨然一笑。随后,“小九”便兴致大开,言语中开始往猫儿狗儿身上靠,当然,史家丫头收藏的宠物也是个个不凡,那是寻常的同龄女孩儿根本想象不到的。

    余慈笑眯眯地听着,没有一点儿不耐烦。事实上,他也确实很喜欢听这些,这是他从未涉足、曾经也无比向往的世界。

    “……老白是二爷爷送的,不过也只是送了那一个,在我满月的时候,我都不记得了。二爷爷很年轻,比父亲都要年轻,看起来和余先生差不多,就是没有余先生长得漂亮。”

    小九的本意还是好的,只是那形容让余慈哭笑不得。她所说的“二爷爷”,就是万灵门第一高手胡丹。当年也是绝壁城名噪一时的绝顶人物,而立之年就还丹有成,随后便和万灵门主史嵩一起,大战白日府主金焕,虽然最后失败,也无损其声誉。

    “二爷爷是门里最厉害的高手,不过我很少见到他,听人说,他常年都在外面修行,要找到对付金焕的办法。爷爷和二爷爷,不,还有门里所有人,都在想办法,可是到现在为止,一点儿用没有。”

    小姑娘很大人样地叹了口气,白日府虽名为“白日”,但对万灵门而言,不啻于头顶上厚厚的乌云,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乌云”压过来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余慈便笑着问道:“你很讨厌白日府?”

    “是啊。”

    小姑娘理所当然地回应:“听父亲说,好久以前,我还没出生的时候,二爷爷刚刚突破到还丹境界,金焕那个坏蛋觉得二爷爷是天纵之资,怕有朝一日被超到头里,趁二爷爷境界突破、立足未稳,向我们邀战。一战下来,二爷爷被伤了很重要的窍穴,一直到这几年才缓过来,修为却已经给耽搁了……那个坏蛋,最讨厌了!”

    什么“天纵之资”、“立足未稳”之类的言语,显然不是小姑娘自用的,而是经年累月听人描述,记忆下来。平时对七八岁的小孩子也讲这些,万灵门和白日府的仇怨,比余慈之前想象的要更深重些。

    只是,这样的白日府、这样的万灵门,他们究竟是在修行呢,还是在抢地盘?

    心中感喟,余慈脸上却是笑道:“是吗?那你也准备离开吧,免得和你很讨厌的家伙们碰面。”

    “啊?”

    小姑娘闻言又吃一惊,这时候在高空盘旋的万灵门护驾终于忍不住了,一边发信息,一边驱动血雕下降,显然也发现了白日府人马的动向。

    其实除非是金焕决定现在就与万灵门彻底翻脸,否则不可能拿小九怎样,但多年来亲人的言传身教使得小姑娘分外紧张,开始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并打声唿哨,让远处的血雕过来。

    余慈笑吟吟地看着,和小姑娘的慌张相比,悠闲得让人牙疼。小九也感觉到了旁边男子的态度。

    “余先生……”她略有些困惑:“不赶快走吗?”

    “我还要采药。记得我说过吗,采药才是我来这儿的目的。”

    这话回得莫名其妙,但意思很明白。

    “可是,那边很多人的。”

    小丫头话是这么说,其实心里相当相当地期待。

    小孩子相对简单的心灵还没有清晰的强弱概念,只因看到山谷雪溪两畔那九具尸身,再耳闻目见各势力的人马对此的极高评价,自然萌发了崇拜之情。这本来应该放在她那些尊长身上的感情,就此落到了余慈身上,而余慈的回应也没有让她失望:

    “他们?就让他们到天裂谷里找我好了,我会好好招待。”

    说着,他非常体贴地抱起小姑娘,把她放上雕背,还重新检查了安全装备,这才笑眯眯地挥手,让小姑娘离开。由始至终,小九都没有抗拒,只是脸上红扑扑的。

    此时万灵门的护驾已经降到十来丈的高度,白日府人马则来到二十里内,与这边只隔一座山丘。至于成荣,还在五十里外朝这里赶来。

    余慈又挥了挥手,乘着小九的血雕冲天飞起,雕背上,小姑娘犹自不忘比划着挥剑的姿势,纵声高呼:“余先生,加把劲啊!”

    “小丫头,那边肯定都听到了!”

    余慈有些好笑地挠头,看着白日府人马翻上丘顶,微微一笑,自顾自走到悬崖边,一跃而下。

    ************

    突然发现,还有一个星期结束十一月,敝人已经甩出去十六万字了?囧,天知道我是想一个月发十五万的……先不管这个,点击、收藏、红票什么的,统统都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