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钓鱼

    不知何时,明蓝走过来,笑眯眯地回应九丫头的疑问。这种姿态,无疑让小姑娘好感大生。

    很是乖巧地道了声谢,小姑娘脑子里映现出当日那个俊美又高傲的身形,忽然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儿担忧,:“他们会找到那家……余先生吗?”

    成荣脸色微变,明蓝和证严对视一眼,却都没说什么。明蓝继续笑眯眯地解答:“照溪边的情况看,那余慈最后一次出手,是在对岸斩杀了卢丁,死者中也数卢丁情绪波动最大,怨念也最强烈。如果从那里无法下手,白日府一时片刻是找不到别的法子了。”

    小姑娘“哦”了一声,但还是似明非明。她是个不懂就问的好孩子,看明蓝好脾气,立刻就抓着不放:“为什么说卢丁情绪波动最大?”

    明蓝笑而不语,另一边,证严却是嘿嘿发笑,笑音不高,还带着丝丝的杂音,却非常清楚地传到山谷内所有人的耳中:

    “小施主眼光不仔细,你看那人裆下,那一片的颜色,是不是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哪?”

    九丫头的小脸腾地一下红了,却忍不住好奇心,偷偷地往那边瞅两眼。当然,距离太远,她什么都看不到。这时候,证严干脆放声大笑,尖利的笑声便如刀子一般插进在场所有人耳中,霎时间,有些人的脸皮变得比小姑娘还要红!

    不远处,黄管事冷冷回眸,与证严对视片刻,终于还是扭回头去。证严笑得更是得意,他本来就是故意的。

    这个脸,白日府是丢定了。

    而在许老二、证德、卢全三人失踪,鬼兽宝藏传言方兴未艾之际,这个横空出世的年轻人,又会对事态产生怎样的影响,是一个非常值得探究的问题。而且,场中诸人的目光也不只是限于眼前这点儿事情,他们也在想:

    这样一个人,对绝壁城几十年不变的局面,会否产生某种冲击呢?

    在大人们勾心斗角之时,无意间引发了这场无形冲突的小姑娘,却没有想太多。只不过她的小脑袋瓜里,转的是比身边的大人们简单很多,但也纠结很多的事情:

    “没想到,他这么厉害呀……不过再碰见他,该说什么才好呢?”

    **************

    小姑娘很想见到余慈,满足日渐增长的好奇心,还有别的一点儿小心思,但她没有想到,二人再次碰面,会那么快。

    这是在溪谷中几家碰头的第二天,白日府的反应不算慢,黄、刘两个管事加上二三十个随行武士,像是恶犬般在数百里方圆的地面上来回扫荡,但更像是一群无头苍蝇,找不到半点儿余慈的踪迹。

    今儿天气不错,小姑娘取了成荣的同意,乘着血雕升空散心。居高临下,正好看到白日府人马气急败坏的模样,不免呵呵发笑,但笑罢又有些担心:据成荣他们讲,搜魂镜一般会在十二个时辰内,将收进去的残魂温养到可以使用的程度,而开始使用,到残魂完全消失,则有足足七天时间。

    “最好是找不到,不过,要是找到了,能看到那家伙的剑术也挺好。嗯,可是那场面看着怪吓人的,我要问他那剑术该怎么练,他会不会告诉我……”

    小姑娘支着下巴,在高空中胡思乱想,下方壮美的山川景色,对她来说,全如浮云一般,过眼便忘。

    忽地,座下血雕嘎地一声叫唤。

    像这种被附魂控制的鸟儿,除了最基本的维持生命运转的本能之外,其余一切反应,都被纳入施术人的控制之中。它是不会无缘无故地叫起来的,每声叫唤,都有其不同的含义,为施术人所知。

    小姑娘不是施术人,但她对此非常熟悉,知道是血雕发现了什么目标,便向下看。但她和血雕的视力完全不能比,血雕这种生灵在天裂谷繁衍多年,一双利眼可以穿云破雾,看到二十里外活动的猎物,小姑娘可没有这本事。

    但她还有办法。眼睛闭上,很是熟稔地掐了个印诀,然后拍在血雕脑袋上。眼前腾起一片灰云,等云彩散开,血雕的视界便暂时和她共享,让她看到远方的目标。

    只一眼,她便差点儿从雕背上滑下去。

    还好,成荣知她一人升空,除了在后面安排手下盯着之外,还做足了安全防护,小姑娘只是晃了晃,终究还是稳在雕背上,但她的心思却早早地飞走了。

    那边,那边……不就是那家伙吗?

    就在白日府二三十号人刚刚搜索过的地方,已经成为所有人焦点的余慈,慢悠悠地踱出来,好像刚刚只是无意间与对方擦肩而过,那种时机的把握,巧妙到让人吐血。

    史心掩住小嘴,生怕自己叫出来,会提醒那群白日府的坏蛋。直到两拨人错开得足够远,她才喘过一口气,猛拍血雕的脑袋。

    “快快,雕儿飞快些!”

    指挥着血雕朝那边飞掠,但小姑娘真不知道自己去了能干什么

    余慈并没有因为白日府肯定会到来的报复而远遁,在斩杀司隆等九人后近两天的时间里,他还是非常悠闲地逗留在事发地点附近,通过照神图,观察白日府的反应。

    天裂谷的冬季已来临,可以想见,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除了于舟那六味药材,余慈再没有其他的硬性的任务,他大可抽取几天时间,和白日府周旋。

    他的目的很简单,他需要让金焕明白,如此轻率地通缉他,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既然是错误,就需要付出代价。

    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他的行踪白日府没找到,却让一个黄毛丫头发现了……

    余慈早知道万灵门的附魂血雕在附近盘旋,不过从照神图上看,对方与白日府没什么联系,更像是在瞧热闹,也就没有理会。可是,片刻之后,那只血雕竟然径直飞过来,然后直接降落在他身边。

    雕背上没人跳下,却有一对大眼睛躲在雕羽后面,偷偷地打量过来。

    余慈为之莞尔。

    余慈很喜欢小孩子。在双仙教的那段岁月,他平日里接触最多的,除了双仙之外,就是与他同样身份的一群所谓仙童玉女。当时他们不过八九岁年纪,绝大部分人都是怀着满腔憧憬投进教中来的。天真娇憨,纯朴无邪是他们共同的特征。

    但很快,冷酷的现实就会把这些孩子扭曲掉,逼着他们学会谄言媚语,人心鬼域。可越是如此,余慈越是怀念那转眼即逝的可贵记忆,怀念那些曾经含糊不清地叫他鱼刺大哥的弟弟妹妹们。

    此时的史心小姑娘,半边身子都挡在雕背另一边,只有一对点漆似的眸子半遮半掩地露出来,感觉既好奇,又怯生生的,和头回见面时颇不相同。

    余慈心中似乎给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不自觉就露出笑脸,学着成荣的称呼,道:

    “九丫头,是来这儿追债的么?”

    小姑娘愣了下才明白余慈说什么,小嘴埋在雕羽内,闷声道:“才没有。”

    “那又来干什么?”

    余慈早看出来小姑娘想他交流的意愿,却很乐意逗她一会儿。

    往前走两步,看雕羽后忽然紧张起来的眼神,终于明白,小姑娘大概是被昨天的场面惊到了。余慈用照神图,几乎全程监视了几个宗门交涉的过程,自然很清楚里面的细节。

    他没有停下步子,而是非常逗乐地张开双臂,笑眯眯地道:“明白了,是想让人抱你下来,来,叔叔抱抱!”

    “谁让你抱!”

    九丫头终于受不了了,忙从雕背另一边滑下来,隔着血雕又打量半天,见余慈也只是嘴上说说,其实并没有凑上来的意思,心气儿才缓过来一些。脑瓜儿又转了几圈,还真让她找到了理由:

    “谁来找你,我是来钓鱼的!”

    “钓鱼?”

    余慈环目四顾,方圆数里,唯一能和鱼、水之类扯上关系的,只有天裂谷中奔腾流动的云“海”,小家伙就要在这里钓吗?

    正好笑之际,却见一身浅绿小袄绸裤的小姑娘,真从另一边拎着钓竿线团转出来,手上甚至还提着一个蒲团。

    看到余慈不带一点儿虚假的惊讶表情,小姑娘大感挣回了面子,一时间对余慈的那点儿惧意都飞到了九霄云外。径自哼一声,趾高气扬地从余慈身边过去,一直走到悬崖边。

    余慈侥有兴味地旁观,看着小姑娘煞有介事地挂线甩竿,然后平端着不过四尺来长的钓竿,稳坐在蒲团上,刻意把他无视掉。隔了数息时间,极微弱的“叮”声传上来,那是线端的金属勾子碰到下方崖壁发出的声响。

    “咦?”

    余慈突然发现,小姑娘所谓的钓鱼,也不是全然地没有道理。

    当然,那肯定不是钓鱼,估摸着,是在“钓气”。

    趁小姑娘背着他的机会,余慈扫了眼照神图。他看得很清楚,当鱼勾垂落在崖下的时候,涂沫在上面的某种香料开始发挥作用,吸引周围生灵光顾,而上方的史心则通过鱼线晃荡的变化感应下方情况,以真气驱动鱼勾寻找合适的目标。再配合独特的呼吸法,由内而外,再由外而内,是一种非常高明的锻炼真气的法子。

    不过,万灵门都是用这法子训练后辈吗——是不是危险了些?

    要知道,天裂谷中浮游的不是温驯的鱼儿,而是嗜血如命的猛禽凶兽,让这些凶猛的大家伙当陪练?

    ************

    因为修改导致存稿危机……但俺还是想加更。兄弟姐妹们加把劲儿,让俺继续纠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