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抢先

    玄清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荒谬的一切,直到深秋寒风吹到他领子里面,把全身变得冰凉,他才如梦方醒,抬头去看对面的人影,可对方已经隐藏在光芒照射不到的黑暗中,感觉中像是一头猎食的猛兽,舔着指爪。

    长剑落地,玄清嚎叫着扑上去,伸手去抓山岭上那几个“虱子”:

    “干爹,我在这儿啊,干爹!往这儿来,他在这儿,那个余慈小贼在这儿……”

    叫声堪比夜空中飞舞的夜枭,他冲上来,手指碰到了青光云雾,却又径直穿过,然后向前趴。没等落地,脖颈一凉,他的视界突然就换了一个古怪的角度,再涂上一片血红。

    篝火旁,自从刚才玄清和那位修士老爷先后离去,气氛就变得不太正常。玄清一伙儿和采药客们彼此视线错开,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相处近两个月的“同伴”。

    直到半刻钟后,余慈迈着不急不缓地步子,从外围黑暗中踱出来,手里还提了件东西。

    等他进入火光范围,好奇的人们把视线投过去,随后便似是跌进了刺骨的冰窟里

    “玄、玄清大哥……脑袋?”

    不知道是谁把那件东西描述出来,篝火旁静了静,突然就炸开了锅。至少有七八个人发出惨叫,不顾一切爬起来就跑,也有人跪下求饶,还有人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两眼发直,茫然不知所措。

    不管是跑的、跪的、发呆的,余慈统统不管。他揪着玄清头颅的发结,一直走到篝火边上,突地毫无征兆地起脚,劲风起处,熊熊燃烧的火堆砰声四散,山谷中的光度瞬间暗了下来。

    所有人都颤了一记。然后,他们听到余慈温和的声音:

    “都走吧,跑远点儿,另找个宿营的地方,这里我拿来招待客人。”

    这一刻,山谷南侧的山头上,传下一声厉啸:“白日府卢丁、司隆在此,余慈小贼休走!”

    啸声中,九道人影扑击而下,山林宿鸟惊飞,乱成一片。

    余慈一动不动,周边大部分采药客却已是连跑的勇气都没了。玄清一伙中,刚刚还把自家老大卖掉的郑大,本来是有逃走的机会的,却因昏了头,跑错方向,差点儿撞在余慈身上,踉跄中又看到玄清因恐惧绝望而无比狰狞的头颅,当下一屁股坐倒,哀叫起来:

    “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没说……饶命,饶命啊!”

    余慈懒得理这种废物,信手一甩,将玄清的脑袋扔到穿谷而过的小溪另一边,恰好滚到扑至山下的白日府修士脚前。

    嘭地一声,卢丁顺起一脚将干儿子的脑袋踢入山溪,但前冲的势子也就此止住,只拿冷眼瞅过来,半晌,方道:“这便是余慈?”

    他问的是身后的随行武士,有人应了声是。黑暗中看不太清楚,但想来也是当初随侍在金焕身边的亲卫。

    卢丁嘿了一声,这才对余慈说话:“小贼倒也机敏,识相的束手就擒,让俺拿你到府中听由府主发落,说不得还留得一条命来!”

    余慈在照神图里见这此人无数回,现实中倒还是第一次见。只觉得此人比图中还要讨厌十倍,根本不愿搭理,不过呢,若是换了旁的稍多点儿能耐的家伙,此次他也不会决定冒险正面迎敌。

    把目光移到卢丁旁边,那个司隆身上。

    刚刚发啸的便是此人,面目凶恶,令人一见难望。余慈也在照神图中见过两回,知道他武力强横,三十来岁年纪,已经快要进入通神中阶,凝成阴神,论境界,与自己在伯仲间,但论功力,还要更高一些。只不过,这人少点心眼儿,府中地位虽在卢丁之上,真对外行事的时候,也只能当一个打手人物。

    不管怎么说,此人是个劲敌。

    余慈目光再转,在两管事身后武士身上扫过。看打扮,这些武士全部是是府主亲卫。这些人都是明窍的水准,距离通神境界相差不远,又常年在一起修行,默契惊人,七人合力,对手若只是通神初阶的水平,说不定还不够他们斩的。如此战力,就算白日府家大业大,也只有五十余人,都是府中拔尖的人才。

    他这边评估敌情,完全把卢丁扔在一边。向来欺软怕硬的卢大管事,自认为占尽优势,如何受得这个,呸了一声,也弄了一次干脆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动手!”

    音落,他身子不动,司隆和随行武士则齐向前冲,转眼扑过山溪。周围采药客终于找到了逃命的感觉,一轰而散,只余下场地中央的余慈屹立不动,视线锁定卢丁,未有稍移。

    被余慈盯视,卢丁也不知为什么,只觉得心下发冷,不自觉退后几步,再擎出随身宝剑,这才缓了口气,又叫道:“结阵,生死勿论!”

    卢丁认为,这一下便是最稳妥的了。而在他喊叫的瞬间,余慈身形下挫,积雪犹丰的的山溪边,忽地闪耀出一道半月弧光,色泽暗红,扑向司隆等人的小腿位置,其锋芒之锐利,无人敢撄其锋,当下纷纷闪避。

    司隆艺高人胆大,到最后一刻才跳起来,用护体真气和剑气轻轻碰撞,以测其深浅。嘶嘶的啸音中,他忽地一怔,极其熟悉的灼热感从脚底透上来,初时还如温水一般,但转眼之间,已化为烧红的铁水,直灌进来。剑光过处,溪畔积雪消融,不见半点儿痕迹。

    “九阳……不,纯阳符剑!”

    怒叫声中,司隆极其狼狈地侧翻,远远弹开。

    不比九阳符剑的霸道,纯阳符剑经过高层次的封禁,剑中煞气凝而不散,乍看去并不起眼,可杀伤比前者起码强出五成。司隆对此再明白不过,当下落向远处,腾出时间化去攻入体内的火劲,没了这位通神修士掣肘,余慈一声低啸,身形暴起,纯阳符剑在虚空中接连刺击,几乎同时攻向七名武士。

    诸武士都是白日府中的精锐,心志坚毅,非常人可比。既然卢丁下令结阵,便不管其他的事,便是司隆被人一剑击退也不能干扰他们的意志,转眼散而复聚,调整站位,只一息的时间,便围成一个大略的弧圈,手中长剑嗡声颤鸣,彼此呼应,其聚合的中心点,便锁在了余慈身上。

    就在此刻,余慈手中,纯阳符剑的剑光,扭曲模糊,使得众人凝聚其上的视线差点儿便给弄得拧了。

    任诸武士如何训练有素,这一瞬间也不免失神,等他们反应过来,却见到余慈身剑合一,已经杀到了他们结阵的弧顶处。那里,有三个人封堵!

    双剑交击,“锵”声鸣响。余慈手中符剑凝火成刃,一击便将当头武士的长剑震出中宫,而此,两侧武士的剑气也自他两肋插入,当头武士虽是中门大开,却不闪不避,只要能挡住余慈片刻,四面剑气聚合,便是本人死了,赢的也必然是他这一边。

    “好!”卢丁在后面看得清楚,脱口赞叹。这回拉出府主亲卫到天裂谷,实在是个妙招,换了别人,就算是府中其他管事到此,也不会赢得这么干脆利落。

    然而下一刻,他便看到了溅射四方的血雾,还有血雾之后,余慈冰冷的眼。

    没人知道前面一瞬间发生了什么。在场的两个管事还有剩下的武士只看到挡在余慈前面的三人浑身溅血,大片血雾喷薄而出,像木头一样倒下去,而余慈则没有任何停顿,冲破血雾,持剑杀向山溪对面,僵立不动的丁大管事。

    纯论修为,卢丁要胜过任何一名亲卫,但论心志、魄力,一直处理府中杂务的他早就没了当年勇猛精进的势头,见余慈披血持剑杀来,他第一个反应不是挥剑抵挡,而是大叫着再向后退,连退了七八步,见无人能赶过来,这才又胡乱挥剑,想要挡住余慈那神鬼莫测的剑法。

    霎那间,余慈扑上,暗红剑光闪烁,铮铮之音连成一片。奇迹发生了,卢丁七零八落的剑幕竟然挡下了大部分的剑气,偶尔漏过的,也都没落在要害,他竟然撑过了……不,是挡住了余慈足足两息时间,而这段时间,已足够司隆和亲卫回援,形成三面夹击之势!

    最先赶过来的是司隆。作为白日府的实权人物,他已经多少年没吃这样的亏了?羞怒之下,消融体内火劲后的第一时间,他便发力赶上,借着卢丁挡住对方的机会,全力发动。

    司隆是府中得金焕亲传太炫极阳法的五大管事之一,若不是不善于算计,地位当不止此。但也由于性格原因,修为精进极快,论资历,他比卢丁差了好大一截,但论修为,却要倒过来了。

    此时他全力发动,众人眼前当真像是亮起了一个太阳。炙皮销骨的热浪闷过来,秋末山中的凉意转眼驱散,光芒过处,莫说溪畔积雪,便是冰冷的溪水都要沸腾起来了。更有蒸腾的火毒扑入五官七窍,闷得脑子转不开趟,一些没跑远的采药客就此一头栽倒,再爬不起身。

    那卢丁看到热浪扑面而来,知道同伴来援,不免士气大震,口中尖啸暴喝,竟也把一口利剑使得如狂风暴雨一般,将余慈挡在外围。直到司隆挟着滚滚热浪,抢在诸武士前面,追击上来。

    隔着五丈远,司隆便双手结印,这是他最能发挥太炫极阳法威能的距离。

    双手印出,咆哮的热浪几乎凝成了一片如有实质的霞光,横扫过去。余慈仍是背对着他,察觉不到,卢丁却看个正着,见此声势,立给唬了一跳,这“火烧云”的手段,可是不论敌我的,说不定能把纠缠在一起的两人,一块给烧成了灰!

    他心中一怯,立时抽剑后退。他此时还占了先手,自然退得容易,余慈似乎是受到后面攻击的影响,也没有纠缠,而是向后扭头。

    ***********

    计划明天凌晨加更,稳固点击榜位置,请书友们大力支持。现在红票基本稳定在一日千余张,敝人也想看看能不能再上一层,仍旧是上一千五百票多加更一章,兄弟姐妹们要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