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故人

    对成荣乃至万灵门的态度,余慈说不上反感。在世间流浪十多年,他早就明白,只要活在世上,这种利益交换便不可避免,其实这就是人与人之间,最常规的交流方式,反倒是像一见投缘、推心置腹、生死之交等等,罕见无比,却也因其罕见,而愈见珍贵。

    成荣此人虽说不上是一个称职的说客,却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要和余慈在初次见面时,便达成目的,绝不现实,所以便抓住“鬼相花”这个由余慈送给他抓手,力邀余慈前往万灵门驻地做客,屡邀不果的情况下,又顺理成章地将联系方式交了过来,至少保证了双方的一线联系。

    在止心观呆了这几天,余慈知道,所谓的“专办之权”,并不是万灵门想象的这么单纯。里面各种因素交织,除非是专门去找于舟老道打听,否则很难尽知其详情。不过既然万灵门这么打算,余慈也乐得轻松:

    经营关系这种很长时间才会见效的事情,留给对方伤脑筋就好。他把握住最关键的利益链条,后面的事,还要他来操心么?

    终于,成荣带着急迫和遗憾的心情向余慈告辞,当然也带走了那个仍不怎么服气的小姑娘。

    余慈继续自己的寻药之旅,这日发生的事情,对别人来说,或许是今后一段时间的重心,但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个小插曲,是他繁忙工作中一点儿点缀,仅此而已。

    ***********

    时间一刻不停地留流,余慈的搜索范围在扩大,但收获却越来越少,当他把善功积累到两百零四的时候,进度便彻底停滞。

    然后,今冬的第一场雪降了下来。

    太阳已经落到了山的那边去,余慈站在距离天裂谷约有六十里路的一个小山谷内,看寒山雪溪,穿谷而过。这里其实就是他初返天裂谷时,截住采药客问话的老地方,而在小溪下游,则有另一群采药客沿溪流回程。

    这群人猛然见到余慈这样一个丰神俊朗的道士站在上游,那边三四十号人都是一怔,没有路途偶遇的招呼,气氛反是有些紧张。

    余慈表示理解。

    眼下正是结束大半年的工作,回家过年的时节,平常在天裂谷中留连的采药客们,都停下了工作,打点行李、呼朋唤友,开始陆续返乡。同时,现在也是最混乱的时候。

    收集虾须草永远都是个没本的买卖。无法再从野外获得,从别人身上得来也一样。这个时节,偷、抢、拐、骗等一切恶劣的手段都有了施展的地方,平日里已足够糟糕的秩序会糜烂到常人很难想象的地步。在采药客们看来,这个俊秀道士便是刻意拦在路上,来意颇为不善。

    其实,余慈还真的就是冲他们来的。

    看到采药客们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模样,余慈也不说话,视线从左到右,像是随便扫了一眼,然而接触他视线的采药客们,胸口却仿佛被重重打了一拳,一时间气都喘不过来,人群一阵骚乱。他听到里面有人低叫“上仙”之类的称呼,至此,目的便达到了。

    情形看起来妖异古怪,其实不过是神意的运用而已。这倒不是余慈自己的发明,当日在止心观,金焕意图以势压人,一个眼神便能拿出“日薄西山犹未足,扯得苍天一同落”的气魄,比余慈实在强出太多。

    不过这程度已经够了,至少足够扯起一部人不那么美好的记忆。

    这群采药客中,有一半的人物神色剧变,有胆儿小的,已经反应性地要向后逃,却被脑子清楚的同伴一把拽住,总算没当场炸了营。

    气氛变得分外古怪。

    余慈本意是想拦路收集一下天裂谷中药草的消息,见到这种情形,也觉得意外。他之前在照神图中,也没有刻意分辨这些人的身份,此时将视线在他们脸上扫一遍,忽地恍然:

    “你们是……”

    很多人脸上都显出尴尬和恐惧。但在队伍前排有一人,却是以绝快的反应速度,双膝屈折,跪倒在溪边冷硬的沙石上:

    “上仙明鉴,如今我等已不做原来的营生了!”

    这动作提醒了很多人,三四十号人的队伍一下子跪倒了一小半,都是纷纷指天誓日,表示已经痛改前非,老老实实采药,绝对没再干伤天害理的事。没跪下的那些采药客,先是茫然,旋又疑惧,到最后已不知手脚往哪儿摆放,干脆也从众跪了下去,黑压压的一片,倒也壮观。

    余慈看得分明,这一拔,倒有一半人,是当日荒山破庙里那伙儿骗子。当头那个先跪下去,不就是那很是活跃的黑脸汉子么?

    目光在众人头顶扫了一眼,几乎没费任何力气,他便看到了正努力往人群里面缩的玄清道人,这人连头也不敢抬,身子还在发抖。

    余慈皱皱眉头,道:“起来吧,正好,我有事情要问你们。”

    听他这么说,那些正牌的或是半途出家的采药客们,在迟疑一阵后,陆续站了起来。没有人是傻子,所以有些有些人打量旁边同伴的眼神就有点儿变化,整个队伍却是鸦雀无声。

    余慈看得有趣,随口问了一句:“打劫行骗的事,真的不做了?”

    几十个脑袋连摇,但很多人脸上都是掩不住的心虚。

    余慈哑然失笑。

    天色已晚,营地里燃起篝火,余慈自然坐在主位,任周边阿谀奉承,马屁如潮,也自巍然不动。慢慢的那些阿谀之辞便弱了下去,以往玄清一系的人马渐都讪讪住口,场面一时冷了下来。

    这时候,余慈开口询问附近天裂谷下的药材生长情况,这些问题,玄清那帮子打劫行骗的是搭不上话的,只有正牌采药客中几个经验丰富的老行家才能答上两句。

    不过渐渐的,采药客们见余慈脾气还算不错,且只对药材感兴趣,胆子也大了起来。有些年轻的也开始说话,相较于老药工出言谨慎,言必有物,年轻人的便道听途说的多一些,有谱没谱的消息都一股脑地倒出来。

    换了旁人,必然招嫌,但余慈不同,他有照神铜鉴,大面积的扫描之下,传言真伪一看便知,也不怕浪费时间,反而多出一分机会。受他默许的态度鼓励,就连玄清那帮人也开始插话,这些人的见识又是另一个层面,一个多时辰下来,余慈还真的找到两味药材的消息,合起来也有六七功,算是小有收获。

    这边聊得热烈,那个玄清则是畏畏缩缩地躲在一旁,始终保持沉默,沉默到别人几乎要记忆他的存在。在众人讨论药材最热烈的时候,他托辞方便,弯腰退出来,隐入外围黑暗山林中。待离得远了,便咬牙狂奔,等十多里出去,这才喘出一口气来。

    “乐吧,乐吧,再让你他娘的乐一会儿,马上你就要哭……”

    喃喃说着,玄清拿出在袖里捏碎的传讯符,扔在地上。他的喘息一直没停止,倒不是累,而是极度紧张的原因。还好,现在应该是安全了,他再喘了两口气,扶着树干直起身子,准备辨明方向,跑得更远一些。

    便在此时,他眼前亮起一束淡青色的光。

    刹那间,玄清全身僵硬,只有眼睛还勉可转动。在他身外丈许处,突然升起的光源,像是一个青皮灯笼,清冷的光色铺展开来,映出旁边那个熟悉的人影。

    “你让我哭什么呢?”青光下,余慈轻声说话。

    “你……你怎么追上来了?”

    玄清的眼珠子几乎要突出来,他不自觉地后退,只两步,便撞在了树干上,进退不得。

    “只允许你害我,不允许我找回来?”

    余慈负手站在原地:“听郑大讲,你认了白日府的卢丁做干爹,那刚碰面时,你激发的传讯符,就是通知他喽?”

    玄清完全不知道,黑子那王八羔子是什么时候把他给卖了,更不明白自己已经隐秘到极致的动作,又是怎么被余慈发现的。现在,他的脑汁已经僵了,身子更是如坠冰窟,从内到外,没有半点儿热度。

    到最后,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你早知道,为什么不逃?”

    “我为什么要逃?”

    余慈露齿而笑,雪白的牙齿映着青光,冷幽幽的:“被人莫名其妙地放榜通缉,我还要很爽吗?我不给自己讨个公道、出口恶气,还真让他们把罪过安在我头上?”

    玄清险些被自己的唾沫噎死,这时候,他终于明白,他和余慈的思维回路是完全不同的。这个无视白日府凶威的疯子,绝对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此时此刻,他第一个反应是开始求饶,可这一刻,他偏想起破庙中那耻辱到极致的一幕,还有接下来近一年时间里,从背后传过来的令他发狂的眼神。

    话到嘴边,就给冻结了。

    最终,他呛琅一声,拔出随身长剑,剑尖剧烈颤动,但毕竟指向了前面的人影。余慈冷眼看着,不再说话。

    大概是余慈的态度刺激到了他的某根神经,玄清猛地嘶叫出声:“你完蛋了,白日府的大队人马转眼就要杀过来,你绝对逃不掉……”

    “你说的大队人马,是指这个吗?”

    余慈一句话,便让玄清的言语全噎在喉咙里。此时,那个“青皮灯笼”飘啊飘地移到前面来,森森青光流淌。

    离得近了,玄清才发现,那绝不是什么灯笼,那是山川、是河流、是风过丛林、是鸟来兽往!随着光影移换,他看到,在其中,正有九个人影,像是九只可笑的虱子,纵掠在只有尺余高的山岭中,向隔着一个山头的谷中营地进发,那里面的人,那里面的人……

    玄清彻底傻了。

    ************

    每个人脑子的回路都不一样。我就是那种情绪特别受成绩影响的废材,诸位书友的支持要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