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飞鹰

    修行界的广大无边,没有真正游荡过的人们是无从想象的。断界山脉和天裂谷之间,莽苍山脉纵横数万里,缈无人烟,绝壁城座落其中,像是不小心遗落其中的一粒芝麻。然而这雄伟绵延的十万大山,又只是整个修行界一个小小的角落。

    宏大无边的世界,足以令弱者气沮,却是让勇者振奋。

    止心观与天裂谷的直线距离约为两万里,不过要到余慈曾去过的那片地域,距离则要多出一倍。这对寻常百姓来说,也许是一辈子都跨越不过去的遥远距离,然而对修士而言,这只能算是一场中短途旅行。

    季节的转换总是那么突然,在高空飞行的这几天,冷空气一直向南方蔓延,

    真的要感谢宝光借出来的鬼纱云,确实帮了余慈的大忙。这玩意儿不愧为远程赶路的最好工具,以特殊的纱质材料织就,内部嵌以符阵,以吸收外界水汽为动力,几乎可以无休无止地使用下去。

    一天四千里!

    这就是余慈拿出的成绩。如此速度已经超过了某些还丹修士的水准。当然,这也是要有代价的,除了每天必要的休息时间外,余慈不分白天黑夜,一天十二个时辰倒有十个时辰在赶路。他要在数千尺的高空忍受彻骨的寒流,要抵挡那些觅食的猛禽,要压下日渐积累的困倦,还要确保自己不在这广袤天地间迷失方向。

    过程很辛苦,但这都没有问题,因为,他喜欢这感觉!

    “浩浩乎如凭虚御风,飘飘乎如遗世独立。”

    大概这就是做神仙的感觉吧。神仙是什么?神仙是在天上飞的!

    只有真正地拔步飞空,万里逐云之际,才知道神仙的快乐。

    他忽然变得无比贪婪,因为他飞得不够快、飞得不够高、飞得不够远!

    在第十天的清晨,余慈在高空中看到了天裂谷那标志性的云雾之海,他甚至还意犹未尽,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要操纵着鬼纱云撞进那无边无涯的云海中,看一看云海的尽头,究竟是怎样的天地,还好,理智阻拦了冲动。

    天裂谷中的猛禽凶兽可不是他这几天里碰到的苍鹰大雕之类,鬼纱云除了飞行之外,没有半点儿防护能力,若是被那群畜牲给弄坏了,他可没脸去和宝光解释。

    而更要重的是,附近似乎出奇地热闹。

    鬼纱云最高飞行高度大约在三百丈左右,这个高度在无垠碧空之中,也不算不得什么,随便一只苍鹰便能飞得比他高太多。可是像这个一直绕着他盘旋的这个……真以离着二十里以外,就发现不了你了?

    余慈微微躬着身子,像是在云彩上打瞌睡,其实却是借机掩着怀中的照神图,运用神识在其中锁定了二十里外的那只扁毛畜牲。从他进入天裂谷周边开始,这只苍鹰便跟着他了。

    最初离得很近,但在余慈表现出些许疑惑之后,便拉开了距离。可惜,它离得还不够远,所以便连它小腹上暗斑有几块,都瞒不过余慈的眼睛。

    当然,余慈也不会忽略另一个疑点:在苍鹰身外,笼罩着一层极淡的灰气,而其瞳孔中,也有两个如针眼大小的红点,印在瞳孔之中。这苍鹰,是受人控制的。

    余慈知道自己被监视了。他提高了警惕,但最终还是选择了降落。

    重归天裂谷,他愈发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

    他上回离开时,山间尚是青翠妩媚,此番归来,已是暮秋时节,草木凋零,便是山间松柏树种居多,颜色也深重下来,肃杀之气弥漫大山。倒是山溪水比先前要清冽许多,捧水净面,哗哗的水声在静谧的山涧内回响,如珠走玉盘,煞是动听。

    冰凉的溪水让余慈的脑子愈发清爽,不远处的隐隐人声,也让他颇为怀念。

    这时余慈已经确认了,方圆五十里范围内,除了正在接近的那几个采药客,没有别的碍眼人物,操纵苍鹰的修士,很可能在五十里之外。

    果然是奇功秘技层出不穷——这是余慈见到的第一个比照神图的控制距离还要远的侦察手段,当然,用这法子看到的东西,肯定比不上照神图反映的信息全面。

    正想着,那头顺着溪水,有四五个人溯流而上,正是余慈已经察觉到的那群采药客们,余慈笑着向他们打声招呼,用比较恰当的方式展示出自己修士的身份,然后,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等采药客们战战兢兢地离开后,余慈对最近一段时间,天裂谷的形势已有了大概的了解。

    虽然这了解让他更为困惑。

    大约是一个月前,也是金焕一行人前去止心观的那段时间,绝壁城范围内,一直受到白日府压制的两个势力——万灵门和净水坛突然联手,派人赶到天裂谷来。

    其理由是寻找失踪、但几乎可以认定是死亡的证德、卢全、许吉三人,也就是余慈理解中的毒蛇和尚、卢全道士和许老二。两个宗门都非常高调,也不怕丢人,经常向采药客们询问情况,事情传得沸沸扬扬。

    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偏偏在采证过程中,有消息说那三人是被白日府的某个后起之秀害了,且说得有鼻子有眼,容不得人不信。万灵门还好些,在事情未明之前,没有轻动,可净水坛的那群恶和尚,却不管三七二十一,将戾气迁到周边为白日府工作的这些采药客身上。

    两三日间,便有百多名采药客被打死打伤,情况一度混乱到极点。这种挑衅白日府当然不能忍,当即派出四位管事携精锐武士到此压阵,把净水坛的凶焰打下去。可事态也由此更加紧张。

    这时候流言再起。此次则把天裂谷中那头鬼兽给牵扯进来,说是万灵门和净水坛摆出这种阵势,其实是声东击西,惑人耳目。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捕捉那头深藏谷中数十年的鬼兽,以此找到某个大神通之士留在附近的宝藏。

    这一下子,天裂谷便不可避免地骚动起来。

    然后,形势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白日府、万灵门、玄阴教、净水坛……除了无生剑门人手不足,难以分身之外,都来了。余慈一一屈起手指,将绝壁城周围五大宗门依次数了个遍。这里有他比较熟悉的,也有全然陌生的。在其中,余慈最注意的有三个。

    白日府不必说,绝对的大仇家,他当着众人的面抽了金焕的耳光,这等奇耻大辱,若金焕忍得住,那才真叫奇怪。

    此外,便是万灵门和净水坛,关注这个的原因是,他没想到,毒蛇和尚几人的案子这么快就发了!

    作为击杀毒蛇和尚等三人的“凶手”,虽然说事情做得手尾干净,但为了预防万一,回到绝壁城后,余慈还是专门去打听了三人的身份。这三位在绝壁城倒都有几分名气,背后更有很强劲的势力。

    其中来历最大的便是那个许老二,他是万灵门赫赫有名的十大高手之一。或许所谓的“十大”有大半是凑数,可万灵门的实力却是实实在在的。

    五十年前,白日府主金焕独斗万灵门主史嵩及门内第一高手胡丹的故事,在绝壁城几乎已成了传说,可谓街头巷尾,皆有流传。金焕虽胜,却无法击杀哪怕任何一个对手,那一战后,万灵门被迫让出绝壁城的核心利益,退向绝壁城的边缘区域,可势力并未大损,仍然具备着反戈一击的实力,是方圆万里之内,仅有的可以与白日府相抗衡的大势力。

    抬起头,在余慈视线不能及的遥远碧空下,苍鹰盘旋,以其敏锐的目光,为他人所用。这手段,余慈是听过的。附魂于生灵之上,操控则如臂使指。

    这正是万灵门最为外人所知的法门之一。

    不仅如此。那毒蛇和尚证德,还有那个卢全,也不是省油的灯。毒蛇和尚乃是绝壁城南郊,净水坛的重要人物。这净水坛名声极差,里面蓄养的和尚净干一些腌臜事,堪称是绝壁城周围最大的一个贼窝、匪帮,只是其掌门伊辛和尚,出身神秘,传说有佛门神通,又与绝壁城散修第一人卢明月交好,两人都是还丹修士,足以撑起门面,让白日府也有几分忌惮。至于卢全,便是那卢明月早年使唤的小厮,几乎就是其半个弟子。

    可以这么说,若是这件事暴露了,余慈便等于是和整个绝壁城为敌。

    当然,没有人能够指明就是他就是凶手,可如果白日府与万灵门等交换一下情报,再用排除法的话,便会发现,在那个时段,停留在天裂谷,且有实力下手的人中,无论如何都少不了他的存在。

    白日府想必很乐意推上一把……

    不过,他也很想知道,有没有人会相信,他这么一个无门无派、无根无底的散修,会做出同时与白日府、万灵门、净水坛、还有城中散修第一高手卢明月为敌的疯狂之事来呢?

    此刻余慈心中,对事态的担忧,反而比不过干下这连场事后的得意之情,这滋味儿,也有意思得紧。

    哈哈一笑,余慈又向前走,天裂谷已经近在咫尺了。

    至于那只仍在远方盘旋的苍鹰,谁管它!

    *********

    重启战局,本章过渡。从下一章起,龙套人物陆续登场。只要在龙套贴里留名的,必须会露脸,但会视情节发展,调整身份,请书友们多多支持点击、收藏和红票。

    另:问镜一群已满,请入二群124414091,避免二次敲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