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请托

    三百六十?

    知道余慈的疑惑,老道加以解释:“那只鱼龙已送到了山上,鲁师兄非常满意。他本来差不多都要放弃了,你那条鱼龙实在是及时雨,因此他愿意多支付两成,合计三百六十功。这个牌子你要收好了,以之在宗门交易,会比较方便。”

    旁边宝光听到余慈转眼又是六十善功进帐,咋舌之余,看余慈的眼神里更是佩服。

    增加的善功,倒是意外之喜。不过余慈也受到提醒,开口谢过之后,又道:“小子观中叨扰多日,如今诸事已毕,便向观主辞行了。”

    “哦?如此急迫?”

    余慈便笑:“仙路漫长,行步艰难,能歇得几日,已经是偷懒了。”

    这话虽有“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嫌疑,但确实也是他心中所想,只是稍稍修饰一二,仍算得真诚,果然老道点头称许:

    “小小年纪,也知道求仙的紧迫,很好。可你又待如何?”

    余慈略一沉吟,还是实言告之:

    “不瞒观主,小子在寻觅草药上还有些心得,上次发现鱼龙草,也不只是运气。我这几日在同德堂看过,便是不设善功消息,一株鱼龙草,也值五功,天然之物,或许能更高一些。如此,我想重返天裂谷,或能在冬日之前,找到足够的药草。便是不成,我也看到一些征求天裂谷特产的消息,若是办得到,也可顺路去做。”

    其实除此之外,还有个理由,就是他不说,老道应该也明白——随着前日金川和匡言启启程前往离尘宗山门,这几天一直徘徊在道观外的眼线,昨天已经撤走了,虽不知道白日府是怎么个想法,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不过老道的反应有些奇怪。直勾勾地看他半晌,忽然哈哈大笑。这突来的笑声让余慈颇为错愕:“观主因何发笑?”

    老道笑着伸手指他,又指指自己:“你我有缘!”

    啥意思?

    余慈正莫名其妙之际,便看到老道取出一块玉简,递了过来:“正好,我有几味药,乃是天裂谷特产,为别处所无,想请你帮忙找来。”

    看了很是开心的老道一眼,余慈神念透入玉简,见里面列有六味药材,每个都有详细的图示说明,图象栩栩如生,而说明也极尽详细,包括药草的习性、可能的生长位置、采摘的方法以及旁边有无凶兽毒虫守护等等。

    这份资料,详尽到人无话可说。余慈本来就有顺路采摘其他药草以换取善功的打算,与这件请托并不冲突,自然没道理拒绝。不过他还有一点不明白:“虽说天裂谷广大,但也是对我们这些后辈来说。以观主的能耐,有如此详细的信息,怎不自去摘来?”

    “天裂谷与其他地方不同。离尘宗和落日宗立有‘止步碑’,还丹境界以上的修士不得入谷,我自然也不例外。”

    余慈糊涂了:“这是何故?”

    老道以一个问题回应:“你可知天裂谷下方是何等去处?”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余慈想笑,好险给忍着,但还是说了一句:“莫不成是冥狱黄泉?”

    老道大笑:“虽不中亦不远矣。那下面不是凡人传说中的黄泉地府,却是一片极其类似、乃至更为凶险之地,修行中人将其称为血狱鬼府。”

    余慈心中一动,他以前听过这个名字。细想来,乃是当日在天裂谷顶,从叶缤女仙口中道出,但内里究竟,他仍不清楚。

    老道则为他解释:“所谓血狱鬼府,乃是天地间一切凶戾杀气凝而化实之地,其亦无边广大,千万以来,由此凶戾之气化生无数妖魔鬼物,个个残暴嗜杀,在那血狱鬼府中彼此交战,永无休止,论残酷,所谓的黄泉地府,倒是要瞠乎其后了。”

    “那一世界与这边天地并无什么水陆道路相通,但也不是全无联系。天地广大,某些地方偶尔感应戾气,撕裂虚空,形成两面交通的甬道,也是有的。这天裂谷便是一个,大约也是天底下最大的一个。”

    “天地间还有这种地方?”

    听了老道的讲演,余慈觉得自己的眼界一下子又开阔了许多,他想了想,问道:“这么说,天裂谷中有妖魔出没的传言,也不是无的放矢。”

    老道却是叹了口气:“本不至于如此。要知道你我所居之天地和血狱鬼府差别极大,我等在此天地间呼吸是天经地义,但对血狱鬼府的妖魔而言,说不定就是致命的毒药,反之亦如是,这就隔绝了两界的绝大部分往来。

    “然而天裂谷地域宽广,几乎自成一界,那里将两边的天地元气彼此混杂,慢慢地便有一些妖魔适应环境,生长其间,这些妖魔却是可以自由来往两界的。原本这也没什么,万物自有生克,天裂谷中也有一些天生天养的异种,与妖魔为死敌,挡着它们往这边来的去路,使此方天地不至于受妖魔袭扰。

    “可是在九十五年前,两位地仙级别的大神通之士在谷中激战,打得天崩地裂,日月无光,谷中相对稳定的物种圈子在战时破坏严重,尤其是与断界山脉相邻这万余里的地带,天裂谷中下段几乎是面目全非,生活在更底部的妖魔受到的影响却是微乎其微,头上又没了天敌,自然蠢蠢欲动。”

    余慈只听得心动神摇,然而情绪里面更多的不是戒惧,而是说不出的向往。

    为了掩饰这点儿心意,他轻声道:“这几十年,不也没有妖魔为祸么?”

    “那是被打压了下去!”

    老道嘿然冷笑:“那两位大仙打完了便走,却把麻烦丢到这边来。战后头二十年,这边和对面的落日宗,每年都要抽调大半人手,甚至还要从千万里之外,请来同道助阵,好险才挡住妖魔的侵袭。那二十年,宗门弟子多有殒落于天裂谷中的,落日宗那边,甚至还折损了一位真人,堪称损失惨重。

    “光拦截还不行,还要千方百计迁移合适的物种过来,重新布置物种圈子,这个工作一直到十年前才告一段落。要不你以为,以宗门的实力,为什么还要让白日府帮忙采集虾须草……那是这几十年间,以往天裂谷中俯拾可得的药草、矿产等等资源,已经消耗殆尽,若非山门底子厚实,后果不堪设想!”

    老道看起来还真是怨意深重啊,和平日的他很不一样。也许是他的亲友死在这延续二十年之久的大战中了?

    余慈心里揣测,也不好轻易插口,倒是老道先一步察觉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对头,便呵呵一笑:“说跑题了,莫怪,莫怪!”

    “应该是给小子长了见识才对,若不是观主讲解,小子安知天底下还有这般世界?”余慈倒真的希望老道多讲一些这方面的事。

    老道则有些心事,匆匆说出了最终原因:“前面我说到新建的物种圈子,这个圈子十年前终于初步完成,能自然运转,挡住妖魔的侵袭。可是毕竟是强行移植过来,根基甚浅,也许人们一个不经意的举动,便会破坏其整体的平衡,到那时,势必又是一场麻烦。

    “故而本宗和落日宗便将九十五年前,为避免妖魔伤人而禁人入谷的‘止步碑’推迟拔除,准备到数十年后,物种圈子稳定了,再行开放。但这也仅限于还丹境界以上的修士,概因只有那般修为,才有可能沉到天裂谷中下段,对物种圈子造成影响。

    “另外,我们这边还有一个猜测,还丹修士以上,气机放射过远,且其血肉神魂对妖魔乃是大补之物。一些妖魔可在百里之外,感应到这股气息,若是循迹蜂拥而来,后果堪忧,这才是最为可虑之事!”

    这些妖魔倒真是神通广大!

    余慈不免感叹,不过这个对他还没什么影响,故而听听便罢。

    说完了天裂谷中事,老道指指玉简:“这六味药草都是稀罕物,哪一个也不比鱼龙草好寻,我也没想让你一次全拿回来,只是想看一下你的机缘,你可明白?”

    余慈听得出来,老道话中似有深意。不过这不重要,在鱼龙一事上,老道明中暗里帮他甚多,他正苦恼不知如何表示,如今有了这寻药的请托,也正合了他的心意。

    况且,他有照神图傍身,搜寻范围广及五十里,上及天、下入地,对旁人来说是千难万难的事,却恰是他的长项。

    “请观主放心。”余慈仅此一句,却比什么保证都来得坚决。

    老道很高兴他的态度,又道:“这几味药材都是越冬的,便是你在冬季来临前没有找到足够的鱼龙草,也不必急着回来,大可多留一段时间,看看能在这上面有所收获,与你的事并不冲突……”

    他由始至终都没提到报酬的事,余慈反而觉得更舒坦。说实话,一直到现在,他都很难接受同德堂里那些善功交易,这与他想象乃至向往的修行世界,差别太大了。

    正事说完,二人又聊了一会儿,余慈很是佩服老道的剑道造诣,便把话题往上面引,老道虽未真的教他什么,但随口而发的一些理论,却也让余慈受益匪浅。

    等夜色深了,又确认明日早间离开,余慈终于告辞出来。和老道越谈越投缘,是他很乐意见到的,回想着老道所说的剑道妙诣,出了院门没几步,后面却有人唤他的名字,乃是宝光从后面追上。

    “余师哥,这东西你收着。”

    不由分说,宝光便把一叠折好的物件塞到余慈手中,只凭那轻柔的触感,余慈便知,这正是鬼纱云。

    余慈一怔,再看过去,小道士正在咧嘴,说不出是心痛还是发笑,古怪得很:“既然时间紧,师哥凭双腿赶路,啥时候能到天裂谷?我这玩意儿别的不行,长途赶路却是最好的宝贝,绝对能省你大半的时间。记得回来还我就好!”

    他故作豪气的模样,引人发嚎,但是他的心意,余慈却是明白了。

    值得深交的,也不只是老道一个。

    余慈静默片刻,又笑起来,他拍了拍宝光的肩头,一切都在不言中。

    ***********

    与人为善,与人为善。感慨中求点击、收藏、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