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山间

    本质上来说,照神铜鉴是具有极强排他性的宝贝。

    不论是普通性质的真气,还是还丹境界以上的修士所具备的罡煞,只要达不到与它气息互通的要求,便是注入再多,也只能激发出最表层的青光灵引,最多加上蓄存符箓之类,绝对无法开启它深层的功能。

    就是达到了气息互通的要求,要想进一步祭炼,使之器性提升,也还要有一个前提,那便是照神图。

    对拥有照神铜鉴的人来说,照神图不只是铜镜深层的功能,还是真正与铜镜建立联系的纽带。

    祭炼照神铜鉴,第一条便是要将心念移到照神图正中央,本人映像之上。这映像有个名目,叫“魂像”,按照祭炼法诀上的说法,乃是神魂之投影,也是拥有者的神魂与照神铜鉴发生联系的关键节点。

    神魂必须通过“魂像”,才能真正与照神铜鉴连在一起,开启镜内的“关窍”,使之主动吸纳拥有者的元气,开始祭炼过程。

    越是祭炼,余慈越感到祭炼的好处。

    “神气相抱,转生化气,此气非彼气,而是罡、是煞、是先天一气……”

    当日天裂谷中,叶途如是说。按照他的说法,“先天一气”应该是还丹修士的专利,是修士修行长生术有成,于还丹成就之后,代替真气,运转在修士体内的能量流,是修士仗以移山填海、飞天遁地的基础,论质性,当远在真气之上。

    余慈当然没有到达还丹境界,不过经过连日来的验证,他隐约感觉到,似乎在半月前那场意外之后,他十余年来积蓄的真气,通过在镜中凝炼为精元之珠,后又与神意浑融相抱,莫名地便转化成了“先天一气”的模样。

    当然,这纯粹只是感觉,毕竟余慈从来没有真正见识过“先天一气”。说起来,他确实与还丹及更上层境界的修士接触过:但少时侍奉在双仙左右时,完全没有相应的概念;而前些日子碰到的叶缤女仙,又是那般超凡人物,数次出手,余慈根本就体会不到其中的奥妙。

    他唯一的经验,只有元神驭剑时,神气合流,彼此交融的感觉记忆,据叶途所说,那是最接近罡煞之力的状态、

    多日来,他体内元气运化,分明就是这个感觉,且稳定而清晰,再不是元神驭剑时的短短一瞬。正因为这样,当日他才能从容挥出那记剑指,初步碰触到叶缤那轻雾剑意的玄妙。

    “先天一气……就当它是先天一气吧!”

    虽然没有证据,但余慈能够肯定,他体内元气性质,确实发生了质的变化。在他的修行层次上,发生质变后,除了转化为“先天一气”,还能是什么呢?

    摆脱了这个疑问,又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出现在眼前:

    他发现,除了当日通过照神铜鉴转化的那一波之外,后面几日,行功时自然产生的,仍然是以往的真气,这真气和“先天一气”性质格格不入,便如油与水的差别,在体内流转时,让人很不舒服。

    这大概就是他没有真正进入还丹境界造成的结果。若不加以改变,长此以往,他一身先天气,说不定又要被后天之气浸染,以至前功尽弃。

    还好,他有照神铜鉴。

    当他按照新得来的法诀,开始祭炼时,神意自然投注其上,吸纳元气,运转火候,每次都甚是费力,总要消耗他大半力气。但在这一过程中,便如淬火锻打,逐分逐毫地提升铜镜的性能,也在一点一滴地精炼本身元气中杂质,使之提升到“先天一气”的水准上来。

    如此,即使他无法修炼长生术,也能维持住“先天一气”的纯度,且缓步精进,不得不说,照神铜鉴,真是……

    好宝贝啊!

    越是祭炼,余慈对这宝贝越是爱不释手,每日必定要有几个时辰努力用功,祭炼火候也日益/精进,可以想见,只要他依照此法,按部就班、持之以恒,在不久的将来,随着他修为的精进,祭炼层次的提高,他完全可以将宝镜的秘密尽数开发出来,而且,这个宝贝也将永远属于他,没有人能把它夺去!

    每想到此处,他便是心中振奋。

    今日的功课做完,天色已经入夜。余慈像一个幽灵,从藏身处飘出来,借着天上星光,扑向西南方的山野深处。

    陆扬和金川透露的信息让他很在意。以白日府在绝壁城的只手遮天,在说及那离尘宗时,也不自觉便将自己放在弱势地位,可以想见,那个陌生宗门势力,会是何等的强大。预先做个计划,已是必然。

    余慈使出神行符,足下生风,三百里也就是一个多时辰便到了,比原本的速度要快出近两成。

    停下身形后,他的呼吸略显急促,但几次呼吸的功夫,就恢复过来。他没有继续深入,而是就近开启照神图,花了很短的时间确认方位,很快便在山中找到了一片人工建筑群。

    微微的光芒中,夜色下的一草一木都收入眼中。这里是一处道观,规模颇大,分东、中、西三处院子,中院前后三进,殿宇宏伟,里面的道士总有百多人上下。

    方圆万里之内少有人烟,这座道观显然不是靠香火支撑的。无疑,这就是金焕一行人目的地所在。

    “外务道观……就是处理杂务的地方吧。”抱着类似的念头,余慈逐一转换视角,准备将道观内外梳理一遍,为明日可能的变故做准备。视线从道士安寝的东院开始,慢慢转至中院殿阁群落,再移到西院园林中,暂时还未发现什么问题。

    但这时,起雾了,小巧的园林也变得迷蒙不清。

    数十里外,余慈睁大眼睛:“那个是……”

    *************

    第二日,按着计划,白日府众人丑时一刻便起程,不惜马力,待到凌晨时分,便来到一座碧翠山下。山不甚高,而林木溪泉,清岚奇石毕具,颇有仙气。金焕在山下便停了车驾,只留一武士看守,其余九人一起步行登山。

    这里面,金焕和陆扬是来惯了的,金川和匡言启则是头回到此,不免好奇,陆扬便提点自家徒儿:“这已是止心观地界,虽是离尘宗外门所在,却也常有高人行走,观中老观主于舟道长,驻世三百年,是了不起的前辈高人,在此万万不可存了轻慢之心。”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这两个年轻人因为天资甚佳,在府中颇受尊宠,尤其是金川,向以白日府下任府主自居。在府里还没什么,但在此处,必须要有所控制。

    这点儿心思无需瞒人,连随行武士都知道,在匡言启喏喏声中,金川瞥了自家叔爷爷一眼,很乖巧地垂下头去。

    金焕一行人走在山路上。四面景色宜人,他们却是步履匆匆,转眼便过了半山腰。遥见山上飞檐斗拱,在眼前时时显没,偶被林木遮掩,转过数里,又映在眼前,那止心观,已快到了。

    便在此时,踩枝踏叶之声响起,从山路旁的枫树林里,走出一个道人。

    道人出来得突兀,五名随行武士反应也是极快,当下身躯紧绷,目视来人。不过他们总算还知道这不是白日府的地面,便有敌意,也要有所收敛。

    那道人面白无须,看起来很是年轻,身披玉色道袍,身姿高挑,乌黑的头发束在头顶,定以星冠,上下打理得极是周整,负手行来,又显得悠然从容。金川和匡言启也都是一时俊彦,可在长辈身前,便显得束手束脚。比不得来人洒脱。

    那道人看到金焕这一行人,也是一怔,但旋即微笑,对几个随行武士的作派似乎全无反应,也没有上前搭讪的意思,只遥遥打个稽手,退到路边,请他们先行,从容谦逊的姿态,令人心生好感。

    金焕虽是倨傲,但止心观近在咫尺,说不定道人便是其中的修士,故而也略微点头,以他的身份,算是非常看得起对方了。随行武士见府主的反应,这才缓下劲儿来,纷纷垂首。

    两方就此错开,待去得远了,金焕忽然道:“如何?”

    陆扬皱了皱眉,轻声回应:“奇怪,此人真灵焕然,未凝阴神,似乎修为不过通神初、中阶之间,可周身气机森然,像是……”

    “像是成罡凝煞,是不是?”

    “真是如此?那岂不是结丹了?”

    陆扬吃了一惊,连带着后面两个年轻人都回头去看。俊秀道人却不急不缓地走着,似乎在欣赏路旁渐渐转红的枫叶。待过了一个拐角,便从他们视线中脱开了。

    金焕此刻却转而称赞陆扬:“能看出这气机之微妙,便知你对罡煞已有感应,一般的通神上阶修士也做不到这点。你这些年修为仍在进步,很是难得,期以十年,便可以尝试结丹了。”

    陆扬连忙逊谢。这边说话,后面的金川定力差一些,忍不住就问:“叔爷爷,那道士真的是还丹修士?”

    金焕乃没有正面回应,只道:“他在数里外便显露形迹,应该没有恶意,你们不要慢待。”

    两个小辈也就罢了,只觉得府主高深莫测,不敢多问。但陆扬跟随金焕多年,一听便知,金焕自己也是捉摸不准,才是这种态度。

    只是,确认修士是否成罡凝煞,竟是这般困难吗?

    ************

    本日加更,鱼刺兄踏入一个新层次,诸位书友的支持也要给力啊!点击、收藏、红票,俺统统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