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斑点

    丹崖上城的建筑格局其实非常简单。从山脚到山腰,都是仆役家丁及其眷属的居所,几百年发展下来,已经是个能够自给自足的小镇规模。

    白日府的正府,则是从山顶上铺下来,依山势而建,多有险峻之处,并不适合常人居住,但是修士则没这个问题。余慈看得很清楚,之所以有这样的布局,并不是说白日府的修士衷情于自虐式的苦修,而是建造者尽可能地用建筑将崖上最具价值的灵脉窍眼封在其中,以便利修行。

    所以,这些险峻的建筑,也就成了余慈最喜欢“去”的地方。因为在这里,他总能找到府中的头面人物,看他们如何修行,也看他们的各种勾当,乐此不疲。

    但在此之前,他需要忽略照神图中那个正逐渐形成的丑陋斑点。

    斑点出现在丹崖深层的某处。说是斑点,其实就是一块方圆里许的模糊地段,在这个地段,内里的情形并非是看不到,而是被某种巨大的力量硬生生扯得扭曲,一切光影图象都严重失真变形,看不出究竟。

    看到这幕情形,余慈一点儿都不吃惊,因为类似的情绪早在两天前便被他挥发殆尽了。他非常清楚,这片扭曲的光影中,究竟藏着什么东西。

    老家伙还在修炼——那个模糊地带,也正是白日府首席长老屠独专属的静室。

    府中诸人大都知道,这个传说活了三百岁的老怪物,为了延长自己的寿命,闭关三年五载都是寻常。府中一些仆役,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他一次,自然,也就把这老怪物列为府中第一号神秘人物,围绕此人的种种传说也从未断绝,甚至于传出府外,越传越是离奇古怪。

    绝壁城最强大的修士当然是白日府府主金焕,但最神秘的修士一定是白日府首席长老屠独,这是绝壁城居民的共识。

    可是对余慈而言,想要见到神秘的首席长老大人,唯一需要付出的,只是小小的耐心而已。

    他稍等一刻钟左右,扭曲的光影区域便开始移动了。

    它开始向上升,其影响范围永远都是一里方圆,没有向周边蔓延的意思。速度也非常快,只一闪,便到了地面上,再闪,便到了百丈高的天空。而此时,静室的全貌便显现出来,内里摆设非常简单,唯一吸引人眼球的,就是室内榻上瞑目平躺的人影。

    这人便是屠独。

    说出去没有人会相信,白日府的首席长老大人便是这么一个枯干如僵尸,气息奄奄的老头子。此人身量瘦小,披着黑袍便像是盖一床被子,若非是照神图所显现的图景纤毫毕现,也许余慈还看不到他的呼吸起伏。

    经过几天来的窥探,余慈认为,现在静室中的应该只是躯壳而已,致使扭曲光影的东西,则应是老怪物的阴神。这老怪物大概是寿元到头,肉身虚弱到了极点,故而不得不时时闭关修养,以备不测。平日里的活动,干脆用阴神出窍来代替了。

    余慈还是从他这里才真正见识到阴神出窍的模样,很长见识。静室内没有什么好看的,余慈将注意力转向天空,可不管他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破开这层扭曲的光影,看到里面的详情。

    这便是照神图的局限了。

    通过几日来的观察,余慈发现,照神图在探察像屠独这样,修为惊人的高手时,会受到非常强烈的干扰,导致图像模糊不清。而这早有先兆,前些日子,在天裂谷中,每逢夜晚照神图的映照范围便缩小四成以上,联想夜间乃是恐怖的猛禽凶兽的活跃期,那恐怕就是更为彻底的干扰情况。

    而这……很好!

    这绝不是自我安慰,余慈不怕这样的变数,相反的,如果照神图真的是一成不变,他才会真的感到不安。不变的东西便没有灵性,没有灵性,也就没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他现在看到了照神图受了限制,同样也是看到了在这有限之中蕴藏的无限可能!

    也只有在变化中,他才能找到照神铜鉴更深层的秘密,当然,这也能让他膨胀的心思变得更安定一些。

    余慈不准备在这里浪费时间,他暂且放过高空中那块斑点,心神转移,落到别处。照神图中清晰显示着,丹崖山腰地下二十丈深处,有一个很大的炼丹室,里面有一个径约丈许的金属球,放置在房间中央。球体上遍布复杂的纹路,看起来繁复又美观,周围则是一圈贴合其外部轮廓的钢铁支架。金属球便虚悬其中,缓缓旋转滚动,很是奇妙。

    余慈上回来的时候,已经知道这玩意儿叫“水丹炉”,以区别于一般的引火炼丹的丹炉,里面便是传说中浸泡虾须草的药液。

    时间掐得刚刚好,收购虾须草的店铺,已经把今天唯一的收获,也就是余慈那千余株虾须草送到此处。在炼丹室内,又验过一遍,便有人拿着石盒攀上支架,找到水丹炉的入药口,将所有的虾须草尽数投入其中。

    旁边,八个药师围成一圈,神色凝重,手上则开始掐动印诀,催动丹炉上复杂的符阵,激发药液效力。

    经过多日来的侦察,余慈终于明白,原来白日府也无法控制鱼龙草的生成,只能以其独有的药液刺激虾须草的活性,像掷骰子碰大运那样,被动等待里面某株或数株虾须草“突然开窍”,吞噬其他同类的生机,最终形成鱼龙草。

    所以,白日府必须要有足够多的虾须草垫底,才能保证足够多的可能制成鱼龙草,但最终还是要看运气。据说去年府中便很不走运,收集来的近三十万株虾须草,只激发成功八株,不到“十株”这个起码的标准线,以至乎没有换得“寒玉洗心丹”,引得府主金焕十分不满。

    换?不错,这正是余慈监视白日府数日来,最大的收获。到头来,白日府也不知道鱼龙草的真正用途,他们制出了鱼龙草,也是要送到某处,与他人交换。换回的玩意儿,便是余慈曾经听说过的‘寒玉洗心丹’。

    从这个角度看来,白日府这些高高在上的修士,与那些性命如蝼蚁一般的的采药客,也没什么差别。

    且不论这些高下之别,仅就今天而言,白日府还是很有点儿运道的。在千余株虾须草投入丹炉后不久,里面的药液忽地咕噜噜地翻滚起来。这是某株虾须草被激活,迅速吸收同类生机的反应。外面的药师、仆役先是吃惊,随后便是鸡飞狗跳,当下有快腿的仆役飞奔出去,向上面的上仙老爷们报喜。

    对他们来说,任何一株鱼龙草的生成,都是难能可贵,因为运气并不掌握在他们手上,每一次成功,都是老天爷的施舍。

    余慈最后瞥了一眼水丹炉之中,薄薄的金属壁在照神图中,有等于无。水丹炉内,药液温度依旧保持最初的清凉,却像是被烧开了般沸腾不休。里面纠缠在一起的虾须草中,有三株正慢慢膨胀起来,转眼从发丝变成麦杆般粗细,密密麻麻的细碎鳞片正在上面迅速铺开,草叶在翻滚的药液中扭动,有如活物。

    就是这个了!

    余慈心念略动,眼前的照神图再次光影移幻,白日府中自然有迅速传递消息的方法,但即便如此,也比不过他心念转移的速度。很快,他便把注意力投入丹崖东侧峰顶之下一个独立院落。

    这里是白日府首席管事陆扬的居所,其人位置仅在白日府府主金灿和大长老屠独之下,是府中当之无愧的第三号人物,也负责府中一切常务,可以说是白日府的大管家,此事向上汇报,必然要先经过陆扬这里。

    不过刚把注意移过来,便看到陆扬急匆匆出来,同时吩咐着徒弟什么。余慈微惊,白日府不愧是一方霸主,单只是这消息传递就很有一套。不过很快,他就发现是误会了,小院门房一声响,有个仆役急匆匆走过来,跪倒地上,观其口形,分明是呼道:“陆爷大喜,鱼龙草成了!”

    陆扬身材矮胖,方脸厚唇,不苟言笑,看上去颇有威严,但乍一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大喜过望,脸上也不是那么严肃了,反对徒弟笑道:“府主刚一回来,便有这桩喜事,你那件事更有指望……且不要高兴太早,且收心苦练,回来我要考校你的功课。”

    弟子唯唯应是。

    金焕回来了?余慈从口型中辨出这个意思。他早两天就知道,金焕有事出远门已有数月,这几日间,将白日府中的重要人物几乎见了个遍,惟独漏了这位一府之主,倒没想到此人回来的这么是时候。

    还丹修士余慈并不是没有见过。像是紫雷、赤阴双仙,他近身侍奉多年,早已见怪不怪,这回到了绝壁城,又通过照神图,好好地观察了下一直闭关的屠独老怪物,只是那个枯槁将死的老头形象,让他有些失望。那么,这位据说只差一步便是步虚境界的修士,又会是怎么一番模样?

    按捺不住好奇心,余慈拉升视角,转换出白日府全景,寻找金焕的踪迹。

    他看到的是另一处“斑点”。和屠独阴神影响情况类似,但范围要多出近五成。这“斑点”慢慢地从前庭到中院,最后在府中最大的议事厅中停了下来,不再动弹,这也导致周边建筑齐齐地扭曲,形成一团毫无规律可言的光影漩涡,让人看了眼蹦。

    这个时候,余慈清楚地看到了,以陆扬为首的几位府中管事,从四面八方汇聚至此,投入到这片扭曲的光影中去。

    余慈就此确认,斑点中央,必是白日府府主金焕无疑!这不正是回府后,升堂议事的章程?

    悟透此节,余慈也不再做那些无用功,将心念从议事厅附近撤出来,准备到别的地方转一圈,等这些白日府高层议事完毕后,再设法打探消息。然而这时候,他看到有人从模糊一片的光影中走出来,步履匆匆。

    ************

    爆发预告:若有存稿时不爆发,那爆发就真的遥遥无期了。

    明早冲榜,决定凌晨加更一章。请书友预先准备点击、收藏和红票。

    另外,若明日红票破千,星期二加更一章,破一千五,加更两章,破两千……囧,这个先不考虑了,请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