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轻薄

    回眼看叶缤,似乎根本没有动手,衣袂轻纱,飘飘如仙,只是玉面上略见遗憾:“罗刹幻力果然名不虚传。我引它上前,又蓄力而为,却还是未中要害……但想来十余年间,此兽也无法在此谷为恶了。”

    余慈终于明白过来,之前鬼兽去而复返,意图杀个回马枪,却被叶缤将计就计,一剑重创,可惜,他还是没有看到,叶缤究竟是怎样出剑。

    这个时候,女修又笑道:“我发两剑,却不如你一剑建功。这枚牵心角,是你斩下,便拿回去做个纪念吧。”

    这当然是个玩笑。叶缤伸出手,素白的掌心上,搁着那枚断角,仍自莹莹生辉,只是素手如玉,可比那断角要来得养眼太多。余慈并不矫情,伸手去拿。

    叶缤则多解释一句:“此角含在口中,可挡世间大部分幻术迷烟,对鬼兽自身所发更有奇效……”

    两人现在的距离当真触手可及,峡谷的风似乎也在女修的绝代风华前转向了,裹着淡淡馨香气息,在他鼻端缭绕回旋。

    余慈忽然发现自己有些紧张。他当然不愿出丑,强自镇定着,用三指拈起断角。

    本来这就完了,可这一瞬间,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思,当然,可以肯定的是仗着胆上生毛,余慈有意无意地用指尖轻触到女修掌心。细腻温热的感觉从指尖传导回来,淡淡的,却又深烙在他的记忆里。

    两人的神色都没有任何变化,余慈拿了断角,又行礼谢过。

    叶缤抱起昏迷的徒儿,准备离开。看起来,她是不准备再让叶途和余慈道别了,不过临去前,她忽然道:“你也喜剑?”

    余慈想到持剑在手,那手眼心胆浑然如一的爽利,自是点头。

    女修双眸如湖,有微微的笑意荡漾其中:“我观你胆气惊人,又甚是有心,想必是个爱行险的,不妨看一下这片雾气……”

    她素手划定了刚刚鬼兽再度受创时的那片云海,在余慈注目的时候,剑光一闪,女修和叶途已然不见。余慈转脸,只见到一抹轻淡若无的水烟,正袅袅升起,手指一触,便消散了。

    芳踪何在?余慈几乎是本能地唤出照神图,东望天极。可是除了茫茫虚空,他没有看到任何东西。高十里、方圆五十里的范围已经非常宽广了,但在叶缤驭剑之下,这点儿范围,没有任何意义。

    “这便是真正的修士!”

    余慈深切觉得,只有像叶缤这样分云气、入青冥,飘然如仙的人物,才是他应该追求的目标,像是颜道士、毒蛇和尚、许老二之流,不过是土鸡瓦狗,平白污了修士的名头!

    却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到这般境界。

    收了照神图,余慈仰天长吁,他在感叹长生路之漫长,却从来不去考虑自己有没有力量攀上去。有怀疑自己的力气,还不如定心静意,一步步向前来得更现实些。

    所以,他很快便回神,依着叶缤所言,扭头去看悬崖边上,那层层涌动的云雾。感觉中,这片云海与其他位置的并没有什么差别,不知道叶缤为何要特意提出来。

    如果非要说有,那便是叶缤曾以剑气穿透这片云雾,将鬼兽重创。可是隔了这段时间,什么痕迹也不会再留下来……呃?

    刚想到痕迹的存无,扑面而来的雾气便带来了别样的气息。余慈发现其中的异状,不由探手,拂向崖边涌动的云雾。当他的指尖触到某个点,感觉陡然清晰起来,似乎这时时变幻的云雾中,浸着一层相对不变的凉意。凉意显然是后天进入的,却渗透于雾气的每个颗粒之中,丝毫不影响其本来的形态,让人难以想象,这究竟是怎样一种手法。

    余慈感觉到了,那一层凉意,分明就是叶缤重创鬼兽的剑气余波。叶缤向他展示这些,显然不是为示威之类,而是要告诉他,一种使剑的手法、使剑的理念、使剑的方向,简而言之,即是一种剑意!

    余慈不自觉地将手臂再前伸一些,以期更清晰地感受剑意的精微之处。他不求立刻融会贯通,事实上这也不可能,他只是要把这剑意记忆清楚,铭刻在心底深处,在日后漫长的时间内,仔细琢磨和参悟。便在此刻,他耳边突起嗡声剑鸣!

    这不是错觉,而是云雾中那层清凉剑气似乎受到某种诱因的激发,在此刻轰然爆发。即使是爆发,也不像寻常那样声势惊人,而就是化为雾气一般的东西,虚实莫测,直接从余慈身上穿过去。

    距离实在太近,余慈根本反应不及,那层剑气催化的轻雾已经穿透了身体,从后面逸散了,前方的云海再也没有类似的剑意留存。而此刻,余慈脸色发白,冷汗根本不受控制,从全身的毛孔向外喷涌而出,转眼便带走了他全身的气力,令其近乎虚脱。

    雾化的剑气在他体内只存在了十分之一息的短暂时间,但那却是叶缤留下剑意的全部威力,也就等于是那位深不可测的女修向他挥出一剑——分寸掌握得极妙,但感觉实在糟糕。

    他确实是记住了,而且比想象中记得要深刻太多,但这种方式……

    余慈全身无力,仰面躺倒在地上,遥望澄净不染一尘的天空,似乎又看到叶缤那湖水般沉静的眸子,以及蕴藏其中的森森剑气。沉默半晌,他忽地长叹一声,叹声未绝,又是哈哈大笑。

    便在笑声里,那位鹅黄襦裙,从那遥不可及的目标,转化为一道深深的刻度,留存在依旧遥远的登仙之路上,暂被那厚厚的云雾遮挡,看不清晰。

    ******************

    时值夏末,作为天下独一无二的两江发源地,断界山脉依然是群山揽翠、生机勃勃。在其南山余脉,相隔主峰不知多少万里,有一片黑土铁岩凝成的地界,周围最高的山名为丹崖,高及千仞,主体却已和断界山脉断开,二者之间,夹着一块盆地,土壤肥沃,为人聚居所宜。绝壁城便建在这片地界之上,成为方圆万里之内当之无愧的中枢地带。

    刚经了一场暴雨,积蓄的水流沿着两边的山体倾泄而下,城区被彻底冲刷一遍,独特的山岩道路没有泥泞,反而一下子干净许多。

    赵五急匆匆走在路上,踏过石阶上积着的浅浅水洼,一路不停,雨后的空气虽是清凉,身上还是很快积了一层油汗。他按着怀里的石盒,盒子并不重,却坠得他心口沉甸甸的。

    赵五是绝壁城中一个很寻常的居民,仗着腿脚快,脑子活,平日给人当当帮闲,赚点儿闲钱儿花差,日子也还过得去。常年在城里跑东跑西,他知道,绝壁城中有一些所谓的“上仙”来去,这些人不好侍候,但若事情办得圆满,却也不吝惜赏赐。他隔壁的孙老二便曾因为跑了一趟腿,吃人家赏了不知多少银钱,一下子便阔了起来。羡慕归羡慕,赵五也没想到,这种好事,有一天也会落到他头上……

    不过,只要一念之差,好事也可能变成祸事!

    他打了个寒颤,把心里本能的那点儿贪念掐灭,再赶两步,已经进入了“新城”地界。

    绝壁城在千百年的发展中,自然形成了三个区域。即丹崖上最初修建的“上城”,中央盆地内的“下城”,还有相对较晚开发出来,与断界山脉相连的“新城”。

    这也不是什么人为划分的区块,只是约定俗成而已,不过在赵五这样的平民心中,已经形成这么一个定式:上城便是白日府的上仙们居住的地方,神秘莫测,下城是他们这些泥腿子们的窝巢,至于最繁华、最昂贵的地段,自然非新城莫属。

    白日府收购虾须草的店面,就位于新城与下城的交界处,门面极大,不过,眼下却也只开了一道小门,里面有个店伙计懒洋洋地坐着。

    这情形也不出奇,眼下还是收购虾须草的淡季。虾须草春日生发,秋末枯萎,故而绝壁城的采药大军,都是早春出发,到秋末冬初方才回转,再加上路程遥远,真正热闹的那几天,要到临近年关的时候了。

    赵五轻手轻脚地进了门,柜台前的伙计见了他,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瞪着他看。赵五深知,这店铺的伙计随便拉一个出来,都能轻松砍翻十来个他这样的,当下更是小心,轻声道:

    “那个……这里还收虾须草么?”

    “收,怎么不收。”

    店伙计站了起来,脸上竟还挤出点儿笑容,他敲了敲柜台,让里面正打瞌睡的药师准备。药师站起来,很快拿出兑换用的单子,还有一只蘸足了墨的毛笔,摆在赵五面前,赵五则小心翼翼地拿出怀里几乎给捂热的石盒,放在柜台上,药师和店伙计的的视线立刻投了上去。

    赵五还识得几字,他先在单子上“代销”一栏上画了个圈,又很快寻到物品栏里最上面、也最醒目的那一栏,又画了个圈,最后再签上自己的名字,这才战战兢兢地递了回去。

    药师和伙计只看到代销二字后那个黑圈圈,脸便拉得老长,再看到第二个黑圈圈前面的栏目,脸上更是透着青色儿。赵五一直在旁察颜观色,见状心里发慌,却记挂着丰厚的报酬,怯怯地问了声:“换吗?”

    “换,怎么不换?”

    药师的语气和伙计如出一辙。他取回了单子,再狠盯两眼,忽又问道:“三阳符剑?”

    “是,三阳符剑。”

    赵五心中忐忑,强自镇定地回应。虽说他之前已经验过货了,可是被药师问起,心脏还是跳得厉害。不过他也是迷糊,药师和伙计的反应怎么就那么怪呢?

    **************

    诸位书友就学鱼刺老兄,大着胆子给俺点击、收藏+红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