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鬼兽

    余慈扭头,正好看到坡地边缘,一个巨大的猿类头颅升起来,转眼又带起巨象般的壮硕身躯。地面又震了一下,这只高有两丈的巨猿跳上坡地,半蹲着身子,毛茸茸的手臂撑着地面,铜铃般的眼睛里也闪着凶光。

    叶途惊呼出声,余慈反倒是松了口气,这样的巨猿,他在照神图里看到过几次,便安慰道:“没关系,这东西看起来壮硕,其实就一身蛮力……”

    说到这儿,他猛地住口,后续的言辞被一把掐断。

    巨猿的头颅之上,忽地按上了一只青灰颜色的爪子,上面铺着细长的绒毛,却也有锋利如刀的趾甲。

    那是真正的“如刀”般大小,巨猿的脑袋已经很有规模了,但五根长长的趾甲依旧非常轻松地把这斗大的头颅收拢其中,只一合,便是四分五裂。红白夹杂的血浆迸射,随即那只爪子便那么随意一扭,巨猿脖颈以上便彻底消失,只有胸腔内的气血冲出来,溅到坡地的每个角落。

    旁边叶途的呼吸猛地停顿,余慈深吸口气,将少年扯到身后。直到这时候,他才地发现,坡地周围,安静得实在过分,之前恐慌混乱尽都消失,又或者是这负面情况发展到极致,进入到了最为致命的死寂状态。

    很显然,后者更为现实。

    青灰色的爪子动了动,像拨开一株小草,将巨猿无头的身躯拨到了下面的万丈悬崖之中,接着,另一只同样规模的爪子探上来,拍在斜坡边沿。

    “哗啦”一声响,坡地仿佛被拍蹋半边,大片的土石滚落下去,但两只爪子仍抓得很稳,然后,便用可以目见的幅度发力,使仍隐在坡地外侧的身体挺上来。首先冒出的,仍是一颗巨大的头颅。很明显,先前巨猿的头颅,与之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荒谬的是,在这种时候,余慈却想到了一个不相干的人物,即数月前,在千里之外的破观中,那位“同道中人”。正如叶途所说的那样,有些事情只是沉淀在意识深处,在现实的刺激下,又翻腾上来,清晰显现:

    “当初老道击杀它时,单是这头颅,便有磨盘大小,身躯更与这道观仿佛……”

    那个叫玄清的骗子显然是没有料到,他信口开河的胡话,会在余慈眼前变为现实。仅以目见,凶兽的脑袋绝对与磨盘不相上下,想来,仍未完全呈现的身躯就算不是一间屋宇那么夸张,也差不到哪里去。

    余慈首先注意到的是这凶兽额头正中,有三只粗短的尖角——所谓粗短,也是相对而言,三只角均有半尺来长,呈三角排列,看上去并不锋利,可浅蓝的颜色却十分之诡异。

    凶兽的脸面像狐又像狼,严格来说并不难看,只是巨大化的脸孔总会给人强烈的压迫感,且那对兽睛便如烧红的煤石一般,火红的颜色透出灼烫的热度,可直视过去,又觉得内里一片冰寒。

    除此之外,余慈还觉得这对兽睛之中,有着说不出的狂燥。

    不知是幸或不幸,这个尚未完全现形的庞然大物并不在乎坡地上的两个小虫子,它只是把巨大的身躯完全伸上来,占据了坡地老大一块面积。近距离观察,凶兽的身体确实如山岳般高壮。

    它的体型类似于虎豹一类,身体修长,四肢着地,却比人立的巨猿还要高出七八尺,身后拖着一条毛茸茸的尾巴,足有丈许长短。让人侧目的是,此兽青灰色的毛皮上,似乎腾着一层轻雾,又像是燃烧的火烟,环绕周身,久久不散。便是不看体型,也能让人们自觉地把它同一般的凶兽区别开来。

    峡谷的强风吹过,带来凶兽身上的气息,近距离接触这东西,她总感觉,腥膻之中,还有点儿别的什么,更重要的是,这气息实在有些熟悉。

    没隔多长时间,余慈猛醒:“鬼兽!”

    一语即出,以往的记记忆便都回来了。眼前这大家伙,原来就是毒蛇和尚等人处心积虑要对付的鬼兽。几天前,余慈在远方松林内,嗅到过它残留的气味儿,至此印象仍十分深刻。

    余慈还有些懊恼,他是大意了,虽说是天裂谷中各种猛禽凶兽的气味儿混杂在一起,干扰了他的嗅觉,且先前一直沉迷在叶途讲授的修行知识上,但被这样危险的气息迫近到眼皮底下,仍是不可饶恕的失误。

    但现在后悔已是晚了,所以余慈果断将一切没用的心思压下,护着叶途以微小的步幅后移,他准备窥准机会,带着叶途跳下山崖,借着坠落的速度逃出鬼兽的视线,再凭借叶途身上可悬空飘浮的法袍逃出生天。

    计划是不错,但这个时候,鬼兽终于动了,至于怎么动的,余慈没有看清。

    他只是觉得鬼兽身外那层火烟薄雾乍一模糊,眼皮忽然就是剧痛,他的反应是一等一的,在变故发生的第一时间,他便直挺挺地倒下去,同时手臂后搂,要把叶途拉倒。

    可是,他手上搂了个空!

    少年的惨哼声响起,还伴着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响。余慈头皮一炸,不可避免地想起,那个名叫“胡柯”的倒霉鬼,全身几乎给撞得稀烂的惨况。他从地上弹起来,还没辨清东西南北,就撞上了一堵墙——他撞在了鬼兽身上。

    不知何时,鬼兽已经扑到了他身边。其肌肉坚硬得像钢铁,虽然外面还铺了一层长长的绒毛,猛/撞一击,也是不好受的。这大家伙真是妖异到了极至,小山一般庞大的身躯,移动起来,却是趋退如电,又全无声息,直接打碎了余慈二十多年来形成的常识。

    他现在明白,为什么那些采药客会说,鬼兽像是在腾云驾雾了。这样的速度加上身外时常环绕的火烟,余慈也觉得如此。

    大概是觉得痒,“呜”地一声响,长有丈许的长尾抽击过来,像是赶一只扰人的苍蝇。余慈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只来得及竖起九阳符剑,便被长尾抽个正着。

    下一刻,他仿佛是腾云驾雾,直接飞了起来,撞在坡地尽头的崖壁上,又反弹落地,勉强撑住身子,但五脏六腑却像是整个地颠倒两回,想呕又呕不出来,难受极了。

    还好,九阳符剑没有脱手。这是他握剑时,手上感觉灵敏到了极至,及时化消了部分冲力,侥是如此,虎口也已开裂,鲜血淋漓。

    他低骂一声,咬牙起步,借着冲劲,挥剑斩在鬼兽前肢关节处。可是虽说火线裂空,却连鬼兽的皮毛都没点着。

    “这究是什么怪物!”

    余慈忍不住去想,在那片松林内,胡柯设下了那样厉害的陷阱,亩许方圆化为焦土,都没有伤到鬼兽。这说明,眼前的大家伙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所在的层次,只应是传说中的冥狱黄泉才该能孕育的妖怪!

    还有毒蛇和尚那三位,他们的脑子究竟要愚蠢到何种地步,才会主动去招惹这样的家伙啊!

    虽是这么想,可在更深层的一些负面情绪翻动之前,余慈已经跳起来,身体悬空的短暂时间内,鬼兽灵活强韧的长尾又是一次抽击,这回,余慈却是算准了角度,卸力的法子用得更巧,不像上回差点儿把五脏六腑全吐出来的狼狈,而且身子还借势撞到鬼兽背脊上面。

    鬼兽的背脊相当宽阔,七八个人都能坐得宽敞舒服,但被人跳到背上,大家伙的情绪明显不对,更早一线,余慈已是惨哼出声。

    这怪物一身长毛硬起来的时候,竟是堪比钢针,而更糟糕的是,那一身火烟似的薄雾,温度高得可怕,只撞击的一瞬间,便差点儿把他给烤熟了。偏偏全身衣物无损,诡异得很。

    余慈不敢久待,再弹起来,翻向鬼兽头顶。鬼兽没有再挥击长尾,只是抖动身躯,像抖开身上的虱子。可就是这么一个动作,身外火烟便翻腾如浪,热力蒸腾间,让余慈的头发都卷曲起来。

    这时候,余慈已经翻过鬼兽头顶,忍住五脏如焚的痛感,向下瞥了一眼,只见叶途确实被鬼兽巨爪按在地上,不知死活。余慈抿起嘴,刹那间撇开一切无用的想法,再度出剑。

    赤红剑光平抹,找的是鬼兽的双眼。

    余慈对自己的手眼精度均有自信,可就是这样的一剑,竟是落空了。剑光明明划过目标,手上感觉却是空无一物,只有渐渐模糊的影像对着他,说不出的嘲弄。

    他神色不变,瞬间转换思路,纯凭嗅觉,找到鬼兽腥膻气味最浓烈的位置,不用任何肌肉力量,体内真气鼓荡,与脑宫内闪耀的真灵彼此呼应,达到叶途所说神气相抱的状态。

    九阳符剑剑芒闪动,火线划空,随即便听到“锵”地一声响,剑芒像是撞到了某个硬物上。

    “那是……牙齿!”余慈此时飞动的力量已经用尽,悬空的身体不可避免地下落,可他的眼睛始终盯着前方模糊的影像。

    神气相抱的状态依然存在,深藏的元神在此种状态下活性显现。余慈忽觉得身外一切都变得不同,神识神念成为元神探出的触手,当空飞舞,在无量虚空中辟出一片极为有限、又极为明晰的空间。

    这一刻余慈看到,鬼兽煤石燃烧一般的瞳孔,就隐在薄薄的火烟之后,看不出里面有什么情绪,它只是将按着叶途的前肢挥起,要打飞眼前这只“臭虫”。

    对鬼兽来说,眼前“飞舞”的余慈,也就是一只臭虫。

    随后,仅有的一片明晰空间也被火烟浸入,迷蒙不清。鬼兽的能力竟连神识的探照都能阻断,余慈现在能依靠的,也只有那瞬间的记忆,还有他尚算得力的身体了。

    凭借腰腹力量,他弓起身子,侧开角度,刚做完这一个动作,巨爪便挥击而至。可是余慈配合得极尽巧妙,一个侧身便让这万钧之力只是擦了个边,扫过的力量反而成为他发力的源头,带着他扑向鬼兽巨大的脸。

    ***************

    鱼刺兄在努力,敝人也不想在原地划圈圈。亮一嗓子,点击收藏和红票,书友支持我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