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论圆

    以下是叶老师授课时间:

    **********

    “不错,受余大叔你提醒,剖去那些虚文,这就是最简洁、最清楚的修行理论!”

    少年傲然讲话,信心满满:“我以前说过,通神境界,最关键的是什么来着?”

    余慈凑趣回答:“叶大师讲过,通神境界,乃是修士明确神魂结构,洗炼神魂性质,提升神魂层次,直至炼出阴神,出窍神游。至于这里面什么是关键,还要请叶大师指点。”

    叶途脸上微有红晕,却还撑得住,他拍拍巴掌:“通神境界,最关键的当然是神魂结构,没有这个,什么洗炼、阴神全都是糊涂帐,今天,我一定会把神魂的结构给讲清楚!”

    叶途胸有成竹,盘膝坐地,示意余慈也坐到他身边,这才道:“我以前说过,神魂结构是‘本一实二虚三’,听起来古怪,实际上很好理解。”

    他吸口气,手指划过圆圈区域:“这是识神。”

    随后手指移回到圆心碎石上:“这是元神。”

    “元神为先天来一点灵光,又为先天之性,一切修行都是要反本溯源,追求其先天神通;而识神为思虑觉知,是我们所思所想、所感所察,主日常用事。道书有言,识神隐而元神出,以论述二者之关系……说白了,不就是这样么?”

    他的手指在图形上点了两下,余慈则是连连点头。识神和元神的关系说起来复杂繁琐,千条万言都道不尽,但摆出此图形,便一下子形象起来。看得出,叶途果然是下了功夫的。

    “元神、识神,也就神魂结构中相对相生的两个终极概念,即是‘实二’。但前面为什么还要加个‘本一’呢,这里我们必须要吃透一个概念,那就是,识神所谓思虑觉知,究竟是怎样一个意思。”

    叶途抬起头,盯着余慈的眼睛:“你看,我开始就画一个圈,这就代表理想状态下,完美的精神状态。而这个‘完美’是怎么来的呢,正是全无外物干扰的情况下,‘元神’先天圆满状态的投影。神魂本初之时,还没有什么识神元神的区别,浑然一体,圆满无瑕,只是元神先天灵光悬照,整个神魂层面,‘元神’是根基、是唯一、是本质的那个点。

    “但事实上,这个精神完美状态不可能实现。从我们呈接父母精血,孕育于母体的那一刻起,便时刻都要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这些影响有能察觉的、有不能察觉的、有可记忆的、也有不可记忆的,包括从幼儿到现在每一次磕绊、呈受的任何一次善意、恶意、好事、坏事等等所有的一切……

    一口气说完这么多,叶途也把手臂伸展到最大,像是圈起了不可承受的重物,再一气儿压下,顺便配音:

    “咣当!

    “这样,完美的圆就变得不完美!但每出现一个让‘圆’变得‘不圆’的力量,我们的本能便会给它一个相应的反力,希望它重归于圆满,一段时间之后,熟能生巧,便会形成应对对外界变化的一整套反应。这套反应,是我们为人处事的根基,是后天造就,即是后天之思维意念、,也就是‘识神’……”

    说到这儿,天裂谷中忽又是一声如雷咆哮,周边生灵有些骚动,但余慈并不在意,这一出,昨晚上已经上演太多回了。叶途更是完全沉浸在他本人的世界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只说得手舞足蹈:

    “还要明白一点。外界每施加一个力,都会在咱们的意识中留下痕迹。有些我们能感觉到,有些则不能。那些难以感知的东西,看似不起眼,实际上其总量是我们能够意识到的信息的数十倍、上百倍,几十年积累下来,早成了规模,而且是远远超过我们能感知到的规模。”

    他手下动作,几乎是贴着外层的圆弧,又画了一个圈,与先前的图形一起,形成一组同心圆:“外面这薄薄的一圈,是我们日常要用到的,既寻常的思虑觉知,我称他为‘显识’,对内层这部分,则称为‘隐识’,二者合起来,才称得上是真正的‘识神’。

    “隐识里面的信息巨大得不可思议,更蕴含着非常巨大的力量,有我们积压多年的情绪和欲望,有祖先遗留下来的野性本能,甚至有更为玄妙的一些血脉传承,这便是修行常说的的“天赋”、“资质”,是我们常年积蓄的潜力所在,这样……”

    少年重重地将手掌拍在同心圆上:“这样才是一个完整的‘图示’。你看,元神居于内,识神居于外;隐识在深处,显识在浅处,形成一个层次分明的三层结构,通神境界一切的修行,都能用它表示出来。喏!”

    叶途食指从圆心开始,划了两条线,一直探出两层圆环之外。

    余慈先是一怔,继而重拍大腿,已是和自身的修行经验对上号了:“分识化念!”

    叶途笑得极是开心:“不错,经过‘凡俗三关’的修炼,神魂逐渐壮大,其实真正壮大的是神魂最深处的元神。强大到一定水准,它就能穿透识神,把灵力透出来、也能主动感知外面的信息。我们便把前者叫‘神念’,把后者叫‘神识’,二者统称为‘神意’,这也就是通神的第一步!”

    听到这里,余慈恍然大悟。

    神魂体系就是如此:元神、识神为其基本的构成元素;识神又可分为显识和隐识;元神、隐识、显识由内到外,形成了神魂的基本结构。

    至于神念、神识以及二者的统称“神意”,都是基于元神本身而衍生出来的概念,只是一个分支层次。

    这样,轻重主次就分开了。

    他的反应对叶途而言,就是最好的奖励,少年示威性地挥挥手,白皙的脸上透出兴奋的红光,他再接再厉,手指以外环边沿为起点,扯了十几个箭头,向内聚合:

    “接下来的目标就是要使可以控制的意念尽可能地向内扩展,使不可捉摸的隐识尽可能地向可以控制的显识转化,也就是‘洗炼’,是通神境界修行的重点环节。

    “要知道,隐识中藏着太多的情绪和欲望,良莠不齐,泥沙俱下,可以说是人心中最脏的角落。修行时,劫数往往从此而起,乃是心魔的发端,若不细加洗炼,莫说修为难以进步,就是真的上去了,根基也是虚的,早晚都有坍塌的一天。”

    说到这儿,叶途摇了摇头:“这里就体现出一门好的长生术的重要性了。平常的服气存思,导引吐纳,最多就是练到分识化念的地步,但从‘洗炼’这一步起,必须要有一门合格的长生术为指导,修行界每个宗门都有他们独特的‘洗炼’之法,余大叔是散修,这一点当真为难。”

    余慈当然知道自己的问题,不过在叶途面前他也不会表露出来,只是笑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机缘一事,谁说得准呢?”

    叶途想了想,道:“不如这样,余大叔和我一起回东海吧。我们半山岛在长生术上也是别有一功。大叔的剑道造诣又这么好,我回去和师傅讲,让他把你收归门下,岂不大好?”

    少年倒是越说越兴奋,余慈也有些意动,但没有抱太大希望。叶途虽然没有认真介绍过自家宗门,但从他偶尔露出的口风里,也能感觉到,那半山岛上多上叶氏一族,外姓极少,这样的地方,想投身进去,可不容易。

    所以他只是笑了笑,拉着叶途回去正题:“长生术的事以后再说,你刚刚到‘洗炼’,后面呢?”

    叶途又因为自家的设想而兴奋起来,情绪更是高涨,流利回应道:

    “当我们把所有的隐识全部洗炼一遍,彻底转化为我们可以意识、控制的显识之际,便证明我们对精神的控制和把握已经到了某个高度,这时再没有隐识、显识乃至于识神的说法,统称为‘阴神’。阴神既成,神魂里面蕴藏的庞大潜力也会逐步开发出来,使神魂强度突飞猛进,直至脱离肉身,出窍神游,那便是第三步的功夫!

    “这样,与这三步相对应,通神境界有三大徵验:第一个就是分识化念,为通神之始;第二个是真灵显化,为通神之轴;第三个就是阴神出窍,为通神之成!”

    “何谓真灵?”余慈一语问到了最关键处。

    叶途对答如流:“照见本心为真,诸窍通达为灵。真灵是对应隐识而言,能使隐识显化、初步明了自身最隐秘心意的轮廓,内里元神则焕然光照,通过这轮廓投影于外,形成种种不同的灵光,此即真灵是也。其实就是元神穿透了识神形成的影子,仅此而已。”

    听到这里,余慈不免想到在顶门上下燃起的灯焰,按照叶途的说法,那个应该就是真灵了吧。

    叶途点头道:“正是,我看大叔你真灵灼灼如火,但形态单一,要知人之隐识天然就是自身的真实映照,所以通过其轮廓映现的真灵,其完整形态也应该是本身形象才对。所以,你应该是刚刚触及隐识,未及深入的层次。在通神境界初、中、上三阶中,正是初阶已毕,中阶未满的时候。

    “大叔你进入通神境界才几天,就达到这种地步,已经非常厉害了。应该是‘凡俗三关’时,基础牢固……对了,你修炼的是存思观想之类的法门,比起那些由外而内、或者单纯导引吐纳的人,在滋养神魂上有很大优势。”

    叶途的博学确实让余慈十分佩服。然后,少年便开始收尾:

    “若是完全成就人身,无有二致,便说明隐识已经洗炼成功,那已经是阴神的层次了。到那时,阴神为形、真灵为影,反观元神,便如日月经天,这时的元神,可以‘阳神’相称。当然,现在的‘阳神’还只是一个称呼,与日后‘聚则成形,散则化气’的‘阳神’修为,还有很长的距离。”

    叶途说到这儿,余慈不由得拍腿赞叹,不管这小子说得深浅如何、正确与否,这一连串理论确确实实可以自圆其说,有始有终,他今儿算是开了眼界了。

    他越是如此,叶途越是开心,不但嘴上说着,也根据地上的图形反复示意,不求讲得多么细致,却是将一个完完整整的修行轮廓,逐步显露出来,比先前死抠书本,满口之乎者也,实在高明了不知多少倍。

    此时此刻,余慈忽然有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当下听得更是仔细。两人一个讲得卖力、一个听得认真,浑不知时间流逝。慢慢的,余慈也开始询问问题,以期更好地理解其中的信息。他对剑道更感兴趣一些,故而几个来回后,便问起了“元神驭剑”的事情。

    “元神驭剑的话……可又要延伸了。”叶途没有准备这个问题,他挠了挠头,做了次临场发挥:

    “元神驭剑是‘以神合气’的应用,这个‘以神合气’和我前面说的,其实不属于一个系统,而是牵扯到炼气锻体这方面的东西。说白了,就是神魂与周身元气交/合,即精气神三者浑融,不分彼此,所谓‘神气合抱’、‘神入气穴’、‘三一合元’是也!由此形成‘罡’、‘煞’之类的高层次力量。以之贯注在剑上,便能驭剑通神,同时提升元神的活性,是很实用的一门技巧。”

    “唔,听起来不错……”

    “那是当然,旁人也就罢了,对剑修来说,元神驭剑是养剑育煞的根本,是要用上一辈子的基础。倒是余大叔你无师自通,说明修身的根基打得牢固,元气充沛,使剑的天赋更了不起啊!”

    “要求那么高?那颜道士……”

    “什么颜道士?”叶途一脸迷糊。

    余慈当即把他与颜道士交手的情况说出来,重点描述了最后威力巨大的一剑。

    叶途听了直发愣,喃喃道:“不会吧,元神驭剑什么时候是个人就会了?”

    他摇摇头,稍定神,开始给余慈解释:“这里有一个神气相抱,转生化气的关键。此气非彼气,而是罡、是煞、是先天一气,比人身修炼的真气要更高一层。乃是日后还丹境界的修行成果,通神修士很难淬炼出先天一气,便是有,也是瞬间神气合流,凭的是灵光一现,不可能长久保持。

    “那个颜道士我没见过,但听大叔你的描述,此人发剑之前,真灵悬照,以神驭气,恐怕就是元神驭剑没错。不过刻意作势,还是落了下乘,倒是那威力有点儿……对了,九阳符剑借我看下。”

    他要过九阳符剑,仔细看了一回,便笑道:“是了,这符剑旁的也就罢了,却有符纹积蓄煞气,大概是靠元神驭剑还有别的什么法门激发出来,才显得威力极大,这里面倒也不全是颜道士的本身实力。”

    余慈低头观察,依着符纹走向推演一回,发现果然如此。他也记得从颜道士那边得来的玉简上,确实有这方面的内容,只不过他没来得及研究而已。

    点点头,他正要再次询问,猛禽凶兽的骚动却是有些要扩散的意思,脚下更是突起一波剧烈震动。叶途正对着坡地边缘,目光扫去,忽地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

    写出来这种理论,其实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但为了以后情节发展,还是放这儿了。兄弟姐妹们觉得叶老师讲清楚了,请鼓掌兼送收藏和红票,觉得没看明白的,请送鞭策性收藏和红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