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奇草

    天光慢慢充斥在云雾间,天裂谷亮了起来。照神图照映的天地范围,不知不觉间又扩展到五十里的极限,这让余慈非常开心,这便证明了,那并非是永久性的衰减,而可能只是一次在天裂谷的独特环境下,才会发生的偶然变化。

    一夜未眠,又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此时余慈双眼充血,精神却是极为振奋。在一刻钟前,那些夜间出游的凶兽都没了声息,现在,就是他活动的时间了。

    采摘虾须草是个辛苦活计,就算是余慈修为精进、虾须草俯拾可得,也是如此。努力了一上午,到夏日的炎热透过层层云雾影响此地的时候,余慈也才采摘了几百根,倒是谷中鸟兽,路过了三五回,余慈还要事先躲藏,更是辛苦。

    又干了一个多时辰,余慈夜间培养起来的豪气,在这千篇一律的枯燥工作中,几乎就要损折殆尽。他开始明白,为什么白日府中的修士,个个一身本领,却还要会雇佣平民百姓来做这活计了……

    一天到晚干这种混帐事,还修个屁道、长个鸟生!

    这时候,云雾中又有腥气卷过来,他哀叹一声,身形下挫,扑向了早已安排好的藏身处。

    刚刚隐蔽下来,头顶便有扑翅声响起。余慈向外扫了一眼,降落在坡地上的,是昨天他见过的一种肉翅飞猿,虽长着肉翅,却只能短暂滑翔,一般生活在谷中更上层的区域,相较于给他印象深刻的那些恐怖凶兽,倒也不是太难缠。

    这头飞猿看起来是受了伤,青灰的皮毛血迹斑斑,神色萎靡,而它到这里来好像带着强烈的目的性。降落之后,并不东张西望,而是直接寻了一处地面,伸出前肢,在地上掏挖。

    那里正好是一片没有虾须草生长的空白地段,余慈也不怕这畜牲损毁药草,却是生出了强烈的好奇心。在这个角度,他看不到飞猿爪下的具体情况,干脆用上照神图,调出一个和飞猿几乎完全一致的视角,看看这家伙究竟在干什么。

    飞猿爪子尖利,很快就挖了数尺深,显露出下面的松根,这家伙分开根茎,极是熟稔地抓出一条蚯蚓状的东西,也不管还沾着泥土,直接塞进嘴巴里,嚼了几嚼,便咽了下去。

    或许这“蚯蚓”真有药效吧,飞猿在吞咽了这玩意儿之后,精神竟也振奋起来,嘎地一声叫唤,张开肉翅,借着一股强风,滑翔而去。

    余慈看得发愣。前段时间他用照神图观察周围地形,堪称巨细无遗,这种“蚯蚓”他当然也看到了,当时并没有在意,可看这“蚯蚓”在飞猿指尖的状态,他才发现,那绝不是什么“蚯蚓”,甚至也不是活物,而是一棵极像是虫子的药草。

    他见过入药的冬虫夏草之类,但和这玩意儿还有很大差别。这草茎实在太逼真了些,除了不会扭动,通体上下,与蚯蚓之类的爬虫实在太像,在其表面,甚至还有一层细密的鳞片,发出生灵才具备的细腻光泽。

    再放大几倍,说这玩意是条长蛇或是鳗鱼,余慈说不定也信了。

    呃,等下,鳗鱼……鱼?

    他还记得,前日那个醉醺醺的采药客,所说的那些话:白日府能造一种药水,将大量虾须草浸泡其中,里面品相最好,保存最完整的一株,便有可能被泡活,这株泡活的虾须草会把同类的生机全都吸到自己身上,变成一种新的药草。那种药草,叫做……

    鱼龙草!

    余慈从藏身处跳出来,跑到飞猿挖开的土层前,仔细察看,可这附近也只有那么一株,被飞猿嚼下了,便再无留存。

    余慈当然没法从远去的飞猿肚子里把那草茎剖出来,但他有照神图,青光波荡中,坡地周边的地形以最为详尽完备的方式呈现在他眼前。

    有心搜索之下,他很快就有了收获。坡地上面是没有了,不过周围崖壁之下,倒是真有那么七八株。而且再放远一些,大约在同一个深度平面上,相隔约四里,他甚至又发现了一块虾须草的生长地,那里,类似的药草,也有三五株。

    不过这些药草,都是生长在较深的岩隙之中,有些更是直接锁在了数尺厚的岩层深处。这也很正常,如果此草具备极佳的药效,那些生长在明处的,早就被谷中生灵挖了个干净,能留存下来的,当然只有这些藏匿更深的植株。

    余慈长吁一声,他必须要感谢照神铜鉴,感谢照神图,否则,便是这些植株就在他脚底下,他也无从发现,更别提确认其准确位置。只是要想把它们挖出来,必然要辛苦一番了。

    嘿了一声,他直接擎出九阳符剑,若真是鱼龙草,消耗的那点儿力气又算得了什么?

    日落月升,日升月落,转眼就是近二十个时辰过去。在此期间,余慈使尽浑身解数,在坚硬如铁的崖壁上凿出一个又一个深坑,将生长其中的药草挖出来。

    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周围崖壁坚硬如铁,很难下手,里面的根须纠缠又是千头万绪,稍不注意便会有伤损,一天半的时间里,余慈完全放弃虾须草,全力以赴,也只是把坡地附近的八株药草取出来,至于四里之外新发现的那处地点,他还没来得及动手。

    倒是在挖掘过程中,他发现了药草的一种特性:在此草生长地的周围,约半亩左右的空间内,必然没有任何虾须草的存在,其余的草木却可以自由生长。联系前面听说的消息,可能就是因为此草吞吃其他虾须草的生机以自肥,才造成这种现象。

    这样来看,此药草是鱼龙草的把握又多三成。

    余慈没有把药草同虾须草混放在一起,而是专门把颜道士那个石盒腾出来,将八株药草小心翼翼地放置其中。

    等做完这些事情,坡地附近已经是一片儿狼藉。余慈在这段时间轰凿石壁,声响也确实大了些,已经引来不少凶兽注意,他想了想,干脆撇下剩下的上千株虾须草,暂时移到四里外那处新发现的采药点,避一避风头。

    新采药点的比坡地上艰难许多,根本找不到一个稳当的借力点。还是余慈几天来开凿崖壁开出了心得,借着崖壁上一处较大的裂隙,凿开一个勉可存身的凹处,这才有了落脚的地方。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里倒比坡地上来得更隐蔽些。

    此处的虾须草品相其实不是太好,但余慈更关注的还是那疑似鱼龙草的药草。他不厌其烦地再次用照神图检查一遍,一一确认了位置,正要开工,忽然发现,在照神图的侧方边角处,光影变幻明显不同寻常。

    他凝神去看,却见到了一个熟人。

    当那人脸面清晰地呈现在照神图中时,余慈呸了一口:贼秃!

    照神图里,正是两天曾暗算他,却被他反制的那个和尚。余慈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名号,只以“毒蛇”名之,就叫他毒蛇和尚。

    和尚并不知道在遥远的天裂谷深处,有人正肆无忌惮地打量他,并且口出恶言。现在,他又在害人了,不过这回他倒是占尽上风。

    他的对手是一个白衫年轻人,此人表现得左支右拙,全无还手之力,可每每到了险境,身外便有一道金光绕体而飞,毒蛇和尚看起来也十分忌惮这金光,手上便都是一缓,让年轻人逃脱。

    两人从崖上追到崖下,又在天裂谷绝壁上打斗,这时候,二人脚下悬空万丈,一个失足便要万劫不复,不但要考验修为,更要考验胆气。那年轻人抵不过毒蛇和尚的老辣,先是怯了,更没料到,和尚突地大袖一摆,突有五六点惨绿星芒飞射,扑面而至。

    年轻人明显大吃一惊,身子已是木了,本能地向后缩,却忘记了自己本就在万丈绝壁之上,一脚踩空,惊叫声中,向下急坠,惨绿星芒也打了个空。

    这一切都在毒蛇和尚的掌握之中,和尚嘶嘶一笑,大袖再摆,数点惨绿星芒被他长鲸吸水,又收了回去,他的身形则沿着绝壁一路滑下,劈手抓向年轻人胸口,似乎打的还是生擒的主意。

    偏在这个时候,年轻人不知哪儿来的狠劲儿,大叫一声,那一道绕体金光再次出现,化为一道长虹,劈头砍下。和尚也吓了一跳,化抓为劈,掌劲猛击在年轻人胸口,借了点儿力,向边上让去,那金光能发不能收,铮地一声,深深扎进崖壁,现了原形,却是一口两尺来长的金刀。

    和尚让得虽快,脸上却已被刀气撕开了一个口子,血淋淋很是渗人。和尚却是大喜,也顾不得那年轻人,扑上去将金刀拔出来,拿在手里看了半晌,蓦地仰天大笑,照神图里传不出声音,不过那形象也足以证明,那把金刀必然是个极了不起的宝贝。

    余慈“呸”了一声,对毒蛇和尚的行为很看不过眼,也不免为坠进云雾中的年轻人惋惜。年轻人的修为其实并不比和尚差太多,只是心里发怯,十成的功夫用不出三成,又过分依靠那把金刀,才落得刀失人亡……咦?

    照神图上显现出来,那年轻人摔下之后,先是有一段急速坠落期,但降下百余丈后,降速突地一缓,像是一片没有重量的叶子,飘飘悠悠落下去。

    最初,余慈还以为是年轻人扮猪吃虎,但很快他便发现,那人是真的昏死过去了。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似乎是他身上的衣袍也是一件不俗的宝贝,自发护主。只是,在天裂谷这个凶地,这人便是摔不死,早晚也要被周围的凶禽猛兽生吞了去。

    看着这情形,余慈想了想,忽然起身,冲出存身的凹地。

    “罢了,算你小子的造化!”

    余慈不是滥好人,若那年轻人没有宝衣护体,直接从万丈高空摔下来,那般冲力,就是神仙也要给压成肉饼,那时年轻人便是从他头顶上过去,他也不会伸手;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他拥有照神图,在天裂谷中跑到十里外,也只是出一身汗的事,却能救回一条人命,何乐而不为?

    小半个时辰后,余慈拎着那个仍在昏死状态的年轻人回到了更早些时候呆着的斜坡上,附近也只有这里才是一个正经的落脚地方。

    他毫不客气地将年轻人掼在地上,这一下子可不轻,年轻人便是在昏迷中,也低哼一声。从余慈这个角度看过去,这年轻人年轻得有些过份,脸上虽然是被死亡的恐惧挤满,却看得出还是稚气未脱,最多不过十五六岁。这个年纪,只能称之为少年。

    略去他惨不忍睹的实战能力,仅以修为论,这个年龄足以让余慈用头去撞墙。不过,真正让余慈难以忍受的是:

    “这小子……纯粹是给吓晕的!”

    **************

    让点击、收藏和红票把我给砸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