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宝镜

    听到余慈的嘲讽,和尚几乎要吐血,脚下却不敢停,一直到十丈开外,感觉着余慈没有追上,才止住身形。他眼睛想睁又闭,受不得刺激,竟是流下泪来,忙用袖子遮住,脸皮却已是铁青。

    余慈见状也是一愣,不过他才不会给这贼和尚留面子,登时放声大笑,笑音便如一把把刀子,扎进和尚心口。

    和尚脸面青红交错,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在他最初下手偷袭的时候,决没有想到这种下场,他胸口气血逆行,一口鲜血顶在喉头,又硬生生给咽了下去。而流泪之后,眼睛总算是好过了一些,他眯起眼睛,努力去看对面那个可恶的小辈。

    入目的情形又让他心头发堵。

    余慈手中,九阳符剑低鸣声声,有一圈火环自脚下扩散出去,径至十尺,周边草木点燃,虽说真正的杀伤力没有,但声势相当惊人。

    “九阳符剑?”和尚的声音也算是惊怒到极致了。

    余慈闻言抬头,也不说话,只是咧嘴一笑。这比任何言语都要恶毒,和尚似乎明白了什么,脸皮由青转红,最后涨成了朱紫色,终于再也忍耐不出,挫齿发狠道:

    “白日府的小辈,我必让你生不如死!”

    嗓音更像是毒蛇嘶嘶吐信,但他显然是误会了。当然,这时候傻子才去分辩!

    话音方落,远处群山中,长啸声起,音波跨越山林阻碍,清晰地响在两人耳边。说是远方,其实就是十余里左右。听到这声音,和尚便是大喜,刚要嘬唇发啸以响应,却见那白日府的小子已经发力,转眼冲入林中。

    余慈早在啸音发动之初,便捕捉到和尚的神色变化,哪还不知情势变化,当机立断,第一时间遁走,取的是正北方向。他占了上风,说退便退,后面和尚眼睛尚未完全恢复,只能跺脚大骂:

    “白日府的小辈,你害死胡柯,放跑鬼兽、抢走射星盘,万灵门不会放过你的!”

    对和尚泼出的脏水,余慈只呸了一声:这也要你在白日府找到俺才成!

    就这么一句话的功夫,那个发啸的人物已经迫近到三里之内,至此啸音犹未断绝。余慈再奔出几步,便听到山林间啸音四起,数十里范围内,至少有七八号人先后响应,声声如雷,震得松针簌簌落下,连着地面都晃动起来。

    倒是前面那个发啸的家伙,突然就断了线儿,还有和尚,骂声也突然断绝。

    这里面还分阵营……贼和尚那一拨算不算自摆乌龙?

    余慈很快辨明局势,不由闷笑,不过他也算是见识到了八方风雨汇中州的气氛,感觉中发啸的几人,随便挑个出来,修为也在他之上,这使他心里又升起了强烈的好奇心: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参考和尚最后的骂声,他尝试着将几个因素串起来:先前的死尸无疑便是胡柯;诸采药客所说的妖怪和凶兽,也就是和尚嘴里的鬼兽;所谓“射星盘”被收在储物指环中;至于万灵门……这名字好耳熟啊!

    先撇去这个盘外的因素不谈,按照余慈的猜测,引鬼兽冲出天裂谷,应该是前面的死者、即胡柯有意为之,并且早有计划,即在此地设下埋伏,通过“射星盘”布下大威力的符法,将鬼兽捕杀或者活捉。却不想鬼兽之威远超其预料,布置的陷阱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效果,慌乱之下想要逃走,反被鬼兽击杀。

    而那和尚及其同伴,可能是胡柯一伙的,当然更可能是得到了消息,想过来捡便宜,只是晚来一步,被余慈捷足先登。

    这个时候,松林内好一阵混乱,余慈奔出十余里后,后面顺风带来了不善的气息,不知是哪一方,追击上来。

    余慈对鬼兽什么的很感兴趣,但绝不想在此纠缠不清,当下给自己拍了道神行符。此符还有个名头,便是在寻常百姓耳中也大名鼎鼎的甲马!

    灵符拍上身来,当即脚不沾地,身轻如燕,感觉极是爽利。

    速度激增之下,层层松针长枝像是妖魔的手臂,扑面而来,转眼又被抛在后面,余慈仿佛化为一缕轻烟,在枝叶的缝隙间狂飙。这还不止,当灵符的效力环绕周身之际,他体内真气运转似乎也与之相呼应,彼此共振,更激发出惊人的能量,使他越跑越快,越跑越舒坦,甚至不愿停下来。

    一路上余慈完全是以最高速度狂奔,后面追击的那几位,最初还能跟着,但余慈此时状态甚好,神行符根本就是接连不断地拍上来,几十上百个灵符累加在一起,半个时辰后,后面那些人便再不见踪影。

    他的感觉非常之好,非常之妙。

    虽然正飞快地远离那个是非之地,远离那个修士的聚集区,可余慈觉得,天地间有一扇巨大的门户,打开了那么一道缝隙,让后面多姿多彩的世界真容显露出来。

    那里,就是修行界,是他无比向往的地方。

    和那个毒蛇和尚交手,包括之前一系列事情,可以说都是意外,但他就是用这么一种方式,触摸到那世界,并向那边大步狂奔。

    余慈跑得兴发了,接下来又是一个多时辰,在高速狂奔中度过。

    跑的时候有灵符支撑,还不觉得,一停下来,余慈便差点儿以为自己跑断了气。不过虽是疲累欲死,效果却十分明显:至此刻,他至少跑出五百里以外,远超出之前的最高纪录,照这个速度,算上必要的休息时间,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并非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这时候,余慈的体力也确实到了极限,连带着兴奋的心情也迅速落潮,疲惫感漫卷全身。他知道什么是不可抗力,便随便找了处还算隐蔽的地方,准备在睡魔的召唤下,好好地睡上一觉,恢复气力。似睡非睡之时,他忽又想起来,荒山野岭的,不能没有个防备。

    迷迷糊糊的,照神铜鉴被他从袖中拿取出。感应着他微弱的气息,镜面上也闪烁着朦朦的青雾。他的手指探进去,就那么稀里糊涂地开始画符,画的是五方通灵符。只有这个符箓,才能在野兽迫近时候为他示警——至于能不能把他从沉睡中惊醒,那便只有天知道了。

    余慈太累了,在画符的时候,他已经处于半昏睡状态,完全是凭着多年来的习惯,进行这一连串动作,勉强划完最后一笔,他也不管灵符成没成功,哈欠声里,径自睡了过去。

    月光照耀,余慈完全空虚的身体一呼一吸,没有意识主导,只是循着十二年来的习惯,出日入月、吐故纳新,接引太阴之气。在他手边,照神铜鉴似乎也与之感应,青雾缓缓涨缩,如呼吸然。

    **************

    这一次,将余慈从深度睡眠惊醒的,是一场突来的噩梦。

    噩梦生得全来无来由,好像是梦中见得一头苍鹰于千丈高空扑击下来。恍惚中心神分裂两半,一半在天、一半在地,一方面千仞高空云气如流,另一方面凶念恶意透体而入,惊得他一身冷汗,本能地一咕噜翻身站起。

    余慈眯起眼睛,日光穿过山林,直直照射下来。他精神还有些恍惚,但既然醒来,先前的恶梦也就不再慑人心魄,余慈本待一笑置之,可心神又有触动,这回的感觉可是实实在在的,且他并不陌生。

    这是五方通灵符的反应。

    此符是余慈精擅的最复杂的符箓之一,可以察探附近一切生灵的剧烈反应,将此信息反馈到施符者心神中,以为警戒之用。他还有记忆,这是在他昏睡前,强行画成的,竟是侥幸成功。

    此符持续时间大约是两到三个时辰,到在现在还有效用,那说明昏睡时间并不像余慈想象中的那么长……等等,这却不对了。

    余慈再看日头,确认太阳已升至穹顶。而他分明记得,昏睡前,不过是刚刚入夜,日升月落,怎么都七八个时辰过去,五方通灵符无论如何也维持不到这个时候。

    可心神中跳动的,分明就是此符的反应。

    正迷惑的时候,他忽又觉得左手边有些古怪,那边地面上,朦朦青光闪烁的,不正是用以画符的照神铜鉴么?或许是感应到他的关注,铜镜青光愈发醒目。

    余慈确认自己没有用真气激发铜镜的效用。他目光落在镜面上,脸上随即便被错愕占满,没留下半点儿空隙。

    青光中,镜子里,分明飞翔着一只苍鹰。余慈揉眼再看,没有错,刁喙苍羽,其上多见横斑,鹰目暗黄,尾羽尖长,正是苍鹰无疑。此时这凶戾的山林凶禽正在低空盘旋,镜面下方甚到可以看见碧翠山头。

    他猛地抓住镜子,举在眼前。

    苍鹰为什么会跑到自己的镜子里……不是,他的意思是,为什么铜镜会映照出苍鹰的影像来?好像这面跟随他多年的镜子,突然就变成了妖怪的眼睛,充斥着令人悸动的力量。

    在此念头生发之际,他猛地回头,目光恰好越过身后山壁,好像有一根无形的指针,牵引着他的视线,直指向东南天空。

    那里,有一个黑点,在空中盘旋。

    苍鹰!与镜中一般无二的苍鹰!

    ***********

    在宝镜神通呈现之际,请书友以收藏和红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