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惊鸟

    迷迷糊糊的状态下,不知多少时间过去,余慈脑壳里“笃”地一声响,好像是那柄“小锤子”又敲动起来,将他从浑然恍惚的状态里弹出去。睁眼一看,天光已然大亮,那乘月遨游,观星海浩瀚的情境似乎仍在眼前,只是越是回忆,越觉得朦胧迷离,几如梦中。

    敛目内观,周身气血肌骨清净无疵,脏器柔韧有力,稍一动念,便有真气如潮,排荡而起,心意再动,即而转化清柔,丝丝缕缕,如过春风。

    毫无疑问,余慈的修为是精进了,身体状态是前所未有的好,对真气的控制也从未像今天这样,随心所欲。

    不过,是不是漏过了什么呢?

    在余慈看来,一跃而至通神境界,应是修行途中无比关键的一大步。那应该是从内到外、从肉体到精神无以伦比的进化,否则,何以判别修士与凡俗的差别?

    可到此刻为止,除了神魂中分化出神意之外,余慈没有发现所料想中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也许昨晚乘月神游算一个,但那太过玄奥,反让他觉得太不真实。

    而且,还有更严重的问题在前面等着他。

    通神境界的修行与“凡俗三关”时大不一样。记得当初赤阴女仙说过,通神境界以下,一切修行法门均为后天之法,要想在通神境界继续精进,必须要有后天转先天的独特法诀,又或者抛弃以前法门,直接修炼先天之法。

    所谓先天之法,也正是由修士群体所把持的“长生术”。而余慈找不到传说中的“长生术”,也不知道“九宫月明还真妙法”后天转先天的窍门,接下来的道路该怎么走,他现在还是一片茫然。

    当然,他并不气馁,类似的事情,独立修行十二年间,他碰到不知多少回。散修就是如此,没有师承传授、没有高人指点,自然也没有理论概念,只有自己摸索着向前,直至撞得头破血流,才知道前方无路,请向后转……

    习惯便好了。

    余慈思考着,也想继续思考下去,但是周围松林中,却有声息传导过来,而且越来越大。

    他很不耐烦地抬头,身下却突地一震,好像山体都在摇晃,在他这个位置,可以看到林间鸟雀惊飞,且不是局限一隅,而是这半边山林的鸟雀都轰声而起,松林上空仿佛罩下一团乌云,嗡嗡喳喳的声音更能把耳膜都挤破掉。

    什么事情能造成这般效果?

    余慈收摄心神,谨慎地伏低身形,从凹地边缘往下看。

    从这个角度看不清林子中的细节,但一阵山风吹过,余慈却隐约嗅到一股很是陌生的腥膻气。之所以说它陌生,是因为这气味与山林常见的草木鸟兽气息格格不入,刺激性又是极强,才一透入鼻窍,余慈心中便莫名升起不安,觉得发散出这种气味的主儿,无论如何都不像是善类。

    林子上空盘旋不下的鸟雀,似乎也能证明。

    正想着,下方又传出一声惨叫,声音之尖利,撞得满山回响,一时间甚至压下了鸟雀嗡喳的噪音。余慈感觉到惨叫声中爆发出来的强烈恐惧和死气,立知下面有人完蛋了。

    或许是惨叫声过于嘹亮,叫声过后,山林中竟然反常地出现了些许寂静。当然,那更有可能是余慈的错觉。不过,他也感觉出来,鸟雀的嗡喳噪音虽还未消停,可是林子里倒像是人亡事消,那挥发出腥膻气味的家伙,正在远去。

    足足小半刻钟之后,山林上空的鸟雀乌云才降落下去。余慈也不耽搁,翻身从藏身的凹地跳出来,纵跃而下。

    山风中裹着淡淡的血腥气,还有一层浓重的焦糊味儿,余慈由它指引,穿枝过叶,不一会儿便来到事发地附近。出乎他意料,在那边,已经有了人在,而且足有七八个之多。

    只不过,这些人明显都在走神。

    余慈径直走过去,有意加重脚步,却还没有唤回对方的注意力,直到他轻咳一声后,那边才有人回头,并做出防御的姿态,随后,那群人纷纷转身,严加戒备。这反应,未免有些过了。

    不过,从他们调动气血的速度便知,这些人最多也不过是长息修为,危险性并不高,看起来像是一般的采药客。

    那几个采药客见余慈单身一人,身上还有被火烧过的痕迹,有些狼狈,警戒心也自发降了下去。余慈这才走上前,自我介绍是前来采药的散人,闻声过来察看。

    “是妖怪!”

    这是采药客们的回答,说这话的时候,他们仍是心有余悸,目光不自觉瞥向林子深处,又尽量与那边拉开距离。

    妖怪?想到那刺激性的腥膻气味,余慈有点儿信了。

    在天裂谷周围四个月,他已经知道,那晚骗子玄清所说的并不是完全不靠谱。他经常听到传言,在天裂谷层层云雾深处,生活着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凶暴生物,它们自成世界,虽然个个残忍嗜杀,却很少涉足到天裂谷上部这段区域。可一旦有人招惹了它们,这些凶物便会追击上来,不将人击杀誓不罢休。

    不过,相对于妖怪,余慈更愿意称它们为凶兽,这样比较符合他的认知。

    余慈也问了下凶兽的模样,这些采药客却是语焉不详,都说凶兽速度实在太快,根本看不清模样。只知道个头极大,且腾云驾雾,御使雷火,十分妖异。

    腾云驾雾?御使雷火?余慈很难理解这种事,不过他已经看到了,众采药客身后,横着具尸身,隔着人墙扫去一眼,感觉那人死得极惨,大概就是“妖怪”下的手。

    “你们同伴?”

    突来的问题,有人点头,有人摇头。

    余慈笑起来。之前他也看到,采药客里有两人刚从尸身旁边站起来,还往衣服里揣什么东西,大概这便是原因吧。

    他没有抢发死人财的意愿,却也不管这些采药客怎么想,道一声“借光”,便要上前观察。采药客中,有人让开了,也有人不情不愿,更有人直接动了杀机。

    也在此瞬间,余慈朝动杀机的那人脸上瞥了一眼。

    如此准确捕捉到目标,是因为在此刻,他顶门上亮起了一盏灯。

    对余慈来说,这种感觉是很奇妙的,动念之间,脑门忽地发热,似乎有光升腾,在头顶燃起一朵灯焰,如豆大小,似乎风吹就灭,却依旧照彻虚空。灯光如有灵性般投注到目标身上,周身气机亦随之调整到蓄势待发的状态,不动则已,一动必然雷霆万均。

    对面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采药客们脸色变化不是因为余慈突然转变的态度,而是突然就感觉到,前面这个皮肤比女人还要细嫩的小白脸,在转身之后,身高好像陡然拔升一节,身躯亦横向膨胀一圈,仿佛是顶足了气,以至于那文秀的面孔都变得有些狰狞,并由此高高在上,盯视过来。

    但是再细看去,人却还是那个人,没有增高,没有变壮,脸上也并无什么凶狠表情,但透过来的感觉,却是无以伦比的凶悍。

    采药客中间,一位汉子腿脚忽地发软,就那么一屁股坐在地上。

    此人便是刚刚心生恶念的那位,生得颇是短小精悍,也好勇斗狠,刚刚趁机捞了些好处,却怕对面的白脸道士离去后到处宣扬,给自家招来祸患,故而暗中擎出了刀子,准备招呼自家兄弟一块儿上去将此人了结了。

    哪知还未如何动作,白脸道士突地转身,目光直接钉在他身上,凌厉得如刀子一般,在他心头一剜,整个胸腔都似给掏得空了!当下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就闭过气去。

    同伴倒地,剩下那些采药客心头也都一激。这时便看出各人的心思,有的直拔出了刀剑,有的则是向后挪,七八个便有七八个模样,林间的气氛一下子绷到极点,也混乱到了极点。当然,那也只是对几个采药客而言。

    余慈看这群乌合之众的反应,不由哑然失笑。

    他心情是不错,那一眼不是他有意为之,而是神魂自发的反应。刚刚燃起的“灯火”,为以前修行时所无,却和神魂大有关系,很有可能就是通神之后,独特的变化,以后需要好好研究研究。

    他留了份心,但还是要先解决眼前的问题。也不必再多说,挟着吓瘫一人的威煞,朝着尸身所在方向,迈步前行,径自来到尸身之前,蹲下身去察看。

    众采药客无一人敢轻举妄动。

    亲眼看到尸身的状况,即便余慈自认为颇具胆气,颈后也微微发凉。这人的脸面已经被捣得稀巴烂,且不只是脸,自头部以下,整个上半身都没有几块完整的骨头,稍稍一触,连带着皮肉,感觉都酥了,显然是被强绝的外力硬生生捣成这般模样。

    从尸身姿态上,他推断出其人应该是被巨力轰飞,且很快找到了此人飞来的方向。

    从他这个位置看过去,果然那边有株松树齐腰断折,只是被旁边的树木撑住,才没有完全倒下来。从断树的空隙望进林子深处,隐然可以想象到,身边这人是如何被凶暴巨兽生生打飞,撞折松木,最后摔落至此而气绝的。

    同时这也解开了先前的疑惑。怪不得他没有发现激战的痕迹,也觉得凶兽的气味在里留得太少,原来这里不是第一战场,真正的战场还在林子深处。

    余慈记下了那处位置,又低头去看尸体。引起他注意的是,此人的衣着虽然经过激斗还有这些采药客的翻找,已经相当凌乱,但轻捏下衣角,虽说不出材质怎样,却也觉得既柔软又坚韧,想来价值不菲。

    这样的人,可不像是来采药的!

    ***********

    大时代的幕布掀开一角,鱼刺兄终于进入修行世界,召唤收藏和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