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咆哮

    那是超出思维转换的速度,颜道士连表情都没来得及变化,便被一剑斩杀。九阳符剑仍握在手中,高壮的身子也依旧站立,但他确确实实是死掉了,死得干净利落,以至乎荒谬。

    余慈眼睛眨也不眨,盯着眼前正发生的一幕,直到对方六阳魁首落地。

    “振动的是神魂吧。真是奇妙!”

    其实把七星符剑称为“符剑”,并不准确。即使它能凝结天地元气,以精血为骨架,化为实物,但说到底,它还是一个符箓。既然是符箓,自然就要有灵应激发,刚才神魂振荡,虚空开辟,灵应并发的感觉,前所未有,实在是酣畅淋漓。

    余慈食髓知味,很想再发一道符试试。。

    不过这个时候,心情陡然放松,浓重倦意突然当头而下,虚弱感已经席卷全身。余慈忙咬住舌尖,先前向七星符剑喷血时留下的创口还在,火辣辣的疼,让他打了个寒颤,困意消褪了些。

    这地方,可不安全。余慈提醒自己,他辛苦地爬起身来,摇摇晃晃朝十丈外的颜道士残躯行去。

    不知什么时候,山林间下起了朦朦细雨,雨丝压下肆虐的野火,腾起阵阵青烟。丝丝凉意透过全身肌肤渗入进来,睡意也进一步消褪。

    才走出两步,颜道士的无头残躯轰然摔倒,砸在了湿润的泥土中。

    走到残躯之前,余慈还有些恍惚,一个传说中的通神修士,竟就这么被他宰了?

    当然,纯以事实论,余慈并不认为这是运气。从头到尾,他和颜道士对生死的把握,都只是五五之数,只不过他更熟悉这种赌博式的选择,而颜道士没有这本事,活该被他斩杀在此。

    他只是感觉,颜道士比他想象中的要弱了点儿。

    交战中,对他威胁最大的,自然是颜道士最后隔空发剑的手段,那确实有想象中通神修士的力量,其他的如感应敏锐些、剑术高明些、修为深厚些……却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带着这疑惑,余慈低头打量,那柄让他吃尽苦头的九阳符剑,就横在泥水中,赤芒已黯淡到近乎熄灭,但离得近了,仍感觉到有一股迥异于外界空气的热力弥漫周围。

    “就是这把剑?”余慈将符剑拾起,拿在手中把玩。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这把锋锐无匹的九阳符剑,其本体竟然是木制的,长仅一尺,怪不得远远看去像短棍一般。剑身上用类似朱砂的灵引刻下无数暗红纹路,几乎将剑身本来的材质颜色遮蔽。

    随手挥舞两下,空气中却发出呜呜的声响,没有一点儿利刃破空的感觉,将真气注入,这才引发了昨夜所见的灼灼赤芒,但剑芒横空,虽是有金刃劈风之声,感觉中仍不如在颜道士手中那么凌厉。

    这算不算境界上的差别?余慈并没有在意,又开始翻找颜道士的尸身,看看这人身上是否还有什么宝贝。

    结果十分古怪。

    “没有……什么都没有?”

    翻找半天,他却是一无所获。不只是没有宝贝,便连在外行走所应有的一切物件,都没有半点儿。好像这凶徒除了一把符剑,一套遮体的衣物,便是个彻彻底底的穷光蛋,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余慈自认身家不富,但生活在外,身上总要携带一点儿常用之物,长年积累下来,也是小有规模,腰下百宝囊常年塞得满满当当。推己及人,行走江湖的,应该也差不多,偏偏这颜道士好生干净,莫不是真的不食人间烟火,扒了衣服便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不可能,颜道士是用采摘虾须草的名义混进采药客中间的,难道连个石盒都不预备着?

    抓住这点不合理之处,余慈半点儿挫折之心也无,只是目光如矩,在颜道士身上扫过一遍又一遍。

    蓦地,他的目光凝定,锁死在颜道士左手小指之上。

    那里有一圈黑线,像是一枚指环,套在指根处。不知为何,当余慈的目光触及指环那一瞬间,脑壳里似乎“笃”地一声响,好像是两股力量撞在一起,虽然微弱,却也清晰。

    那是什么?

    揣着这个念头,余慈弯腰将指环拔出来,放在眼前观察。

    手指触摸的感觉十分普通,而仔细观察之下,打制的材料和手艺也都不出奇,可是余慈就有那么一种感觉,感觉着这指环仅仅是一层外壳,里面似乎还包裹着什么东西。

    “或许,剥开它?”

    伴此荒唐的念头,余慈将其攥进手心。当然,他没有发力,可是手心里的触感却是实实在在,以至于指环的大小形制都映在脑中,纤毫毕现。

    随后,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柄小锤子,砰地一声响,真的像打破一层鸡蛋壳,脑海中指环的映象突然粉碎,紧接着,余慈脑海里便填进了许多东西,满满当当,似乎塞了整整一屋。

    他猛地打了个激零,满溢的感觉也随之转移,由脑海中移到了手心里。那一瞬间,他的手心似乎膨胀起来,里面握的已经不是一枚小小的指环,而是一间装满了各式各样杂物的屋宇。

    余慈深深抽了一口凉气,即而彻底明白过来:

    “储物指环!”

    现实经历终于和以往的记忆片断合在一起。是了,这就是传说中,那些修士们所拥有的奇妙随身空间,拥有纳须弥于芥子的神通。在他少年时,他也在双仙身上看到过,那几乎便是和修士的身份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标致性物件。

    “好东西……”这想法刚刚浮起,余慈忽然呆住了,因为有一个极不真切的念头斜刺里撞出来,像是平静的海面突起飓风,心中的情绪则如怒潮翻涌,冲荡胸怀。

    这份儿情绪与储物指环本身却是背离的,他依然握着指环,那膨胀般的充实感也清晰可辨,内里空间中层层排列的物件,恨不能满溢出来。可这些东西却被他彻底无视了。

    在掀起的情绪大潮顶端,他仅存的那点儿理智正在咆哮:

    在吗,还在吗?

    他不在乎这个指环,至少与那件东西相比,他真的不在乎。他只想知道,那个“小锤子”,就是刚刚自虚空中来,敲碎了储物指环外壳的那个“小锤子”,还在吗?在哪里?

    “叮”地一声响,储物指环从掌心滑落,打在一处突出的岩石上,远远弹开。

    这是余慈有意为之。他没有马上将指环捡起来,而在原地站了半晌,在此期间,他强迫自己忘掉刚刚那些感觉记忆,要自己的脑子变成一片空白,然后才一步步迈上前去,弯下腰,再次拿起指环。

    是的,他要再尝试一次。

    他呼吸有些困难,握着指环的手甚至在发抖。

    深深吸气,余慈想发力,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要把这个珍贵的储物指环捏碎。但,不必再这么麻烦了,念在力先,他脑中刚刚动念,手心里的指环便以微不可察的幅度,轻轻震动一下,随后,实实在在的满/胀感超越了肉身的局限,直接反馈到他的脑海中。

    一切均如所愿!

    幸福的晕眩在扩散,余慈要竭尽全力才能保住最后一点理智,发出最后一个指令。

    “哗啦啦”的声响中,无数的杂物从半张的手心里倾泻下来。比精神上的充实更为实在的,便只有眼前真真切切的实物了,凭空变化出来的杂物堆积成小山,就这么摆在余慈身前。

    有钱的、不值钱的、有用的、没用的……不管是什么样东西,它们都是确确实实存在。更重要的是,它们正是凭借余慈自己的力量,从那奇妙的储物指环中掏出来的。

    余慈不须再找什么“小锤子”了,因为那锤子就是他自己。那奇妙的力量根本就是源于他的神魂之内,与他的生命融在一起,念动即生,念灭即去,就像是呼吸一样的本能。

    他记起了很久以前,赤阴女仙仅有的一次,描述修行境界的言语:

    “分识化念,圆转神意,是为通神。”

    是的,只有神魂壮大、神意有成;只有神意分化、转生神识神念;才能打开储物指环。

    那代表什么?

    那代表真正超越了“凡俗三关”,真正具备了法术神通,真正进入到“通神”境界。

    余慈感觉着全身的血液都聚到了脸上,直至嘴唇发麻。他努力控制,让脑中那点儿理智维持着。然后,他伸出手,没有启动照神铜鉴,只是用自己的手指,一笔一画,在虚空中的描摹出那些无比熟悉的轨迹。

    随着指尖的移动,他的心跳忽地平缓下来。同时,奇妙的神魂脉动再次出现,余慈好像又多出了一个“自我”,但随着心跳的自我调整,神魂和心脏两个脉动正在以绝快的速度契合共鸣,最终融而为一。

    指尖上或许聚起了灵光,或许没有,可是在余慈眼前心中,却是铺开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天地。

    浑沌太虚之中,空茫幽暗。余慈的手指却像是带着魔力,每一次移动,都点亮一颗星辰,也从那星辰中扯出一道明亮的光线,似缓而急,以百计的星辰亮起,成为虚空图画中璀璨的节点。

    符成灵应。就在这细雨蒙蒙的天气里,莽苍山林的某个角落,忽然亮起一道巨大的蓝色电弧,刺入天空,与上层阴云相合,如电光逆转,奇妙而美丽,随后便是隆隆雷音。

    一记运转枢机的五雷符,便抽空了余慈所有的力气。膝盖在不争地打颤,他半俯身体,大口大口地喘气,可这喘气模样,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声嘶力竭的狂笑。

    通神,是一堵无形的、难以翻越的高墙,是一个凡人真正迈上长生大道的起点。

    而在此刻,这堵高墙便在余慈面前倒掉了,灰飞烟灭!

    “啊!”

    咆哮声里,余慈一脚飞踹,身前的杂物小山轰声倒塌,破碎的杂物零件四面飞溅。

    这爆发的情绪像是毫无来由的,但又确确实实积压在余慈心底。

    当漫长的人生历程只有一个明确目标,且多年辛苦,依旧可望而不可及,焦躁不可避免、犹豫不可避免、绝望不可避免。只是这一切,都余慈用意志强压下来,并用孤绝的胆气支撑,像一头独行的狼,在这条似乎永不见终点的路上行进。

    压力从未消减,只是埋得更深。这些年下来,日积月累,终于在今日收获的喜悦下,在这近乎疯狂的咆哮声里,彻底喷发。

    通神、修士,便成为余慈最新的身份,他所面对的天地,已经全然不同!

    *************

    压力从未消减,只是埋得更深。希望我也有一天能像鱼刺兄那样纵情一啸。在此之前,只有诸位书友的收藏和红票,才是缓解压力的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