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符剑

    余慈从陡峭崖壁上滑下,再冲出几步,后面颜道士的气息已经断掉了。但他知道,以传说中通神修士的能耐,想凭借那处隐秘/洞穴逃脱,实在不靠谱,所以只是喘了口气,便继续拔步飞奔,同时努力澄静心神,在袖手指画符文,通过铜镜的异力,暂时存留下来。

    这也是照神铜鉴的功效之一,只不过留存的时间还有留存的符箓数量都有限制。只能暂存三个,时间也就是半炷香的功夫。

    所画符箓非常复杂,等余慈奔出十里之外,才勉强画出两个。正准备画第三个,夜空忽然一亮,赤红火光从他背后照耀过来,那浓烈的气味也随之而至。

    余慈这时才能确定,这气味是燃烧的血腥气,还掺杂着凶徒本身的杀意,刺激鼻窍。

    他早认为颜道士会追上来,可这追来得这么快,还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他吐出一口浊气,忽地全无先兆地翻身,贴地纵跃出去。下一刻,红线抹过,他刚刚越过的两棵碗口粗的大树,自地面起五尺处被切成两半,随即轰然倒折。虽是半夜,也能见得尘烟四起,枝叶纷飞。走兽飞鸟则是惊惶鸣叫,相对静寂的山林陡然间喧闹起来。

    一击不中,颜道士仍笑得开心。笑声由远而近,很快便和余慈追了个首尾相及:“小白脸,道爷这九阳符剑利否?”

    “九阳,不是三阳符剑么?”

    难得余慈开口问了一句,但也因此降下速度,随即头顶一烫,颜道士已挟着滚滚热浪飞越过去,挡住了他的去路。余慈立刻驻身,摆出迎敌的架势,神情虽凝重,却也没有慌乱之意。

    “小白脸好奇心倒重……”

    颜道士一边说笑,一边环眼圆睁,死死盯过来,余慈却还是那幅表情,好像之前二十余名采药人横尸的场景、敌人的讥讽,还有九阳符剑的神威,只能让他表示到这种程度而已。

    “好,胆色也了得。道爷还就怕你只是个临阵脱逃的软脚虾!

    越是惊讶于余慈的胆气,颜道士也就越想打破那个鬼东西,他反倒不急着下手了,只是向前迈了一步,距离余慈不过两丈距离,轻轻晃着符剑,嘿然笑道:

    “为什么是九阳符剑呢?道爷倒是可以对你说两句。嘿嘿,白日府吝啬小气,只拿出不入流的三阳符剑来应付这们这些凡俗小辈,已经把你们乐得屁颠屁颠,却不知在白日府中,还有品质远在其之上的六阳符剑、九阳符剑、纯阳符剑!

    “当然,后面三样,白日府是绝不会拿出来的,可任他们狡猾,也要喝道爷我的洗脚水,早在十年前,道爷便托身进了府中,偷学了这‘融炼’之法,只要有足够的三阳符剑打底,便能一步步淬炼融合,由三阳而至六阳、九阳,再抹消杂质,返至纯阳,这才到极致。

    “近两年来,道爷往来于天裂谷和绝壁城之间,虽然辛苦,却也换得了九阳符剑大成,比之纯阳品相,也只差一线而已。三三化九,九为阳极之数,威力已经到了巅峰,有此剑在手,便是你走了狗屎运,凑够虾须草,换了把三阳符剑过来,也挡不住道爷此剑一斩之力!”

    言罢,颜道士又是大笑,可在这笑声里,余慈仍然保持着先前的姿态,不放松,也不慌张,自然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偌大的山林中,也只有那些被惊醒的野兽鸟雀,才聒聒回应几声。

    笑声倏止,颜道士再笑不下去,环眼反常地眯起来,他终于明白,眼前这小白脸,决不是三言两语便能被吓傻的末流小辈,再纠缠下去,莫说找出乐子,恐怕便是最后宰杀了,也要闷出一肚子火。

    “好,好,道爷便送你这胆大的小白脸上路!”

    颜道士嘴上说着,再踏前一步,抬起了手中九阳符剑。他身高臂长,只这些动作,吞吐的红光便几乎要跨过两丈的距离,将余慈吞没。

    扑面而来的热浪中,符剑独有的凌厉锐气,直抵眉心。余慈也不强撑,慢慢后退一步,同时一直缩在袖中的左手五指慢慢收拢,将照神铜鉴上存着的符箓捏起。

    “嗯?”颜道士有所感应,目光朝余慈手边瞥去一眼,却见有大量水烟云气从他眼中的小白脸袍袖中奔涌出来。转眼便形成一层雾障,在这边火光的映照下,雾障之后,对方身形若隐若现,更随着光线的偏移,变得难以捉摸。

    “又想逃!”怒吼一声,颜道士符剑劈风,哧哧作响,转眼撕裂前方雾气,顺便把后面移动的人影一剑砍了。

    剑光抹过,颜道士便知不对,这分明是个障眼法。本能地返身再劈,却又挥了个空。

    等他持剑守中,环目四顾之时,更是面沉如水。只是几息的功夫,数亩山林的范围内,已经蒙上一层薄雾。这雾其实也挡不住什么,可是眼下正值夜间,林子深处光亮全无,唯一的光源,便是持剑的自己。

    火光照耀之地,他当然看得清楚,可是远出这个范围,他的视线反而大幅受阻。

    余慈便是游动在光照的最边缘处,似乎随时都会投进山林深处。

    “狡猾的小白脸,不过这种粗浅的障眼法对道爷我没用!”

    这念头过去,他也有点儿遗憾:“可惜强行突破刚两年,神魂还要滋养,一些能力不能运用自如,否则哪还有这小子的活路?”

    带着这个念头,颜道士根本不用眼睛,纯以神意运化,方圆十丈范围内的一阵情况,都映在他脑中。他很快就发现,余慈似乎并没远遁的意思。虽然身形时隐时现,却也一直留在他视线可及之处。

    不对,这小白脸在伺机而动!

    从神意运化的境界中弹出,他高大的身躯忽然下挫、收缩,几乎就悬在地面几分处,悬空中一个翻滚,轻巧得像是树间跳跃的灵猴,转眼便是数丈距离。

    他的脚尖刚刚离地,烧灼空气的轻爆声,就从耳畔抹过。已经在火光照耀下的山林,其亮度竟然又向上飙升,一道炽白光链撕裂虚空,穿刺而过。

    即使是正在空中翻滚,颜道士也注意到了那道电光长链,他的眼角似乎被灼眼的光链抽了一记,留下久久难褪的印痕。

    轰声爆响,电光没有击中颜道士,而是横过这片区域,打在对面林子外围的一株碗口粗的杨树上。杨树断折,接着起火燃烧。

    颜道士这时才落了地,他惊魂甫定,直起身来,侧眼见到那颗被雷光殛为焦炭的杨树,眼角不由抽搐两下。若不是这段时间神意运化渐渐娴熟,随时能进入状态,恐怕被刚刚轰中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掌心雷!这么快使出来,怕是有什么玉符之类的吧。

    “小辈倒还有几分身家。”

    他强自镇定,冷笑连连,但不知不觉,他把“小白脸”改成了“小辈”,随即便咬牙道:

    “道爷倒想瞧瞧,究竟是你存的符多,还是道爷我的本事多!”

    不等说完,他骈起食中两指,迅疾如风,在虚空中划出十条道扭曲线路,丝丝红光轨迹如烙如印,凝在半空。

    “风火如轮,疾!”

    平地忽起暴风,带着扑面的热气,向四面八方卷去。当即将周围布下的薄雾吹得七零八落。外围余慈正因为错失那记掌心雷而扼腕,见此情况,立时色变:

    “引气成符!”

    这是真正的引气成符!

    纵然早有猜想,但最终确认之后,他仍不免抽了口凉气进来。这可不是他之前借照神铜鉴耍出的把戏,而是面前凶徒真真切切的能耐。

    能够虚空画符,不用任何介质而引得灵光自附,决不是用人身浊力所能达成的。那必须是养身炼气到了极高的境界,人之神魂壮大到了某种程度,有所谓“分识化念”的修为,从神魂中生成一点妙物,号曰“神意”,其中又分神识、神念,以此代替朱砂、桃木等灵引,唤取灵应,形成真正具备效用的符箓。

    既然如此,眼前这凶徒,必然就是通神境界,即已经脱出“凡俗三关”,成为传说中那些拥有无量神通的“修士”了。

    双方高下立判!

    没有了雾气的遮掩,颜道士用眼睛便捕捉到了余慈的踪迹。他转过身来,嘿嘿冷笑:“小辈,可知道道爷的厉害了?”

    余慈抿住嘴唇,一言不发。

    颜道士大笑迈步,慢慢欺上前去,边走边道:“还有什么符,且使出来让道爷瞧瞧?”

    余慈似是咬了咬牙,蓦地将右手探到左手袖中,而此时他的左手也仍笼在袖子里,姿势非常古怪。

    便在此刻,前方赤芒闪动,颜道士已经不声不响冲上来,一剑劈下。这时才吼道:

    “给道爷去死!”

    颜道士刚才差点儿被雷劈了,尚心有余悸,又岂会真的让余慈率先发难?

    余慈猛抬头,双眼盯着符剑前端耀眼的剑芒,不闪不避,似乎被惊呆了,但在剑光临头之际,他反手轻抽,一道青芒自袖中弹出,反切而上。铮声鸣响,竟然正面挡住了九阳符剑的锋芒。

    颜道士稍觉意外,旋又嘿嘿冷笑,剑势略回,二度加力,又一剑劈下。九阳符剑何等威力,青芒挡了第一下,便是嗡声震荡,光芒几欲散失,再一剑下来,眼看余慈就要被劈成两截。

    余慈双目圆睁,忽地启唇张口,一道血箭喷出,正打在震荡不稳的青光上头,即而从齿间挤出一个音节:

    “疾!”

    寒芒陡现。

    在颜道士难以置信的目光下,鲜艳的血丝在青光中蔓延,随着血色的浸透,青光也愈发耀眼,其中央区域的光芒几乎要凝结住了,以至于发出近于实质的光泽。

    九阳符剑斩下,余慈第二次用青光迎上,依旧是近乎于金铁之音的铮鸣声,只是这回,只有外围的光芒剥离,凝结的青光区域丝毫无损。

    余慈脸色发白,却是咧嘴笑了起来。

    他从未真正想过逃走。先前奔逃也只是要争取时间,画符迎敌。但时间紧迫,他只得来得及弄出雾流驻影符和掌心雷,交战时也没取到效果。

    多亏颜道士嘴巴大,多说了两句,让他抓住机会,在袖中以迅疾手法,凝成“七星剑符”,最后以一口心头血催动,化虚为实,凝成这把利器,过程之顺利,如有神助。

    当然,仅仅凭借一把符剑,也不一定能敌得过颜道士。但使用符法的余慈和使剑的余慈是大不相同的。他擅长于符,但更爱剑,相较于使用符法时计算的繁琐,他更习惯于白刃战中,在生死之间选择的简单直白,流浪十二载,他拔剑杀人的时候还少了?

    这才是他的真性情。

    一切杂念都撇除干净,面对高他一个层次的凶徒,余慈咧嘴发笑:

    “且看我这七星符剑,比你九阳符剑如何?”

    ************

    鱼刺老兄喜简单直白,敝人也很坦白地说喜欢收藏和红票,专题撤下在即,诸位的支持要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