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加法减法 胜法败法(下)

    头顶是深邃无尽的星空,脚下是青蒙蒙的云雾以及真界平滑微凸的轮廓。

    对绝大部分修士来讲,这便是他们对九天外域最深刻的印象。

    其实这种印象是比较模糊的,那些比较较真,观察细致的修士会表示:

    登临外域的地点不同,与真界的距离不同,看到的景致也是大不一样。

    在较远的星空中回头看,真界其实更像一个微泛青光的厚茧;

    如果抵近观察,厚重的碧落天域,会遮挡住几乎所有来自于真界地表的轮廓线条,什么都看不到——除了有限几处较为“稀薄”,但也最为凶险的区域之外。

    拦海山外海,无疑就是这么一个地方。

    只不过,由于常年有亿万天魔攀附,猎杀修士,极少有人会在这里抵近观察。

    可是,最近几日,这么做的修士突然大幅增加了。每日都有大量修士,急匆匆飞上来、飞下去,天魔还有那么几小股,却已经是完全不成气候。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半月前,蕊珠宫主羽清玄,在此间与太阿魔含一战,并跨越壁障,一举成就地仙尊位。

    此战造成的后续影响,没有人多少人能说得清,可是,现阶段的好处,拦海山附近的修士却是真真实实地感觉到了。

    虽然受到羽清玄神通影响,碧落天域在持续增厚,相较于其他区域,则仍是稀薄得“可爱”。

    更何况,太阿魔含终于还是死了,死在了以前得力手下的围攻之中,那一脉天魔群落,此时进入了激烈的内讧状态,魔门东支也参了一脚,几番大战之后,战场开始往无尽星空深处转移,

    可之前大战的余波,已经扫平了附近常驻的亿万天魔,使这里出现了一条难得的登天捷径。

    这个消息,在真界内外,传播得飞快。

    不只是拦海山附近的修士,就连在九天外域修行的各路高手,都有耳闻。

    “地仙伟力,一至如斯。”

    彭索按剑立于虚空之中,俯瞰正洒落碧雪的茫茫天域,一时感慨。

    这种神妙无方的手段,便是他做到剑仙,也是使不出来的,他当然不会因此动摇了本心,但欣赏之意,也无须伪饰。

    “荣道友,在下这就要下去了,你不与我同行吗?”

    “彭道友请便,我在这儿等个人。”

    “这样……就此告别吧!”

    彭索也是干脆,再施一礼,剑遁而去,穿入茫茫碧落,不再回头。

    然而心中却是不自觉又闪过那清瘦的人影。

    这是他刚在外域结识的一位朋友,虽是常做男装打扮,却没有刻意遮掩女性的身份,反而愈显清雅飘逸,无声无息间,已经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而在碧落之上,清瘦人影则完全没有多给远去的剑光哪怕一点儿关注,只是默立虚空,静静等待。

    说也奇怪,过路的修士竟然没一个往她这边瞧上一眼,仿佛整个人都不存在似的。

    当然,眼下的拦海山,也没几个人有闲情关心别的。

    这段时间里,俱净坊的修士也好,由此延伸出去的百炼门、灵辰宗、三希堂等各个宗派、商家也好,乃至于其所依靠的洗玉盟,都颇有些目不暇接之感。

    变化看得多了,会有些发晕,但相较于金幢教的修士们,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在大大小小的劫数中,折腾了足有五劫的金幢教主,终于还是栽了。

    被蕊珠宫主羽清玄重创,死于太阿魔含之手。

    消息来源于魔门东支,但非常可靠。

    最重要的是,得到了羽清玄的亲口确认,顺便也将金幢教祖与罗刹鬼王的关系,大白于天下。

    相较于金幢教祖的死法、凶手,还是后者给人的压力更大些。

    本来,金幢教旌旗北指,趁着灵辰宗失势的机会,一路扫荡,已经将其外海矿区尽都吃下,眼看就是实力暴涨的局面,可哪能想到,这样气势汹汹的举动,竟然只是为了布一个局,而最要命的是,这个局还被扯破了,连金幢教祖都陷在里面。

    不只是性命,还有名声。

    不敢说罗刹鬼王是“神憎鬼厌”那个级别的,也不像对域外天魔那样人人喊打,可金幢教祖身为洗玉盟十五人宗的首脑之一,竟然甘愿舔罗刹鬼王的脚趾,末了甚至把性命都搭上了,这让洗玉盟的脸面往哪儿搁?

    像金幢教祖这样的情况,是不是个例?

    除了金幢教祖以外,还有哪个?

    罗刹鬼王对洗玉盟的渗透究竟到了怎样的程度?

    这些问题,是绕不过去、糊弄不了的。

    为此,洗玉盟高层……齐体失声。

    没有人出面,拿出明确的态度之类,或许是忌惮,或许是隐忍,或许是暗自筹谋,可事实就是,在拦海山事态激变后,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里,洗玉盟集体缄默。

    相应的,就是小道消息满天飞。

    比如,罗刹鬼王陈兵东海,杀气腾腾;

    又比如,清虚道德宗派人去云中山,请求支援;

    还有就是,夏夫人因为金幢教祖之事,本来渐渐稳固下来的局面,一下子又动荡起来。

    呃……这个是真的。

    余慈这边,先是从幽蕊处得来消息,因为在先前的飞魂城内乱中,金幢教是夏夫人的坚定盟友,某种意义上,也是面值最大的筹码之一,为此,在金幢教祖身死,金幢教群龙无首之际,夏夫人的局面十分被动,甚至被城中的祖巫堂耆老当面指斥,威望都有掉落。

    之前,为了“区区小事”,夏夫人不惜消耗慕容轻烟的元气,也要和余慈联络,可如今,事态激变,却保持了长时间的缄默,态度非常微妙。

    余慈没有特别在意,事实上,他现在也没有别的心思,一直都在闭关。

    至于为何闭关,也是与金幢教相关。

    金幢教祖身死,教中群龙无首,整个北进战略被证明是一场笑话,教中劫法宗师,只剩下陈乔然一位,且是动摇了教中信众根基,以至实力暴跌,连一些盛阶宗门都有不如,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护住外海矿区。

    陈乔然也是有决断的,当即全面收缩——他不缩也不行,洗玉盟再缄默,也不会允许罗刹鬼王的爪牙,占据如此富饶之地。

    至于空出来的矿区,虽然不久前还是灵辰宗的,但“此退彼进”的做法,显然是行不通的,洗玉盟的决策,也不会轻易反复。

    那么,这些矿区的主导权、分配权,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已经得洗玉盟高层默认,“挂帅督办”拦海山外海局势的余慈身上。

    其实,相关事项,在洗玉盟高层,还远远没有达成共识,可世事微妙之处便在于,所谓的“挂帅督办”,本是个空头,给或不给,都没什么,可眼下有了实实在在的利益和好处,反倒不好不给了。

    否则这“过河拆桥”的恶名,也难洗清。

    当然,真换一个人,只要修为境界、实力名头稍逊一点儿,对洗玉盟来讲,什么清名恶名,都没意义。

    问题在于,眼下在俱净坊的,不只有余慈,还有刚刚成就地仙的羽清玄!

    当日,蕊珠宫岌岌可危之时,辛乙以“天梯”转移而至,八景宫的名头,配合“一气冲霄,三十六天”的神通,百万妖众大军就此倒头,一路向南,祸害别人去了,蕊珠宫之围自解。

    局势不再那么紧迫,再加上诸阳这位极度缺乏格调的天遁宗主,如附骨之疽,盯着不放,羽清玄就暂时留在北地,徐图恢复元气,也是起到了给余慈架势的结果。

    渊虚天君、蕊珠宫主,还有一位神龙不见首尾的上清后圣,三位大能级别的人物搁在这儿,洗玉盟里,便是有哪个宗门,有什么歪心思,暂时也不敢表露出来,就这么默认了当前余慈在拦海山地界的绝对权威。

    灵辰宗想要回故地,是没错;

    可大好的肥肉摆在眼前,百炼门、三希堂也没有放过的道理;

    还有海的那一边,魔门东支,对着能够出产辰光石的富矿主脉,也是在流口水。

    此时,东支有一半的力量,都随阴鬼一起,到域外去猎杀原太阿魔含一系的魔头,正战得如火如荼。

    事关成道根本,魔门东支的精力很难再分过来,这种情况下,东昌子的“性命”、“死因”又算个屁?

    外海的封锁,纵不能说是名存实亡,也要比最初宽松多了。

    便在这种形势下,魔门东支也派人来,商议外海矿区之事。

    矿脉什么的,除非是与洗玉盟翻脸,否则是拿不得了。可趁这个空档,多做几笔生意,“储粮过冬”总是可以的吧?

    对余慈来说,这就是机会!

    余慈深有自知之明,没有亲自出马,而是让宝蕴出头,让赵相山辅助谋划,甚至难得主动开口,向羽清玄求助,借用蕊珠宫在辰光石等拦海山特色矿产的渠道,几方作用之下,区区两个大矿区,几十个中小矿区,让他们玩得飞转,大批的矿产卖出去,产权来回拉锯,此间,“好处”什么的,如流水般装进了宝蕴的口袋。

    不过,绝大部分“好处”,都换成了一种余慈目前最需要的材料。

    星炼铜。

    而且,是魔门东支以秘法制炼的星炼铜。i752